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宝马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4043 2021.05.07 20:17

  这一片住处是永安城中普通平民聚居之处,马师傅在此处已经住了十多年,虽是租的院子,但因他从不拖欠租金,属于优质租客,所以和屋主人也两两相安。

  但连着三次人都不在,难道竟是搬走了?

  张晓珲敲开隔壁邻居的院门,开门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娘子,张晓珲也认识。

  “伍大娘。”他喊人,伍娘子比他爹妈年纪大,一直都是让他喊大娘。

  “珲哥儿。”伍大娘见了他很高兴,“你师父搬走了都不见你来了,都长这么高了,大娘快认不出来了。你大虎哥在家,进屋喝杯茶吧。”

  大虎哥是伍大娘的小儿子,两年前孩子都生两个了,张晓珲跟他其实并不熟。

  “不了。我找马师傅,他还住旁边吗?”

  “哎呀,他都搬走三个月了,你等一下,你大虎哥知道他住哪。大虎,你出来一下,找马师傅的。”

  屋里出来一个精干的年轻人,张晓珲打招呼:“大虎哥。”

  “珲哥儿长这么高了。”大虎有点惊讶。

  张晓珲笑笑:“我来找马师傅,还烦请大虎哥告知。”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他就给我留了个大概地方,我也没去找过他。”

  “我想请他帮我相看马匹,我想买一匹马。”

  “买马?”大虎疑惑,“你爹同意你买吗?”

  这年代马可不便宜,买了还得养,花费也不少,普通人家马的用处并不多,在永安城这种小地方,买马的多是家中有点小钱的小年轻买来装逼的,类似现代的年轻人买跑车。

  张晓珲自然不是为了装逼。

  他这段时间往来各处多是靠双腿,虽说也相当于体能训练,但还是太慢了,万一有什么紧急事态会反应不及。

  自从那日救了人,他就留了心。这边境战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起来了,历史上,北方游牧民族南下发动战争,往往都是在秋季,现在也已是深秋。

  之前他就怀疑救的人是皇子,前天那三人送来谢仪,他基本就确定了,那个八面玲珑的年轻人其实就是太监。

  皇室成员亲赴边境,必然是有重大变故发生,谈好了是和,谈不好,战就是大概率的事情了。

  既然祖父和老爹都不要他的钱,除了买马,他还要在永安城买一处宅院。

  邺城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地方,反而更像一块吊在院门外的肥肉,作用更像饵料。

  安全不能保障,还谈什么发展。

  他跟他爹在永安城住了好几年,对永安城更熟悉。

  但现在买马更为急迫。

  “同意的。”他答。

  “他住在城东南角那一片,胡同口有棵歪脖子老槐树,进了胡同左边第三家。”大虎道。

  那一片张晓珲也熟,那里是贩夫走卒三流九教的聚居地,地名就叫老槐树胡同,他师父常带他去探望老友,很多孤寡老兵也住这里。

  张晓珲谢过伍大娘母子,就往老槐树胡同走去。

  拐进了胡同就听到一阵马的嘶鸣声,接着又听到马师傅的说话声:

  “别急别急,你说你怎么就吃不够呢?再这么吃下去我们就没住的地方了。”

  张晓珲呆了一下,看来马师傅是买马了,他伺候军中的马还不够吗?还养了一匹马在家里。

  张晓珲抬手敲门,同时喊:“马大大,我是珲哥儿。”

  “珲哥儿呀?”马师傅显然有点意外,过来开了门:“我以为你忘了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张晓珲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把手上的两罐酒递过去:“给您带了您喜欢喝的桂花酿。”

  马师傅眼睛一亮:“你有心了,我都好几个月没喝上酒了。”

  张晓珲一怔,脱口而出:“却是为何?”

