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苏父苏母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中国式队长 8381 2020.01.03 23:25

  “彪啊,等会。”老太爷一边快步的追出,一边大喊。

  王彪收回油门,停在院门口:”怎么了太爷爷?“

  “兜里有钱吗?”

  “有钱啊。”

  “别骗我了,钱都拿去买沙子了,还哪来钱来,穷家富路,出门得多带点,不然干点啥没钱,多让人笑话,拿着。“老太爷说着从上衣兜掏出小答钱,捻出两张红色的票子,直接塞进了王彪的裤兜里,许是觉得不够,又捻出一张塞了进去。

  “不用啊太爷爷,我就是去同学家吃个饭,钱你快揣兜里吧。”王彪掏出钱,想要还给太爷爷,却又被倔老头儿给塞了回去:“你这孩子,拿着,跟太爷爷还外道客气?太爷爷要钱干啥玩意儿,太爷爷的钱都是你的,赶紧拿着,别惹我生气把我血压气上来。”

  王彪赶紧把钱揣兜里,心里有感动又有点酸,三十岁了还让太爷爷操心,眼前这位有些弓背的瘦老头儿,真是掏肝掏肺的对他好。

  真的,不,是必须干出一番事来赚大钱,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满足太爷爷能在有生之年能看着他成家立业,能抱着玄孙的这个愿望,他也必须干出一番事业,娶个好女孩成家生娃,如果不能他妈都赚到大钱,那他真是个完犊子的废物了。

  这时,听见动静的李桂芝从小卖铺中走了出来,“大儿子,你这是去哪啊?咋还拿这么多东西啊?”

  “同学请我她家吃饭,我太奶奶听到了,非让我把这些小菜带着。”

  “同学,男同学女同学啊?”李桂芝问道。“女同学!妈,我走了啊!”王彪说着拧挂上档就要走。

  女同学,还去家里吃饭,这里有戏啊,李桂芝眼睛刷的一亮:“叫啥啊?干啥的啊儿子,长的咋样啊好不好看啊?”

  王彪没好眼神的瞅了李桂芝一眼,很是无语:“妈,你赶紧打住你的好奇心,只是普通同学,我走了!”

  说着,右手腕一拧油门,骑着骚气的小摩托直接突突的跑了。

  他母亲啥都好,就是对他和异性接触的事,特别上心,总觉得只要和他接触的就是他对象,是她未来的儿媳妇儿。

  “这小犊子。”李桂芝恨恨的骂了一句,“爷,你这次又给你大重孙子拿了几百啊?”

  老太爷本笑呵呵的看着王彪远去的背影,听到孙媳妇的话后,急忙攥住手中的钱,揣进裤兜,“就三十块钱,都给他了。”他心说:“哼,还想打我钱主意拿去上货啊?门都没有,我这钱都是给我大重孙子留着的。”

  李桂芝被老爷子的小动作逗笑了,这老爷子对别人都是铁公鸡,唯独对她儿子还有小叔子王红超向来是啥都舍得花。

  哪怕是他小叔子耍钱没钱了,跟老爷子一说,老爷子虽然嘴上骂骂咧咧的,但是还是会乖乖的从兜里掏钱。

  等到他们想干点正事,缺钱的时候,想向老爷子借些钱,拿来上货什么的,得!得到的只有两个字,没钱!!!

  四十多分钟之后,王彪来到了江源江南玉翠华庭小区门口,将摩托停在树下后,直接走进门口超市,称了一斤多的桃子和两斤多的苹果还有一把香蕉。

  玉翠华庭小区是整个江源市最高档的几个小区之一,绿化面积大,环境清幽静谧,清一水南北通透带电梯的小高层,楼体都是用真石漆喷出一个个小长方格子,看上去很是简洁大气高档。当然,价格也是顶级的,均价要六千多,每当想到这价格,王彪都恨的直咬牙,这只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地级市啊,楼市的价格却涨到这么让人望而却步的地步。

  “苏淳,我到了,你家几楼啊?”王彪用手机QQ发了一条语音,打量着眼前和四周漂亮大气的楼房,他心里不由暗暗惊呀,他之前知道苏淳家里条件好,没想到却这么好,这大美妞还真有点真人不露相的劲儿呢。

