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中国式队长

  • 现实

    类型
  • 2019.12.17上架
  • 20.55

    连载(字)

165位书友共同开启《这个村长有点儿彪》的现实之旅

学徒宇宙超级无敌大书虫 学徒书友20200228160425348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同学聚会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中国式队长 10827 2019.12.16 19:31

  五月中旬,火辣辣的阳光,肆意暴晒着黑土地上的一切物体,水分大量蒸腾之下,光线都变的扭曲了起来,便是那往日喜爱站在电线上叽嘎叽嘎燥嘴的喜鹊,也都热的全部钻进了树冠之中去继续呱噪了。

  这时,一阵小排量摩托车发动机特有的轰鸣声,从514省道公路东边的缓坡后响起,寻声看去,就见一辆显得有点儿骚气的紫红色90弯梁小摩托,驮着一个体型健壮、戴着半框近视眼镜的青年从柏油路东面的缓坡上驶出,沿着公路,冲击着那扭曲的光线,向着江源市里驶去。

  “骑着我骚气的小摩托,它永远也不怕堵车……铛铛铛铛个哩个铛……“

  王彪嘴中一边哼哼着小曲儿,一边惬意的拧着小油门,在滚滚的热浪下‘风驰电掣’,在这种这种酷热的天气下出门,即便开着好车,也不如骑摩托来的爽快。

  这时,一阵急促的轰鸣之声,从身后响起,紧接着又传来几声雷鸣般的喇叭声。

  ”机车。“

  他脑袋里闪过两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后视镜中一看,果然是一辆白色的摩托机车从后边极速的追了上来,他一边扭头看去,一边微缩右臂,向道边驶去,给后车让道。

  看着前边那一人一车,沈娜心里不由得一阵好笑,一个膀大腰圆的大老爷们居然骑着一辆女士小摩托,这一幕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当初在马戏团中看到的大狗熊骑着小自行车的那一幕。

  恍惚间,她感觉眼前那骑小摩托的男的,变成了记忆中的憨态可掬的大笨熊,她决定逗逗这个‘可爱的’大狗熊,调节调节烦躁抑郁的心情,想到这,她右手放松油门,和‘大狗熊’并排行驶。

  “嗨,帅锅,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怎么看着你这么眼熟呢。”沈娜大声喊道。

  看着扣在头盔之中那张五官精致的白皙面孔,王彪很是惊讶,惊讶的同时,心里又是一阵愉悦的激荡,恨不得大声的对着别人喊:看见没,看见没,哥也有美女主动搭讪的,而且还是个白富美,说话声音不仅好听,还叫哥是帅锅呢,多亲切。

  按耐住内心的巨大的喜悦和激动,他开口大声道:“啊?是吗,别说,我看你也有些眼熟呢,不过也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看着那一对在眼镜片后放光的‘小眼睛’,沈娜心里一阵好笑的同时又一阵鄙夷,男人果然都是一个德性,见到美女就迈不动腿。

  心里暗骂了一句后,她又大声喊道:“啊,我想起来了,我在马戏团里看表演的时候见过你,当时你表演的实在是太精彩了。“

  马戏团看表演?看来认错人了,但是不能揭穿,不然这天上掉下的桃花运可就一溜烟儿的跑了,俺老王今年能不能告别单身狗生涯,可就是看这一次了。

  想到这王彪大声道:“啊,对对对,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当初你看的是我那一段演出啊?“

  沈娜强憋着笑,大声道:”骑小轮车,你骑小轮车的样子真的是太逗,太可爱了。“

  骑小轮车?

  王彪有些发蒙,想接话茬,但好似感觉哪里有些不对,还没等他琢磨好怎么接话呢,耳边又响起了那清脆愉快又好听的声音。

  “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

  ”什么事?“

  ”可是你怎么就成精了呢,不紧退了毛,变成了人,还学会了骑摩托,哈哈哈哈。“沈娜再也忍不住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大狗熊,拜拜了您内。“

  右手皓腕猛的一拧油门,摩托陡然之间,在轰鸣声中飞快的向前蹿去,留下一串银铃般的大笑声。

  ”卧槽,敢骂我是狗熊,你大爷的白跑“王彪脑门子顿时挂满了黑线,居然被一个小娘么调戏了,真是他大爷的出门不利啊,一拧油门就追了上去,可奈何屁股下的坐骑实在是不长脸,突突的排气管子都好似要掉了,可距离却是被越落越远。

  大爷的,我就说吗,怎么会突然有美女跟我搭讪,感情是为了那我寻开心,还狗熊?哥有那么臃肿肥胖吗?哥这是一身健壮的腱子肉,眼神不好,也不戴个眼镜。

  王彪懊恼至极,太受伤了!