  要知道马师傅可以说是嗜酒如命,明明酒量不高,每喝必醉,好几次差点误了军中的事,但也没能让他戒了酒。

  “喝不起了,都给这祖宗喝了。你来看看。”

  马师傅叹气,拉着张晓珲绕过前院的柴堆。

  狭小的前院除了柴堆,就是一个牲口棚,里面一匹白中带灰的马在低头吃着马料。

  “就是它,把我的酒吃没了,房租也快要吃没了。”

  马师傅嘴里抱怨,脸上却满是慈爱,就好似那马棚里的是他家三代单传的孙子。

  “这马这么能吃吗?”张晓珲问,明明也不像是那种高大神骏的名贵马种,反而显得有些精瘦,但是他自己也不懂马就是。

  “把上一个马主吃垮了,那马主不愿再这么给它吃,我见到时瘦成皮包骨。在我这吃了三个月才吃成如今这般。唉!”想到自己棺材本都要掏出来了,马师傅不禁叹气。

  “这毛色倒是少见,是哪里的马?”这白里带灰灰中泛黄看起来脏兮兮的马,张晓珲隐约觉得自己在哪见过。

  “我也未曾见过这般体型毛色的马,这身型看着倒真是匹少见的好马,性子也好。别看它现在不甚高大,都是被饿的。上个马主说是一个胡商赌钱输了抵债给他。他养了两个月就不愿养了,来找我帮他出手,我就自己买下来了。”

  马师傅其实也有点后悔,这马匹毛色不漂亮,装逼的有钱人家公子看不上,买来使唤的又嫌太能吃,就这样砸手里了。

  “我今天就是想找您来帮我相马的,我想买一匹马。”张晓珲看着这匹埋头苦吃的马说,“要不您就把这匹马卖给我吧。”

  “你买来何用?”马师傅不赞同,“你爹能同意吗?”大伙问的都是一个问题,毕竟张晓珲年纪在这,哪能做这么大的主。

  “同意的。”张晓珲答。

  “同意你也不能买这匹马,太能吃,一个月吃一两银子都不止,我领你到马市去另外找。”

  马师傅摇头,张晓珲家情况他了解,不富裕,供他爹读书都紧巴巴。

  “不用去了,我养得起这匹马。”张晓珲坚持,最主要是的他相信马师傅的眼光,毕竟好马可遇不可求,关键这马性子也好,他还是希望妹妹也能学一学骑马。

  马师傅见他坚持,自也乐得出手这祖宗,这一趟倒也是双赢了。

  这是一匹小公马,刚满3岁,原本就是那胡商的坐骑。

  马师傅买来时花了三十两银子,卖给张晓珲三十五两,张晓珲想他都养了三个月了,大概花费也不少,便给了他四十两银子,说是今后还会再来跟他请教马经。

  马师傅就把配套马鞍都给了张晓珲,剩下的马料也都给他带走,本想再叮嘱他怎么养好马,一想以前絮絮叨叨大概他耳朵都听出茧了。

  虽然没有养马的经验,但张晓珲确实是听了马师傅很多马经的,因此也算是心中有数。

  买马这么顺利,从马师傅家出来,张晓珲直接去牙行看房子。

  这里的房子是很便宜的,按照现代的提法,这永安城算是十八线以外的边陲小城了,五六十两银可以买一个一进的小院,三进的院子也不过二百两银子。

  所以说买马真的是很奢侈的行为。

  跟着中介去看了几个院子,张晓珲决定跟老妈商量一下,顺便测试一下这匹马的速度,他便骑着马回了邺城。

  别说,两座城之间相距大概二十公里,他也没让马撒丫子跑,也只花了半个多小时。

  结果张晓瑛见到这匹马,又乐开了:“老哥呀,人家都是白马王子,你这怎么整成了灰马王子呢哈哈哈,要是纯灰也就罢了,这怎么还一圈一圈的还白里带点土黄色,看着就脏兮兮的哈哈哈。”

  “这可是匹好马,我总觉得在哪见过类似的马匹,一时想不起来。别乐了,给它起个名字吧。”张晓珲掐妹妹肩胛骨。

  “起名字啊,”张晓瑛止住笑,倒是开始认真端详起马来,“别的马吧棕红色的名赤兔,全身黝黑叫乌骓,通体雪白的唤照夜,哥哥,咱的马长这样,真是难为我了呀。”

  “不急,慢慢想。”

  张晓瑛绕着马又走了两圈,突然一拍手:

  “就叫它叉一吧,宝马叉一。”

  张晓珲一口茶没咽下,被呛得直咳。

  “你不是一直因为这优秀的名字被外国公司抢注了很遗憾吗?”

