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练兵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4134 2021.05.11 19:30

  萧景烨和卫靖对视一眼。

  “请他在议事厅稍候。”卫靖吩咐道,他下意识感觉这位张家兄长找他们不是因为私事。

  “这张大郎是何人?为何要让他到议事堂?”萧元锦好奇道,这莘庄张大郎听着就像个庄户人。

  “他就是小张大夫的兄长,你今日还见了他。”卫靖答。

  萧元锦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张晓珲抱着产妇的身影,心跳竟不觉快了几分,虽然好奇张晓珲为何事求见卫靖,但她也不再问。

  “往后我们会很忙,顾不到你,你还是赶紧收拾行李到真定府去。”萧景烨严肃地对萧元锦说道。

  “皇祖母给我配了两百护卫,我哪里还用你们管。”萧元锦不以为然道,“不瞒你们说,我决定了,我要跟小张大夫学医术,往后我也要在安乐堂帮忙。”

  “胡闹!”萧景烨皱眉道,“你怎知小张大夫就一定会把医术教给你。”

  “她会教的,她今日还说,可以像她这般做手术的人太少了。如果有许多人都学会了这种医术,以后我们女人生孩子就不会像走鬼门关了。”

  萧景烨说不过她,又感觉张晓珲寻自己的事只怕不小,只好先不管萧元锦,和卫靖两人一起到了府衙议事堂。

  张晓珲已经等在议事堂,见二人来到,作揖行礼:“见过公子,见过将军。”

  萧景烨摆摆手:“大郎不必客气,来,先坐下。”

  “谢过公子。小子此次前来,乃是带了一样东西请公子与将军过目。”

  张晓珲没有就坐,而是拿下背在背上两尺来长的一个圆布袋,从圆布袋拿出一个圆筒,放在桌案上展开。

  展开的圆筒竟然是一张四尺长两尺宽的巨幅舆图,另外还有三张稍小,其中一张也是舆图,另两张却看不出是什么。

  尺寸如此大的舆图并没什么,让萧景烨与卫靖震惊的是图上精确地标出了间距长短。

  最大的那幅舆图包括了北边黑水河再往北五十里,永安城往南二十里,东西宽八十里。

  舆图上山脉、河流、城池、村落、道路清晰可辨,间距明晰。

  另一张稍小一些的舆图就只包括了永安城和邺城到黑水河之间,却更为精细清晰,连一些村落中的道路都标了出来。

  这太惊人了,他是怎么做到的?

  卫靖脑中不禁浮现出张小娘子绘出的那幅人体图。

  这其实是张晓珲两个多月来利用军用62式指北罗盘仪,配合无人机绘制出来的地图。

  他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就经常使用到指北罗盘仪。指北仪的功能有定方位、计算里程、测量俯仰角、测算距离等。

  加上无人机的俯瞰视角,他总算是绘出了这两幅在萧景烨和卫靖眼中堪称惊人的地图。

  其实在他看来,这远远谈不上完美,毕竟在导航地图的精确度都已经达到厘米级的现代社会,这两张地图约等于废纸。

  但是在当下,特别是将要发生战争的现下,这两幅地图就非常的及时且珍贵。

  萧景烨问:“大郎是如何绘出的这舆图?”

  要知道在朝中,绘制舆图是一项重大工程,需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因此各朝各代,精确的舆图都是珍贵资源,特别是在军事用途上。

  卫靖却不想问,反正就跟张小娘子那张人体图一样,这兄妹俩的本事深不可测。

  张晓珲拿过第三张图:“公子且先看这张图。”

  这幅图上标注的是围绕着邺城的周边一些村落,有十几个之多,大多数都是在叶城北面,南面也有,其中就有莘庄。

  这些村庄有的之间有通道相连,有的没有,所有的村子都有通道通往四周。

  张晓珲又拿出第四幅图。

  “公子将军请看,此为公子那日进入的地道标识图,且某些地面上设有陷阱,可于此类所在设伏击杀北胡军队。”张晓辉介绍道。

  卫靖眼睛一亮。

  妙啊!他们此前怎从未想过?

  萧景烨看向卫靖:“五郎以为如何?”

