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怦然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3866 2021.05.02 20:54

  这一对坐在骡车上的少年男女看着像兄妹又不太像,他们好自在啊,原来平民百姓家的孩子是这样相处的吗?

  他们虽然衣饰寻常,衣衫甚至有些旧,那少年人却眉目英挺英气逼人,小娘子表情灵动娇俏可爱。

  十三岁的萧元锦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那对少年男女。

  街旁的百姓看着这一队车马经过,都是屏息静气带着敬畏想看又不敢看,那两位少年人却是大大方方地看着面前经过的车马兵士,不时还交谈几句。

  萧元锦的贴身嬷嬷见她看得入神,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张晓珲在妹妹头上落下一吻,她一把扯落车窗帘,皱着眉头道:

  “这都是什么乡野村夫,真真是不知羞耻!”

  虽然萧元锦刚刚心跳也加快了几下,但她却是觉得好动人啊,那个少年人一定深爱他身旁的小娘子。

  如果爹爹还在,会不会也还这么爱我。

  视线被窗帘阻隔,萧元锦也不说什么,只静静地坐着,眼眶却不觉红了。

  冯嬷嬷暗自叹口气。

  自从五年前大皇子不幸离世,当年才八岁活泼可爱的小公主就像变了个人,仿佛一夜之间长大,却好似再也不会笑也不会哭,实在是让人忧心。

  这次也是护国寺的了觉大法师跟皇后娘娘提起,让小公主出门走走散散心,多多见些人间世情,或是会有些许开解的机缘。

  本来小公主也不在意去哪里,总之出门就是了,后来听说六皇子到了邺城,想到她爹爹生前也在这边打过仗,她也就过来了。

  车队一路向着府衙行进,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在萧元锦车旁停下。

  “见过将军!”车旁的护卫向卫靖行礼。

  卫靖点头,问:“公主一路还好吗?”

  护卫还没回复,车窗帘被掀起,露出一张巴掌大的清丽小脸,脸上扯着强装的笑意:“表叔。”

  “央央。”卫靖唤萧元锦小名。

  虽然他没大这孩子几岁,却总想让她觉得自己也是她可以依赖的父辈。

  其实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谁又能代替得了自己亲爹呢?何况她的亲爹又是那样出色,仿似一道亮光一般。

  “我听说六叔在邺城,就也过来了,他还在此处吗?”萧元锦问。

  “他在府衙等你。”

  卫靖本来想解释一下,萧景烨是担心出来接萧元锦反而会让她陷入危险,萧元锦却仿佛松了口气:

  “这就好,我还忧心他瞎跑。”

  这孩子冰雪聪明,什么都明白。卫靖却不觉得欣慰,他宁愿她傻乎乎什么也不懂。

  一行人到了府衙,一众官员候在府衙门口,萧元锦却不下马车,冯嬷嬷代她开口:

  “众位大人辛苦了,不必多礼。公主赶了许多天的路,有些累了。”

  “如此快请公主进院歇息。”

  刘献忙不迭地在前引路,把萧元锦一行车马直接带到后院门口才离开,也不敢提出觐见公主了。

  他心知来的这位公主虽是皇帝的孙女,地位却比皇帝的妃子们生的公主要高上几分。

  皆因五年前她的生父意外惨死,皇帝悲痛之下,下旨敕封她的弟弟为亲王,封她为公主,对这姐弟俩尤为疼爱。

  他们的生父,刘献也是见过的,那个在战场上像杀神一般的大皇子,竟然以这么匪夷所思的方式死在秋狩场,实在是令人扼腕。

  萧元锦下车进了后院最大最好的一个两进院子。

  她带的人多东西也多,虽说是让她出门多见世情,她皇祖母却不愿意让她受苦,只恨不得把她宫里的物什都跟着她走才罢。

  所以她住的院子虽然大,却也摆的满满当当,热热闹闹的。

  这里原本就是府衙后院,现在萧元锦来了,原来在这里住的官员全部都搬出去,只留下萧景烨和卫靖住在不远处的一个院子里。

  这次萧景烨的随侍公公小福子也跟来了,一见到萧景烨就跪下来抱着他的腿嚎:“主子,奴婢以为再也不能服侍您了。”

  萧景烨不耐烦地抬腿甩他:“你这什么话!”

