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墨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0章 遭遇拐子

大明墨客 谁家郎 2046 2019.08.13 08:00

  老族长郑三旺路过怀远堂的后门处,听到郑长生在诵念书文。

  稚嫩的童音,在他的耳中如同仙乐一般入耳,驻足良久,他都要听的陶醉了。

  郑长生很郁闷,他发现老族长远远的过来了,就做一下面子功夫,怎么着也得给人家一个勤奋向学的好印象啊。

  于是之乎者也的开始朗诵,可是哪知道老族长听上瘾了,竟然驻足不前。

  这可苦了他了,直念的嗓子眼里都冒烟,如果不是母亲李秀英过来给他送吃的,估计嗓子都能念哑咯。

  有了此遭遇,他再也不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了。

  ......

  郑长生的生日和郑家小院完工的那一天完美的重合了,正好是白露。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八月节......阴气渐重,露凝而白也。”

  也就是说天气逐渐的转凉,清晨十分会发现地面叶子上有许多的露珠,这是因为夜晚的水汽凝结在上面,而得名。

  李秀英今天换了一身的新装,给儿子也拾掇一新。

  今日可以说双喜临门,家里乔迁新居之喜在加上儿子的生日。所以特意请了厨子,在新宅院里要宴请前来道喜的族中老少。

  在封建时代,一般都是男人来应付这事儿的。

  户主郑铁山命薄,小主人郑长生年幼,作为主母的李秀英就不得不勉为其难的主持大局。

  还好,她出身书香门第之家,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

  应付起来,还算是井井有条,并无失礼的地方。

  满堂的宾客,开怀畅饮。

  酒是自家酿造的寻常腊酒,虽略显浑浊,可是大家都喝的很尽兴。

  坐在首席的老族长,几碗腊酒下肚脸红扑扑的。

  今天他很高兴,还特意的从学堂里请来夫子助阵,这是郑家族人未来的希望,生哥儿的生日,还是他家的乔迁之喜。

  这怎么着也不能含糊不是?于是老族长郑三旺今日里有点喝高了,他大着舌头对李秀英道:“郑家媳妇,生哥儿呢,快带过来坐在老夫身边,正好夫子也在,让他老人家在考校一下这段时日的功课。”

  李秀英一听说要夫子考校儿子的功课,那心里美的跟什么似的对身边的二婶说:“你看,我家的生哥儿都入了夫子的眼呢。

  哎,话说刚才生哥儿还跟你家狗蛋在一起耍来着,这一转眼的功夫,怎么只见狗蛋不见我家长生了呢?”

  二婶现在对李秀英是恭敬有加,以前她顶看不顺李秀英显摆她家儿子的,可是现在她知道自己的狗蛋恐怕这辈子,就是脱了鞋也撵不上了。

  人家儿子那是神童,那是天才,那是天上的文曲星下凡,将来肯定要考取功名的。

  所以她一改往日的不忿,对李秀英是服的五体投地。

  她赶忙叫过来孙子:“狗蛋,生哥儿呢?”

  郑狗蛋是一脸的懵圈,他挠着后脑门:“我还在找他呢,我们刚才在大门口玩,我进来撒泡尿的功夫,他就不见了。”

  “这孩子,你找了生哥儿没有?”

  “奶奶,我们玩的地方都找遍了,就是找不见他呢。”郑狗蛋有些慌张的道。

  啥?生哥儿不见了,这个消息如同惊雷一般,瞬间小院炸了锅了。

  二婶脸色都白了:“听说方大财主的儿子方进宝前阵子被人给拐走了,生哥儿莫不是也遭遇了拐子。”

  老族长惊的手里的酒碗掉在地上,当啷一声,四分五裂。

  好半天,他才缓过这口气来,发出一声嘶吼:“都给老夫去找,找不到你们也不用回来了。”

  李秀英心里砰砰的跳的厉害,大脑一片空白,四肢麻木,动都动不了,终于在老族长吼出那声之后,“哏喽”一声,晕厥过去,天塌了......

  郑长生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被拐子给打晕过去带走。

  该死的拐子,也真是大胆,院里那么多的人,他竟然敢下手捉走自己。

  现在的他,置身在一个麻袋里,好像在一个人的肩头扛着。

  拐子是两个人,他们轮番的扛着麻袋,也不知道往哪里去,只感觉他们跑的飞快。

  母亲找不到自己,肯定很担心,许是现在正满世界里呼唤呢,当她确认自己失踪的时候,不知道她的心脏能不能抗的住这个噩耗。

  这个世界,相依为命的母子二人,此刻的心正彼此的牵挂着。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两个拐子终于停下来了。

  郑长生被扔到了一堆稻草上,麻袋解开了,终于看到拐子的样子。

  一高一矮,一胖一瘦。

  胖的那个,满脸横肉,身材高大,看起来孔武有力的样子。

  瘦子尖嘴猴腮,就像是一根麻杆,目测风大一些就能被吹走似的。

  “呜呜......我要找娘亲,我要找娘亲。”郑长生哭嚷道。

  小孩子就应该有小孩子的样子,不能表现的太过于沉稳了,这个时候还是先麻痹一下这两个拐子,在瞅机会脱身。

  瘦子被郑长生哭的不耐烦了,走过来照屁股踢了一脚,恶狠狠的道:“小崽子,在哭,把你小雀雀割下来。”

  郑长生故作惊恐的望着他,两只小手捂住开裆裤下面的小雀雀,止住了哭声。

  可是小肩膀还是一耸一耸的。

  胖子呵呵一笑道:“麻杆,一看你就是损阴德的,别吓坏了小崽子。”

  麻杆小眼睛一瞪:“你不损阴德,干嘛拐人家孩子。”

  “去你大爷的吧,不是李瘸子要童男子,谁愿意做这缺德事儿。”

  李瘸子是谁?要童男子搞啥玩意儿?听说古代有扬州瘦马,把孩子从小就培养,可那也是女孩子啊,自己一个男娃是怎么滴也培养不成“瘦马”吧?难不成还有人有喜好男童的嗜好?想到此,就不禁一阵恶寒。

  “说来也是他娘的倒霉,也不知道最近手气怎滴如此的差,逢赌必输,要不是输了钱,谁愿意替李瘸子办事。”胖子懊恼的道。

  麻杆嘿嘿一笑:“别抱怨了,你还会有这些孩子惨啊?他们肯定会打断了手脚,沿街乞讨为李瘸子赚钱。

  长的这么可爱的孩子,肯定能博取大家的同情,李瘸子这次要发了也说不定,说来真是造孽啊。”

  郑长生心里惊的一批,我顶你个肺的,打断四肢,沿街乞讨,太尼玛惨无人道了吧?

  胖子面色一凛:“别啰嗦了,歇歇脚给小崽子喂点水,赶紧走,被追到了我们就麻烦大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