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第一次冲突!

这个村长有点儿彪 中国式队长 8085 2020.01.06 00:08

  (很意外,居然有人打赏我,非常感谢宇宙超级无敌大书虫1000点打赏,也非常感谢会太极的熊猫的打赏,我会努力写好故事的,)

  油田新天地花园小区。

  16号楼,1单元单元门下,王彪按下601,门铃随之响起!

  嘟、嘟、嘟,嘟……

  “谁啊?”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大姑,我王彪!”

  “王彪啊,还寻思谁呢,门开了吗?”黎金珠按下开锁按钮,一声金属声响起。

  “开了!”王彪拉开防盗门,迈步而入。

  卧室内,刘天波闻声对妻子黎金珠问道:“姐么,谁来了啊,妈吗?”

  ”王彪!“黎金珠打开防盗门,咧开一条缝,门不能开大,不然蹲在她脚旁望着门的蓝猫儿子咖喱就会跑出去。

  “这点儿来,这是又上这来住来了,回头我又得洗床单被单,刷拖鞋。“刘天波没好气的说道。

  黎金珠横了丈夫一眼:”行了,干嘛啊?住个一两天能怎么的?。“

  刘天波大眼珠子一瞪,脑袋一扬,就要说些什么,却被妻子金珠一句话打断了:”别说话了,人就快上来了!“

  王彪一步步迈上楼梯,其实,但凡能回家,他都不想来大姑家住,去年姑父刘天波和老弟的那番含沙射影、指桑骂槐的话真的是太伤人了。他不止一次的想,是不是他命中犯点什么,不然怎么就遇不到一个像别人姑父那样的好姑父呢?

  亲老姑父因为老早的时候就开饭店,家境很富裕,所以看不起他们一家人,而老姑又没有给他生个闺女,家庭地位也不过,自然而然的对他这个妻侄很一般,后来又找个小媳妇,他就在没去过老姑家。

  这几年他老姑父许是岁数大了,人也变得认亲慈善了,对他们家的态度好了许多,大事小情的都会过来帮衬一二,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很多。

  而这个姑奶家的大姑父呢,其实是个好老公好丈夫,对他大姑很好,什么拖地刷碗洗衣服的家务活,基本都是他干,为人也正派,从来不整那些乌七八糟的事,像什么拿着手机下载各种聊天软件聊骚别的女人的,那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到现在了连个微信都没有,比他村里的六七十岁的老头还落伍!他村里的几个六七十岁的老头都会拿微信跟子女亲属们发语音,视频聊天什么的。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大姑长的很漂亮,也更能赚钱。

  虽然姑父刘天波挺好的,可却有一大缺点,就是抠门儿,抠到什么地步呢,他大姑奶曾经这样对他说:你姑父啊哪都好,就是太抠门了,自打跟你大姑处对象,到现在你老弟都十七八了,我和你姑爷都没吃过他送到一次四合礼,到现在也没收到过别的礼品什么的,更别提逢年过节的给钱什么的了。

  姑奶虽然没花到钱,但是他却花到过,记得那年他上初中,寒假在姑奶家串门儿,中午没人做饭,大姑父给了他十块钱买吃的,还有几次,是高中的时候给他二十块钱,让他带他老弟去夜市吃砂锅鱼丸面。

  虽然不想来,但是,人在屋檐下时,就不得不低头,可想到姑父对他小姑银珠这个亲小姨子抠的时候,王彪心里就好受多了。

  这个姑父也是个奇葩,小姑回来只是住了两三周,把心疼水电费的姑父急的直上火。

  来到门口,王彪把黑色的网鞋脱下,放在楼道鞋架旁,光着直接开门进屋:“大姑,姑父!”

  肥胖的蓝猫咖喱走到他大腿胖,亲近的蹭着,这让王彪心里很是舒服,蓝猫很欢迎他,他蹲下身子一边撸猫一边说:“姑父没去打排球啊?”

  刘天波说道:“没有,晚上吃完饭再去!”黎金珠在一旁露出标志性的小虎牙笑着说:“呀,咖喱还认识你呢,跟你这么亲,对你老弟都没这么亲,很喜欢你啊!”

