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触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触战 流年似芳华 2080 2019.05.01 10:25

  气氛有些微妙,实在是不知道此情此景下该说什么,该做什么,我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端起身前的茶来喝以缓解尴尬。

  还是沈心月率先打破这寂静:“我一直都听说柳家大宅的莲花池在这个时候风景独好,就慕名而来。可刚刚树安说他有事要忙,要不甘小姐你带我去吧!”

  我想到前几天看到满池开败的花,不由得开口:“沈小姐,你说的那莲花已经枯萎了!”

  沈心月的脸上立即浮现出惋惜:“怎么会这样?往年这个时候不是开得刚刚好吗?为什么唯独今年会这样?不会是有什么不详的人或事带来了晦气吧?“说完别有深意地看着我。

  莫名其妙!

  我刚想反驳,柳树安就提前开口了:“不过是一池莲花,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能是照看莲花的下人们今年懈怠了吧!”

  沈心月看着柳树安柔柔一笑,又道:“不过,这开败的莲花估计也别有一番风味。有时,残缺也是一种美!今天让我碰上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也是一种幸运!”

  我心里叹息:看来今天这莲花是一定要赏了,为了赏莲居然说出这么有哲理性的话。只是,沈心月真的这么爱莲花?

  莲花池的中央有一个八角挺翘的亭阁,匠心独运,造的十分精巧,坐在石凳上,凉风习习,水波漫漫,还别说真得挺惬意的。

  沈心月慢慢地踱步到楼阁一角,惊喜地笑道:“看来我是真的幸运,瞧!那里还挺立着一朵呢!”

  我顺着她的手指望去,只见满池颓败的莲花中只有一朵亭亭玉立,花瓣盛放,完美的诠释了此处风景独好!

  偌大的莲花池边只有我和沈心月和一个下人,柳树安说自己有事要处理就没有过来,也不知是真忙还是假忙。

  对于沈心月我完全不知道该用何种姿态与她相处,照理说我们应该算是情敌吧?情敌见面应该分外眼红吧?可是现在她对莲池中那朵独自盛开的莲花情有独钟,一个人在那儿自娱自乐地欣赏了半天,兴致仍然勃勃!而我悲催得还得陪着她一起赏。

  这个莲花赏得呀!从太阳当空赏到了太阳西垂,赏得我昏昏欲睡,赏得那唯一一朵的莲花也有了疲劳之态。

  “嗯,好冷啊!”沈心月突然边说边用双手环胸上下摩擦着胳膊。

  我一个激灵,“啊?那咱们回去吧!天色也不早了!”同时从石凳上神采奕奕地站起来说道。

  沈心月面露难色,诺诺开口:“可是我还想看夕阳中的莲花,难道你不觉得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中莲花的美更加的妙不可言吗?”

  我突然有一种想撒手不管的冲动,忍了又忍,唉!“你去我房里取一件披风来。”我对站在身后的下人说道,转过头来对沈心月假笑道:“你继续欣赏!哎,对了,要不要把晚饭也一起端过来,让你在这吃呢?”

  沈心月看着下人走出莲池的背影,眸中闪过一道阴谋得手的的诡异笑容,可惜太快了,没有人注意到,所以注定了之后所发生的悲剧!

  沈心月并没有理会我的话,而是看着前方的莲花,深有感触的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它吗?因为它和我一样永远都是一朵开不败的花!”

  我看了一眼那朵独自盛开的莲花,尽管已显疲态,但在满池颓败的荷花的映衬下,仍是亭亭玉立,有几分出淤泥而不染的风姿。但我觉得沈心月的话虽尽而意无穷。

  “心月姐,俗话说得好啊!花无百日红,即使现在开得好,也终有一日会枯萎,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罢了!”更何况还是一朵已经显露了疲态的花呢!

  当然,最后一句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补充道。

  沈心月似乎很认同我的话,俏步生莲地走到我身边,柔柔地一笑:“你是在向我炫耀吗?你成功从我手中抢下了柳树安!”

  我浑身一怔,感觉好诡异,沈心月用温柔的语气,甜美的笑容,却声声字字都在指责我。一时之间我甚至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什么样的语言回应她。

  沈心月见我回答不上来,更加的理字傍身,一步一步地靠近我,我本能地后退,一进一退,就站在亭阁的边缘,我甚至感觉到了池水的凉意。

  突然沈心月将手搭在我胳膊上,我心一跳几乎是本能地也拉住了她的胳膊,重心放在腿上,以防她推我下水。

  可是沈心月并没有用力,而是声嘶力竭地哀求我:“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不会和你抢当家主母的位置的,我只是……只是单纯的想和树安在一起!”随着沈心月的声声控诉,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一颗一颗往下滚落,眼中的泪水充盈眼眶,漆黑的眼珠如两颗浸润在清泉中的钻石,盈盈发光。让人的心跟着抽搐。

  沈心月收紧了手上的力量,牢牢地抓着我,使我的挣脱意愿变成了一种奢侈:“露儿小姐如果你不能接受我成为树安的姨太太,不同意我们在一起,那你能不能让我们成为朋友呢?我保证我不会和你抢树安的,我只是想待在他身边,看着他而已,求求你了!”

  挣脱无望的我却背后阵阵发凉,因为沈心月虽然声声悲痛,字字恳求,可是脸色温和,甚至可以说是温柔似水,眼角上挑,自带一丝得意。

  我忽然想明白她这样做无非是给柳树安看,几乎是下意识地我就转头去寻找柳树安的身影,可就在这时沈心月手腕一用力就要往下推我,我一感受到那股推力,身体本能的就抵抗着那股力往回推去,我们两个人像似拔河一样互相对抗着对方。

  沈心月眉梢一扬,挑衅之意倾泻而出,我心中暗叫不好,更加用力地与她对抗,可是沈心月妩媚一笑,我头皮发麻,忽得感觉胳膊上的力量随之消失,我一时收敛不住力道就向沈心月方向扑去,看着沈心月后仰的身体,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去拉她,但在我手碰到她身体的片刻,她却一掌推开我,然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眼角泪意浓浓,嘴角却笑意盈盈地掉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