  “对啊,所以我要在这里抢回来。咱家以后再买马,那就叫宝马叉二宝马叉三宝马叉四一路宝马叉下去。”

  行,只要妹妹高兴,宝马叉几都可以。

  萧元锦来到邺城五天了。

  她从未行过这般远的路,到了邺城还是觉得有些疲累,因此每日也是懒懒的不愿出屋门,萧景烨和卫靖来看她也只说没歇好。

  这日午后休憩过,冯嬷嬷劝她:“公主,不若到后园走走,如今树上还挂些叶子有些意趣,过得几日就光秃秃没甚可瞧了。”

  “好。”萧元锦起身,屋外已经有些冷了,冯嬷嬷拿了一件灰鼠斗篷给她披上。知春和知夏跟着一起出了屋门往后园走去。

  这府衙的后园甚是阔大,大概是因住的人少,瞧着竟有些野趣,她们还在一处矮丛发现了一窝刺猬,三只小刺猬挤在一处抖抖索索,伏趴着甚是可爱。

  萧元锦有了些兴致,看了一会刺猬又往园子后头走,想看看还有什么小动物也在这园子里做窝。

  却听得园子那头传来阵阵喧闹哄笑声,还仿佛夹杂着女子娇俏的声音。

  冯嬷嬷皱了眉头,只想立时带公主离开,却又想到公主好不容易愿意出屋门,才刚稍有意趣,实在不舍得就此回转。

  她对院墙下值守的护卫招了一下手,护卫是从京城一路护送公主前来邺城的,很多都是她爹爹从前的旧部,对公主忠心耿耿。

  等护卫过来了,冯嬷嬷道:“去看看隔壁院子是在做什么,让他们小声点,别扰了公主。”

  这后园有一道小门,开了门往右走几步就到了安乐堂大门。

  此刻安乐堂的培训内容是心肺复苏术。

  张晓瑛讲解,李峰示范以后兵士们两人一组互相练习。

  刚刚李峰示范时憋着没笑的,到了自己做实在没忍住,一个人笑起来大家便仿佛被传染了一般,不管是跪着的躺着的都在哈哈大笑,一时间满院子都是快活的气息。

  笑声穿过院墙传过来,萧元锦的脚步不觉往院墙下走去。

  护卫过去了有一会,就听院墙那边有拍手声响起,伴随着一道动听悦耳的说话声:

  “好了,好了,大家静一静。”

  笑声渐渐止歇,那声音又响起:“我当初练习的时候比大家笑得还厉害,差点就笑得断气,我的同伴还没学会就要有机会拿我实习了,所以我也很理解大家今天的表现。

  但是咱们影响到隔壁邻居,他们过来抗议了,所以呢,笑还是可以笑,就是要小声点。

  再一个,心肺复苏术虽然看着好笑,但是它是战场救护的重要内容,它可以把一个假死的伤患从死亡线上拉回来。

  每一条生命都是珍贵的,我们一定要学好学透这些救命的本领。

  好了,现在大家继续练习。”

  萧元锦一时听呆了,她不禁后悔刚刚没有拦下护卫。

  “隔壁是什么所在?”她问。

  刚刚过去的护卫已经回来了:“回公主,隔壁是军中的安乐堂。”

  “他们在做什么?”

  “小张大夫在给兵士们做战场救护培训。”

  护卫们离得近,隔壁的声音听得很清楚,他们连小张大夫的声音都记住了。

  “刚刚说话的就是小张大夫吗?”萧元锦有些好奇。

  “是。”护卫点头。

  “小张大夫是小娘子吗?”萧元锦再问。

  那道声音清脆中还带着些软糯,明明是小娘子的声音。

  可一个小娘子,又怎会在都是男人的安乐堂,给一群男人做培训,还叫什么战场救护,她自己上过战场吗?

  萧元锦越发好奇了。

  “好像不是小娘子。”护卫犹豫了一下,不太确定,“他年纪不大。”他又补充了一句。

  萧元锦不再说话,又听了一会隔壁的动静,吩咐道:“日后不必再扰他们。”

  “是。”护卫应道。

  此后几日,每日午后萧元锦都会到院墙边上走一走。

  隔着一道墙的院子,明明是医所,却仿佛带着勃勃的生气。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哥哥的马毛色真的丑,大家可以看我在评论区发的图,我现在还没学会插图呢

2021-05-07 20:1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