  正在他溜号遐想的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响铃般的清脆声音:“王彪,你个大傻子,在那愣着干嘛呢,怎么还不上来,门都开半天了。”

  “啊?“王彪吓了一跳,抬头看去,一下子就看见苏淳正探着个小脑袋,趴在窗口瞅着他呢,我靠,啥时候开的啊,咋没听到锁响呢,真是太尴尬了。

  不一会,电梯就来到了十楼,还未等他出电梯门,就见穿着一袭粉色及膝短裙的苏淳正俏然立在门前,穿着白色的短袖,绿色围裙的苏母站在门口,见他出来,笑呵呵的招呼:“王彪来啦,小淳还不请你同学进来。”

  苏淳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说道:“五十一分钟,算你没迟到。”

  两位气质出众的大小美女往哪一戳,再扫一眼右手中的两袋青菜,王彪忽然局促紧张了起来,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眼前的场面,让他脑袋一阵恍惚,感觉好像是初次见女朋友父母似的。

  “阿姨好,这是给您和叔叔买的水果。”说着,他把左手拎着的三袋水果递向前方。

  苏淳低头一看,瞬间乐了,“哈哈哈,彪哥,你拿这是新研究出来的水果葱吗?“

  苏母一看也笑了,”这孩子,客气什么,怎么还带着东西来了,快进屋,进屋。“

  ”啥?“王彪下意识的看去,大脸蛋子瞬间火热,“啊,这个,阿姨这是我太奶奶让我给你门拿的菜,自己家院子种的,这个是水果。”

  “这孩子,买这么多,回头帮阿姨谢谢你太奶奶,小淳别跟那杵着了,把东西接过来啊。”苏母接过青菜瞅了几眼:“呦,这么新鲜的苦麻菜,这可是好东西,菜市场里卖的大棚种的都要三四块一两,这小萝卜菜,水萝卜也是好东西,也得两三块一两呢,正好一会我再打个鸡蛋酱,老苏啊,下来吧,王彪来了。”

  “啊?王彪来了啊。”苏父手中拿着一瓶汾酒,从楼上走了下来。

  看着容光焕发的苏父苏母,王彪心里不由感慨:城里人就是显得年轻,苏父苏母看着就像四十出头,比爸妈可显得年轻多了。

  王彪脱下鞋子,穿上苏淳拿来的拖鞋,跟苏父打招呼,“苏叔!”

  “来了啊,一会咱爷俩喝点。”苏父举了举手中的酒瓶,王彪这小伙子他很不错,他很欣赏,为人厚道真诚,不忘本,在北京上市公司工作那是多好的工作,换成一般人,不知道骄傲得瑟成啥样了,而这小子没有,当初他们一家去北京旅游,这小子帮着拎东西,跑东跑西的买东西什么的,如果不是他说他有对象了,苏鸿当时还以为这小子也打他女儿主意呢。

  “还有三个菜,你和小淳看会电视,菜好了咱们就开饭,老苏啊,你过来搭把手,把王彪拿来的菜和小水葱洗洗,一会蘸酱吃。”苏母把两袋蔬菜放在洗菜池中。

  “过来坐。“苏淳聘聘婷婷的双腿侧叠在身后,围住屁股,靠坐在沙发上。

  虽然身边的苏淳诱美无限,但是王彪却是不敢亵渎的扫一眼,虽然都说男儿本色,他也喜欢美女,也喜欢看美女,但是,他却有他的原则底线,不管干啥操守和人格不能丢,他们是同学,同学就是同学,友谊是纯洁的,他不能把这份珍贵的情谊给玷污了。

  苏淳将果盘放在王彪一旁,“彪哥吃水果。”

  “苏淳,不是跟你说过别叫我彪哥吗?”王彪有些无语和不耐烦。

  苏淳故作惊讶的说:“为什么啊?”王彪说道:“你不知道吗?我有范德彪那么彪的呼的吗。”

  “不叫你彪哥叫你什么,你就是比我大一岁啊,难道叫你彪弟,小彪彪?”苏淳憋着笑,声音故意发嗲的说。

  王彪听的一哆嗦,直接认输:“打住,打住,还是叫彪哥吧。”苏淳得意的笑了,闲聊了一会后,她问:“彪哥,小说写的怎么样了?”

