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锋芒

我全家跟着房车穿越了 竹瓦七姑 3735 2021.04.28 19:34

  张晓珲送他爹到永安城又回到莘庄还不算晚,想到白天没来得及去检查地道的事,他决定现在去完成,否则如果挖的方向不对很难补救。

  前些日子他就是这样每天奔波在亲戚们的几个村子之间,最近大伙都慢慢上道了,知道工作原理,了解地道的通风条件,他过去看的时候基本没有差错了。

  他带着两个小跟班堂弟和大黄下了地道,每人带着一支火把,火把一直燃烧正常,说明通风条件良好。

  他们走到一处比较宽敞的储物空间时,大黄冲着一个掩盖住的出口低吠起来。

  张晓珲推测这里大概是村子东边的农地,这大晚上的不应该有人经过,野兽也不会跑那么远下山,大黄却如临大敌,定有蹊跷。

  张晓珲踩着梯子上去,果然有兵器相撞的声音。他掀开掩口盖子,看到不远处有六七个蒙面人围攻三个人,地上还倒了四五个人。

  那三个被围攻的明显是有两个武功高强的在保护其中一个,但那七个蒙面人也不是善茬。

  如此这般交待了两个堂弟,他拿着为了修补地道才顺手带着的工兵铲等待机会出击。

  这一片农地因为离村子近,掩口修的比较多,每个都互相连通。

  这时那三个人中有一个已经是在勉力支撑了,他们边打边退,却仍然拼死护着其中一人,其实以他们的武功自己逃命完全没问题。

  张晓珲不禁动容。

  但他觉得即使自己加入那三个人也不能保证一定取胜,他决定不硬碰。

  从地道绕到蒙面人后面的掩口,张晓珲一跃而出,像猎豹一样扑到两个蒙面人身后。

  侧面的蒙面人大喝“小心”,张晓珲的工兵铲已经拍上其中一个蒙面人后脑,那人哼一声随即倒地。

  另一个转身挥剑斩来正迎上张晓珲扫过去的工兵铲刃锋,“叮”一声剑断了,工兵铲顺势扫过他咽喉,热血喷出,第二个蒙面人也倒下了。

  但是那三人中只剩一人还能打,对方还有五个硬茬,此时三个同时攻向张晓珲,张晓珲不愿恋战,大喝一声:“快走!”

  那三人中不能打的两人听他这么吼,正不知该往哪里去,就听到一个孩童声音在身后喊“此处!此处!”

  他们没有迟疑,互相搀扶着往那边奔去。

  那五个蒙面人一看要逃,发了疯一样攻来,没想到兵器又被张晓珲的工兵铲切断了两把。

  这一迟疑,那两人已经消失在地面不见了。

  “大黄!”张晓珲又大喝一声,一道黄影从地下窜出来,一口咬向其中一个蒙面人的头面。

  张晓珲趁机补上一铲,又了结一个。

  此时对方四人我方两人已经混战在一起,对方显然忌惮张晓珲的兵器,待看清不过是一把铁铲时简直又气又怒。

  张晓珲却不愿多打,总是刻意砍断他们的兵器,蒙面人感觉再打下去也讨不到便宜,喊了一声“撤”,四人转身就跑。

  被追杀的三人中留下的萧十二对张晓珲拱手深躬一礼:“义士大恩无以为报,在下感激不尽!”

  “路见不平而已,不必挂怀!”张晓珲摆摆手,“赶紧先看看你的两位同伴伤得怎样吧。”

  张晓珲过去打开掩口,喊了一声“二郎”,他二堂弟张二郎应了一声,拿着火把过来。后面还跟着那个一直被保护的人。

  “公子!”萧十二激动地喊了一声,在地面上就跪下:“小的保护公子不力,请公子责罚!”