  王彪笑着说:“哈哈哈,我比小受动物喜欢,今天你没和张姨潘姨他们打麻将吗?”

  “没有,上午去签了个保单,大侄子,你晚上想吃点啥,咱不做饭了,出去吃。”黎金珠豪气的说道。

  王彪一愣,抬头看向满面春风的姑姑:“大姑看来这个月你没少赚钱啊?”

  黎金珠有点小激动的笑着说:“还行吧,上个月签了个五十万的保单,赚了五万多,还一个额外奖励,要么选择一部苹果手机,要么选择去夏威夷七日游。”

  “厉害了啊大姑,签这么大单子,别选手机,去夏威夷玩多好,那可是个好地方。”王彪高兴的道,心中却泛起了落寞的回忆。

  一二年他大学刚毕业,身上只带着学校退还的六百多书费,买了一张硬座火车票便直接奔向了北京,意外之下,在链家地产做了一名二手房销售,勤恳认真诚实的工作了两个多月,虽然没开单,但是还是苦苦的坚持着,就在他准备等发了工资辞职换工作的时候,终于在第三个月下半个月的时候,接连卖了惠新里小区、千鹤家园、罗马花园和对外经贸大学的职工家属的四套房子,一下子赚了五万多的佣金,去啦缴税缴的一万零点,他还剩四万多,那时候是的他可比他大姑现在可激动自豪的多了。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又怕单位请不下假来了。”黎金珠为难的道。

  王彪说道:“大姑,我看你把那工作辞了吧,专门做保险得了。”

  “不行,这好歹也是国企单位,辞了到老了可就没什么保障了!”黎金珠摇头否决,“你太爷爷太奶奶挺好的吧?”

  “嗯,挺好的,吃嘛嘛香,每天早上吃完饭还能喝一大碗豆浆呢。”他笑说着道:“我大姑奶呢,今天没过来啊?”

  “没有,跟你大姑爷又干仗了,自己个去江城你小姑那去了。”黎金珠无奈的笑道,她这爹啊,真是让她愁死了,黑天白天的玩,从她未出嫁的时候就这样,现在六十多了,还是那么的爱玩,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是,她这亲爱的老爸一直是输多赢少。

  王彪也笑了:“这回我大姑爷自由了,没人管了。”

  “你小说写的怎么样了?”

  “还那样!”

  “要不你跟我做保险吧,现在保险市场多火啊,正好我现在升级当经理了,下边也需要扩充人手,你过来帮大姑顶个人啊?”黎金珠说到。

  王彪站起来,想来想,婉拒道:“我可干不了保险,都没有人脉,根本不好开展工作,不像你,圈子广,认识的人多,比较好做!”

  一家隐蔽在郊区的农家饭庄内的一间豪华包间内。

  赵占海、赵占文兄弟二人正陪着主管农业和乡镇建设的副区长张金权、区交通局局长徐向阳、镇长马尚峰等领导喝酒吃饭,这些人都这次修乡村四级公路的关键性人物,那个都得陪好打点好,有一个没打点好,这次修路的活都得泡汤。

  饭后,一行人来到停车场的时候,赵占海对兄弟赵占文使了个眼色,赵占文点了点头,走向自己的车子,打开后备箱,露出里边儿摆放几摞AD钙奶的纸壳箱子。

  赵占海也跟了过来,二人按着之前摆放好的顺序,相继扳起两个箱子,分别来到了副区长张金权和交通局局长徐向阳近前。

  “张区长,马局长,这是们家自己养的母鸡下的本地鸡蛋,给您二位拿回去尝尝鲜,这可比超市中的好吃多了。”赵占海说道。

  “不用,赶紧拿回去,这影响多不好,这不是吃拿卡要吗,这是违反八项原则的。”

  “就是,如果不是为了落实这次修路政策,把路修好,我们都不会来吃这顿饭,这是违反组织原则的!赶快收回去!”

