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城之内去了修仙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逼宫红月峰

城之内去了修仙世界 如果生活长毛 2403 2021.11.25 21:09

  次日,大长老雷奔亲率炼穹宗执法弟子,同宗门其余四峰三阁的掌座前来到红月峰。

  炼穹宗有五峰三阁,五峰分别是红月峰,月影峰,天火峰,横炼峰,苍蓝峰。三阁分别是藏经阁,灵器阁,炼药阁。

  这四峰三阁掌座都有筑基中期以上修为。

  因此,此行连同宗门大长老雷奔,一共出动了八位筑基中期以上修士。

  算上各峰各阁门下天骄,外加周玲儿,九位筑基初期,再算上执法堂十位筑基初期修士,共计到场筑基修士二十七位。

  如此大的阵仗可谓出动了炼穹宗大部分的力量,而此行的目的却是十分简单,只是为了令红月道人交出明心月。

  天火峰掌座天火道人修为筑基后期,她向来与红月道人不睦,此刻见宗门修士围了红月峰,心中大为畅快。

  “各位道友,此次如此兴师动众定要给红月一个教训!她仗着自己能打,便无理取闹,实在有损一峰掌座威严!”

  月影峰掌座月影道人应声响应。她容貌极美,修为筑基中期,是五峰掌座中修为最弱。

  她娇滴滴地诉苦道:“昨日我应陈师兄邀约,亲上红月峰与红月师姐理论,只为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让其幡然醒悟,怎知她竟蛮横无理,硬是不顾同门情谊将我打了出来。”

  月影道人抬起手,衣袖滑落,不经意间露出她雪白的手臂,只是手臂处隐隐有些泛红,很明显是被红月道人打的。

  她这一梨花带雨,效果极佳,其余峰阁男性同门顿时燃起怒火。

  月影道人和红月道人并称炼穹宗双美,一个是修为最弱性格娇柔的小师妹,一个是修为最强性格蛮横的大师姐。纵使不少宗门峰阁掌座原本爱慕红月道人,可此刻却是在月影道人的诉苦下顷刻倒戈。

  这些天,其实半数以上掌座来红月峰要过人,可无一例外,他们全被红月道人打了出来。他们惧于红月道人的往日余威,当时均是敢怒不敢言,此刻携大势而来,积怒轰然爆发,众人纷纷开始吐槽红月道人。

  话匣子打开只是一瞬,无论底层凡人,还是所谓高高在上的修仙者,其实并没有不同。片刻之下,围困红月峰的众人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宛如菜市场泼妇骂街,越说越难听。

  雷奔大长老眉头一皱神情不悦,他怒声道:“如此喧哗成何体统?”

  陈之灵见众师叔伯只说未动,心里暗骂其实都是老狐狸。

  红月道人护短记仇是众人公认的,此刻众人看似骂的凶狠,其实都是不想当挑头动手之人。

  这二十七名筑基修士围攻红月峰,只为要一个明心月,看似小题大做,仿佛用高射炮打蚊子,实际上却是不得已为之。因为不如此,无法在战力上折服红月道人。

  炼穹宗五峰实际上都蕴含阵法之力,阵法汲取山峰地脉、溪泉、林木、鸟兽之灵力加持各峰掌座。只要掌座在掌控之峰,便拥有了独属于自身的领域,在该领域下,掌座修为可以得到飙升。

  红月道人在红月峰上,其修为在加持下能达到结丹初期大圆满,若是与众人一对一,谁也不是她的敌手。

  陈之灵适时候的抛给老爹一个眼色,陈文溢跨步而出。

  “我陈文溢在此先谢过诸位同门!我小儿不幸蒙难,生死未卜,如今更是音讯全无,今天承蒙大长老主持,诸位道友鼎力相助,为我儿讨要公道。我陈文溢在炼穹宗一辈子勤勤恳恳,虽不敢说对宗门做出过多大贡献,但犬马之劳还是有的,诸位丹药绝大多数出自我炼药阁之手,我陈文溢承诺,只要为我儿讨回公道,诸位同门三年内的丹药加倍!”

  三年丹药加倍是陈文溢能给出的最大筹码,而此刻众人听见陈文溢许诺的好处,纷纷眼露坚决。

  四峰掌座是红月道人同辈。

  月影道人:“陈兄谦虚了,陈兄为我炼穹宗炼药阁掌座实乃我宗门之幸!”

  横炼道人:“陈兄见外了,令子的公道我等自会全力主持,断不能令宗门之人寒心!”

  苍蓝道人:“陈兄对宗门的贡献大家有目共睹,是红月大师姐太不近人情了!”

  天火道人:“红月袒护一个资质平庸的小辈,而让陈兄寒心,当真是不智之极!据说那明心月还是木灵根与宗门大道不符!”

  藏经阁、灵器阁掌座是红月道人长辈。

  藏经阁掌座(郝育松):“为一峰掌座,掌一峰诸事,红月还是太年轻了,为人处世不知分寸,居然为包庇一个小辈而伤同门情谊,该敲打敲打了。”

  灵器阁(叶宝瑞):“文溢为宗门炼药居功甚伟,她红月又有何功劳,可为宗门做过什么?修为在诸峰最高,培养出的弟子却是天骄倒数第一,德不配位,又如此胡闹,早该教训一下了。”

  众人表态结束,为首的大长老雷奔神情最为淡然,他的淡然中隐隐有一丝期待。

  他与红月道人原为道侣,且感情极佳,上次为陈之灵出过一次面,但被红月道人拒绝了。他本不会再次出面,可那红月道人居然收了明心月为义女,这就令他坐不住了。在面对陈家如此高压下收明心月为义女,这摆明了是向整个炼穹宗说,明心月她红月保了。

  当年和离之事,雷奔历历在目,他知道红月道人怀了某人的骨肉,且那个人身份,红月道人竟以死相逼不肯开口。

  昨日陈之灵已经确认,明心月非明家之人,是某人寄养明家的,这寄养之人是谁?昭然若揭!

  “红月你以死相逼不肯开口,那么动你与那人骨血,看你又会如何!”雷奔大长老心中暗暗说道。

  红月峰,峰高林幽,内有灵兽,峰顶有一洞府,洞府边有一湖泊,湖泊天生红水,夜晚月映湖面,可见红色血月,故唤名红月峰。

  此刻红月峰湖泊中央,一玄奥阵法闪耀,红月道人手牵明心月傲然飘于阵法之上。她目光时而投向红月峰外,峰外一道道身影令她知道,她今天必有一场大战。

  她本以为自己会犹豫,正如当初将明心月寄养在明家那般,可此刻她没有,因为这十几年里,她饱受对骨肉的相思之苦,而此刻正是她心中渴望。

  红月道人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她缓缓开口,一句一顿。

  “心月,我收你为义女,你其实也知道,我就是你的亲生母亲。”

  “我是你母亲,你的那些小心思,我怎能察觉不到?”

  “你怨我。”

  “想要逼我出现。”

  “所以你对陈之内出手了。”

  “那个小家伙,除了好赌之外,其实挺好。”

  “我本是想将你托付给他的。”

  “你们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其实那样挺好。”

  “可是不曾想到,竟走到如今局面。”

  “今日一战,无论如何我不会把你交出去,母亲定保你性命!”

  说罢,红月道人袖袍一挥,决绝地飞身而出。峰顶湖面中心,阵法裹着明心月缓缓下沉。

  湖水如门户慢慢关合。

  明心月望着红月道人越来越远的身影,仿佛自己回到了幼年……

  她轻声喊了一句:“娘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