  “还那样,可能是新人,也可能是写的不怎么样,网站一直不给什么好的推荐,偶尔求来的推荐,我自己去找,半天都找不到自己的,更别提别人了。“王彪自嘲苦笑。

  “那你现在稿费能赚多少了?“苏淳好奇的问道。

  “一千零点!”王彪说道。

  “不少了啊,这都一千多了。”苏淳说道。

  “这还多?天天写四五千字,坐的腰酸背痛的,想故事情节更是想的困顿的要死,但是,想睡觉吧,却又睡不着,再说,实际稿费其实只有三四百,剩下六百,是全勤奖,只能申请六个月,下个月,这六百块就没有了。“王彪有些低落和迷茫。

  气氛沉静了几秒,苏淳看到了王彪眼中落寞彷徨的神色,她笑了笑,鼓励道:”慢慢来嘛,你看三少、番茄他们不都是写了好多年好几部作品才取得了现在的成就嘛,等书迷积累起来,小说字数多了后,就好了。“

  他点了点头:“但愿如此吧。“

  二人又聊了一会高中时候的趣事儿,没多久,就被那边儿苏母喊开饭的声音打断了。

  看着桌面上的一盘盘色香味俱美的八盘各类菜肴,王彪心里很是感慨,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他家每年的年夜饭都没有这么丰盛过,好家伙,四盘海鲜,干锅基围虾,蛏子啥的就不说了,居然还有红烧八抓鱼,这个他一直想吃,最近都要被快手上那些丧心病狂的吃播给馋坏了,看着那爆头的画面,实在是太让他垂涎欲滴了。

  妈的,等沙子卖了后,卡里钱多了,一定要改善家里伙食,餐餐不说四菜一汤吧,但也必须有一荤两素,到时候和太爷爷坐在暖阁炕上,一边爆头八爪鱼,一边儿喝着果酒,那样的小日子,简直不要太美了。

  酒过三盅,菜过八味后,苏母对他问道:“你这是修年假了吗?回来呆几天了?”

  王彪看了眼苏淳,意思你没跟你爸妈说我回来?那边苏淳轻咬着筷头,微微摇了摇头。

  “阿姨,我辞职了,回来快两年了。”

  苏父眼皮一睁,放下酒杯,惊呀问道:“北京那么好的工作怎么辞了啊?那你对象呢?”

  “工作上遇到一些事就辞职了,我们分开好几年了。”王彪没有说出原因。

  “那你现在找对象了没有啊?“苏母心中忽然一亮:“回来找什么工作了,是在江南还是江北上班呢?”

  王彪很是尴尬,这苏阿姨怎么跟他妈是的,这么关心他的感情问题呢,但,对于苏母的询问,他可是不敢不回答,“没上班,一直在家写网络小说了,也没机会接触女生,所以还没有交女朋友,等以后收入稳定了,再找对象。”

  他实话实说了,没说编织谎言去美化自己,倒不是他有多实诚,而是他对于说谎,打小就有心理障碍!

  没对象好,不过这写网络小说是什么工作?网络小说?

  苏母满眼疑惑:“写这个能赚钱吗?”苏父的眼中带着质疑的看向王彪,网络小说他们不了解,据他了解现在实体书市场好像也很一般,靠这个赚钱?能成吗?

  “能!”王彪正色回答:“网络小说市场很大,这两年挺火的那几部电视剧,三生三世,青云志,鬼吹灯啥的都是网络小说改编的,那几位作者,光写这几部小说,就收入上千万,那个鬼吹灯作者南派三叔听说版权费就赚了几千万。”

  他越说越激动,精气神如同打了鸡血:“最厉害的还是唐家三少、梦入神机和土豆,他们是收入最多的,如果我能达到他们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就能达甚至超过上班时的工资许多了。”

  苏父苏母相互看了看,都看见了彼此眼中的震惊与意外,苏母双眼发亮,心里刚才冒出的那个已经暗淡下去了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她期待的问道:“那你现在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啊,有几千了?”