  赵占海笑着说:“就几斤土鸡蛋,也不值个十几二十几块钱的,能违反什么原则,再说这鸡蛋仅是聊表我们广大村民对领导们能给我修路的感激,别无他意,几位领导不会把群众的心意拒之门外吧?这都是村民们的心意,您看看这笨鸡蛋多新鲜。”他说着打开纸箱子,漏出摆放在碎稻草上还念着暗红色血痂和鸡屎的鸡蛋,他用手抓出四五个,侧托着箱子展示,“领导门放心,我以党性发誓,这里边绝对没有夹带什么私货,几位领导向来是我们区最廉洁奉公,爱民如子的好领导,我赵占海怎么会给领导抹黑?我这村长还想不想干了?要不信,我现在就把这箱鸡蛋倒地上,看看到底有没有夹带着什么。”

  喝的满面通红的他说着举起箱子就要向地上摔去。

  那边赵占文也有样学样,打开箱子给大家展示,嘴中嚷道:“这都是这几天新下的,新鲜的这是,都是鸡蛋,要不信我倒出来看看,现在全国反腐唱廉风头这么紧、这么盛,我们怎么敢违纪违法顶风上啊。”

  “占海啊这是干啥啊,你这要是摔了,不是糟践东西吗?张区长,这些既然是村民们的心意,咱们不收吧,也太不进人情了,咱们是什么?人民的公仆,得跟民众拉近关系不是?这些鸡蛋,就收下吧,不过,占海啊下不为例啊。”大华镇镇长马尚峰开口道。

  张区长看了看徐局长,勉为其难的说道:“既然都这份上了,咱们就收下吧,不过小赵啊,这次就这么地了,以后可不许在这么做了,东西我们收了,但是,路你们村上镇上,一定要做好监督的责任,如果偷工减料,被验收部门查出来,那咱们可就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了。”说着,他又对一个梳着背头,带着一条大金链子的男子说道:“二东,别看你我亲戚,但是,咱们亲戚是亲戚,工作是工作,到时候你承包的料要是以次充好,可别怪姐夫我翻脸不认人,张局长,马镇长你们可别因为他是我亲戚,就对他另眼相看,不严格监督要求他,你们局里镇上和村上一定要严格的监督他,农村修路不仅事关老百姓出行,更关乎于农耕秋收生产大计,是脱贫致富之中的最重要的一环,可万万不能马虎大意......”

  “姐夫,这事你就放心吧,这当口,我怎么会拆你的台,给你抹黑?你放心,到时候一定买最好的水泥和石子,我和赵家三哥,一定合力把这条致富路给修好,修结实喽。”二东拍着胸部保证道。

  赵占海和赵占文目送众人车子离去之后,随后相视一笑,赵占文笑道:“这尹二东是个值得交的人,没跟咱们抢这工程,不然就仗着他姐夫和他的财力,哪有咱们的份啊。”

  赵占海冷哼一声,冷笑:“呵呵,他这不是吃相好看,而是怕我找他麻烦,这才没跟你抢,不然,你以为他能分出一杯羹来?”

  第二天一早,王彪早早的起来,把被子叠好和枕头一起放在床头,随后洗漱完,便在坐在沙发上,习惯的用手机上的UC看翻看了一会视频和新闻后,他又打开了onenote软件,一边思考,一边编写了一下今天要写的小说的故事线、大纲和灵感。

  快七点的时候,刘天波从楼上下来,和王彪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后,就开始例行每天的工作,拿起苕帚就开始扫地,扫完客厅,扫南卧室,扫完南卧室又扫他儿子的被卧室。

  不一会儿黎金珠穿着睡裙从楼上走了下来,“王彪啊,早上想吃点啥?喝粥还是吃包子?”

  王彪抬起头笑着说:“吃啥都行。”他吃东西不挑嘴,没有别人那般的矫情,这不吃,那不吃的。

  “那一会,咱们去小吃部吃包子喝豆腐。”黎金珠做了拍板,她可不爱做饭,这几年孩子上学的时候,几本都是姥姥在照顾饮食。

  说着转身进了洗手间,哎,做女人很麻烦的,天天洗脸化妆保养的就要花费好多时间。

  这时,刘天波从北卧室里拿着床单被罩走了出来,“你老弟不在家时,我和你大姑几本都不做早饭,都是去单位食堂吃,家里几本啥吃的都没有,好像冰箱里就几袋方便面。”

  说着他一转身,走进了卫生间,将床单被罩都房间了推拉门后的洗衣机中,随后就打开水龙头,又往里边儿倒了些洗衣粉。

  王彪坐在沙方上,正好看见这一幕,瞬间整个脸,憋成了酱紫色,胸脯也是起伏起来,一对冒火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卫生间中的洗衣机。

  这是干什么?这是闲我脏吗?那么干净的还隐隐散发着洗衣粉淡淡清香的床单被罩,就被他他睡了一夜,这就脏了,就得洗了?

