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影视剧本 触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触战 流年似芳华 2139 2019.05.11 23:43

  我装模作样,不紧不慢,走走停停,慢慢的向他们包围圈儿的边缘移动,却发现他们赫然增加了不少人,一定是发现我跟丢了,所以才会扩大范围的搜寻。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调来这么多人,这么精密,周详的抓捕我,看来要抓我的人着实不简单。

  边走边寻思,看到有一家酒楼,生意相当不错,人流密度也很大,遂加紧步伐朝那里走去。

  酒楼中有个说书的说的相当精彩,引得台下的人们粉粉喝彩。

  捡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来静静的听,一会儿的功夫就喝光了桌子上的茶水,这里的伙计很细心,又帮我添了一壶。

  说书的很有口才,只是时间太长,茶都喝了两三壶,说书的仍然说的津津有味,听书的喝彩阵阵。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不由的有点儿心急,倘若再等下去,估计那些“斗篷衣”就要搜查到这里了。

  就在我坐立不安时,终于听到那句“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当我想要一跃而起时,却发现台下的人们异常激烈的鼓掌,但鼓完掌后却没有人走,都在七嘴八舍的讨论。

  我有点儿着急,抓了一个路人:“大伯啊!这书也听完了,为什么你们不走啊?”

  大伯激动地说:“这说书的先生一个月才登台一次,休息半个时辰后还要说下半场。”

  我顿时双眼发黑,一个时辰的时间,别说是一条街了,十条街都搜查完了,到时我一定会被发现,我想混在人群中逃出去的计划也不能实现了。

  这边我还没有思考完,那边门口就涌现一大批身穿制服,腰配枪支的“警察”。

  我有点儿懵,这是官匪勾结。很快就朝我这边查来,有睁睁地看着离我越来越近,再也无法假装淡定,刚想站起来逃跑了,就被人从后背打晕,再晕的前一刻,我努力回头,极力的想睁开眼睛看看打晕我的人,只有一个模糊的刚硬的轮廓,便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醒来时,我身处在一间石屋,但不是我之前的那一间,准确的说,这是一间由石头堆砌而成的屋子,最大的设计亮点是有一个螺旋式的楼梯,有一扇窗户,不大不小,却非常醒目。

  因为这屋里的亮度都是阳光透过那扇窗户儿而射进来的,和以前一样,我身边仍然没有人守着,我试着推了一下门,但推不开,可是我不死心又去推窗户,出人意料的是居然推开了,探出身体,目测大概有两米高,跳下去也应该死不了,就是怕断胳膊断腿儿,如果是那样,还不如干脆一点。

  哎!再找一条路吧!

  等走投无路时再考虑它。于是我不动声色地关了窗户,并且让其他恢复与之前的一般无二。再回到原地时,突然闻到一股香气,等我意识到不对劲儿时,人已经倒在了地上。

  等我再次醒来时,仍然是同样的屋子,我有点儿昏昏沈沉,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我想了一秒就果断放弃,还是先出去再纠结吧!

  我也不想再浪费精气神儿,爬起来就想去开窗户,脚还没迈开步就听到门打开的声音。

  转眼就进来一群人,我刚要有所动作时就有一戴面具的男人上来抓我,我肩膀一缩,险险躲过,他跟着出招,这回我却躲不开,被按在墙上动弹不得,尽管我的骨头疼的跟裂开似的,但我不死心,用尽力气的挣扎,看了一眼面具男,对上一双邪魅的丹凤眼,冷笑,原来是故人。

  身体挣开不得,就用嘴攻击:“上次使了一招英雄救美,这次又使的什么计?”

  他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会认出他来,眼神一怔,身体一僵,禁锢我的力气减少了几分,而我等的就是这一刻,我向后撞了他一肘子,他吃痛,放开我,我顺势跳出危险圈,刚想逃跑但身体还没来得及动,就听到冰冷的声音传来:“你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我回头与他对视一眼,丁点儿没有犹豫直奔窗户的方向,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说来也奇怪窗户边居然没有人把手,所以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开了窗户,抓着窗框看也没看就要往下跳去,却听到身后的大喊声:“不要跳。”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身体由于惯性控制不住的往前倾,前倾中我看清了眼前的状况。

  这哪是两米高啊,根本就有三十多米,从我这个角度往下看的话,下面活动的人就如蚂蚁般渺小,我紧紧抓着窗框,指甲都偏断了,但仍然控制不住身体前倾的速度,那一刻我感到心跳都停止了,这么高掉下去,毕死无疑。

  我闭上眼睛认命了。却在这时听到一个声音喊到:“抓紧,我拉你上来!”

  那一刻我身体的本能快过了思考,抓住那只伸下来的手,生死一线间,转眼我便稳稳地落在地面上了。但我双腿软如面条,根本就站不住,顺势倒在抓我的人怀里,头顶传来阴森森的声音:“早知道你这么闹腾,我就该让你一直昏睡。”

  让他的话一激,我强打起精神站起来,重新走到窗户边往下望去,同时一只手紧紧的抓着我,他大概是以为我还要往下跳,事实上是他想多了,我很珍惜我这唯一一次的生命。

  看着这么高的深度,我有点儿不可思议,明明就只有两米高呀,为什么转眼间就变成了十几米高呢?

  除非……

  我使劲儿推开他的手往楼梯处跑去,一路上也没有人拦我,拐下楼梯,站在楼梯口上,我看到了一个和我住的一模一样的石屋,装饰,窗户的位置,甚至桌子上茶杯的摆设方式都一样。

  如果没有猜错……

  楼下的一间,楼下的楼下的一间都一模一样,我不死心,咚咚咚地跑下去,人就是被事实戳穿希望的,看着眼前的屋子我有点儿无法接受,身后传来脚步声,我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为什么?”

  但很显然,他也不是来为我答疑解惑的,只是留下一句:“不想受皮肉之苦,就乖乖呆在这里,你是逃不出去的,除非你不要命,从那个窗户跳下去。”

  说完便离开,一瞬间人去楼空,只留下我独守空楼。我去推窗户,发现除了最上面那一扇,剩下的都被封死了,而我也不想死,所以断然不可能去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