  “甚好,”卫靖点头,“还需大郎带上我等去实地勘察究竟。”

  “但凭将军吩咐。”张晓珲向卫靖行了一揖。

  “不敢。”卫靖还礼。

  两人当即召集十余名黑旗军出城向北而去,到了最北边有地道的村庄,卫靖心中了然。

  这是两个多月前被胡虏屠村的那个村子周边的村庄,刚刚看了图示,正是这附近几个村子地道之间相互联通。

  村中突然响起一阵急似一阵的金属被敲击的声音,接着是尖厉的哨声,卫靖抬手阻止队伍前行,看向张晓珲。

  张晓珲点点头,独自驱马向前,扬声叫道:“今日警戒的是哪位队员?我是莘庄张大郎。”

  过了没一会,村头那座看起来荒废无人居住的茅屋半塌的院墙上,伸出了一颗顶着两道浓鼻涕的脑袋,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娃:“表叔?”

  “二娃,快把你的鼻涕擦干净,你跟谁在警戒?”

  “跟栓子哥。”是表叔没错了,只有表叔每次见到他的第一句话都是要他擦鼻涕.

  二娃顺溜地抬胳膊用已经发亮的袖子擦了一把鼻涕,转头高兴地喊:“栓子哥,是我表叔来了。”

  村中又响起来三道相隔时间稍长的响声,原来是挂在茅屋院子里一颗老槐树上的一个铁钟被敲响。

  茅屋院门打开,出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高兴喊道:“大郎哥。”

  张晓珲夸他:“栓子做得不错,继续警戒。”

  “是!”栓子响亮应道,虽然对跟着张晓珲进村的那一队骑士很好奇,但也还是进院子去了。

  “将军请进村吧。”张晓珲转头对卫靖道。

  卫靖暗自惊疑。

  方才那院门出来的少年像是在军中训过一般,应答干脆令行禁止。

  村中主路上出来了一些村民,张晓珲在村口下了马,村民纷纷喊他:“大郎来啦?”一边狐疑地看着跟在张晓珲身后的骑士,神色并无惊惧,显见是深信张晓珲。

  张晓珲一边应答,向村民问过村长所在,往村中走去。

  这个村子名叫井庄,因打出了好几口水质清甜的水井,哪怕是偏北离得邺城远些,也聚成了一个四百多口人的大庄子,张晓珲的大姑就是嫁到了这个庄子,刚刚的二娃就是张晓珲表哥的二儿子。

  村长是张晓珲姑父的族兄,五十来岁,张晓珲唤他陈伯。

  陈伯一族是老边民,祖辈都居住井庄,每一辈都有族人丧命于胡虏的弯刀下,对胡虏恨之入骨,因此当侄子说莘庄的张大郎愿意教大家挖地道对付胡虏时,二话不说组织村民开挖,因此除了莘庄之外,井庄的地道是最完善范围最广的,和周边几个庄子的地道都有联通。

  此外,井庄的护村队也是人数最多训练最刻苦,此时陈伯正亲自监督护村队在村中的晒场训练。

  刚刚警戒钟声响起时训练被打断一下,现在警戒解除了还要继续,用陈伯的话说:“除非下刀子,不然训练不能停。”

  卫靖等人跟着张晓珲来到晒场时,护村队已经热身完毕,正要开始四百米障碍训练,排成五列站在场边。

  陈伯跟几位村中主心骨看到张晓珲一行,赶紧迎了上来。

  “陈伯。众位叔伯。”张晓珲向他们行礼,几人赶紧还礼。“这位是卫靖将军。”

  没等陈伯开口问,张晓珲先介绍卫靖给几位村人。

  卫家在北境素来享有威名,十几年前就是卫家军把这一大片的胡虏彻底逐出北境,让这一片边民得以安居十几年,边民对卫家向来心存感念,只是身为小民,并无机会接触到权贵阶层罢了。

  此刻一听这年轻小将竟然就是卫小将军,简直又惊又喜,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陈伯呆了一瞬,带头在卫靖面前双膝下跪:“小民代表井庄四百四十七庄民感念卫老将军大恩!请卫小将军代卫老将军受小民一拜!”言罢一头磕下去。

  几位村人也跟着跪下磕头。

  卫靖忙扶起陈伯:“众位快起,卫靖有愧,未能护好边界。”

  陈伯道:“卫小将军万万不可这般想,我大乾边界广阔,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此处简陋,卫小将军快请屋里坐。”

  陈伯边说边伸手做请。

  卫靖的目光却看向场边的几列村人。

  他们明显是村中青壮,清一色短打,服色款式统一,腰中绑着腰带,方才也被这边吸引了视线,纷纷看过来,却没有一人离队出列。

  “不忙,”他道,接着问:“这是在做什么?”

