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大明墨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6章 童年

大明墨客 谁家郎 2138 2019.08.11 08:00

  第0006章童年

  二婶儿很烦躁,每当听到郑长生背诵三字经的时候,她都莫名的发出一股无名的怒火。

  尤其是看到宝贝孙子郑狗蛋的时候,这家伙拖着两桶大鼻涕在她面前晃悠,她都忍不住想揍他。

  凭什么人家才三岁多就把书念的这么好?

  这到底是怎么了嘛!天老爷呀,我家的狗蛋比她家长生还大呢,屁字儿都不识得一个,整天的跟钻天猴一样的爬高窜低的。

  这不公平啊,不公平。

  还有,郑家娘子整天的跟个大公鸡一样,走起路来昂首挺胸,虎虎生风,见人就显摆她家的长生,就跟谁家没有男丁似的。

  牛气什么?不就是认识几个字吗?

  不行,得赶紧给老头子说说,把狗蛋送到学堂里去。

  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在郑家娘子面前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等俺家的狗蛋读了书识了字,看你郑家娘子还敢不敢在我面前吹嘘你家的儿子。

  怎么着俺家的狗蛋还比她儿子大两岁吧?就是论年纪论个头也比她儿子大,识起字来怎么着也比她儿子强吧?

  想到这儿,她心里似乎平衡了一点,一把拽过郑狗蛋,疼爱的道:“狗蛋儿,明儿叫你大送你去学堂念书好不好?”

  郑狗蛋懵逼了,每天玩的好好的,开心的跟吃了蜜蜂屎一样,进学堂可没这么爽了,听说念不好书,先生是要拿戒尺打手心的。

  想起同村里的孩子手肿的连筷子都拿不稳当,他心里怕极了。

  “奶奶,我不要念书,我要玩儿。”郑狗蛋撒娇的道。

  平常的撒娇很管用,可是不知道这次是怎么了,似乎疼爱他的奶奶一点都不爱他了,要抛弃他了似的。

  二婶儿一听,啥玩意儿?不念书,你还想翻了天了咋滴?

  她的火儿腾的一下三尺高,揪着郑狗蛋的耳朵,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揍......

  郑长生的日子过的有点恓惶,他跟小伙伴招猫逗狗的设想,都没来得及实施,就被李秀英彻底的扼杀在摇篮里。

  几个平素里要好的小伙伴被李秀英,每人一块饴糖收买了,彻底的“背叛”了他,再也不来打搅他了。

  每日里除了背书就是习字,在李秀英的眼里他是日渐的成才。

  初始他习字是在地上用竹枝,继而拿毛笔蘸水在青石板上,再后来李秀英从集市上买来纸、贴和墨供他练习。

  现在的郑长生,只几个月的功夫,大楷的功夫已经初露端倪。

  在后世,作为书法爱好者,他的水平不敢媲美大师,可是也小有所成,只不过现在所书写的,由简体字变成繁体字罢了。

  第一次写的是一首唐诗《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书法大气磅礴颇具颜真卿之风。

  其实啊,唐诗三百首他会的比母亲李秀英要多,可是却不能表现出来,要不然真解释不清楚。

  所以情况就是,李秀英用小楷写下,一字一句的教授,他是一字一句的跟读,继而达到随口就能背诵的效果,在用心的写下来。

  李秀英很满意,儿子的字写的真好看,怎么看都那么顺眼。

  不行,一定要拿去给学堂里的先生瞧瞧。

  本来她想让儿子去学堂就读的,可是先生却说年龄不合适,等到五六岁在送来。

  这让她颇为的不满,老娘的儿子,那是天上少有,地上难寻的天才,那是文曲星下凡,将来是要登堂入室,君前奏对的。

  让你教是给你脸,你却推三阻四的,又不是缺少你的那点束脩。

  这次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天才,你看这字写的,啧啧......都堪比之前俺家的私塾先生了。

  她为什么着急让郑长生入学呢?原因无他,她现在的水平已经教不了儿子了。

  蒙学的典籍《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儿子已经可以倒背如流了,而且自己所会的唐诗宋词也都全部教给儿子了。

  她现在已经黔驴技穷了,可是儿子就像是一块永远都吸不满的海绵似的。

  孩子现在正是吸收知识的时候,可不敢因为自己而耽搁了。

  无形中她很好的贯彻了后世的一个理念:教育从娃娃抓起。

  她喜滋滋的拿着郑长生的“大作”,向学堂走去......

  郑长生总算是解放了,母亲放他半天假,可以找小伙伴耍子了。

  村口的一颗桑葚树上,郑狗蛋吃的满嘴满脸都是,这厮的牙都被酸倒了。

  成熟的桑葚吃光了,那些半生不熟的也不放过,不过就是有点酸。

  可是孩子们哪里在乎这?

  他每天都来观望,只要发现有了红的,不等变成紫色就摘下来吃掉。

  每到这个时候,他就神气的很,所有一起耍子的小伙伴,只有他一个人会爬树,也数他的年龄最大,所以他就是大将军,所有人都得听他的。

  不然的话,摘的桑葚就只让听话的小伙伴吃,不听话的闻闻味道都不行。

  郑长生来到树下,郑狗蛋有些慌张,他站在树上远远的观望了许久。

  “生哥儿,你娘怎么放你出来了?莫不是你背着婶婶,偷着跑出来的?那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的话以后我们就没有饴糖吃了。

  话说,你家的饴糖真的很好吃呀!”说着这货砸吧了一下嘴,连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去,看来这厮被母亲的胡萝卜加大棒完完全全的给驯服了。

  要想打破这家伙的“忠诚”,看来要不施展绝招不行了。

  “狗蛋,你想不想吃山楂?”

  这厮一听到吃的,哧溜一下从树上爬了下来。

  跟这家伙别的道理讲不通,只要说吃的,他准乖乖的就范,郑长生早就摸透了他的脾气秉性。

  他走到郑长生的面前,前后看了一下:“骗人,你身上没有吃的,哪里来的山楂?”

  “你就说想不想吃?”

  “昂......”

  “你回头看,郑屠户家的三小子手里拿的什么。”

  郑狗蛋顿时来了兴致,郑屠户家的老三手里拿着两个红色的果子,正往这边走呢,一边走一边吃,美滋滋啊。

  “额......”

  他有些害怕,无他,老三比他还大一岁,而且或许是猪油吃多了的缘故,这家伙的个头也比他们这些小伙伴都高出来一些。

  “生哥儿,那家伙要是不给我吃,要是打我怎么办?我可打不过他,上次跟他摔跤,他把我摔了个大跟头。”

  郑长生眼珠一转:“只要你想吃,看我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