  苏淳尴尬的看了一眼王彪,聪明的她哪还不知道她的额娘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一对漂亮的大眼睛直接翻成一对儿白眼,白了母亲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妈,你要干嘛啊?问那么多。”

  苏母白了女儿一眼:“问问怎么了,王彪又不是外人。”说着再次看向王彪,“跟阿姨说说。”

  王彪脸色一下子僵硬尴尬了起来,瞄了一眼一脸不悦的苏淳,一下子他好似明白了什么,中气一下子不足起来,弱弱的说:“一千左右,我这本签约上架没几个月,还没有积累多少书迷,字数也少,等写二百多万字的时候,稿费就能多了。”

  他说的忽然很没底气,后边的话完全是在给自己找个台阶下,让自己不至于太丢人,再传个四五章,小说就过百万字了,可是日点击率还是没有突破一千,而且这一千里至少得有一半是点击免费章节的新增读者。

  说的好听一点,他是个作家,说的不好听的他现在都比不上搬砖刷盘子的,这年头干啥的不重要,能赚到钱,才是最重要的,即便你是个收废品的,但是你若是能年入几十万,上百万,一样没人敢小瞧你。不然,你就是个画家,艺术家啥的也没用。

  最近几天他睡不着觉的时候,就在回想琢磨小说哪里写的不好,那个人物刻画的不好,还是坑挖的不够吸引人,不然怎么就留不住读者呢,不然会员点击率就没什么大的突破呢。这些事想的他都快魔怔了,有时候做梦梦到的都是写小说。

  对面苏父苏母一听,眼中的亮光暗了下来,这一千太少了,还没洗盘子的服务生赚的多,这哪行,就这收入别说买房子娶媳妇了,就是养活自己都捉襟见肘。

  苏母心里方才冒出的那朵小火苗,一下子熄灭了。

  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了起来,过了一会,苏父清了一下嗓子,说道:“嗯,万事开头难,做什么事,都需要个积累过程,只有积累达到了,到时候自然而然就会达到预期的收获。”

  吃完饭后,苏母收拾碗筷,本来王彪捡来着,可刚端起两个盘子,就被苏母给阻止了,苏父则拉着他去沙发上唠嗑,借着苏父的面子,王彪有幸享受了一下苏大美人端茶倒水的高规格侍候,美的他忍不住呵呵傻笑,看的苏淳在一旁眼神中直往出飞刀子。

  “王彪啊,你说的网络小说这个行当我没接触过,也不了解,但是我相信你所说事都是真的,前景也是远大的,但是,叔想根据叔这么多年的人生经验和工作阅历给你提点建议,你不会嫌叔喝完酒后絮叨多嘴吧?”苏鸿说道。

  王彪坐直身子,真诚的微笑说:“叔,您这话说的,您能这么说,说明看得起我王彪,是为了我好,感谢您还来不及,怎么会怪罪呢,有什么话您尽管说,王彪洗耳恭听!”

  苏淳扑哧一笑,撇着小嘴说:“不愧是作家呢,还洗耳恭听,说话的水平就是高呢。”

  苏父伸手照女儿屁股上就是一巴掌:“去一边去,少捣蛋,帮你妈刷碗去,三十多岁了,该学着做家务了,不然以后嫁出去,你老婆婆还不骂死你?”

  “哎呀,疼死了,学做什么家务啊,那都是过去的可怜女人才干的事,现在我们这代女生结婚都是男的做家务,我们负责漂亮就行,彪哥,你说是不是呀?”苏淳调皮的说道。

  王彪笑着点点头:“嗯,小淳说的对,苏叔现在时代不同了,现在我们这一代人是母系社会时代了,女人开始作威作福了,我的同学同事结婚的,都是男的或是婆婆做饭,我妈我姑奶怕我不好娶媳妇儿,又怕我结婚后挨饿,老早就让我学着做饭,我妈更是初中时就让我自己洗衣服裤子了。”

  “没看出来,你小子觉悟挺高的嘛,哈哈哈。”苏父大笑,苏淳用胳膊肘拄着老爸的宽厚肩膀也跟着开心的笑。苏父笑了几声,脸一板:“还不帮你妈收拾,还想挨巴掌是不是?”

  苏淳哼了一声,扭哒扭哒哒走向厨房。

  苏父继续说道:“王彪你也二十九了吧?”