  小福子又自己掌嘴:“奴婢以为主子不要我服侍另外找别人服侍了。”

  “行了,赶紧去收拾一下。”

  想到终于不用看卫靖那张臭脸,萧景烨也不觉得小福子的碎碎念有多难以忍受了。

  他估摸着萧元锦洗漱收拾好了,就带着小福子往她住的院子那边走去。等他走到院子门口,萧元锦也正从院子走出来要去找他。

  “六叔。”萧元锦向他行礼。

  萧景烨摆摆手:“不用多礼,你怎么不好好歇着,这是要去哪?”

  “我听卫靖表叔说你受伤了,想过去看看你。”萧元锦关切地看着他:“伤到哪里了?皇祖母很担心你。”

  “小伤,好得差不多了。”萧景烨不在意道,“倒是你,没走过这么远的路,别累坏了。这两天先好好歇息,歇好了六叔带你出去走走。”

  “是,那我就回屋了。”萧元锦答应,又行了一礼转身回自己院子里。

  萧景烨看着她瘦弱的小身影,乖巧得让人心疼,完全看不到那个六岁时满地打滚,哭嚎着要跟他去骑马的小女孩的影子。

  有些债,是必定要讨的。

  萧景烨也转身回了自己的院子。

  张晓珲兄妹溜了一圈,张晓瑛坐车里检测哪里还漏风做好标记,她能做的也就这些了。

  以前家里买车,她还可以参与提出诸如必须自动挡、座椅颜色要纯色不要拼色、车身颜色纯白色最科学之类,在这里难道她要跟她哥说车厢要松木的不要橡木,拉车的牲口最好是马不要骡子吗?想太多了。

  他们回到医馆的家,张德源也在等着他们,屋里桌上还有三个包裹,其中两个是张晓瑛跟她妈收拾出来准备给张德源带出门的。

  “爹您今天出发啦?“张晓瑛疑惑,她记得后天才是定好的出门的日子。

  “没呢,今天接你们娘俩回村里住两晚,我出发了你们再来。”

  “啊?”张晓瑛没准备好,“可我跟大家都不熟,我也没给弟弟妹妹们准备礼物。”

  “你给我准备的零食分给他们就很好,我把药带上就行。”张德源很感动,不过这话说完他就后悔了,她闺女从小就护食,现在竟然舍得拿出再也买不到的零食给他带着,他却让她分给别人。

  果然张晓瑛摇头:“那不行,我给您准备的零食都是我精心挑选的,可以补充体能,而且巧克力还能提神,我都重新包装好了。我另外带别的东西给弟弟妹妹吧。”

  “您必须带进考场。”她又强调了一句。

  “好,我一定带着。“张德源保证。

  一家人跟李书民告别,赶着两辆车回了莘庄。

  李书民看着闺女一家四口离开,总觉得这一家子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做老父亲的,最是在意女婿对自家姑娘好不好,以往女婿对姑娘虽说也过得去,却远不是现在这般事事着紧,闺女脸上的笑也比之以往舒心了很多。

  两个孩子中外孙女不用说,那是有大机缘的,拿着剪子针线比自己这老头子做得都好,连守备李将军都看重,说的话比自己都好使。

  外孙原是个混不吝,如今看着也懂事很多,简直像变了个人,就是做的事还是不靠谱,说是领着几个村子的村民挖地道。

  还有让李书民虽然嘴上不说心中却很是疑惑的是,自家用得好好的骡车被女婿赶回家一趟,再回来也活像不是自家的骡子,除了闺女一家人,谁使唤也不灵,真真是怪异。

  他不知道这些变化除了自己,还有没有旁人留意到。

  那日儿子李峰跟他抱怨骡子不听使唤,干脆卖了换一头,他不允,让儿子去另买了一头骡子回来。

  可更怪异的事情又来了,新买的骡子明明更高大健壮,却拉不动自家的骡车,李峰只好又另买了一辆车配骡子,却什么都不再跟他提。

  他猜儿子心中也有疑惑,只是也跟他一样,希望留意到这些异常的人越少越好。

  李书民心中虽不安,可闺女一家人和和美美相亲相爱,女婿读书上进,外孙女心有大爱,外孙挖地道听说也是为了村人躲歹人时多条活路,所以他并不害怕他们是撞邪了还是怎样,就当这一家人都像外孙女那样得了大机缘。

