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墨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大明墨客

谁家郎

  • 历史

    类型
  • 2019.08.09上架
  • 18.81

    连载(字)

250位书友共同开启《大明墨客》的历史之旅

学徒大內密探 见习wjq寒山居士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1章 郑家有子

大明墨客 谁家郎 2229 2019.08.09 13:20

  民以食为天,自古以来吃对于普通庶民来说都是头等大事。

  一个王朝如果庶民们食不果腹,那也到了改朝换代的时候了。

  是以为政者,首要关注的就是农业,只要农业兴盛了,百姓们有口吃食,才不会造反。

  几千年来莫不如是。

  江南本为鱼米之乡,历朝历代都是国之粮仓,赋税源头。

  洪武元年,经历过动乱之后的金宁县郊外的农田里,人们兴高采烈的在自家的田地里劳作。

  朝廷给大家分了田,而且提供了种子,还有耕牛,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免税三年。

  这就是说只要是自家的田里出产的粮食,三年的收入都是自己的。

  经历过元末动乱饥荒的人们,谁不珍惜这大好的机会?

  郑家村西头的一颗桑树下,铺着一条小毯子,上面坐着一个头戴虎头帽的男娃。

  他的身边卧着一条大黄狗,正微眯着眼睛打量着四周,似乎它就是一个金甲护卫,如果有哪个不开眼的家伙,胆敢对小主人不利,它随时都要跳起来攻击之。

  小主人叫郑长生,今年刚三岁。长的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

  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环视周围,似乎有着一种于年龄极不相称的睿智。

  没错,郑长生是来自现代,是某点一个扑街码农。在某一个夏日的傍晚,在疯狂的码了一天字后,相约三五知己小酌几杯。

  夜市很热闹,几个人撸串、喝酒、侃大山,兴致浓时铁签子都撸的冒火星。

  一片乌云飘过,旱天响干雷,他是被雷炸到这个时代的。

  好吧,来就来了,大干一番也未尝不可,可是该死的贼老天,你干嘛给老子弄一个三岁幼童的身子啊。

  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没有别的事情做。

  再说了他也不能做别的,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的常态就是吃喝拉撒睡,你要是表现的与众不同的话,弄不好在被冠以妖魔之名,当成妖孽给灭口了,那就惨了。

  封建时代,尤其是闭塞的乡村,鬼神之信仰者甚众。

  别的不说,光是村里的老族长郑三旺,那就是一个铁杆的唯心主义鬼神论者。

  动不动的就带领村中同族老少磕头烧香,祈祷神灵护佑,那撅起屁股磕头的时候就别提有多虔诚了。

  是以,郑长生很是老实的保持着常态,不敢越雷池一步。

  也就最近,邻居家跟他同岁的宝贝孙子开口学说话了,他才敢牙牙学语。

  一个正常的大小伙子的思维,愣是口不能言,你就想他的心里阴影面积是多大好了。

  好在现在能说话了,要不还真是要把他给憋死了。

  李秀英听到儿子喊“娘亲”心里别提多开心了,简直都要疯狂了。

  抱着郑长生心肝宝贝的叫个不停。

  这就是自己的母亲,在这个世界里相依为命的人。

  李秀英在村中也算是个名人,一个识文断字的大家闺秀,居然嫁给了老实巴交的农民郑铁山。

  是以,人们都说郑铁山烧了高香了。

  这在村中当时引为妙谈,村中之人茶余饭后的话题人物就是她。

  据说她出身于书香门第之家,战乱一起,家破人亡,一路逃难过来。

  当时她都快要饿死了,是郑铁山心善救了她一命。

  或许是心念感恩,又或许身为弱女子,孤身一人,无依无靠的才跟了郑铁山。

  当生下郑长生的第二年,郑铁山上山砍柴,失足落下山崖一命呜呼。

  于是年轻守寡的李秀英独自一人带着年幼的儿子,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尽管以前她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可是为了儿子她放下大小姐的身架,下田劳作,满手老茧的跟普通的妇人已无区别。

  三亩旱田,种植的小麦;三亩水田,种植的稻谷。施肥、除草、灌溉,全凭她一人之力。

  虽然很累,但是她看着儿子稚嫩清秀的面庞,听着透着奶音的娘亲二字,她心中充满着干劲。

  日渐西去,李秀英挺起了酸痛不已的腰,放下手里的锄头。

  总算是锄完了,看着绿油油的禾苗,心中充满了希望。

  在过几个月就可以收割了,这都是粮食啊,家里有粮心不慌,只要有了吃的,就饿不死她们娘儿俩。

  来到树下收拾好东西,抱起儿子向着家里走去,大黄狗欢快的跟在身后左窜右跳......

  此时村中已经炊烟袅袅,传来阵阵的食物的香味,落日下的郑家村如同人间仙境一般。

  郑长生的晚餐很简单,一碗很浓稠的米粥。熬出了米油的白米粥,很是香甜。

  他小手抓着勺子,吃的汁水淋漓,很是酣畅。

  看着儿子吃的开心,李秀英满足的笑了,呼噜呼噜几口喝完碗里的稀粥,就开始和面做糕点。

  就要立春了,正是郊游踏春的时节,猫了一冬天的人们,都出来跟大自然亲密接触了。

  做上一篮糕点,拿到集市上去卖,还能赚点钱。

  眼看天气就要热起来了,儿子的春衫还没着落,孩子长的可真快,去年的衣衫今年已经不能在穿。

  到时候去布店扯上一些绢布,找二婶裁剪一下,自己略加缝制就可以了。

  想到此,她心里就很愉快。

  李秀英做的糕点很简单,并不如后世的糕点种类繁多,做工复杂。

  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面食,发好了面,做成简单的小动物的形状,放进笼屉里蒸熟即可。

  千万不要小看这些,之前李秀英做好了,让丈夫拿去集市上售卖,可是卖的很抢手的。

  尤其是小孩子,很喜欢这些小动物造型的面糕。

  如果没有见识过,没有这个头脑,是根本就做不来的。

  尤其是在金宁县的乡村里间,李秀英家之前要不是大富之家,她也是不会的。

  李秀英挽起袖子,开始制作糕点。

  吃完饭没事做的郑长生,努力挣扎着站起身子,迈着小短腿颤颤悠悠的走到母亲身边。

  张开小手,嘴里说着:“娘亲,要,要......”

  李秀英慈爱的看了一眼儿子,孩子正是对一切都好奇的时候,见自己揉面,估计他也想玩儿。

  毕竟是白面啊,那是裹腹的东西。遇到灾年,别说白面了,就是杂面窝头都没有。

  不过,出于对儿子的疼爱,她揪了一块面团,犹豫了一下,还是递给了郑长生。

  手里拿着面团,小家伙开始玩了起来......

  李秀英看儿子不哭不闹的玩面团,嘴角泛起了一丝开心的微笑。

  儿子自从会说话起,就再也没有尿过床,也没有哭闹过,这比起来别家的孩子已经是好到天上去了。

  要不然光是每天洗尿布,哄孩子都够她忙活的了,也不用在干别的活计了。

  她一边忙活着手里的糕点,一边扭头看儿子。

  咦?她看着儿子手里的面团,呆呆的发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