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屏障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3610 2021.04.27 20:12

  张晓珲收回思绪,在妹妹肩胛骨处稍微掐了掐:“别笑了,一会又该停不下来了。”

  据他学中医的老爹说,笑一笑是可以十年少,但是像妹妹这种笑法很伤元气,笑得停不下来直到断气也是有的。

  张晓瑛后知后觉地发现她哥有些情绪低落。

  “哥,你想到什么了?”她关切地看着她哥。

  张晓珲看着妹妹年幼的面孔,心中郁郁:“你还记得孙成钢吗?他说有一次你在音乐课上笑得止不住,他为了救你把你手臂都掐黑了。”

  “你什么时候见过他的?”张晓瑛疑惑,“他也考上了海军大学,但是毕业后他去了哪里大家都不清楚。”

  我毕业后在哪里你也不清楚啊!

  张晓珲心想,嘴上却说:“他是我队里的。”

  张晓瑛惊讶地瞪大眼睛:“你从来没跟我说过!”

  “保密条例。”张晓珲笑笑,“现在既然来了这里,也就没有什么保密的必要了。”

  “哥哥!”张晓瑛心疼地抓住她哥的手紧紧握住。

  来了这里失去最多的就是她哥了。

  他在部队打拼十年,献出了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连女朋友以分手要挟都不能让他放弃热爱的事业,本来年青有为马上升职,可是一朝穿越却成了十几岁什么都没有的小少年。

  偏偏他跟谁都没有说什么,今天大概是见了那个年轻将军触景伤情了。

  “我没事。”张晓珲抱起小灰,“我们先回车上吧!”

  张晓瑛一路紧紧握着她哥的手:“哥哥,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她使劲摇了一下张晓珲的手。

  “我知道,我只是想到战友们,不知道他们怎么样,心情才有些不好。”

  张晓珲反过来安抚妹妹:“有时候我想,其实来了这里,也许我们可以施展的空间更大,能够实现的人生价值更多。”

  但是在这个等级分明,处处都有禁忌的封建时代,实现更大人生价值并不容易。

  “走一步看一步吧,不着急,我还不到十五岁。”看出妹妹的想法,张晓珲开起了自己的玩笑。

  她的哥哥就是这样,在亲人面前永远报喜不报忧。

  “哥哥,你有事不要憋在心里,我永远都是你最亲的人。”张晓瑛改为搂着她哥的胳膊,把脑袋靠在他肩膀上。

  “好。”张晓珲把脸靠过去蹭了蹭他妹的大脑门。

  骡子小棕看他们总算回来,刨着蹄子不满地嘶鸣一声。

  “这大骡子,好像骂我们咧。”张晓瑛稀奇道。

  张晓珲正打量着周围。

  “咱们试试房车在这里能不能启动。”他说,“这里路宽,没人经过。”

  “有人经过他们也看不见。”张晓瑛说。她跟她妈已经试过很多次了,她进了房车以后她妈在院子里看到的也是骡车,然后骡车里并没有她。

  “上车试试看吧!小灰就算醒过来了精神也不足,今天也不能放飞了。”张晓珲说。

  “那大骡子呢?”张晓瑛问。

  “那天我们过来的时候骡子是直接套车上的,也许它就是房车的一部分。”张晓珲也不太确定。

  “你上车去试,我在外面观察。”张晓珲想了一下说。

  张晓瑛上车按了转换键。她人就在房车里,可以看到车外的一切,跟骡车外是完全没有区别,她哥,大骡子,小灰也在车旁,她能听见她哥喊她,她答应了,但是她哥听不见她的回答。

  她走下房车,在她哥旁边,但是她自己也触摸不到她哥。

  房车就好似一个屏障,跟这个时空隔绝开来。

  这些情况跟他们之前了解的基本一致,并没有任何改变。

  兄妹俩决定一起进入房车试试能不能启动。

  万一启动房车发生了什么不可预见的情况,两人必须在一起。

  其实那天撞的不严重,安全气囊也没有弹出,也不知道他们老爹怎么就跌出驾驶室,现在车钥匙还插在锁眼里。

  张晓珲坐在驾驶座上,张晓瑛也不自己坐了,站在驾驶座旁抓着她哥的胳膊。

  两人都屏气凝神。

  踩刹车,启动。

  久违的熟悉的发动机声音响起!

  太让人激动了!张晓瑛觉得这是世间她所听到的最美妙动听的声音了!

  张晓珲小心翼翼换挡,房车稳稳地开了起来。

  什么情况也没有发生,他们并没有回到现代,四周仍然是古朴原始的风景。

  倒是大骡子仿佛惊吓了一般跑出几米远。

  “哥哥你看,骡子好像能看到房车。”张晓瑛惊讶地说。

  张晓珲也发现了。

  他把车熄了火,把房车转换成骡车下去。

  “你在车上启动房车,我在外面观察。”张晓珲拍拍妹妹肩膀。

  张晓瑛启动房车,房车慢慢前行。

  她看到她哥紧紧盯着房车眉头紧蹙,又看到她哥靠近伸手触摸后视镜。

  “哥你能看见吗?”她问。

  “能看见。”张晓珲答,“你别熄火停一下,我看看能不能上车。”

  张晓瑛停稳了车,打开车门锁,就看到她哥稳稳地走上车来。

  “应该是房车跟当下的时空有了物质交换就会打破屏障。”张晓珲说,“熄火吧,以后不到万不得以,轻易不能点火启动。”

  “好。”张晓瑛点头。

  张晓珲送了妹妹回外祖父家就回了莘庄,最近地道正挖到紧要处,已经有地道战的雏形了,最远的距离已经挖到了往邺城去的大路边上的地里。如果现在胡虏进村,村民自保没有问题。