  灰头土脸的大乾六皇子萧景烨出了京城就开始不断遭遇被人追杀,一开始还是暗杀,后面离京城越远就越是明火执仗,到了今夜几乎就是围猎了。

  这一趟出来他也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本以为就是在今晚了,却没想到绝处逢生,地底下还能跳出人来,而且手持神兵武艺高强。

  想来定是他命不该绝。

  此刻看着在地面向他下跪的萧十二,萧景烨满脸无奈:“起来吧,我的伤不重,就是十一需要赶紧救治,拖久了怕是不好。看看上面我们的人还有活着的吗?”

  “是。”萧十二起身,去查看他的同伴了。

  张晓珲让张二郎在掩口守着,自己下了地道。

  萧景烨向他拱手以礼,口中说道:“义士此番大恩,改日定当回报。”

  张晓珲猜他身份不凡,闪身避过:“公子不必客气,不过是小子路见不平罢了。”

  萧景烨在火把光映照下看清楚了他的脸,不禁一怔,果真是十几岁的小子呢。

  可是刚才他砍杀时毫不犹豫的狠辣老练,倒似经年老手一般。

  小小年纪就这般的,也就卫靖那臭小子了。

  张晓珲走过去查看伤重倒地的萧十一,重新帮他包扎了伤口。

  萧景烨站在旁边看着:“刚刚那个小孩教我绑的,不合适吗?”

  “太紧了。”张晓珲答,“不及时处理肌肉容易坏死。”

  张晓珲训练护村队的第一项就是战场医疗救护常识,包括止血、包扎、固定、搬运、心肺复苏。

  堂弟们一直跟着训练,这些都是大概会的,就是不够精细而已。

  张晓珲注意到萧景烨手臂上还在渗血,便说:“我帮公子把伤口也包扎上吧。”

  “劳驾了。”萧景烨点点头,就看见张晓珲打开一个箱子拿出纱布。

  “敢问义士何方人氏,怎么称呼,这些洞穴有何功用呢?”萧景烨来了个一连三问。

  “我是莘庄张秀才的儿子,公子可唤我张大郎。这是我们庄子为躲避胡虏挖的地道,一个月前胡虏在我们这附近屠了一个村子。不知道公子可有听闻?”

  张晓珲边包扎边问。

  听闻啊,本公子不就是为此事来的么?

  萧景烨点点头:“听说了,胡虏实是歹毒!”

  “不知公子可有援手接应?要杀公子的歹人只怕不会善罢甘休。”张晓珲提醒。

  他是不敢把这尊大佛请回家的,那么多杀手一路追杀过来,身边还有为他出生入死的高手,这人搞不好是个皇子。

  张晓珲的工作让他见识多了夺位引起的兄弟倾轧,没有足够大的利益,没人吃饱了撑的要这么大费周章的要一个人的命。

  “已经在赶来了。”

  萧景烨眼睛看着那把铲子,如果他没看错,这小子刚刚拿的兵器似乎就是这把铲,此处也没别的铁器:

  “大郎刚刚使的可是这把铲?”

  呃………

  张晓珲也看向这把莫名立功的铲子,幸好他拿的是他老爹平时用的木柄铲,如果是他自己那把一看就太好了:

  “正是这把铲,我本来拿着是要修地道的,情况紧急,手边没有别的,就只好用它了。”

  这把铲子看起来平平无奇,唯一怪异之处就是铲身涂成绿色,萧景烨问:“我可以看看吗?这铲子为何涂成此种颜色?”

  “可以。”张晓珲很干脆地递给萧景烨,“涂成绿色是为了到山林里打猎好隐蔽。”

  萧景烨拿到这把铲,心中更是疑惑。

  因为他拿到手里就试着铲了一下洞壁,意外地趁手,虽然他没拿过铲子干活,但也能确定这物件打制出来就是当铲子用的。

  而且铲身的绿漆也磨掉了部分,木柄光滑,显然主人经常使用,也不甚爱护。

  可为何使用如此优质的精铁打制一把如此普通的用来铲土的铲子呢?那些杀手的兵刃碰到这把铲子几乎一触就断。

  萧景烨越发仔细摩挲这把铲子。

  张晓珲也没料到工兵铲这么给力,这就是他爹在某宝上买了一把最普通的锰钢材质的工兵铲,出门的时候觉得没准能用上,于是就放房车上,他看见了觉得挖地道趁手就带回村里了。

  今晚这把工兵铲大发神威,若不是它斩断了蒙面人的兵器,他们能不能顺利脱身都不一定。

  两人正说着铲,张二郎喊:“大哥,有人来了!”

