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目标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4039 2021.05.03 19:21

  最后还是一篮子零食给张晓瑛解的围。

  果然古今中外的小朋友口味都差不多,薯片最受欢迎,小朋友们吃得眼神发亮。

  可惜张晓瑛当时买的也不多,毕竟是垃圾食品,她全都带回村了,每个小朋友也就分到四五片。

  当然别的零食大家也吃得很高兴。

  “大妞姐,那片片真好吃,下次你进城还给我买好不好。”三妞靠在张晓瑛腿上。

  那自然不好,张晓瑛也变不出来。

  “那个不能多吃,会变丑的。”张晓瑛又捏捏三妞的小脸。

  说话间看到她爹妈的车也进村了。

  “回屋吧。”张晓珲一直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妹妹跟一群孩子互动,她就是这样,到哪里都招孩子喜欢。

  进了院门,张晓瑛很是惊讶了一瞬。她哥一直跟她说村里院子大,没想到大成这样,立个篮球架画上线就可以打比赛了。

  再跟着哥哥走到后院,张晓瑛感慨:

  “哥,咱这古代的爷爷家比现代的爷爷家富裕多了,这房子可以盖一所小学了。”

  后院也圈了超过半个足球场面积的场地,场地上还设有独木桥,高墙,矮墙,壕沟,低网这类障碍。

  张晓瑛疑惑地看着她哥:“这是啥?”

  看着怎么那么眼熟。

  “训练护村队的。”张晓珲解释。

  “这护村队的训练强度是不是太大了?”张晓瑛问。

  “我想看看能不能找出几个好苗子。”张晓珲目光悠远,“贝贝,我们不会一直在这里。”

  如果足够幸运回到现代,那是最好不过,但是一切都要以再也回不去的结果来做打算。

  “哥哥,”想到她哥摆满博物架的舰船模型,张晓瑛问:“你是不是想出海?”

  张晓珲第一次见到大海,就决定他的人生一定要以大海为伴,那片一望无际的大洋,仿佛有无穷的魔力深深吸引他。

  “我是有这个想法,不过要先把你们安顿好再说。”

  张晓瑛不赞同:“哥哥,你不必背负我们的人生,即使在这个朝代,我们各自也都可以安排好自己。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说不定在这个时空,有史书记载的航海大发现的名人是我哥呢。”

  张晓瑛眼神晶亮地看着她哥,满脸期待。

  张晓珲点点头:“我也想试试。”

  “太好了哥哥!”张晓瑛高兴地抓住她哥的胳膊。

  张晓珲无语地瞅她:“还没影的事,你高兴啥?”

  “只要有目标就好啊,就知道努力的方向了。我也要为这个目标努力,不能只有你留名青史。”张晓瑛握拳挥了一下。

  “好。”张晓珲也笑了。

  航海大发现,也不是不可能,虽然遥远,万里长征总要先迈出第一步。

  张晓瑛果然发现了她哥的茅草屋,在屋子里转着圈连连叹气:“哎呀!太好了,这屋子真是太好了。”

  张晓珲心下暗笑,妹妹这就是没有胆子住这屋子的表现:“要不今晚你体验一下?”

  张晓瑛遗憾拒绝:“算了,咱这村里晚上看着挺荒凉的。”

  可不就是荒凉吗?本来就地广人稀,晚上为了节约灯油家家户户都早早入睡,没有丁点亮光,没有任何噪音,安静得都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屋外有脚步声,有人找来了。

  兄妹俩从屋里出来,来人是姨奶奶,其实是他们的亲奶奶。

  张晓瑛现在已经明白,奶奶看他们的眼神好似她偷偷玩哥哥舰船模型那种感觉的原因了。

  她不觉得自己有资格做他们的祖母,也怕自己对他们表现出爱意引起正房祖母不高兴。

  刘桂花正要喊孙子孙女,张晓瑛已经过来拉她的手:“奶奶,我好久没见您了,您进屋跟我们坐一下。”

