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点将三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给华佗上课

点将三国 热带小猴 2014 2019.06.13 01:04

  “嗯?”华佗眉头皱的更紧了,“还有这种说法?你是从哪里看到的?”

  刘和有苦说不出,虽然他知道的比华佗多,但他又不是专业的医生,真要让他把这些给华佗讲明白,估计得讲个三天三夜。

  于是刘和只能先安抚华佗,“我小时候遇到一位老神仙,他看我天赋异禀,是可造之材,所以教了我不少东西,只是我本人对医术不太感兴趣,所以关于医术方面的学问只是记了一点。

  如果你想知道,以后咱们可以探讨一下,不过今天还是先给士兵清理伤口吧,让大伙也见识一下你的医术。”

  华佗急啊,要不是打不过刘和他估计能把刘和摁地上一顿暴打,逼他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他对医术是有执念的,原本以为自己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天下间比自己医术高的人估计没有几个,谁能想到这个年纪不大的刘和竟然说出了自己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理论,这仿佛是一扇通往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他站在门外感受到一丝异样的气息,刚准备往里走,结果刘和把门一关跟他说:今天到时间了,改天再来吧。

  华佗努力平复下激动的心情,心想反正也没事办法,自己只能好好表现,争取早日从刘和嘴里把那些秘密掏出来。

  而且他也想检验一下刘和说的这种新药是不是像他说的那样神奇。

  华佗也不等刘和催促,自己一溜烟跑回家,不一会背着一个小药箱跑回来。

  药箱不大,就像一般郎中背的那种小药箱,但是华佗的又跟别人的不一样,那简直就是个百宝箱,里面光金针就有一百零八根,大小粗细各不相同,还有许多不同形状的金属器具,连刘和这种现代人也不知道具体用处。

  处理伤口不需要太多工具,只需要一把小刀和一个针线。

  准备好这些,刘和也已经把伤口感染的士兵都集合过来,排着队等待治疗。

  华佗让人架起一口锅,烧了一锅的开水,然后把一些白布放在锅里煮。

  刘和点点头,没想到华佗已经知道杀菌,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原力。

  其实华佗一直在注视着刘和,看到刘和点头就问道:“主公可知这是为什么吗?”

  刘和心想呦呵,你小子竟然还想考我,看来你很不服气嘛。

  “这说白了就跟我刚才给你说的道理是一样的,就是利用高温杀死棉布上的细菌,可以降低伤口感染的几率。”刘和随口说道。

  这种道理搁在现代那真是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但是放到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奇谈怪论了。

  华佗本来还洋洋得意,以为自己的方法别人肯定没见过,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没想到刘和不但知道,而且比自己知道的还多,自己听他说完,竟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一些本来还不清楚的地方突然就明白了。

  只是刘和一直说的菌,他还是不明白,他疑惑又崇敬的问道:“主公,不知菌是什么东西?”

  “菌嘛就是……嗯,你可以理解为一种动物,但是因为特别小,所以我们看不见,佛家《毗尼日用》中记载有:佛观一钵水,八万四千虫,若不持此咒,如食众生肉。说的就是这种肉眼看不见的动物,它们在伤口上繁衍的更快,使伤口恶化,所以需要杀死它们,伤口才能好的快。”刘和简单的解释一下。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真是太奇妙了,我要记下来。”华佗异常兴奋,果然随手掏出一个小本子,用一块黑炭在上面记录下来。

  华佗本来就已经接近真像了,只差一层薄膜,刘和现在把这层薄膜捅破,他一下子就明白了。

  “主公,请主公收我为徒。”华佗噗通一下跪在刘和面前,一把抱住他的大腿。

  “放开,有话好说。”刘和恨不得一脚把华佗踹出去。

  “我不放,你收我为徒我就放开。”华佗死活不松手。

  “你别这样,你放开,先干活,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探讨,我要是想起了什么就立刻告诉你怎么样?”刘和说。

  华佗听刘和说的有理,一想反正自己已经被卖个刘和了,那以后时间还长着呢,不怕学不到东西,就把手放开了。

  刘和把酒递给华佗说道:“这个给你,你先把士兵伤口的死肉清理一下,然后用这烈酒清洗伤口。”

  “烈酒?”华佗接过刘和递给他的酒闻了闻,果然,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

  “这酒有用吗?”华佗有些疑惑,他还从来没听说过酒可以消炎。

  “一般的酒当然没用,但我这是高度烈酒,可以杀菌,你先干活吧,以后有时间我把其中的奥妙告诉你。”刘和害怕华佗又发疯,说话的同时后退几步,离着华佗远远的。

  刘和的举动看在华佗的眼里,给了他一万点伤害,知道现在想知道原因是不可能了,只能以后再问。

  华佗不愧是外科鼻祖,一把普通的小刀到了他的手上,灵活的就像身体的一部分,三下五除二就把伤口的烂肉清理干净。

  士兵们很坚强,虽然疼的脸上冒汗,但是都没有喊疼。

  华佗把伤口清理干净以后用沸水煮过的棉布沾着烈酒给士兵擦洗伤口。

  士兵也很好奇,他们还从来没见过用酒清洗伤口的,觉着很有意思。

  谁知,沾酒的棉布刚放在伤口上,笑嘻嘻的士兵,立马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闭嘴,有那么疼吗,能不能有点出息。”刘和脸色一沉,原本士兵的表现让他很满意,谁知道竟然来这一出。

  “不是,太突然了,我没想到会这么疼~”这个士兵有点委屈。

  剩下的士兵都有了教训,擦伤口的时候有了准备,谁也没有叫出来。

  华佗还准备包扎伤口,但是被刘和制止了,理由就是天气太热,现在又不急着赶路,最好不用包扎,等到赶路的时候,把那些没有结痂的再包扎一下,但是也不能包的太紧,要保持透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