  虽然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很注意卫生,即便是夏天,穿的衣服都没有过汗馊味,现在每天,他几本都会在跑完步回到家里后,倒一盆温水擦洗身子。

  忽然,王彪自嘲的笑了,这是端茶送客了,如果他还赖在这,那真的是尊严扫地了,呵呵呵,刘天波啊刘天波,你真是可以啊,你自己有皮肤病不降呼(嫌弃),却降呼我。

  “大姑,我这边有点急事,就不跟你吃饭去了。”王彪一边开门,一边对黎金珠说道,他尽量掩饰自己的情绪和语气,他不想让大姑跟姑父刘天波吵架闹矛盾。

  正在卫生间化妆的黎金珠闻声,走出卫生间问道:“啥事啊,这么忙,吃完饭再走呗?不差这么一会。”

  王彪开门来到楼道中,一边穿鞋一边说:“不行,我同学说他们家小区的物业要把我摩托拖走,我得赶快去,我走了啊大姑!”

  “回头有空在来啊,哪天有功夫我去看你太爷爷和太奶奶。”

  王彪几乎是小跑的下了楼,他感觉他的肺都快炸了,呼吸都憋闷无比,他不敢在呆下去,他怕他控制不住他骨子中的火爆脾气。

  到了楼下,他一连做了几次深呼气,憋闷的胸腔才畅快了一些,这时,马云的一段话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中:人,当你落魄潦倒的时候,第一个离开你的就是你的亲戚们,第二个就是你的朋友们。

  此刻,他算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人可以没有权没有势,但一定要有钱,这是他打小到现在受尽的各种冷眼儿和区别对待的经历,所总结出来的真理。

  取摩托的时候,王彪没有打扰苏淳,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骑着摩托从一桥过江,捞沙船和拉沙的重卡还是一如既往的在那里捞沙运沙,桥东边昔日的一片江心岛,已经被挖的像是并列在一起的大鱼塘。

  王彪深深的叹了口气,心情更沉重了,这一日不禁止捞沙子,他就一日赚不到钱啊,苍天啊大地啊,我的环保部门的大爷们啊,你们什么时候把江源东环境保护和治理列入工作日程之中啊。

  这一天,中午,屯子里的胡老三来到王彪家的小卖铺中,对着趴在炕上看电视的王红刚和坐在炕头炕沿梆子上的李桂芝说道:“你们去北长垄子看你家地了吗?”

  “我家地咋了?”李桂芝问道,正在柜台里翻找零食的王彪闻声也看了过去。

  胡老三说:“咋啦?地有陷出一溜坑,这他妈的我开车封垅都不过去,我家那还行呢,你家当初可是从地南头一直打斜挖到地北头,现在一溜深坑,哼,这回再继续填坑吧,当初我说咱们一起去找大队让村上给咱们把滴灌沟给平路,你们都怕得罪人,不去,结果三四袋化肥就把你们打发了,这回好,还得自己费劲巴力的去填土。”

  胡老三嘴中说的是去年秋末,在耕地中挖沟下滴灌管的主管道,本来这是一项惠民助农的好事儿,但是上边拨下的款子莫名其妙的就缩水了,之后成了烂尾工程,只留下了地头几个滴灌管道的入水口和满地的深坑和两条长龙一般的土楞的,找大队让给平吧,村长书记说上冻了,等开春再说,再到后来,就让大家自己平整土地,这是大家应尽的责任。

  后来,村长和两个村干部开车来他们家,说鉴于他家是贫困户,父亲又是一级残疾,特意给他家发四代化肥,别人家只给两袋......后来村长赵占海等人又说:眼看又要评选贫困户了,到时候我想想办法给你家加上去......