  几分钟之后,前方几百米外的两个略微有些模糊的白色的人和车引起了他王彪的注意。

  “哈哈哈,真是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啊,叫你个小娘皮骂我,车坏了吧,哈哈哈。”王彪一阵得意,大笑几声后,一加油门,快速的向着那一人一车驶去。

  来到了近前后,王彪停下车,虽然眼前这位蹲着的穿着白色短袖T恤,下身穿着一条蓝白色作旧牛仔裤的短发的女生很好看,但他却没有心思欣赏。

  他双脚支地,趴在车把上,笑咪咪的看着眼前的臭妞。

  “嗨,怎么不跑了啊?刚才跑的不是挺快的吗,好家伙,我刚反应过来,还没等开口回敬你呢,你就一溜烟儿跑出五六十米了。“

  看着眼前一脸幸灾乐祸表情的王彪,沈娜心里顿时一阵尴尬,但随即就被之前的怒火冲散,臭狗熊,小眼吧唧的居然敢看她的热闹,真是反了天了。

  “笑啥?你不知道你一笑,一对儿小眼睛就剩一条缝了吗?”沈娜没好气的开怼,姥姥可是说过,女人有气就得撒,不能生闷气,不然老的快。

  卧槽,真是苞米不是苞米,这是茬子啊,哥这是遇到狠人了,居然怼他头上了,好你个臭娘么,今天不把你怼的内分泌失调,哥的姓就倒过写,小样的,敢损我?你是真不知道哥以前是圈里有名的说话顶人不好听啊。

  王彪笑容一僵,下意识的睁大双眼,嘴角一张就要准备开始喷击眼前的敌对分子,可还没等张嘴开始进攻,对方的刀子却再次捅了过来。

  ”还怎么不跑了?长眼睛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车子坏了。”沈娜转过身子,双手插腰,挺着胸脯,高傲的看着眼前一脸僵硬的大狗熊,小样的,可不是你小姑奶奶摧残你脆弱的心灵,这可是你自己个往姑奶奶枪口上撞的。

  ”你……“

  ”你什么?想反驳啊?你说你眼睛小,也就不说啥了,可问题是,你还近视,近视就近视吧,可为啥眼镜度数低了,不去换一副呢?你不知道看不清路况,看不清红绿灯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吗?“沈娜上下嘴皮翻飞,张嘴就是一顿连珠炮。

  ”我……“王彪感觉舌头好似抽筋了,一点也不受使了。

  ”我什么什么我?你说要啥?一个大老爷们说话都不透溜儿,初中毕业了吗?“沈娜感觉骂了几句后,感觉还真爽,浑身感觉都轻快了不少呢。

  王彪恼怒的大声道:“初中?哥大学本科,哼,act like a snob。”

  “诶呀呀,好了不起呢,居然还会英语。”沈娜阴阳怪气的道,说着她掐着一对漂亮的大眼睛,冷视大狗熊继续道:“不过,你这大学真是白读了,挺大个老爷们,居然骂我这个小女子,真是好了不起呢。”

  王彪一听心里一拘灵,我去,不能吧,这黄毛丫头片子难道也是英语八级的水准?不然怎么能听懂这么高深的句子,不能,不能,一定是瞎猜呢。

  想到这,他道:“我骂你啥了?哥可是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四有好青年,哥那是夸你,说你英姿飒爽呢。”

  “啊呸。”沈娜呸了一口,”你家狗眼看人低是夸人?你说姐哪里小看你了?”

  我操,这妞居然真懂,王彪心里一阵尴尬,但随即想到就骂你了,咋了,你还敢挠我?再说谁叫你骂我大狗熊的。

  想到这,他很光棍的道:“说我初中毕业难道不是狗眼看人低?”

  “冤枉你了?大学生就这素质?还东北人呢,看见人遇到困难,也不说上来帮一把,还站在哪里幸灾乐祸的看热闹,你是男人不?哼,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卧槽,这个可忍不了了,居然敢骂我不是男人,还不是好东西,哥怎么不是好东西?呸,气糊涂了!

