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横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部陌生的世界(5)

横行 断刃天涯 2206 2006.02.11 11:42

    此时的周紫云心情很是不错,先是小白七一个大大的高帽子丢过来,老先生自觉倒也当之无愧,另外白七无意间又来了一次抄袭的壮举,稚嫩的童音说出“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时,周紫云听了也觉得感悟良多。

  与周紫云良好的心情相比,白七多少有些沮丧了,原打算来这玩赖,坚决抗拒周紫云交代的任务,现在却在抄袭的道路上又迈了一步,白七多少有些羞愧。白七向来不敢以文人自居,对于那抄袭的做法更是不屑,在前世的网络文学抄袭泛滥的时节,白七也曾个在某些声讨的帖子后头喊上那么一两句。如今白七自己在另一个时空也走上了抄袭的道路,白七深以为耻。在这里,白七的抄袭是没有人来检举揭发的,白七当然可以堂而皇之的将自己所知道的唐诗宋词都据为己有,去换来一阵阵的叫好,但白七内心深处却对自己抄袭的行为感到羞耻,仿佛记忆中的唐宋大家们正在暗处指着自己的脊梁骨。

  “哎!老夫自认学文一生,老来却犯了糊涂,如此简单的道理,居然要你一个六岁孩童来提醒。”周紫云长叹道。说实话,白七这段话,对一个饱学大儒来说,的确引起了太多的共鸣与感悟。

  这时候白七也从刚才的自省中回过神来,见周紫云如此说,便知道这关基本上是蒙混过去了,想来日后周老先生也不会逼着自己去做诗了,又一次抄袭换来这样的结果,达也出乎白七的预料。白七朝周紫云行礼,正要说点什么,彻底断了周紫云让自己作诗的念头,周紫云却又说到。

  “先前的十日一诗之约定,就此作罢吧。”

  白七担心了十天的事情,瞬间消弭。达到目的的白七道:“如此,多谢先生了,小子告退。”白七说完,也不多留,就此离去。站在原地的周紫云看着白七小小的背影离去,似乎感觉到了些什么,微微叹了口气。

  时间就是这样,它能让世人很快的淡忘一些记忆。神童白七在往后的岁月,犹如一颗流星划过夜空,10年内再也没有什么惊人之作,十年的时间,在白七刻意的掩饰下,神童的光环日渐淡去,白七像普通的孩子般渐渐的长大,昔日的神童似乎只是一个巧合,人们在谈起神童白七时,更多的时候是当一个笑话来说。

  十年内,白七的生活并不复杂,原先就显得不合群的白七,如今看起来更孤僻了,总是一个人默默的呆在角落里。白七九岁的时候,小同桌雪绯红在某个早晨没有来上学,之后就此消失在白七的视线中。十年内,白七修炼的武当内家心法更加精进,顺利的打通了任督二脉,在武学之道上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十年,白七长成了位翩翩少年,在这重视人口发展的时空,妈妈小莲已经开始张罗着要给白七找媳妇了。

  同样是在这十年内,大陆上却显得格外的平静,国与国之间意外的都相安无事,和平的阳光看起来意外灿烂。和平这东西往往是人性腐化的催化剂,地处富裕的大齐国犹是如此,繁华的都梁城更是如此,小梁河两岸的烟花之地,可谓夜夜笙歌,文人墨客,达官贵人,声色犬马。昔日以武立国的大齐,如今以难见尚武之风了。

  萋萋古道,斜阳芳草,夕阳还未落去,离人以上征程。都梁城北的十里长亭,白七正在送别自己的大哥白云帆,说来也是缘分,这十年之内,白云帆却和白七走的很近,对白七的关照也格外的多。也许是兄弟间流着同样的血之故,也许是频繁接触白七的缘故,白云帆可以说是唯一明白白七的人。

  白云帆如今在仕途上可以说是飞黄腾达,在京城都梁混了十年后,白云帆如今被外放到解州,任解州制军,统领解州辖区的五万大军,解州乃大齐西北第一重镇,与北秦和匈奴交界,一直是大齐国对外防御的重点。

  这次远行,白云帆偷偷动身,就是怕京中好事者前来扰了自己和白七别情,就连家中的其他人白云帆也不要他们来送,只有白七带着老管家白福前来。

  一壶残酒饮尽,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远处的大江依旧滚滚东流,码头上的行船在遥遥招手,白云帆步出长亭,对跟在身边的白七道:“老七,十年了,哥哥我没见你再作诗,如今我要走了,你能不能作一首送送我?”说罢白云帆笑吟吟的看着白七。

  生性厚重的白云帆难得有如此笑脸,看着白云帆脸上的笑容,还有那洞悉一切的眼神,白七知道自己今天是逃不过去了。

  慢慢的走回亭子,这时候远处有牧童骑牛而过,悠扬的短笛在晚风中飞扬。白七微微一笑,捻起一根筷子,轻轻的在酒碗上敲起了节奏,一首前世送别的曲调在白七的口中吟唱:“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只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曲调悠扬,歌词应景,白云帆和他的手下们听了无不为之动容,一种离别的愁绪在此时弥漫了整个送别的场景。

  十年了,在别人都拿神童白七当作笑谈的时候,白云帆始终坚信自己没有看错,白七依旧是白七,依旧是自己的骄傲,依旧是白家的骄傲,白七的这一曲也算是给了白云帆一个交代了。

  “好!好!好!听得此曲,哥哥我就放心了。哥哥我就此去了,日后在京城还望老七你多多保重。”白云帆翻身上马,朝码头处急疾驰,手下们也跟着绝尘而去,夕阳中只看见一股烟尘远远离去。

  白云帆走了,白七心头泛起一阵酸楚,这些年在白家,要不是白云帆处处相护,自己的日子未必能过的如此安静,别的不说,就说自己那位二哥,平日里就没少找自己的麻烦,好在这些年韬光养晦,白七又慢慢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白云山渐渐的也不怎么再找白七的麻烦.

  今天貌似小年,去腐败也,暂且只更新一章,明天恢复正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