  张晓珲回到家里,却发现他爹难得的在厅里跟他爷奶说话,姨奶奶也坐旁边听着。

  张德源看到儿子,喊他进屋:“珲哥儿,你也来听一下。”

  张晓珲进屋给长辈们行完礼,也坐在一旁。

  原来是张德源要参加下个月的秋闱。

  祖父母的意思是今年刚刚考取秀才,还是再多修一年考举人有把握。

  张德源却决定今年必须考,因为三年一次的春闱就在明年,如果他今年不考,那以后考进士就要再等四年。

  “你要考进士?”张老爷子有点吃惊。

  实在是老张家人读书太拉垮,本来进学的一个个也不少,但除了自己大儿子,包括二房三房那两大家子,没一个考过童生。

  其实儿子这一辈有一个考取秀才也已经达成老爷子的预期了,如果万一考取举人那就是祖坟冒青烟,现在儿子说要争取考中进士,这步子迈得太大,他怕儿子一个想不开——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的。

  “放心吧爹,我尽力而为,考不上也不会怎么样。”张德源安抚老爷子。

  吃过午饭,张晓珲套车送他爹到外祖父家,现在的张晓珲熟悉各种类型的车辆驾驶技术,只是家中只有两辆牛车,他决定尽快买一匹马。

  “你要考进士?”老岳父的反应跟亲家一样,只是李书民考量的点不一样,由于战乱太久,新朝初立急需人才,在大乾举人已经可以点官位了,实在没必要去争那三年一次一次才录三百的进士。

  如果是以前,张德源也会这么想,而且也只能这么想。

  在这个时代,像他们这样毫无根基的家族,要出一个读书人那是难上加难,那些艰涩难懂的文言文,真不是努力认识多少字就会解的,学问并不是完全记在书上,还在那些大家族一代代的传承里。

  这就是知识垄断,堵住普通人的上升通道,食利阶层得以世世代代稳居高位。

  这也是为何老张家那么多人只有他考过童生的原因。

  至于他为什么现在有参加春闱的信心,自然是因为他是现代的张德源。

  相比之前拼尽全力才考取秀才的张德源,现在的他积累的不管是学习还是考试的经验都更加科学,人生阅历极为丰富,加上陪忧国忧民的老岳父通读资治通鉴了解古代吏治问题,再加上他这一个多月把大乾朝历届的考卷全部通读,他觉得自己考举人少说也有百分之七八十的中举率。

  “爹,你还需要读一下近年的邸报。”张晓瑛提醒,这是了解本朝的必要方式。

  “我已经在读了。”张德源看着闺女的目光赞赏中带着感慨,在现代一个满心思钻研技术的学生都可以想到的事情,古代的张德源却完全没有概念。

  那就备考吧。大家达成一致意见。

  张晓瑛从医生的角度叮嘱她爹注意摄入足够蛋白质,像她以前高考一样保证每天一个鸡蛋,还要注意锻炼身体,不然连考几天身体扛不住。

  本来李岚提出到永安城给张德源做饭,张德源说不用,他一个人吃的饭做不了多久,还可以利用做饭的时间放松头脑。

  反而是李岚自己在家他会放心不下。

  张德源快出门的时候李岚拿出十两银子给张德源。

  张德源惊讶地看着她。

  “不是我克扣的,我这个月挣的外快。”李岚嗔怪地看着他。

  “你怎么挣的?”张德源拉她坐下来,“你千万不要累着自己。”

  一家四口里三口都在忙忙碌碌,反而是看起来最闲的李岚挣钱了。

  “我给首饰铺子画图样。”李岚得意地说。

  得,珠宝设计,这还真是她的活,而且挣的是有钱人的钱,没准她收的还少了。

  用张德源的话来说,现代的李岚来到世界上就是来吃喝玩乐的。

  他老岳父因为不能守着妻子身边让妻子早早离世,心中一直觉得亏欠闺女,于是什么都基本依着孩子,所以李岚一辈子没有勉强过自己,读书工作都马马虎虎,孩子们考上大学离家以后,空余时间就参加各种各样的沙龙。

  插花,服装裁剪设计,手工精油,珠宝设计,手工针织……听说还准备去学古琴,在现代时都是听着很高雅却没什么用的东西,没想到来到古代竟然让她挣到钱了!

  “老妈啊!没想到您才是真正的宝库啊!”张晓瑛嫉妒地瞅着她妈。

  “你这是啥眼神。”李岚拨开她的脸,“你妈我的钱也是你们的钱,你们现在都还小,未成年,妈妈养你们是应该的,你们都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以后发家致富的活我来干。”

  李岚一时豪情万丈,又塞了一个银锭给张晓珲:“你天天在外面跑,身上要带点钱。”

  “妈,您忘了我了。”张晓瑛伸手。

  “去去。”李岚拍开闺女的小手,“你拿了钱还不是我帮你收着,不然你是耐烦放衣袖里还是放荷包里。”

  没错,最了解张晓瑛的莫过她老娘。

  这两处都是她不愿意放钱的地方,袖子不用说,什么都不能放,影响她工作,至于荷包,那是她放零嘴的圣地。

  身为一个经常观察各种细菌病毒的医学生,她最不愿意摸的就是钱,穿越前她已经快忘了各种面额的纸币分别长什么样了,没想到竟然还有要拿着沉甸甸铜板的时候。

  她再一次感叹世事无常。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过度章   其实,李岚这辈子依然是随性洒脱的过着。   上一章我班主任唱的歌名是《写不完的爱》,暴露年龄了,不用怀疑,七姑真的是七姑

2021-04-27 20:1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