  王彪肺感觉都要气炸了,一片腿从摩托上下来,一手指着像个骄傲的大公鸡一样的沈娜,双腿向前迈去,“你居然骂我不是男人,今天哥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个男……”

  他算看清楚了,他这嘴皮子是绝对干不过眼前这个蛮不讲理的小辣椒的。

  今天他必须得为自己的性别和素质正名,他可是有名的有责任、有担当、有胸襟、有气量、爱于助人为乐的大好青年,等一会儿修好她的摩托车,非好好的羞愧一下她不可。

  “呦呵,你还想动手?”沈娜眉毛倒数,双眼射出危险的光芒,小样的,居然还想跟她动手,真是茅房里点灯笼,找死。

  说到这,猛的向前一迈步,双手瞬间抓住王彪的手腕和胳膊,随即扭身弯腰,一个标准的过肩摔姿势,瞬间成型。

  王彪只觉一股大力从右手上传来,随即就是一阵天地倒悬,一个及其不好的念头,在他心底猛打炸响。

  “卧槽,过肩摔。“想到这,他左手本能的向沈娜的后腰伸去,破过肩摔最好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手按住对方的后腰,或是扣住对方的裤腰,同时向下或是稳定好重心。

  可他反应虽快,但,却还是迟了一秒。

  轰!

  百七十斤的身子,眨眼睛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吭哧。”

  王彪只觉眼前瞬间一黑,随即就感觉浑身骨头都好似散架子了,五脏六腑也跟着挪移了。

  可还没等他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模糊中,就见一只黑色的靴底,向着脸蛋子踏来。

  沈娜一个漂亮的过肩摔之后,双手扳住渣男的手腕,同时笔直结实的大长腿一抬,直接伸脚踩在那张讨厌的大脸上。

  “小样的,居然还想跟姑奶奶耍流氓动手?丫挺的,你丫怕是不知道你家小姑奶奶是散打和跆拳道教练,不妨告诉你,姑奶奶可是跆拳道黑带七段,今天非好好改造改造你不可,不然日后你还得打女人。“沈娜一边凶巴巴的说着,一边加大手脚上的劲儿。

  “哎呦,哎呦呦,疼……疼……放,放手,你个丑八怪,老子啥时候说要打你?我是想把你摩托修好后,好好羞愧下你。”王彪杀猪般的惨叫着,这特么的小娘么好大的手劲儿,他感觉下巴和手腕子都要脱臼了。

  “啥,你说啥?”沈娜很诧异,这渣男是想帮她修车?怎么可能,虽然她心里不相信,但是,手和脚上的劲却松了几分。

  “给你修车啊,不然怎么证明我是个乐于助人的纯东北爷们儿,赶紧撒手,再拧下去就断了,你个疯娘么。“王彪强忍痛苦嚷着。

  沈娜疑惑的打量了两眼鞋底下那张五官挪移、呲牙咧嘴的大脸,随即收回手脚,退到一旁,“你真会修车?”

  “我为什么不能会修摩托?我眼镜呢?”王彪羞愤欲绝,他的一世英名算是毁了,居然被个小娘么给当街暴揍了一顿,不过幸好,幸好这是马路上,来往的都是车辆,没什么人,不然……

  王彪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幸好皮糙肉厚,不然非得摔坏了不可。

  “噗嗤!”沈娜被王彪那灰头土脸的狼狈模样给逗笑了。

  王彪很是火大:“你还好意思笑,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居然下手这样凶狠,以后谁敢娶你?”

  沈娜强忍着笑意,骂道:“要你管。”

  说这从地上找到了眼镜,递给了王彪,“不好意思啊刚才,我以为你要耍流氓欺负我呢。”

  “你见过哪个流氓能有我这一脸正气的?”王彪翻了个白眼,“我今天出门怎么就没看看黄历呢,真是倒霉,车子怎么了?”

  “不知道,骑着骑着就熄火了,再打火就不着了。”沈娜道。

  “熄火?”王彪嘀咕了一句,按了一下启动开关,随后又按了几下,还是发动不起来。

  “你行不行啊?”

