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守城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2055 2021.05.18 19:58

  “小张大夫!小张大夫!”

  手术后五天,王妃恢复得很好,终于搬去了专门给他们一行人安置的院子,穆多尔和他的护卫们也一起搬了过去。

  张晓瑛总算可以回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还没来得及洗掉脏衣服,后院侧门就被拍响。

  张晓瑛听出来是孙二柱的声音,赶紧开门:“二柱怎么啦?”

  “胡虏大军到了,所有医士都要马上到安乐堂待命,李大夫让我过来跟你说一声。”

  张晓瑛心一沉,终于来了。

  这几天,关于胡虏大军南下的消息就好比一个悬在所有人头上的大气球,越吹越大,大家都知道它会爆,就是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爆,现在它总算爆了。

  “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张晓瑛应道,匆匆回屋把早就准备好了的急救物品带上,包括房车里的部分药品。

  她担心哥哥会受伤,带着可以随时备用。

  李暨站在城楼上,脸上的神色肃然,目光注视着远处的胡虏大营。

  北胡王子没说错,巴库图纠集到的有五万大军,现在看来还不止。

  李暨出身平民家庭,自从十几岁入伍就跟着卫老将军在北境追击胡虏,能走到今日的位置,都是靠着一场场硬战拼出来的,这么多年来对草原上这些蛮族的习性了如指掌。

  胡虏大营看着气势泱泱,李暨却清楚他们的粮草不多,每到一处都是靠劫掠城池补充粮草,他们所到之处,所有到手的活物都能成为他们的军粮,包括人。

  这次邺城备战已经提前坚壁清野,让百姓把家里的牲口家畜粮食全部迁入永安城或者深藏,把能当成柴火的家具也拆了藏好或者也干脆烧了,甚至屋顶的茅草和木头梁架都拆下烧掉。

  如果自己不烧,也会被胡虏拆下来当柴火用。

  地里的枯草也都一把火烧了。

  所有胡虏能取用的井里都放了泻药。

  没有粮,取水不便,没有柴火,又冷又饿又渴,这些蛮族便会狗急跳墙,拼尽全力攻城。

  李暨要的就是这个。

  果然,胡虏刚扎好营就发起了第一波猛攻,在他们眼里,小小的邺城仿佛就是一块唾手可得的肥美的肉,正吊在那里引诱着饥肠辘辘的他们。

  密集的羽箭像翁翁飞着的蜂群一样直扑墙头,趁着城墙上的守城士兵躲避时一波波胡虏接近城墙脚下。

  他们搭起人梯,嚎叫着往上爬,城墙上的守军举着巨石砸下去,搭起的人墙便像积木下抽走了一块那般哗啦倒下去,但只要还能动,他们便又重新搭起人梯往上爬,那景象真的像丧尸一般不怕死不要命。

  还有扛着云梯冲过来的,墙下胡虏兵士无视城头上砸下来的巨石,死死压着梯子,墙上的守军就使长叉叉开梯子,不时竟也被他们攻上墙头,好在数量不多,很快被砍杀殆尽。

  李暨在城墙上督战,注意到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三个民夫模样的人杀伤力特别强。

  他们身形灵活,一有攻上墙头的胡虏便扑上去,几乎都是一招致命,杀人不眨眼的样子跟别的民夫有些不同,而且那路数总有些许眼熟。

  李暨逮了个空,抓住一个刚刺死了一名成功爬上城墙的胡虏士兵的民夫大声问:“你是哪个村的?”

  “报告将军,小的是娄下村的。”

  “你认识莘庄张大郎吗?”

  “他是我表弟。”

  “你们村来了几人?”

  “七十六个。”

  “都练过吗?”

  “练过的有五十五个。”

  “辛苦了!”李暨拍拍娄下村的民夫。

  “保家卫国,匹夫有责!”

  民夫高声道。

  李暨心头一热,这城,何愁守不住!

  萧景烨也披上战甲跟李暨一起巡视战况,见此情景问道:“将军怎知这些民夫识得大郎?”

  “前几日大郎在校场选人,打了一架,也是这般一招制敌,我看着像,就问问,果然跟大郎有关,公子请看,这些人有不少,我们守城又多了几分把握。”

  安乐堂开始有伤患送来,基本都是箭伤,说明胡虏还没能靠近城墙。

  让张晓瑛意外的是,萧元锦竟然也带着她的婢女们出现在安乐堂,以往每次都跟着的三十护卫却只留下四个。

  “公主,你怎么还不走?”

  张晓瑛惊讶问道。

  “既然老师不走,我为何要走,难道我身为公主,做的还不如老师多,反而要自己先逃吗?”萧元锦说道。

  我有房车,你没有呀。

  张晓瑛想,只好问:“那你的护卫呢?”

  “他们去守城了,多一个人便能多守一时。”萧元锦道。

  这几日安乐堂的罗娘子一直在按照张晓瑛吩咐的那样,用开水烧煮纱布晾干,再用消毒过的剪刀剪成一指长的宽度卷成捆,现在萧元锦就领着冯嬷嬷知春知夏和另外四个宫女在剪纱布。

  冯嬷嬷知道自家公主虽然近几年都是事事都无可无不可的,但小的时候她本是极有主意,认准了什么便定会去做。

  就好似练骑马,就是要一口气学会直到可以自己跑马,哪怕每天两条大腿被磨得破了皮也要坚持下去。

  那时才几岁的孩子就有如此毅力,如今她又恢复了幼时的脾性,冯嬷嬷既欣慰又忧心。

  欣慰的是公主果真如了觉大师说的那般,出门历练多见世情真的有了转机,忧心的是如今的公主不听劝怕她把自己陷入险境。

  如今胡虏攻打邺城这般凶险,六皇子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也不能说动她离开,只说小张大夫都能留下她自然也能留,她好不容易会哭会笑了又不敢强绑了她送走,如今也只好任由她留下。

  想到小张大夫,冯嬷嬷不免又想到了小张大夫的兄长。

  这也是让她忧心忡忡的另一件事———公主好似留心上了这个少年人。

  被冯嬷嬷怀疑公主留心上的张晓珲,正和他的突击队员在井庄的地道里潜伏着,胡虏大军扎营地正好处于井庄和邺城之间,不可避免地扎在井庄和别的村庄联通的部分地道之上。

  此时独自在地道一个单独洞厅里的张晓珲,正调试着带有夜视功能的无人机,今晚到了它立大功的时候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头疼,七姑是个电子产品盲啊,无人机这么高深的黑科技,啊啊啊,要傻掉了????????????

2021-05-18 19:58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