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拜师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3138 2021.05.13 19:47

  卫靖和张晓珲出城后,萧景烨跟刘知府等人再仔细参详了后勤保障,民众入城的各个事项安排,再写了几封信使人送回京城。

  想来卫靖他们没那么快回返,又记起萧元锦的话,便想要继续来劝说萧元锦撤到真定府,实在不行也要撤到永安城。

  没想到等他到了萧元锦住的院门,却碰到梳着男子发髻,穿着一身灰扑扑衣裳的萧元锦,带着小厮打扮的知春知夏、庄户妇人打扮的冯嬷嬷正要出门。

  “央央这是要上哪?”萧景烨蹙眉问,心中生起了不妙的预感,他感觉冯嬷嬷看他的眼神仿似盼到了救星。

  萧元锦向他行了一礼:“六叔。”

  冯嬷嬷和知春知夏也一起行礼,几人这般打扮,却行着标准的宫廷礼仪,让人怎么看怎么辣眼睛。

  “为何打扮成这般模样?”萧景烨继续问道。

  “择日不如撞日,我现下就去找小张大夫,请她教我学医术,拜她为师。”萧元锦道。

  “这如何能行?”萧景烨不赞同。

  “这如何不行?皇祖母让我出京,就是让我出来多见世情的,如果我只跟着六叔,与在京中又有何区别,”萧元锦的倔劲儿又起来了,“要不六叔说说,我能做什么?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把我养大就是为了像二姑姑那样去和亲的吗?”

  萧祈的大女儿是林贵妃生的平阳公主,是萧祈最大的孩子,今年三十三岁,尚了平阳公主的是淮安候嫡次子司马文斌。

  二女儿是卫皇后生的昭阳公主,比萧景烨大三岁,十八岁时一位西域刚刚继位的邦国国王莎乌王以王后之位求娶,从此远嫁西域,卫皇后每每思念女儿时,总是黯然神伤。

  萧景烨一噎,好一会儿才道:

  “央央,如果你不愿,没人可以让你去和亲。”

  “我也没有什么不愿的。”萧元锦刚刚说完也有点后悔:“如果需要我去和亲,我自然也是会去的。”

  身为公主,她们彼一出生即享尽荣华富贵,却又不能像皇子那般挎刀上马为国征战,或是下到各部领取差事为父皇分忧,如果她们的和亲有利于家国,她们是没有理由,也没有勇气拒绝的。

  萧元锦说完这句话,脑中却闪过张大郎的身影,胸中竟是一痛。

  萧景烨想起姐姐,心中也掠过一阵无力感,只觉得与其远嫁邦国,还不如跟着小张大夫学医术呢,这邦国一去相隔千里再无归期,跟着小张大夫学医,哪怕要他这个当叔叔的日日啃猪蹄子,好歹想见便能见着。

  “你去吧。就是不知小张大夫敢不敢收你为徒。”

  萧景烨道,又吩咐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像是隐形人一般的小福子:“你白日便跟着公主,晚上再回我这边。”

  冯嬷嬷年岁虽长,性情却稍嫌古板,不擅变通,在宫里时各处规矩明明白白,丁是丁卯是卯,不出错就行,但出了宫外,要陪着公主去经历世情,特别是还要跟小张大夫学医,接触到的人各式各样,遇到的事情五花八门,她就应付不来了。

  知春知夏这些宫女更不用说,十六七岁的姑娘,遇事只怕比公主还慌张。

  萧元锦身边缺一个对外的管事之人,小福子人机灵,有眼色,在京中外出历练的不少,让他跟着萧元锦正合适。

  小福子虽然不愿离开主子,却也明白轻重,当下跟着萧元锦出了门。

  萧元锦走后,萧景烨又指派了跟着萧元锦出来的护卫跟去了三十人。

  本来公主在府衙日常有四个护卫随扈左右,安乐堂也不远,本也不需另加护卫。

  只是萧景烨想到张小大夫让萧元锦帮她扒开产妇肚皮,担心她日后也这般不知轻重,随意分派活计给萧元锦,而自己若是去明着跟张小大夫提示,只怕萧元锦又会不高兴,反不知会生何事端。

  这才想到了多派护卫,侧面提示张小大夫,眼下要拜你为师学医的姑娘可不一般,你可不好等闲视之,最好另眼相待。

  反正对他们来说,派三十护卫随扈不过一句吩咐的事,要不是安乐堂地方小,把两百护卫都派去也无妨。

  于是张晓瑛在上午做了一个剖腹产手术,急急忙忙吃了点东西,又接着做了三个外伤缝合手术后,觉得肚子空空,想回到诊室再吃点东西补充体能时,刚好遇上了浩浩荡荡进了安乐堂门口的萧元锦一行人。

  张晓瑛正寻思这漂亮小哥哥好生眼熟呢,却听到那柔软轻细的声音唤她:

  “小张大夫!”

  她定睛一看,哟!这不是上午那个美丽又勇敢的小姑娘吗?这般大张旗鼓的是要干嘛呢?