  “闭嘴,不行你来。”

  沈娜撇了撇嘴。

  难道是火花塞出毛病了?王彪从自己摩托工具箱中拿出火花塞板子,拧下火花塞,盖好火花塞帽上后,指向发动机,“你启动一下。”

  沈娜半信半疑的按了一下开关,不管行不行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瞬间,头发丝一般的蓝紫色电弧出现。

  火花塞没毛病,可为啥不着车呢?滤油器堵了?想到这,王彪又拔下油管,里边儿如同尿滴沥一般,滴出了几滴油珠,眼前的景象让他脸一黑。

  “怎么了?修不好了?”沈娜担心的问道。

  王彪拧上油管,没好气的说道:“大小姐,车没油了你不知道吗?”

  “啊?没油了?”沈娜不敢相信。

  王彪打开了副油箱,等了几秒后,再次启动,悦耳的高怠速轰鸣声随之响起,真是白瞎了这么好的宝马摩托,“唉,女司机果然都一个样,笨的要死。”

  沈娜很是尴尬,但嘴上却再次凶巴巴的骂道:“女司机咋啦?女司机磕着你还是撞着你了?”

  “女司机把我揍了!”王彪咬牙切齿的低吼。

  沈娜心里一阵尴尬,觉得自己好像是有些欺负人了,可却不想道歉说软话,该死的唐亚琛,都是因为你搅乱了本姑娘的心,姑奶奶才会出这么大个丑,让人给鄙视,等回到北京,你就是叫我祖宗,我都不理你,非晾你一个月,不,晾你一周不可。

  王彪没有理会沈娜,转身走到自己摩托旁,把上边等半瓶矿泉水倒掉,甩了甩,从自己摩托上放了大半瓶汽油,倒入了宝马摩托上,没好气的说道:”前边五六里,就有加油站了,这些油够你跑到那的了,还说我不是男人,说我没素质,哼。“

  说完,他转身,强装潇洒的骑上自己的摩托,就要冷傲潇洒的离开。

  “谢谢你啊,你真是个纯爷们,哎,你叫什么名字啊?加个微信啊,我把油钱给你。”沈娜不好意思的笑道。

  回答他的却是小摩托的那比放屁声也大不了多少的轰鸣声。

  看着骑着摩托离开的王彪,沈娜一跺脚,俏声骂道:“真是个小气鬼,一点都不绅士,居然拒绝一个小仙女的提问,这么直,肯定是个单身狗!”

  恨恨的骂了一句后,她骑上摩托追了上去,没一会,就追上了,“喂,别那么小气嘛,刚才是我不好,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嘛。”

  “不用,我谢谢你了,你赶紧走吧,这样并排骑很危险的。”王彪斜楞了一眼,很直男的道。

  “一会到市里我请你吃顿饭吧。”沈娜大声道。

  “不用,我可不敢去,谁知道你会不会发疯再揍我一顿,大姐,你赶紧快走吧。”王彪有些不耐烦了,这虎妞,在他身边多一秒,对他的心里和自尊都会造成莫大的摧残,太丢人了。

  “谁你大姐?你不告诉我微信,信不信我就一直跟着你?”沈娜大小姐的脾气又上来了,这货把她当啥了,他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加她的微信吗?别人都求之不得,这混蛋,居然一脸嫌弃和不耐烦,还叫她大姐,她有那么老吗?

  看着沈娜那有些愤怒且坚定的表情,王彪心里知道,这小娘么绝对是说的出做的到的,“我就说一遍,你记不住就不怪我了,说完你赶紧去加油,我们同学聚会,还等我吃饭呢。”

  沈娜想了想,说道:“好,你说吧,不过你要是骗我或是回头把我删掉了,你就是乌龟王八蛋。”

  “卧槽,你不会是个妖怪吧?”王彪诧异的道,这妞难道会读心术?她怎么知道自己会删掉她?