  “三十了,属龙的!”王彪。

  “你看你三十了,写小说虽然有前景,可你能肯定你以后就能成功吗?就算你能成功,但是,你能把控好时间吗?是一年,还是两年?又或是三年?你这天天窝在家里写小说也不是个长久的事啊。”

  王彪脑中泛起了沉思,是啊,他从15年就开始断断续续的创作,写了好几本,直到去年年底上传的这本玄幻的才获得了签约,还是一个最普通的分成签约,到现在写了七个多月,写了近百万字了,还没有见到什么起色,继续写一年,写到二百多万字时稿费真能达到七八千一个月吗?

  他轻摇了摇头,心里是真的没什么谱儿。

  苏父继续道:“你看,你自己心里其实也没谱儿,人过三十而立,正是打拼闯荡的时候,而你却窝在家里写小说,写小说可以,但是放在业余的时间不也成吗?找个工作,一边工作一边在写小说,这样不也挺好吗?双向收入还不耽误你什么事,再说,你在农村,你的圈子就会很小,也接触不到什么人,更接触不到什么女生,不接触女生你怎么能找到对象呢?”

  王彪想了想,说道:“苏叔您不知道,写小说很耗时间精力,而我又没什么经验,文学功底也不深,只是爱好看小说,喜欢胡思乱想,这才写小说,现在每天我要写两章,最少得四千字,快的时候,写一章就得两个多小时,慢的时候就得四五个小时,还要修正草稿,如果工作就不能专心写小说,还有一点,我这回来两年没上班,对松原的工作单位都双眼一抹黑,不知道除了油田和政府部门,那里还有好工作。”

  苏父点了点头,王彪说的却是实情,心中也能大致理解他的心理,在北京工作那么好,回来找个待遇一般的,心里难免会有障碍,“哎,王彪,你可以在农村创业啊,现在农村大学生回村创业国家是有政策帮助的,现在国家推动机械化农业,推行成立农业合作社,促进土地流传,让农民创收,你可以成立个农业合作社啊,即便是不创业,你也可以竞选村长啊,现在国家鼓励大学生当村官,你是大学生,文化高,有学历,当个几年村长之后竞选书记提干就比别人容易轻松很多,有了资历,作出政绩,到时候上镇里乡里从政也不是不可能,到时候你再考个公务员,竟选副乡长副镇长也是有可能的,只要你在四十岁前成为正科级干部,就还能上升一步,成为副处级干部,甚至是正处级干部,那可是就是区长一级的干部了……你觉得这条路怎么样?心不心动?”

  不得不承认,苏父的话很有煽动力和诱惑力,成立农业合作社,他之前心里就想过一次,但是,需要的本钱很多,得先有十垧以上的耕地,现在他们村的地价,每垧地得七八千块钱,除去自己家的五垧地,买那五垧地就得四万多,到时候还得买种子化肥农药,还得购置大型农业播种收割等农机设备,那是老大一笔钱来,虽然国家有补贴政策,但,自己还是得出一大笔本钱的。

  竞选村长?这个更难了,现在的村长根深蒂固,财力雄厚,关系网复杂,记得是零六年还是零七年的时候,那年他还在上高中,现在村长赵占海竞选村长,一张票私下里花五十购买不说,还请村民去饭店吃饭,而且不管你人在哪里,他找了十几辆车,分几伙去五个村子专车你去投票,还安排人在一头盯着,便是他都是软硬兼施的从城里给拉了回来,专门投票!

  再者,这赵占海和他媳妇和他们老王家还是老姑舅亲,沾亲带故之下,他也不好去跟着竞选村长,而且,就自己这脾气秉性也不适合从政,不然一定会得罪一群人。

  相比之下,自己成立个农业生产合作社倒还是更可行一些。

  苏鸿见王彪沉思不语,一会眉间舒展,一会又眼神凝重眉宇皱起,心里不由嘀咕:这小子难道不喜欢?还是是个一根筋的倔驴,只认准了写小说?还是没兴趣,又或是对他绘画的前景不看好,不相信?估计是后者了。

  想到这,已有七分酒意的他,一拍王彪肩膀,许诺:“你小子放心,只要你日后通过公务员考试,竞选当副乡长镇长的事就交给你苏叔,到时候即便别人不提拔你,你苏叔提拔你,但是,你小子得作出拿得出手的政绩,得做个廉洁公正的好官,不然,村长你都别想干了。”

  ……

  王彪没有回家,而是跟着苏淳一起来到了他们家小区前边的广场散步醒酒,本来他不爱喝酒,甚至是抵住,但是实在不好搏苏鸿的面子,推拒了两三次后也就跟着喝了,不然就是矫情不识抬举了。

  “苏淳,你爸是做什么工作的啊?之前听他那说话的意思,好像是个当官的呢?”

