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墨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4章 怀远堂入册

大明墨客 谁家郎 2082 2019.08.10 08:00

  郑家村不大,也就一百多户,五百多人口。郑家娘子李秀英制作面偶娃娃发财的消息不胫而走,一千多钱,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平民之家,谁家里能有几百钱的结余,那就是富裕人家了。

  家中有余粮,口袋有余钱,这日子还想什么,偷着乐去吧。

  那些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媳妇婆子们,此时见了李秀英也都收敛了起来。

  之前那些说李秀英不详克夫的人,也都纷纷的改了口:“你看,郑家娘子一看就是有福气的,那双手就是灵巧,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

  李秀英要说不在乎别人的言论,那是骗人的。

  多少个黑夜里,她独自垂泪到天亮,如果不是儿子,令她还有一丝的慰藉的话,恐怕早就寻了短见了。

  都说三人成虎,流言蜚语最是伤人,最是让人崩溃。

  能有今天大家对她的改观,全是因为儿子无意之间的玩耍,自己得到了灵感制作出了面偶娃娃的缘故。

  人就是这样,尊崇强者,村里人对李秀英前后的态度就可见一斑。

  这年月孤儿寡母的,能活下来就不容易了。

  她现在不但活的好好的,还能赚到钱,日子过的比别人家的还要好,这就够了,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族中公祭要到了,同族中的男人都要到祖先祠堂祭拜。

  同时也是族中幼子录入族籍,把族谱供奉到怀远堂的日子。

  李秀英等这一天好久了,之前丈夫还在,孩子还小。她一个妇道人家,无所谓这些。

  可是自从丈夫去世后,她才发现这远非她想的那么简单。

  就拿村西的菜地来说,只要是族谱上在册的男丁,都会分到一块。

  李秀英曾经抱着儿子找老族长郑三旺理论:“我家长生是郑氏子孙,为何不给我家分菜地?”

  结果被郑三旺给撅了回来,理由就是族谱没在册。

  等这回三年一次的开怀远堂祭祖之时,一定要把儿子的名字录入进去。

  不蒸馒头还挣口气呢,李秀英现在被这口气一直顶着,胸口如同一块千钧巨石压着一般。

  村中需要录入族谱的有十几个孩子,郑长生就是其中一员。

  母亲抱着她唠唠叨叨的,他也明白了其中的曲折原委。

  入了族谱就代表着宗族的认可,千万不要小看了宗族的力量。

  人们都是聚族而居的,虽然现代社会的宗族概念弱化,可是在封建社会这可是比天还大的事情。

  往往国家的统治只到县一级,在往下说白了都是有宗族控制的。

  千千万万的普通民众都是在宗族的掌控下生活的,

  也可以说宗族就是君王驭民的,在社会底层的最有力的工具。

  而族长正是手握着生杀大权的高高在上的人,说是一方土皇帝那是丝毫不为过。

  族人犯了事情,他们往往只要召开宗族大会即可解决,根本就不需要官府介入。

  另外自古以来的“民不举官不究”的习俗,也更助长了族长的权威,你想啊,官府不介入,那还不是族长说了算?

  通常族中有了事情,都是族长一言而决。

  就算是跟别的家族起了纷争,也是有两个家族的族长出面谈判解决的。官府在宗族面前充当的是和事佬,调解人的角色。

  族人纠纷,县官都头大,俗话说清官难断家务事,那么宗族的力量就显现出来了。

  通常族长都是有本族里德高望重之人担任,这样的人就是一个道德的标杆,就是君王意志在底层社会的代言人。

  所以,郑三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过他这人有点迂腐不化,认死理。

  一切都按规矩来,如果在规矩的框架下,什么都好说,但凡超过规矩,那任谁在他面前都不好使。

  就比如菜地的事情,尽管他知道郑长生是郑氏子孙,但是由于没有开祖先祠堂录入族谱,那就不行。

  他也知道李秀英的日子过的艰难,而土地对于农民来说就是命,能多一点就多一点,谁也不会嫌少,但是他并不为此开口子。

  在他眼里规矩就是规矩,族谱还没有在册,说破大天都没用。

  关于族谱,所谓三里不同俗,十里改规矩,各有各的不同。

  有的是只要孩子一出世,就会录入宗碟,这无疑是很人性的了。不过这个时代的医疗条件不发达,孩子的夭折率还是很高的。

  所以郑家村的规矩是,三年一录,而且大操大办,请来锣鼓响器,还有流水席吃。

  作为宗族的头等大事来办,虽然很靡费,但是郑家村的人们却乐此不彼。

  每家每户都要捐钱,说白了就跟后世办红白喜事的时候随份子钱一样。

  捐了钱一家老小就可以去吃席面,可以观礼。

  对于娱乐匮乏的古代乡村来说,还能有什么比这更能让人快乐的呢?

  ......

  怀远堂前人满为患,老族长郑三旺带着族中成年男丁,焚香叩拜祭祖,仪式感很强。

  李秀英此刻正跟着村中妇人们,在临时搭建的土灶台前忙碌着,准备流水席。

  郑长生迈着小短腿晃晃悠悠的在妇人们中间来回的窜着,跟同龄的孩子们耍子。

  偶尔走到母亲身边,张开小手要一点可口的吃食。

  这很正常,不光是李秀英逮到机会,把煮熟的肉撕下一块塞到儿子嘴里,其他的妇人们也都这么干。

  孩子嘛!尤其是男孩,谁家不宝贝的跟金元宝似的啊!

  再说了这年头日子过的大都是很凄苦的,吃肉对于百姓来说,除了过年能吃上几口,平时又有几家能吃的起,又有几家舍得吃?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见老族长郑三旺洪亮的嗓门响起:“各家媳妇,把郑氏适龄的孩子抱过来,磕头祭祖入宗碟了。”

  李秀英放下手里的伙计,一把拽过来郑长生整理了一下衣衫,这件衣衫是卖了面偶娃娃赚的钱新扯的布做的。

  手巧的李秀英,还在上面绣了五毒虫,什么蝎子、蜈蚣、壁虎、蟾蜍、毒蛇,活灵活现的。

  古人迷信,以为这些都是毒物,以毒攻毒的话有避邪保平安之意。

  郑长生看着母亲激动的样子,知道这在母亲心中是大事,马虎不得,于是也老老实实的不在顽皮。

  李秀英眼眶湿润,口中喃喃自语:“铁山哥,咱们儿子就要入族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