  卫靖接到六皇子被追杀的急报心急如焚,等他赶到远远地只看到萧十二一人站在地里,他的心一时都收缩起来。

  “人呢?”他厉声喝道。

  “回将军,公子在地下。”萧十二对他拱手。

  这小子怕不是傻了。

  卫靖盯着他看,想从他脸上看出精神失常来。

  “将军请下去见过我们公子。”萧十二再次恳求。

  卫靖正想问他怎么不下去,就听见一个孩子声音喊“大哥有人来了”,接着又道“此处,公子在此处。”

  卫靖大步走过去,才看出原是个洞口,只是几乎与地面平齐,在远处看不出来。

  他从洞口往下看,萧景烨也正抬头看上来:“五郎,你来得倒挺快。”

  卫靖冷笑一声:“表哥,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

  “不能。”萧景烨干脆道。

  卫靖三俩跳下地道,看到站在萧景烨身后的张晓珲,不禁一愣:“此处是莘庄?”

  张晓珲向他拱手行礼:“回将军,正是莘庄。”

  萧景烨饶有兴致:“你俩竟认识?”

  “今早刚见过。”卫靖明显不想多说,张晓珲也沉默不语。

  有意思。

  萧景烨想,刚刚还想着这小子小小年纪的狠辣劲满天下就只有卫靖可比呢,没曾想这两人竟是熟人。

  卫靖看过伤员对洞口喊了一声:“下来俩个人。”

  一群人呼啦啦来了又走,萧景烨走之前跟张晓珲说:“以后你有事找我,都可通过卫将军跟我传话。”

  张晓珲点点头,拱手行礼送别:“小子记住了,公子慢走,将军慢走。”

  一行人回到邺城,正想传军医到府衙给萧景烨治伤,邺城守备李暨迎上来:

  “公子,将军,小张大夫说诊治外伤都要到安乐堂,现今只有安乐堂有符合消毒条件的手术台,可以最大程度避免术后感染。”

  卫靖听着这些陌生的词语,不知怎的脑子里闪过今早的小娘子的面容,难为李暨竟把这些词语说得这么顺溜,他脚下不停:“那就赶紧过去。”

  张晓瑛第一次碰到夜间出诊。

  她刚洗完澡,正想换上舒服的睡衣进房车编写教材,医馆的学徒在院门喊,“师祖,有伤员,李将军说请张师弟务必到场。”

  看来是有事发生了。

  快速换好衣服,头发重新梳好男子发髻,舅舅李峰到乡下出诊了,只有她跟外祖父和两个学徒赶到安乐堂。

  在古代当外科医生当然有很多麻烦问题,但是现在第一项就是灯光不足。

  不管点多少灯烛张晓瑛都觉得不够亮,真就是由奢入俭难。

  还不知道有多少伤员,先把能准备的都备起来吧。

  他们刚刚准备好,伤员就送到了,倒也不多,两位轻伤一位重伤,重伤员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中。

  就是跟着过来很多人,个个眼神警惕,活似她哥吓唬她玩儿的样子。

  张晓瑛指导两位学徒搬运重伤员。

  李暨走过来:“小张大夫,这些粗活让他们干就行了,你先给公子疗伤吧。”

  张晓瑛扫了一眼这位显然是个重要人物的公子的伤口,包扎得很好,她回答李暨:

  “将军放心,这位公子伤得不严重,我师祖在二号手术室,先让他冲洗伤口,我再过来给公子缝合。”

  李暨还想说什么,萧景烨阻止了他,他敏锐地感觉到卫靖自从进了安乐堂后的异常。

  

举报

作者感言

竹瓦七姑

竹瓦七姑

我国工兵铲的多种功能是很好玩的,士兵们甚至可以用它煎鸡蛋

2021-04-28 19: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