  沈娜俏脸一寒,双眼再次散发出危险的光芒,”你说啥?“

  王彪没来由的一个拘灵,下意识的骑着摩托又往道边靠了靠,“没啥,没啥,你记好了,哥姓王名彪,微信1831001……“

  江源市,江北临江街,盛裕翔酒楼二楼包间内,已经陆陆续续坐满了二十多个青年男女,没多久,菜品也一盘盘的端了上来,渐渐摆满了诺大的大圆桌。

  “班长,菜都齐了,开饭吧。“吨位近百公斤的徐亮冲着赵小龙嚷嚷道。

  赵小龙笑骂道:“操,都胖这德行了,还想着吃,也不怕回头把媳妇给压冒泡喽。“

  他话刚落,就引起了其他人的哄笑和调侃,把徐亮媳妇儿的一张小脸闹的通红。

  徐亮瞅着大家,手指着赵小龙骂道:”操,当初给他政审的人绝对是个心瞎眼瞎的人,居然让他这么个没有思想觉悟的混入了人民警察的队伍。“

  赵小龙笑骂道:“我操,你还挺护着媳妇儿,敢损我?小心日后你们去住酒店,我带人去扫黄。”

  “日,算你狠!”徐亮骂骂咧咧的认输。

  赵小龙看了一圈,大声道:“大家伙都看看还有谁没来呢。”

  苏淳那甜脆动人的声音响起:“铁铮还没来。”

  “还有王彪,他说今天来的。”对面的任庆龙说道。

  “王彪?他不是在北京上班呢吗?”赵小龙问道。

  任庆龙道:“早不在北京了,前年好像就回来了,听说在家写小说。“

  “这北漂的咋还回来了?这是打算在农村种地啊”李鲲鹏扯着公鸭嗓子,一对小眼睛略带嘲讽的笑道。

  小说是什么人都能写的吗?他可不相信,说写小说不过是吹牛美化自己。

  “是啊。”林朋接口道,转而问坐在他对面的王春宇:“春宇,你之前在北京不是和他住一起吗,记得听你说他在链家卖房子一个月赚一两万的,这咋还回农村写小说了?”

  王春宇正跟坐在身边儿的空姐媳妇儿讲当初高中时候的趣儿事,闻声扬起脑袋,瞪着大眼珠子说道:“我哪知道,我从北京金隅辞职之前,有次听他说要去他同学老公的公司去上班,听说还是个上市公司……”

  李鲲鹏打断道:“你可快拉倒吧,说啥你都信,还上市公司?呵呵,可真能吹,在那公司上班还能回农村窝着?我说这几年怎么不见他往空间里发照片得瑟显摆了,感情没飘明白,飘回来了,好家伙,那以前,经常发旅游照片了,什么长城,三里屯,后海,又什么八达岭长城的……”

  “好了,都是同学,你这么踩咕他有意思吗,上学那会儿,你们俩就跟他不对付,这么多年过去了,杂还这样,王彪人挺不错的,前年去北京旅游,他陪了我们一天,还请去吃了烤鸭。”苏淳拦住李鲲鹏的话头。

  “你还说李鲲鹏?上学时,你跟他关系也一般啊,杂了,一个烤鸭就把你收买了啊。”林鹏打趣道。

  “你要死了,我就那么……”苏淳骂道。

  就在这时侯,一位皮肤白皙,长相英俊,穿着短袖衬衫的青年,开门走了进来,“兄弟们,我来了,好久不见,想死你们了。”

  “铁铮来了,来这里,坐我和苏淳这,李鲲鹏你往那边挪挪。“李小璐双眼闪烁着惊喜开心的光芒,站起来拉了一把椅子,放到身边。

  秦铁铮笑着说:“这咋还没动筷呢?等我呢?”

  “嗯,就等你呢。”

  “好久不见啊铁铮,听说你升职成科长了,成大官儿了,恭喜啊,回头你可得请客吃饭。”

  其他人也都一个个站起来,热情的打着招呼。

  “呵呵,可别这么说,大啥官啊,比豆包没大多少,吃饭还不简单,回头你挑地,我买单。”秦铁铮淡淡的笑道,明亮的双眼和神色却难掩得意和骄傲,毫不客气的说,无论以前,还现在,除去学习外,他方方面面都是最强的,现在他父亲是更是江源市政法高官,母亲是公司总经理,而他,不到三十,就成为了信访局一科长。

  对于大家的热情,他早习以为常。

  “秦大科长你可算是来了,就等你开饭呢,亮子早就吵吵饿了。”赵小龙环顾大家,手指着秦铁铮调笑道:“看到没,咱们秦大科长真是越来越像个领导了,出席啥活动都是踩着点来的,不到最后一刻,那是不会出现的,再过几年,怕是想见他一面都难喽。”

  秦铁铮走到李小璐和苏淳身旁坐下,笑骂道:“滚犊子,少他妈损我,今天局长侄子结婚,给当婚车去了,这不一忙完,饭都没吃一口,就急忙赶来了,开席吧,我是真饿了,早上四点就出门了,到现在都没吃一口。”

  接着,他又对留着短发的苏淳说道:“今天很漂亮啊。”

  苏淳闻声喜笑颜开,但嘴上却嗔怪道:“什么叫今天很漂亮,本宫哪天不漂亮,你说?”