  虽然疑惑,她也笑眯眯应道:“是你呀,我差点没认出来。”

  她才不问她来干嘛,这姑娘认识卫靖,这些权贵二代们常常想一出是一出,小灰自从被卫靖射下来后,再也飞不动,她可不想浪费时间招呼他们。

  她对萧元锦点点头,就想继续走去诊室,萧元锦急忙道:“小张大夫,我是来找你的。”

  她想到六叔说小张大夫不一定会收她为徒,有些着急,生怕她以为自己拿乔,于是脱口道:“我想拜你为师学习医术。”

  拜师?张晓瑛疑惑。果然想一出是一出。

  关键你拜个师,为啥后面跟着几十个打手咧?早上也没见你带这么多人啊!

  心里想着嘴上就问了出来:

  “这么多人跟来作甚?”

  萧元锦回头看了一眼,有些忐忑:“我六叔让他们跟来的。”

  明白了,这是家长给孩子摆谱来了。

  这么狗血的事,她竟然遇上了。

  她想起了那个著名的段子:某富二代向某老师请教,买什么车可以让人知道自己超级牛逼,老师教他,什么车都行,只要车后请个摩托车队,分成两队,一队排成N,一队排成B,就是要留意不要让排成N的车队不小心排成S,不然就成了S B,效果适得其反了。

  张晓瑛忍不住代入了一下这几十打手排成S跟B字样的情形。

  这下完了,她的笑穴被点开了。

  “对不起,哈哈哈哈,”她边笑边对萧元锦道,“我想到了一些好笑的事情。哈哈哈哈……”

  “请掐我一下,哈哈哈哈,快,请掐我一下,哈哈哈哈……”

  她很快笑得直不起腰,因为肚皮开始发酸,身上也开始发软,快喘不上气了。

  “救命,快使劲掐我哈哈哈哈……”

  萧元锦在开始的莫名其妙过后,很快意识到了张晓瑛说的掐她是什么意思。

  她听说过有人活活笑死的事,急忙伸手掐张晓瑛手臂,但终究力气小,正着急要喊小福子动手,张晓瑛已经被人一把揽过去。

  使劲掐妹妹肩胛骨的张晓珲暗自庆幸自己回的及时,妹妹这个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这时不时发作一次太可怕了。

  好在她这毛病好似没有旁人便不会发作,所以最后总能有人给她断电成功。

  张晓瑛在她哥揽过她掐了肩胛骨后停下了笑,身上的力气却没有马上恢复,靠在她哥身上好一会才自己站稳。

  在张晓珲身后进安乐堂的卫靖看到张晓瑛这情形时心中一紧,怎会有人笑成这般面目扭曲的形状,第一个念头竟是:莫非妖孽要现形?

  他本是和张晓珲一起过安乐堂找穆多尔确认一些细节,刚到胡同口就听见张晓瑛的笑声,他刚想这又是遇到什么事了笑成这般,就看到张晓珲已经飞快奔进安乐堂,他便也跟着奔了进来。

  现下看到张晓瑛回复了正常,又觉得自己是不是魔障了,为何总把张小娘子想成妖孽。

  张晓瑛缓过来后,对萧元锦行了一礼:“失礼了,我笑点低,笑起来止不住,老毛病了,方才多谢你帮我。”

  顿了一下,她又说道:“你想学医我可以教你,但是拜师就不必了。”

  这拜师什么的,她脑海里的师父形象要么白发飘飘道骨仙风,要么红光满面大腹便便,一想到自己要跟这样的形象搭上界,她就忍不住恶寒。

  至于神仙姐姐和过儿这种,想多了,人家那是神仙眷侣,她和这小姑娘从先天上就不可能。

  不对。

  她又反应过来:“你是小娘子,跟我学医不好找婆家。”

  古代的姑娘再怎么权贵都是要嫁人的,出嫁几乎是她们的第二次生命。

  卫靖几乎要翻白眼。

  你自己难道不是小娘子?你自己难道不要找婆家?何况大乾有律法规定,女子满十八岁如若未曾自行婚配,官府可以为她指定夫婿。

  “我的婆家本来就不好找,也不差这一点。”萧元锦道。

  世人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其实他们又怎会了解,当年二姑姑就是挑了许久,普通的男子看不上,不普通出挑的不愿尚公主,皇帝也不能一纸赐婚逼着人家的儿子娶自己的闺女,强扭的瓜不甜,皇帝也是要面子的好不好。

  最后蹉跎到了十八岁也没选上合意的。

  一边的小福子正懵着不知如何是好,又看到出手止住小张大夫狂笑的正是莘庄的恩公,还没顾上打招呼就见这小张大夫跟公主讨论上婆家的问题了。

  哎呀,我的姑奶奶,这怎么好就站院子里当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事呀。

  他赶紧提醒:“公主,咱们先进屋吧,进屋再聊。”

  又对着张晓珲拱手行礼:“恩公。”

  张晓珲:……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这个狂笑停不下来真的很危险,七姑是从外婆到老妈到自己传了三代人,最凶险的一次是九十多岁的老外婆笑得停不下来,全家人吓坏了,因为人老了掐了容易受伤所以不敢下重手。   感谢投票打赏的各位亲,你们的支持是七姑前进的动力!

2021-05-13 19:4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