  刘桂花浑身一僵,泪意几乎冲出眼眶。

  在这个家里并不太有人会这样亲近她,以前孩子们生出来也都是卢姐姐带,孩子孙子们更亲近的也是卢姐姐,她从来不敢想也会有今日孙女这样对她撒娇的时候。

  张晓瑛心里叹息,假装没有发现奶奶激动的反应,这就是古代女性的悲哀。

  她半拉半搂着她奶奶进了屋子,按着她在床上坐下来。既然她来了,以后她奶奶就由她来疼吧。

  刘桂英被孙女拉进了屋子坐在床上,眼泪终究是没忍住流下来。

  她急忙抬袖子擦掉,想对孙女挤出笑意,却怎么也止不住泪水。

  张晓瑛心中酸涩,这是一个人情感被极度压抑的表现。

  在这个家里,奶奶连爱意也需要隐藏,原本清秀的脸上总是带着些许凄苦的神色,虽然比祖母卢老太年轻了将近20岁,两人看起来却是差不多的年纪。

  张晓瑛用自己的帕子给奶奶擦眼泪,她什么也没说,只默默坐边上。

  张晓珲也有些自责,自己来了那么久,也没注意奶奶究竟过得怎么样。

  刘桂花好不容易止住眼泪,可以说话了:“珲哥儿,瑛姐儿,我来看看你们饿了没。”

  祖孙三人回去主屋,刘桂花去了厨房,兄妹俩去堂屋见祖父母。

  堂屋里张老爷子和卢老太在跟张德源夫妻俩说话,卢老太一见到张晓瑛就伸手:“瑛姐儿过来,让祖母好好看看,你这孩子,进家也不先来看过祖母。”

  嘴里虽是嗔怪,看着她的眼神却充满慈爱。

  张晓瑛快走两步让她抓住,然后毫不犹豫甩锅:“祖母,我哥说他在后院有好玩的,我就想先去看过了再来见您。”

  卢老太看向张晓珲:“你妹妹一个小娘子,可不能跟着你浑闹那些桥啊网的。”

  张晓珲心想,祖母您老人家要是知道您孙女现在做的是啥,只怕宁愿她天天过桥跨网。

  嘴上却应:“放心吧祖母,我就是带她去看个新鲜。”

  卢老太满意地点点头,又上下端详着张晓瑛,只觉得孙女越看越是可人疼:

  “怎么好似瘦了,你娘倒是胖了。是不是外祖家饭菜不合我孙女口味,往后在家多用些。”

  啊?她不能再去医馆啦?第一批急救士兵的培训还没做呢。

  张晓瑛不禁看向她老爹。

  张德源递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笑着道:“娘,瑛姐儿长个了,瘦些也不打紧。”

  却没提留不留在村里。

  正好张德进媳妇进来说饭好了,张晓瑛跟着大伙往厨房去,老张家是大家庭,吃饭时在厨房摆开两张桌子,人多的时候就男女分开坐。

  张晓瑛一进厨房三妞就过来拉她:“大妞姐,我要坐你边上。”

  张晓瑛正不知道该坐在哪里,就由她拉着自己去找座位,看到她奶和两个婶婶还在灶上忙碌,没好意思先坐下来,走到灶台边看看自己能做什么。

  幸好她爷爷家和外祖家都算得上是这个朝代的小富之家了,在吃食上虽算不得多丰富,但管够是没问题的,而且是纯原生态大铁锅做出来的食物,总是格外鲜美些。

  锅里炖的是满满一大锅炖菜,少量的五花肉配着白菜、茄子、豆角、胡萝卜等,不停冒出来的香味引得张晓瑛直流口水。

  主食是菜叶疙瘩汤配高粱窝窝头,营养很全面了,难怪老张家的娃一个个长得都很敦实,这么一对比,张晓瑛确实是显得瘦弱了些。

  刘桂英看孙女的馋样笑眯了眼:“马上就好了,先把碗筷摆好。”

  上桌的时候,桌上摆了两盘炖菜,一篮窝窝头,另一边的桌子上摆了5盘炖菜三篮窝窝头。

  张晓瑛暗自观察,她有五个堂弟,最大的比她小一岁,最小的才两岁,只有两个堂妹,分别是十叔家八岁的二妞和十一叔家四岁的三妞。

  张晓瑛不由感叹老张家的人丁兴旺,听听,她的爷爷辈三兄弟就生养了十一个儿子,还有若干嫁出去的女儿。

  据说每次战争结束都会有一次婴儿潮补充人口,他们老张家一定是其中的主力。

  养活这么一大家子真是不容易啊,瞧瞧,桌上堆的小山似的窝窝头转眼就剩了底。

  吃完饭照例是刘桂花跟媳妇们收拾,李岚也动手收碗,卢老太阻止她:

  “你好不容易有了身子,这些活都有人干,你就不要动了。”