  “口误,口误,你是一直都漂亮,你可是我们都班花呢,哎,大美女,怎么没带你对象过来啊。”秦铁铮笑着问道。

  “哪来的对象,工作那么忙。”苏淳说道。

  一旁李小璐接嘴道:“你怎么这么关心苏淳道感情问题啊?都不搭理我,怎么的,老娘我就不漂亮了啊?。”

  “哈哈哈,小璐吃醋了,小璐啊铁铮都快要结婚了,你还对铁铮不死心啊?”徐亮打趣道。

  李小璐面飞红云,起身就要向徐亮扑去,恼羞成怒的骂道:“死徐亮,你是想屎吗?”

  赵小龙道:“呵呵,行了,行了,看在弟妹的份上,就饶了他吧,小璐啊你说怎么就改不了那悍妇的劲儿呢,实话跟你说,当初铁铮没和你处,就是怕你脾气上来了,捶死他,哈哈哈。”

  其他几人也跟着哄笑起来。

  “好呀,赵小龙你居然骂我是悍妇,看老娘不捶死你。”李小璐说着就要向赵小龙杀去。

  “好了,好了,不闹了,不闹了,开席开席。”赵小龙举手求饶,这虎妞虽然更漂亮了,也有女人味了,可还是那么生猛。

  “不等王彪了啊?”任庆龙问道。林鹏说道:“等啥啊,混的不咋地,谱却挺大。”

  秦铁铮说道:“那咱们边吃边等。”说着,拿起酒杯,提了一杯酒

  看着眼前的白色丰田酷路泽,黑色路虎神行者,香槟色的大众cc等好车,在看看自己的屁股下的颜色发旧的摩托,王彪苦涩的笑了,大家都混到这么好,而他……唉,如果当初不是误信小人,没有留心眼,不然那么大的项目怎么会丢了,他又怎么会变成现在这般落魄潦倒,灰溜溜从北京,灰头土脸的回到农村,受尽嘲讽……

  想了想,驱车又向前行驶了几十米,将车停到了胡同中,王彪这才向盛祥玉酒店快步走去。

  虽然还未开门,屋内热闹的交谈声却已清楚的传了出来。

  “大家都到了啊,不好意思,来晚了。”王彪拧开门锁,推门进屋。

  赵小龙说道:“干啥呢?咋才来呢。”

  “路上遇到点事。”你这忙王彪有些尴尬的道。

  “王彪,好久不见啊,我爸妈常说,想叫你去我家,请你吃顿饭呢,感谢你上次给我们当导游。”

  “不用,不用,多大点事,客气啥。”

  任庆龙伸手说道:“彪哥,过来,坐我和文书这。”

  这时,林鹏站起来,起开一瓶啤酒,说道:“等会再坐,让大家等你这么久,还不自罚一瓶。“

  “对,对,对,罚酒一瓶。”

  “彪哥,赶紧把这瓶吹了,同学聚会你都敢迟到。”

  王彪笑容一僵,看了看一桌的菜,目光又在一桌人的脸上扫过,随后看向皮笑肉不笑,举着啤酒瓶的林鹏,说道:“拿矿泉水,当酒行不?今天有事真喝不了酒。”

  “杂还喝不了酒?你也开车来的?人铁铮小龙他们也都开车来的,都喝了,你咋就不能喝,杂的彪哥,不给兄弟面子?”林鹏刚道。

  “不是,我这骑摩托来的,真不能喝,铁铮小龙他们又代驾有媳妇帮开车的,我可没有,路上抓摩托挺多的。”王彪说道。

  李鲲鹏道:“彪哥你可别忽悠大家了,你这可是北漂的成功人士,还能骑破摩托?没事,你喝,回头给你叫代驾。”