  张晓瑛提着一篮子拆了包装的零食跟爹娘哥哥回了莘庄,这一篮子零食真是五花八门,什么海苔、虾片、薯片、各种干果坚果若干,还有各类饼干糖果,分别用医馆装药的纸包着。

  在外祖家她也常常拿这些零食出来跟表弟表妹分享,只是除了珑珑像她一样是小吃货吃到好吃的两眼放光,十三岁的李清和十岁的李泽都是像小大人一般,也看不出他们喜不喜欢。

  她哥也跟他爹他妈那样恢复这里的记忆了,一家人里就她是陌生人,张晓珲看出她的忐忑,安慰她:“没事,你就当以前回老家那样就行。对了,祖母说你在城里学绣花,你记着点。“

  回来的路上,张晓珲给妹妹普及了家族的人员组成关系。

  他刚刚口中的祖母是祖父的正房妻子,不是他们的亲奶奶。

  当年这位祖母生的四个孩子只养活了两个,唯一的男孩也夭折了,祖母的亲娘买了原本在别人家当童养媳的他们的亲奶奶,送给自己女婿做偏房,才生了他们的爹张德源三兄弟。

  张晓瑛来的第一天就找到工作,每天除了上班外,还要忙着背课本,学写繁体字,这段时间又给李将军安排过来的兵士做急救培训,简直比在现代还忙。

  现在听着她哥嘴里又是童养媳又是偏房的,好半天才理清楚。

  丈母娘给女婿买女人做偏房,在现代人看来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在这里他们家中却真实存在。

  “那天趴咱爹身上哭的老太太是祖母?不是咱爹亲娘?“张晓瑛想再确定一下。

  “对。”张晓珲点头。

  “那天老太太哭得可是情真意切啊,她对咱爹可真好。”张晓瑛回想。

  “咱爹是养在祖母名下,算是嫡子。”张晓珲解释。

  “没想到咱家还挺复杂。”张晓瑛嘟了嘟嘴。

  “咱自己不想复杂就行。”张晓珲安慰妹妹。

  回到村口一群小屁孩跑过来“大妞姐!大妞姐!“

  张晓瑛:“………这是喊我?“

  张晓珲一脸促狭:“可不就是你。“

  “还不如叫翠花姐呢。“张晓瑛认命地下了车,笑眯眯对着这群八九岁到两三岁不等的娃说:

  ”不跑不跑,小心摔着。来来来,大家从高到低排队,大妞姐带了好吃的。“

  小朋友们听说有吃的,跑的更快了,一个个往她这边飞奔,眼看着就要挤成一团,张晓珲赶紧出声:

  “不要跑,撞到姐姐了!“

  众小孩一听到这个声音,马上乖乖停下。

  大郎哥(大郎叔)可厉害了,连他们自己的爹都怕他,大郎哥喊跑他们就跑,喊趴下他们就趴下,自己可不敢不听大郎哥的。

  小朋友们有点怯怯地看着张晓珲,又看看张晓瑛。

  张晓珲:……

  张晓瑛从车上提下零食篮招呼:“大妞姐记性不好,你们自己说自己是谁哈。“

  “大妞姐,我是三妞呀,你连我都不记得啦?“她最小的堂妹委屈的说。

  “十一叔的小女儿。“张晓珲低声提示。

  三四岁的小姑娘可可爱爱,张晓瑛捏了捏她圆嘟嘟的小脸:“我当然记得你啦,你是我最可爱的小妹妹啊。”

  结果是此起彼落的“大妞姐我呢””大妞姐我是谁”…..

  张晓瑛:……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大家都上哪玩去啦?听说到处都堵得慌,七姑就在家安心码字????

2021-05-02 20: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