  李岚现在是三个多月的身子,已经坐稳了胎,她笑道:“娘,没事的,我爹说了要多动一动才好。”

  李岚知道她的两个妯娌虽然嘴上不敢说什么,心里多少是有疙瘩的。

  不患寡而患不均,每个人心中都是拥有强烈的平等诉求的,只是大多数的时候被压制了。

  以往卢老太偏心他们一家都偏的没边儿了,他们也是安然受着,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一家在现代社会生活了几十年,追求人人平等的理念已经深入骨髓。

  因为张德源养在卢老太名下,因此算嫡子,而他的两个一母同胞的弟弟是庶子,三个亲兄弟也分出了高低来。

  以前的他们觉得理所应当,现在却觉得需要改变。

  而张晓瑛已经在行动了。

  洗碗向来是她的活,小学三年级的她有一天莫名喜欢上了洗碗,就很享受把一堆脏碗洗干净的过程,高中学习紧张的时候,她甚至觉得洗碗是她放松的方式,现在穿越了也还是一样。

  她哥指出她的这个爱好其实是源自她的小洁癖,潜意识里担心旁人洗不干净,这才喜欢自己动手。

  张晓瑛端着一摞碗往灶台去,洗碗要先用煮菜锅里的热水洗一遍,再用清水洗一遍,每个碗都洗的不滑溜她才会心满意足。

  这下好玩了,老张家人那么多,这么多碗够她洗的。

  而以往卢老太把她当成闺秀小姐养,只让她做针线活,看她要去洗碗,赶紧拉住她:“瑛姐儿不能洗碗,手粗了可绣不了好料子了呢。”

  还绣好料子呢,她现在只会缝肉皮子。

  张晓瑛放下碗,为难地看着卢老太:

  “祖母,可我不喜欢绣花,而且我的眼睛一拿绣花针开始绣花就会疼。”

  她又眨巴了几下眼睛:“我现在看远一点都有些模糊。”

  卢老太大吃一惊:“怎会这样?”

  张晓瑛看她那么着急有点内疚:“您别急,我外祖说了是用眼多了,只要不再做针线活就会慢慢好的。”

  “那就不绣了!”卢老太斩钉截铁说道,眼睛坏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也不能让大孙女洗碗呀,这次洗上了往后顿顿都洗,家里又不是没人做事。

  可卢老太也不好偏心得太明显,她急中生智,拉着张晓瑛就走:

  “你二姑上回家来带的茶叶祖母忘了收哪了,你去找出来给你爹带去赶考。”

  张晓瑛:……

  祖母呀,您这欲盖弥彰的行为就差在额头写上“偏心眼”三个字了,您知

  不知道这是在给我拉仇恨……

  张晓瑛身不由己被卢老太拉着出了厨房门,临出门回头看了一眼。

  她老娘尴尬地站在桌旁,两个婶婶埋头做事装作看不见,她奶奶欣慰地看着离去的她……

  好吧,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夜幕降临,张晓瑛回到二进院西厢房她们姐妹的屋子里。

  屋子是半青砖半泥胚的瓦屋,屋里一床大炕靠着窗,靠墙的条凳上有三口箱笼,应该是三姐妹都分别有一个。

  进屋时两个妹妹都坐在炕上,都准备好要钻进被窝了,看到她进来都很开心。

  二妞是个腼腆的姑娘,是十叔的第二个孩子,上面的哥哥十一岁,下面有两个弟弟,一个六岁一个四岁。

  三妞也是上有一个哥哥七岁下有一个弟弟两岁。

  老张家女孩生的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大自然调节,因为战争导致大量男性死亡,所以会生出更多男孩。

  在外祖家,晚上张晓瑛会进到房车编写教材,车里的蓄电池一直是满的,似乎一直都没有损耗,所以张晓瑛也舍得开灯。

  但是回到村里,车子停在后院那么远的地方,她哥也不知道哪去了,她自己是万不敢走过去的。

  一闲下来,时间就过得特别慢。她洗漱好也上了炕,准备给两个妹妹讲科普故事,内容就从她小时候差不多翻烂了的那套《可怕的科学》中选取。

  姐妹三人在被窝里隅隅私语的时候,三个不速之客趁着夜色来到了莘庄。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这些零食都是我家闺女的最爱????,瑛姐儿的零食箱其实就是她的零食箱,她也是个护食的,看我写的时候一边跟我商量,老妈,不能都给村里的小朋友了,咱们得留点????

2021-05-03 19:21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