  王彪这时哪里还不明白,这两位打的是什么注意,这是存心为难他,想让他出丑,不过今天有些怪,以前都是李鲲鹏跟他搞事情,今天林鹏这货怎么也跳出来了?算了,不想了。

  想到这,他道:“真骑摩托来的,二位大佬就饶了我了,下次,下次我在把这瓶酒补上。”

  秦铁铮、赵小龙和苏淳几人打着圆场说道:“行了,现在抓骑摩托挺多的,就别让王彪喝了。”

  “咱们大家聚餐,就是叙旧开心,在一起热闹热闹,喝不喝酒不是最重要的。”

  “林鹏,李鲲鹏你俩可坐下吧,怎么的,还想抱当初拼酒,被彪哥喝倒的仇啊。”

  李鲲鹏看向林鹏道:“坐下吧,彪哥这是混牛了,看不起咱俩了,不屑和咱俩喝。”

  “哪有,可别这么说。”王彪笑道。

  “那没有,你就把这瓶矿泉水喝了。”林鹏指着矿泉水说道。

  王彪一看,这要不喝,这两头货是不会放过他了,同学聚会,可不能把大家情绪都影响了,“好!”说着,拧开瓶盖,几口把水喝尽。

  “好!”

  “彪哥就是有量。”

  “彪哥这大嘴是真没白长,喝东西就是比别人快。”

  王彪淡淡笑了笑,走到坐在正背对门口的任庆龙和文书身边坐下,“文书听说你回江源了?”

  “嗯呢,我爸给我整油田里上班去了。”文书说道。

  “油田?那很不错啊,工资高,福利还好,假期也多。”王彪由衷的说道。

  “拉倒吧,高啥啊,才四五千块钱,哪能跟你比,彪哥小说写咋样了稿费得过万了吧?”文书问道。

  王彪尴尬的道:“哪有,那都是大神才能赚那么多,我之前写的几本都没签约,这本书才上架几个月,字数少,写的也不精彩,没多少人看,一个月勉强才千八百块钱。”

  “呦,彪哥成大作家了啊,彪哥写的什么小说啊,多少字了,发什么网站去了,回头兄弟我去拜读拜读。”李鲲鹏眯着小眼睛嚷道。

  李小璐道:“是吗?彪哥小说叫什么名啊?哎,同学们你们知道吗,我大学室友就是写小说的,一个月赚两万多,彪哥这么有才,一定赚的更多,你们说今天彪哥是不是得出出血呀?这顿饭,就让他请了吧。”

  “对,对,都出书了,这可是喜事呢,彪哥,今天你必须请客啊。”

  “还用你们说?彪哥这么好面大方的人,在北京赚了大钱的,怎么可能跟咱们AA制,不让他请客买单,那都是埋汰他,看不起他。”

  “我这都是无业的人了,你们可别打我老婆本的主意了。”王彪笑着说道。

  “嚓,瞧你这抠搜的样,这把你吓的,今天这顿,我请了。”林鹏仰着头,斜眼看着王彪,得意的豪爽笑道。

  “彪哥,你看看人林鹏,你这还是北漂的成功人士,还作家呢,也太抠了,我们这么多同学,在你眼里还比不过一个苏淳?说,你是不是暗恋苏淳?”李小璐叫道。

  王彪只觉老脸瞬间发热,“哪有,你可别瞎说。”

  秦铁铮笑着起哄:“看,彪哥脸红了,哈哈,被说中了,你小子隐藏的真深,说,结没结婚呢?”

  “单身狗一个,跟谁结婚。”王彪只能尴尬的笑。

  李小璐道:“那正好追苏淳啊,苏淳择偶条件也不高,月收入过万,有百平米以上的公寓,二十万以上的车,彪哥,你在北京买楼了还是在咱市里买楼了?开的什么车啊?”

  苏淳红着脸说:“哎呀,你们能不能别拿我开玩笑,要死啦。”

  “彪哥,小璐问你呢,你在家楼在哪啊?回头我们大家去你家串串门!”李鲲鹏叫道。

  “呵呵,哪有钱买楼,在屯子跟家人住呢。”王彪道。

  这时,女服务员端着最后一道招牌菜,走道了王彪身后,将菜摆放在他前边的桌面上。

  “尊敬的贵宾们,这是我们店的招牌菜——脆香黄金羊排,你们的菜齐了,祝你门用餐愉快!”