  “这是村中护村队在训练。”陈伯答道。

  “可否让我观摩一二?”卫靖又问,场中那些物什让他十分好奇。

  陈伯看向张晓珲,张晓珲点头,陈伯应道:“自然可以,我使人搬几张椅子出来,将军可坐着观看。”

  “不必。”卫靖阻止,“站着看得清楚。”

  方才这位老丈先征得张大郎同意,才对他说可以观看,显见得这也是张大郎的手笔,他必须仔细看看,这张家兄妹还有什么本事是他不知道的。

  井庄护村队队长,张晓珲表哥陈有荣一直注意这边动静,看到张晓珲点头,当即高声喝令:

  “训练继续!今日训练科目!四百米障碍!全体都有!

  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跨立!立正!报数!”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第一列青壮大声报出数字。

  卫靖简直目瞪口呆。

  什么鬼!这不就是练兵吗?看起来甚至比军中的操练更加正式。

  他按捺下心中的波澜,不动声色看着接下来的训练,却是越看越心惊。

  看着这些十几岁到二十几岁的村民飞身跃过矮墙,翻过高墙,跑过独木桥,爬过低柱网,他毫不怀疑,这么练下去,这所谓的护村队绝对可以成为一支精兵!

  大乾禁甲不禁兵,私人是可以蓄养一定数量的家丁和私兵的,但是这都是权贵豪强做的事,这护村队当然不能算是私兵。

  但这就是卫靖心惊的所在。

  这些护村队显然都是张大郎训练出来的,这些人唯他马首是瞻,那老丈明明都给自己下跪磕头了,却要张大郎同意后,才给自己观看训练。

  简直可以这么说,这护村队不是张大郎私兵却胜似私兵。

  而张大郎不用花费半文钱。

  卫靖想到朝廷为了练兵耗费了巨量钱粮,他们这些边关守将也总是需得精打细算,心中百感交集。

  “他们每日都这般训练吗?”卫靖问。

  “是每日都训练,但训练的科目不一样。”陈伯话中也带上了训练术语,卫靖听懂了。

  “他们愿意这么日日训吗?”卫靖继续问。

  “不练不行啊,也不知胡虏何时要过来作恶,大伙不愿总是逃难,也逃不及,如若再有上次那般来屠村的,定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让胡虏不敢再踏进我井庄半步!”陈伯道。

  最后半句,语音颇为铿锵。

  若是大乾每个边界的村子都有这般见地,朝廷的压力倒是会轻很多,只是若都这般练起来,一旦民乱却是不好压制。

  这张大郎又如何有这等本事?张小娘子的医术是一位婆婆所授,这张大郎的制图练兵莫非也有世外高人指点?

  卫靖心里乱糟糟想着,心绪繁杂地看完了四百米障碍训练的整个流程。

  陈伯见他一直默不作声,心中颇为忐忑,却见张晓珲表情平静,便也定下心来。

  人老成精,他大概能猜到卫靖怎么想。但凡掌权之人,并不喜欢低层百姓习武成风,更不喜欢民间私下练兵。

  但陈伯觉得自己练兵是为了抵抗胡虏,保护村民,也算为朝廷出了一点力,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歪。

  在晒场看完训练,张晓珲跟陈伯说明了来意,陈伯脸色当即发白。

  “胡虏果真又要来了吗?”虽然训练了那么久,但是一听说胡虏真的要杀来,一直存在家族记忆中的惧怕仍然占了上风。

  卫靖点头:“来的不是小股胡虏,而是胡虏的大军,朝廷兵力不足,想借用贵庄的地道伏击胡虏,还请老伯配合。”

  “那是自然,胡虏大军来了,庄子也不能住人,请将军自管安排。”陈伯忙道。

  作战计划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陈伯亲自领着卫靖和张晓珲几人下了地道。

  如果说井庄练兵让卫靖心惊,下了地道他简直是吸了一口凉气。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七姑小时候,村里一个小男孩终日顶着两管浓鼻涕,那可真是七姑的噩梦,因为他经常吓唬七姑要把鼻涕糊七姑脸上。

2021-05-11 19: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