  就这一句话,他爸妈彻底没脾气,从这一次王彪算是见到了村长等人的政治业务水平了,实在是高,当个村长啥都白瞎他们这几块料了,起码也得当个科长处长一级的干部才算是物尽其用!

  李桂芝一听,一下子懵圈了,“啥?渗出坑来了,这可咋整啊,开春的时候顾我大姐夫铲车都平好了,这上哪整土填啊。”

  王红刚一听,冷哼一声:“当初他妈的我说就让村长书记他们找人平,哎,你他妈的就怕这怕那的,横拉着竖挡着不让我去,他妈的几袋化肥还跑这要个人情,那是咱扣下我残疾贫困补助的钱,给买的化肥,我的钱让他们扣了多少,发给我的都赶不上别人的一半,我一找你就拦着,这回好,你自己去平去吧。”

  李桂芝脸又气又急,因为长年风吹日晒的在田地里劳作而被晒的发黑的脸,此刻变的又黑又紫。

  听到这,王彪再也忍不住内心的火气:“用你平了?上次平整土地也是我去弄的,你凭啥天天骂我妈?她该你的还是欠你的,你一年年你干啥了你?天天喝完酒往炕上一趟就是睡,来买东西的你都不愿意下炕......”

  “你他闭嘴,你牲口啊,怎么跟你爸说话呢,大人的事,你他妈少插嘴。”李桂芝指着儿子激动的骂道,小卖铺闲人多,爷俩吵架让人笑话,虽然儿子说的都是事实,也都有道理,是为了帮她,但是这些话却不是他能说的。

  “妈,你越这样逆来顺受,他越蹬鼻子上脸,这就是你忍让的结果!”王彪大声道。

  “操他个妈的,哪有你事?你他妈装什么犊子,呆不呆?不呆他妈远点滚着,三十多岁连他妈个对象都没有,要是我,我他妈都去死去,哪有脸活着,还他妈上了个大学,天天就他妈在家窝着。”王红刚蹭的从炕上坐起,指着王彪破口大骂,这小子和他妈是一伙的,总他妈和他作对,这他妈的白养了。

  王彪火大道:“我住你家了?这是我爷的房子,后院是我太爷爷的,我在家窝着我愿意,你厉害,我妈这么照顾这一大家子,啥活都他干,跟个奴才丫鬟一样,这你还天天骂,我妈该你们老王家的啊,你有良心吗你?”

  李桂芝上前照着儿子胸脯子哐哐就是怼了几拳,“你他妈能不能闭嘴,能不能听我话,赶紧回后院去,谁家像这人家,天天打山仗是的,做生意都是和气生财,家和万事兴,这还有好?”

  “没好,你他妈也滚,我他妈一个人在前屋更自在。”

  “你一个人更自在?那我妈出去串门儿走几天,你打电话追她干啥?”王彪扯着脖子喊道,他是真受不了他爸了,蛮不讲理,还总爱装,瘸腿吧唧的能娶到他妈这么好的老婆,简直是祖坟冒青烟,走了天大的狗屎运了,他不珍惜不说,还总欺负他妈,骂他妈,真是烧作的。

  “你他妈能不能闭嘴,让人看笑话好啊?你是不是要气死我?”李桂芝歇斯底里的尖叫着,发颤的声音相似要哭了一般,发红且已渐渐湿润的双眼中,透露着气愤、伤心和些许的懊悔。

  见到母亲这样子,王彪心里又是一痛,随即心中的怒火呼的又狂涨了一截,但是却被他生生的压制住了,不能在让母亲着急上火了。

  他对着脚边的空饮料瓶,踢了一脚,深呼了一口气,转身向院里走去,刚打两扇钢筋焊接的大铁门,两只在屋后阴影下乘凉的狗便摇晃着尾巴跑了过来。

  “滚一边去!”王彪怒吼一声,吓的两个狗耳朵往脑袋后一贴,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开了,四只狗眼中透露着可怜兮兮的目光,不知道主人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对它们这么横!