  苏淳瞪着一对漂亮的大眼睛,叽里咕噜的瞅着他,好笑的说:“怎么的,你还真被我老爹说心动了,想要当个村长呀?”

  “呃,没有,我就是随便问问,我这耿直的脾气怎么适合当村长。”王彪说道。

  苏淳笑道:”是呀,你脾气哪是耿直啊,简直是正直负责的过分,一点都不知道变通,记得高一第一学期的时候,你当班长,班主任老刘让你维持课堂秩序,你那个认真负责啊,一点儿都没惯着李鲲鹏王朝龙林鹏小龙他们几个,更没给我们面子,我们哪怕是小声说话,你都阻止,结果有次李鲲鹏直接课堂上骂你,要揍你,叫你上厕所单挑,后来你被揍的鼻青脸肿的从厕所里走出来。”

  回想到以前的事,王彪一下子又气愤了起来,本来他早就忘却了,翻篇了,可如今被一个大美女当面接老底,自尊和面子上很是过不去,“我鼻青脸肿的?一对一他能是我个?他妈的王朝龙林鹏他们好几个帮他揍我,不是拉偏手,就是暗地里下绊子,太他妈孙子了,再说李鲲鹏那货不也被我打掉个牙?”

  “嗯,你多厉害啊,不仅打掉颗牙,还把人打晕过去了,当初要不是班主任出面跟政教处为你说公道话,保你,你就被开除了,也是那次之后,你班长才被撸,不然小龙怎么当的上。”苏淳说道。

  王彪点了点头,那时候李鲲鹏父母不依不饶,非要报警,告他重伤害李鲲鹏,在班主任任的协调和他妈说了一车赔礼道歉的拜年话,又当众扇了他一个大耳雷子,答应赔偿一千块钱,才把这事了了。

  苏淳忽然笑着问道:“彪哥,你知道上高中的时候,为什么讨厌你,跟你没说几次话吗?”

  “为什么啊?这事,我以前想了好久,都没想明白,你给我说说。”王彪问道。

  苏淳忽然扳起脸,凶巴巴说:“为啥?还不是你当初一点都不怜香惜玉,让我在同学面前出丑。”

  “天地良心啊,我什么时候让你出丑了,你可不能这样平白的愿望我这农村出来的厚道娃啊。”王彪叫起了撞天屈。

  “没有?当初课堂上好几个说话的,你就点名让我安静,你这不是故意让我出丑是什么?”

  “呃,内个,这个不怪我啊,谁叫你最漂亮,那时侯军训完没多久,别人我也不认识几个啊。”王彪说出实情。

  苏淳一听心里顿时美滋滋的,但是却故意板着脸说:“好呀,照你这么说,我长的漂亮还有错了呗?”

  “红颜祸水吗,你当然有错了!”王彪调笑道。

  “好呀,彪哥,看来你这酒没白喝啊,居然敢这么大胆的调笑我,居然没脸红,长本事了呢。”

  “酒壮怂人胆嘛!”

  ……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王彪才和苏淳分别,通过今天的接触,他和苏淳的友谊又淳厚了几十分,在心里,他已经把苏淳当作最好的朋友同学了。

  至于娶她做老婆,他心里可是一点那个想法,门当户不对,他不想在自讨没趣去干那癞蛤蟆吃天鹅肉的勾当了。

  再说,纯粹的友谊才是最长久的,这些年,他接触到了太多的人,因为处对象分手后,成为了老死不相往来的陌路人。

  他不想失去这得来不易的友情!不想失去苏淳这个漂亮善良的朋友!

  把摩托推进苏淳家楼下的一个停车位上后,王彪拜别了苏淳,转作公交车来到了位于江南西北处的开发区,来到了大姑家。

  大姑不是亲姑,是他大姑奶家的大女儿,跟亲姑姑一样,今天酒喝的有点多,不能骑摩托回去,倒不是怕危险,主要是怕倒霉被交警抓到,又罚钱又蹲拘留的!在这住一晚,明天正好还可以去看看沙子涨价没有,有没有禁止捞沙的消息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