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横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部陌生的世界(4)

横行 断刃天涯 2190 2006.02.10 23:17

    白七很纳闷,一直呆在家的妈妈怎么就知道自己今天发生的事。原来是老管家白福中午派人给白七送饭,来人听说了此事,回头就向老管家报告了,白福立刻就转告了小莲。

  白家这个傍晚很热闹,除了小莲外,白七的两位哥哥,四个姐姐都在院子里等着看白家的小神童,一干下人也围在边上指指点点。只不过哥哥姐姐们看白七的眼神和心情都各自不同,大房云氏生的大公子白云帆生性敦厚,见白七回来,上前就对白七道:“小弟,平日里不见你怎么说话,没想到还是个小诗人,不错,给咱们白家争脸了。”

  白云帆大白七十岁,现正在都梁城卫军内效力,白奇伟的意思是先让他在军队中磨练几年,然后再外放几年,日后青云直上也不是什么难事。白云帆倒是秉承了母亲云氏善良的性格,对自己这位小弟的优秀,表示出真诚的祝贺。

  相比于白云帆,白家二夫人生的二公子白云山就不那么友善了。以前白家就他书读的好,如今白云山还在都梁大学就读,白云山在都梁城里还小有才名,日后考个功名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别看白云山才15岁,但眼睛早就盯上了白家家主的位置了,在读书上的良好表现一向被他视为争夺家主位置的主要砝码,现在杀出个白七,小小年纪就是什么“神童”了,据说还是都梁第一大儒周紫云说的,这风头顿时就盖过了白云山。这让一向自诩文武双全的白云山如何能爽的起来,看白七的眼时候,眼神尽是忌妒。

  见到白云帆向白七表示亲热,白云山心里更不是滋味,冷冷的哼了一声道:“下人生的贱种!”说完兀自转身离开。

  白云山来上这么一手,大家顿时就楞了,没想到白云山这时候说这样的话,小莲当时眼睛就红了,但自己的确出身低下,在白家的地位连管家的不如,又怎么敢去说白云山如何不是。

  倒是大哥白云帆轻轻拍拍白七的脑袋道:“小七,别理他,晚上我让厨房给你弄好吃的。”白云帆善意的安慰,让场面有所缓和,不过其他人也没有再围观的心情了,生怕说错话得罪了二公子,都纷纷散开了。虽然白云帆有说说白云山的心情,但想到白云山的母亲,苏家的大小姐一向娇纵白云山,自己真要说了什么,那来自苏家的二妈还不闹翻天了,想想白云帆也只得作罢。

  拥有前世记忆的白七,对今生的地位看的倒不是太重,前世的威名和身家是自己打拼出来的,今生再来一次又何妨,对于白七来说,日后要想发达,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白七上前拉拉妈妈的手道:“妈妈,我没事,你别难过,我们回去吧。”

  白七的安慰让小莲更是感慨,俯身抱起白七道:“好孩子,妈妈不难过,我们回去。”话虽如此,但小莲的眼睛里还是不断的落下滚热的泪珠。白七伸手替小莲抹去泪水道:“妈妈,您不哭,我以后一定乖乖的。”白七如此懂事,不仅小莲感动。就连边上的家人看了也不禁暗自感慨。

  一场风波就这样过去了,白七在这个陌生世界上的生活还要继续。

  十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白七依旧按照过去的轨迹去生活,再世为人的白七在这个世界,最看重的也许是那份对生活的从容和悠闲。不过一不小心成了神童,白七的日子想平静而悠闲,多少有点难度了。眼前就有个大麻烦摆在这,周紫云老先生要求十天做诗一首的任务,到现在白七还不知道该怎么交差呢。

  时间已经是中午,坐在坐位上,对着妈妈精心弄好的饭菜,白七没有多少胃口。早知道抄袭会有这样的下场,打死自己也不抄了。没说得,让自己十天作诗一首,这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眼下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顽抗到底,给周老先生来个一推六二五,就说自己作不出来。打定主意,白七感觉到饿了,刚想开吃,一只香喷喷的鸡腿被放进自己的饭盒内,白七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同桌雪丫头。这丫头又安了什么坏心?白七的直觉在第一时间这样告诉他。

  “饭菜不好吃吗?你怎么半天不动筷子?”雪大小姐小脸红彤彤的,鼓足了勇气,快速说到。

  白七警惕的看看鸡腿,又抬头疑惑的看看雪绯红。雪绯红的脸更红了,诺诺的说道:“我吃不完,你帮我吃点。”说着转身逃也似的跑开。

  说起来这一段雪绯红对白七的态度大有改观,不但没有再找白七的麻烦,偶尔还找些借口与白七搭话,这是白七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对雪大小姐表现出来的友善,多少还持几分怀疑的态度,加之拥有前世记忆的白七,对女人的看法早有了一定的陈规,雪大小姐再迷人,现在也只是个小丫头片子,对白七还没有任何的杀伤力,所以白七对雪绯红的态度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填饱肚子,白七硬着头皮来到周紫云午休的所在,老先生见到白七就笑呵呵的说道:“怎么?来交新作么?”白七叹了口气道:“先生见谅,我实在是作不出来。”

  周紫云没想白七竟然是这般回答,疑惑道:“我见你作《鹅》一诗时一挥而就,分明是胸有成竹,想必平日没少练习作诗,现在如何说作不出来?”

  白七没想到老先生在这等着他呢,一时语塞,还好白七反应够快,略一思索就道:“先生您是当代大儒,平日作诗当然是随手就来。”白七先把个大大高帽子给周紫云戴上,然后话风一转道:“小子不过是个六岁孩童,胸中能有多少锦绣文章?再说了,这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您要求小子十日一诗,这也太难为小子了吧?”

  周紫云听了这话,先是一楞,随即哈哈大笑道:“好句子,好句子,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白七听了心头一凉,暗自念道:“坏了!怎么顺口又抄袭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