  从暖阁炕上一口大木头箱子中掏出望远镜,挂在脖子上后,王彪就要向外走去。

  正躺在炕上听评书的老太爷见状有点纳闷,起身问道:“你这大晌午天的还出去走步去?”

  他每天上午写小说写累了的时候就去村子外的林道内徒步锻炼!老太爷以为他又要出去,这大晌午的多热。

  “不的太爷爷,我去地看看,一会就回来!”王彪尽量让压抑自己的怒火不让太爷爷看出来生气。

  几分钟后,王彪来到北长垄子自己地的地头,果然,原先平整好的土地上,陷下去一条二三十公分深,六七十公分宽的土坑,连连绵绵一直到地北头。

  “一群该死的贪官,妈的早晚有一天国家反腐的大苍蝇拍就会拍到你们这些臭苍蝇身上。”王彪恨恨的骂了一句,掏出手机一边拍照片,一边向地里走去,这样深的坑,势必会影响多过几天黑玉米的耕种,到这里的时候播种机就不容易通过,就会耽误事,以后放水灌地也势必是个麻烦。

  拍完照后,王彪没有回家,骑着摩托直接向南屯跑去,南屯其实是个统称,是两个董家窝棚和金家窝棚的统称,而且,这个称呼只有他们王家屯和坐落在他们屯子五六十米外的小马棚子屯的人才会这么称呼。

  红旗村共有五个自然屯,分别为最南边毗邻省道的郭家屯,村部大队所在的金家窝棚和董家窝棚,在其北方三里多外的王家屯和小马棚子屯。

  是个整个大华镇管制下最大的一个村,十几年前在整个江北区的五个乡镇八十五个自然屯之中,无论是建设还是居民收入都是数一数二的村,但是,却是最垫底的一个。

  来到村部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钟,可是村部却只有一个打更的老头在。

  “大爷,书记村长他们下午什么时候来啊?”

  “不知道,这不是要修路吗,都忙这个事呢,你有事啊?”

  “嗯,有些急事!”

  “啊,那你在这等会看看吧。”

  王彪应了一句,打算去最东边的会议室中等候,绕过只有几台电脑桌却无一台办公电脑的服务台,通过一个小长廊,来到了最东边的办公室呢,办公室内只有一台电脑和一台小型,不由想起了几年前的一件事。

  几年前村上置办了十几台台式电脑,结果没几天被村上的领导以方便办公为由,都搬回了自己家,有意思的是,他发现住在他们屯子的村长、会计和妇女主任搬回家的电脑都被用于给各自都孩子打游戏了。

  也是那一次,他才窥视到了村里的腐败现象的一小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等的他很是无五脊六兽,王彪想了想,拿出手机照着墙上贴的联系方式,给村长赵占海打了一个电话。

  “喂,二姑爷啊!”

  “你是谁啊?”

  “我王彪。”

  “嗷,王彪啊,你有事啊?”

  “嗯,我家北长垄子那地,管道沟陷出坑了,三四百米长,上次我们家自己出钱出力平的,这次是不是咱们村长应该管管啊?”王彪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火气,让自己的语气委婉一些。

  那边赵占海一听,脸色一下沉了下来,嘴上却玩笑的说:“村上管什么?当初村上不是给你们家补偿了吗,还让村上管什么,陷出沟了,就自己去平啊,你也挺大不小的老小伙子了。”

  “二姑爷,这话不是这么说,当初你们挖滴灌才把我家地遭害成那样,为啥别人家是横着挖,直挖十几二十米,我家却通常四百米挖那条沟?你们这不是看我爸妈老实就欺负他们吗?”王彪有些搂不住火了。

  “不是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就你爸妈老实就欺负他们了,当初挖沟的时候你们家也没拒绝啊,啊当初想着出水口在你家地头,好放水就让在那挖,现在有事了,啊,你家这又翻旧账,来讹村上?王彪,不是二姑爷说你,咱做人不能光想着占便宜,却不能吃亏,即然享受着放水方便,现在就也得承担挖沟带来的影响。”

  “赵村,这话不是这样说的,我们家享受到什么了?那滴灌用了吗,能用吗?滴灌设备在哪呢?”王彪的火气终于还是没压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