  听名字,就知道很好吃,王彪伸筷子去准备夹一块羊排尝尝,可还没等筷子触碰到羊排,筷子下的羊排却已向一旁移去。

  “铁铮,你尝尝,这可是我在订菜时,特意点的呢,真的非常好吃!”李小璐转动桌面,对着秦铁铮推荐道。

  王彪尴尬至极的收回停顿在桌面上空的筷子,小声喃喃道:“忘了吃药不能吃牛羊肉这样的发物。”

  ……

  酒过几巡,菜过多味,席面上的气氛已经浓烈到了最高点,大家有说有笑,高谈阔论,围着秦铁铮、赵小龙、苏淳这些混的好的人,互捧着聊天。

  而王彪却感觉自己是个局外人,他静静看着众人,细细品味着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他夹了一块炸的有些发黑的红辣椒,放入嘴中,细细咀嚼,感受着那刀割一般的火辣,心里暗暗发誓:以后如果他妈的不能混出个人样,就他妈跳江里淹死得了,免得丢人现眼!

  今天的这种局面,他不想再经历第二次,更不想以后他的孩子和家人,也受到这样的局面。

  看着频频跟秦铁铮和赵小龙聊的火热,频频敬酒,说着恭维话的几位同学,王彪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真是人生处处是江湖,以前如此,现如今,还是这样,当年同学聚餐,都是那几位家境好的人一桌,城里的一桌,农村出来的学生一桌,泾渭分明,唉,如此充满势利的同学聚会,无趣的很,不参加也罢。

  想到这,王彪起身道:“大家慢慢吃啊,我这家里有事,就先回去了。”

  任庆龙站起来道:“忙啥啊,一会还去唱歌呢。”文书站起来说:“是啊彪哥,晚会在回去啊,好不容易聚一次的,下午咱们一起打打麻将,好好玩玩。”

  “不得了,真有事,以后再聚,你们俩坐着喝你们的,不用送,不用送,我又不是什么大人物,客气什么,走了啊。”

  苏淳从座位上起来,向门口走去,心里有些不好受,王彪眼中的落寞萧瑟和一脸的尴尬苦笑,没有逃过她的眼睛,虽然她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她知道王彪此时心里一定很不好受,自打进这个门,就被人挤兑,被人含沙射影的冷嘲热讽,此刻和大家告别,也只有两个人理会他。

  “苏淳,你干嘛去?”秦铁铮问道。

  “我去送送王彪。”苏淳头也不回的说道,一旁林鹏闻声,不屑的嚷道:“一个种地刨食的还真自己当头蒜的,装什么啊,还没散席呢,他先走了。”

  “就是,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居然跑回家种地,真是完犊子,也不知道臊的慌,怎么就跟这么一个没出息的人成为同学呢。”

  苏淳狠狠的瞪了林鹏和李鲲鹏一眼,“你们小声点,喝酒还堵不住你们的嘴。”说着他快步向停在门口的王彪走去。

  门口,王彪停下了关门的手,直觉血一股一股的直冲脑瓜顶,一对下意识攥起的拳头,因为胳膊肌肉绷的太紧,而微微发抖。

  今天,如果不把那两头货的门牙打掉,那么他王彪真的是怂成狗了,脖子一扭,就要返身回去,却被苏淳给拦住了。

  这时,苏淳迎了上来,一把拉住王彪的手,把他连拉带拽的,扯到门外。

  苏淳关上门,道:“王彪你别生气,别他们一般见识,林鹏他们那是猫尿灌多了,给我个面子,就当他们放狗臭屁,好不?”

  看着苏淳眼中真诚的关心之色,王彪心里的怒火,不由消散了许多,还是有人,把他当同学,当哥们的,没有因为他落魄,而看不起他。

  想到这,他深呼了一口气,苦涩的笑道:“没事,呵呵呵,他们说的对,苏淳,谢谢你,真的。”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塞进苏淳手中,”你把这钱给林鹏,我虽然穷,却也有尊严,以后如果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给我发信息。”

  苏淳看了看王彪,说道:“好的,那你回家骑车慢点,注意安全!”

  “嗯,知道!”

  将苏淳推进包间后,王彪再次攥紧了拳头,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乳白色的包间套装们,“农民咋了?种地又他妈咋了?老子非要种出一片天地,让你们看看不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