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横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部 陌生的世界(32)

横行 断刃天涯 2212 2006.02.21 23:00

    白七听那灵冰雨说要掌柜的报官,心下顿时有些不安,现在还在这大齐国的境内,距离那都梁城也不过三五十里,万一被官家缠住了,那麻烦事就大了,天晓得那京城里有没有发下海捕文书来拿自己。

  按着白七的意思,找个没人的地方,与这灵冰雨套套交情,这山不转水转,没准日后还能用的上呢。白七正待开口,那灵冰雨先道:“这位兄弟,你我是有缘之人,走,我们去找个酒馆,边喝边聊。”

  白七听了暗暗叫苦,这里打的个乱七八糟的,一会官差肯定要来,自古阎王好见,小鬼难缠,真要是闹出点事情来,自己的行踪不免就此暴露。白七开始后悔自己多事了,赶紧寻了个借口道:“这位大哥,你看看这一地乱的,呆会官差来了,那事情就多了,小弟身上有事,实在耽搁不起啊。”

  没想到那灵冰雨毫不在乎,一把抓住白七的手道:“兄弟不必担心,就算那官差来了,也不敢把哥哥我怎么样,走,我们去喝他娘的。”

  无奈的白七被拽着走进镇上一家酒馆,进得酒馆,白七便想,反正已经来了,还怕他个鸟,呆会真要是官差来生事,自己一走了之就是,凭自己一身轻功,真是要逃,又有几个能拦的住的。

  “掌柜的,死哪去了?好酒好菜给爷爷我上来。”灵冰雨进去就是一嗓子,块头大声音也大,把个店掌柜的唬的从内间跑了出来,见到这两位赶紧上前道:“二位客官,这小店刚刚开门,这炉火还没旺呢,菜也没买,一时哪来好菜?”

  白七听了暗喜,如此最好,这酒不喝也罢。没想那灵冰雨却道:“那就随便上点花生蚕豆什么的,酒可是要最好的。”

  白七晕了,暗道:“我靠,这斯原来是个酒鬼,有点花生米就能对付。可不能任他胡来,自己得赶紧跑路要紧”想到这白七笑道:“这位大哥,小弟身有要事,这样好了,随便来壶酒,我们喝着说说话,回头小弟还得赶路,可别喝多了误事。”白七这话倒不假,跑路逃命当然是一等一的要事。

  灵冰雨听了倒也没再说什么,只是遗憾的说道:“可惜了,本想与兄弟你喝个痛快,既然兄弟你有事,我们就随便喝个两斤好了。”

  一碟花生米,有碟茴香逗,一碟豆腐干,还有碟江南特有的香菜心,这就算是下酒菜了。灵冰雨端起酒碗,朝白七笑道:“来,按我们北秦人的规矩,是兄弟就先干三碗。”

  白七一听,原来是北秦汉子,难怪如此好量,白七有不惧他,心下豪气一起,端起酒碗道:“这位大哥,小弟段七,先干为敬了。”说着一口干掉碗中酒,又自己给自己满上,一连喝了三碗,白七这才罢手。白七想的是早点把这两斤酒喝完算了,自己还得跑路呢。

  这灵冰雨见白七如此豪放,心中喜欢,都说南方人喝酒都是扭扭捏捏的,用个小杯子,喝的太没意思,没想到自己临时结交的白七,竟然如此豪爽。灵冰雨也端起酒碗道:“好兄弟,哥哥我叫灵冰雨,这三碗酒喝了,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说完灵冰雨也是连干三碗。

  两人六碗酒喝下,这酒坛有也就见底了,灵冰雨明显没喝够,抬手就要再叫,又想到白七身有要事,只得把抬起的手放了下来。白七看在眼里,心到此人倒是个性情中人。

  当下白七喊到:“掌柜,再来两斤酒。”白七可没敢喊多,万一这灵冰雨喝起来没完的,自己麻烦就大了。

  灵冰雨听了大喜,笑道:“好兄弟,够爽快。”

  酒又端了上来,两人满上,正要再喝,门外进来三五个官差,见白七和灵冰雨在那喝酒,也不敢就此造次,为首的一个上前客气的问到:“两位请了,在下是这乌泥镇的里正,刚才两位在路边的铺子里打斗,敢问所为何事,请两位把那身份路引拿来一看如何?”

  灵冰雨听了,一脸的不高兴道:“你这斯,怎么扰我与兄弟喝酒,念你们是官差,也就不与你们计较,路引么?拿去看好了。”说着灵冰雨从怀中摸出一些文书,丢了过去。

  那里正看了文书,立刻恭敬的躬身道:“原来是北秦来的使节,我等冒昧了,这是你在我这大齐国内生事,我见了也不好不管不是?”白七见那里正如此说话,心道此人倒是不寻常,说话不卑不亢,有理有节。

  灵冰雨听了冷笑道:“哼!有事你找我北秦特使刘大人说去。”

  那里正听了,脸上一愣,这北秦与大齐关系一向紧张,双方在边境上都布有重兵对峙,这十年来才稍有缓和,今天要是闹出事来,引起北秦不满,年啊就不是这小小里正所能担待的起的了。

  那里正忍了口气,躬身道:“如此,在下告辞了。”

  待官差走后,白七这才问到:“难不成哥哥是北秦的特使?”

  灵冰雨笑道:“那倒不是,哥哥我在北秦是御林军统领,这次南下,为的是护送特使,哥哥我不耐坐船缓慢,自己快马在前为特使开道,再说解州白制军也派了两千士族护送,特使大人应该没事。”

  白七听了更奇,当下便问:“即是沿河而行,哥哥如何到此,此地为都梁城南啊。”

  灵冰雨听了脸上一红道:“说来惭愧,哥哥好酒,那特使刘大人又是个罗嗦的人,我便寻个借口先走,没想前几日喝多了,那座下畜生发qing,追一母马,把哥哥给带偏了,没想一头扎进那云岭,正好路遇飞云寨的贼人劫道,哥哥看不过去,这才趁夜杀了上去,砍翻了三五百贼人,放火少了那鸟寨子。后来便辗转到此。”

  白七听了这才明白,原来是这般,于是白七再端酒碗道:“如此说来,我于哥哥实在是有缘分,来,我们喝完这酒,小弟便要上路了。”

  (书评中懂电脑的兄弟,硬盘倒是没坏,不过修电脑的说系统也重新装了,我事先没提醒他,只好认倒霉,至于电脑烧了,据说是电源质量不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