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横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部 书剑飘零 (41)道尊门(上)

横行 断刃天涯 3237 2006.07.25 18:10

    心怀疑虑的白七顺手便打开纸条,只见纸条是只写了一行字“明日午时,天香楼天字一号。”寥寥13个字,白七瞬间就牢记在心,随手把纸条撕个粉碎。

  到底会是谁找自己,带着这个疑问,白七回到了房间。好奇心是个可怕的东西,白七被这个疑问折腾的一夜都没睡好,就连秦玉书害羞的示意想那个,都被白七以太辛苦为借口给回绝了。

  凡是被动一向不是白七的风格,与任何不知道底细的人接触,这都是危险的。这是白七在前世里生存的第一戒律。

  次日,白七巳时一到,白七寻了个借口便出了家门,在天香楼对面找了家茶馆,要了个临窗的位子,叫上一壶好茶,一边喝着,一边耐心的观察着对面的天香楼。既然猜不出是谁邀请自己,那么提前到这来观察一下,看看四周是否有埋伏之类的,真要是对方要对自己不利,多少应该能看出点迹象来。

  白七失望了,对面的天香楼一直表现的很正常,除了来往的客人进出,白七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白七还是没有发现任何有可能对自己不利的迹象。

  突然,天香楼门口停的一辆马车引起了白七的注意,车上下来一个蒙面的女人,那个背影白七实在是熟悉,在余州城内,用背影就快速勾起男人***的女人,许玉嫣当属第一人。这样一个背影,白七又如何能轻易忘记呢?

  白七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伸手叫来小二结账。再看看柜台上的沙漏,午时已到。信步出了茶馆,白七又进了天香楼。

  跟着小二到了天字一号包间,便看见许玉嫣已经坐在那等着了,白七面带笑容看着许玉嫣道:“许姑娘相唤,不知所为何事?”

  此时的许玉嫣一身淡雅打扮,一件寻常的水绿色长裙,脸上脂粉不施,更像是一位寻常人家的小家碧玉,完全不像昨天那位艳光四射的名花。

  许玉嫣没有立刻回答白七,笑盈盈的站了起来,朝身边的丫鬟点头示意,丫鬟识趣的出了包间,并顺手把门给带上。白七还在思虑这许玉嫣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许玉嫣微笑着走到白七面前,盈盈拜倒,口称:“道尊门下,青凤堂主许玉嫣,见过尊主。”

  许玉嫣这番话语和做派,弄的白七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忙道:“慢着,你先把话说清楚。”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当初秦玉书就玩过这一手。现在许玉嫣又来这招,白七麻烦已经够多了,可不想再弄个女的来不清不楚的。至于许玉嫣说的那个什么尊主,白七更是不知所云了。

  许玉嫣听了白七的话,先是一愣,后又很快的释然而笑道:“弟子有罪,弟子不该主动联系尊主,犯了门内的戒律,还请尊主处罚,只是事情紧急,这才斗胆相邀。”

  白七听了更是迷惑,许玉嫣口口声声尊主的叫,白七实在是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成了许玉嫣所谓的尊主了,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白七告诉自己,这样不行,先得把事情弄清楚。

  “好了,有一点我要声明,我不是你说的什么尊主,你也不需要向我下跪。”白七有点恼火的说到。

  许玉嫣听了大惊,起身便问:“你既然不是尊主,又如何来的天尊戒指?”

  白七冷笑道:“什么天尊戒指,我可从来没听说过,更不可能有。”

  许玉嫣急了,指着白七左手上戴着的戒指道:“那不是天尊戒指是什么?尊主您不想别人知道身份我能理解,可您也要为门下的三千弟子着想啊,四大堂主已经有三年都没见到尊主了,三年前老尊主交待的,新尊主即将诞生,让我们好生伺候着,您现在拒不承认自己是尊主,那不是表示不要弟子们了么?”许玉嫣说着便低声啼哭起来。

  许玉嫣这么一哭,白七顿时就没折了,女人的眼泪,尤其的美女的眼泪,那是对付男人最有利的武器。白七在许玉嫣的眼泪面前,顿时头如斗大,不知道该怎么让她停下来。

  不过现在白七多少有点明白了,问题应该出在出云子给自己留念的这枚戒指上,可这怎么看都是一枚普通的戒指,除了戒指的正面刻了一个“道”字,其他的实在是寻常的紧。

  不管怎么说,先弄清楚什么是道尊门再说,白七告诉自己,于是便和颜悦色道:“好了,你也别哭了,先跟我说说,道尊门都有些什么人。”

  许玉嫣听了立刻停止哭泣道:“这些老尊主没向您交代么?”

  白七多少有点恼怒的回答道:“知道我还问你做什么?老子。。。”想想白七又忍住了,没把后面的粗话骂出来。

  “那我就说了哦?”见白七来火,许玉嫣有点怯怯的看着白七道。

  “说吧说吧,我听着呢。”白七拉来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许玉嫣见白七态度不佳,也不敢坐下说话,站在白七身边小声的道:“道尊门下有四大堂,分别是青凤,蝶舞,鹰飞,龙潜。。。。。。。”

  在许玉嫣还算细致的介绍下,白七总算是把道尊门的大致情况弄明白了。道尊门是30年前出云子为帮助中原抵御匈奴与鞑靼人的入侵组建的一个地下组织。主要任务是刺探情报,暗杀,还有为中原各国抗击异族入侵培养训练新人。其中青凤堂就是专门刺探情报的,蝶舞堂是负责各方联络还有消息传递,鹰飞堂是专职刺杀埋伏,龙潜堂负责对新人的培训工作。这三十年来,由于中原进入和平时期,道尊门的作用也没有以前那么大了,出云子由于自身的伤势,也没有过多的时间来管理,基本上都是由各堂之间互相沟通自理,出云子每三年出来照个面就是。

  还有一点白七是绝对没有想到的,那就是中原平静后,出云子一直想解散了道尊门,只是由于身体原因没精力来处理,再加上真要是解散了,这么多人的生活问题又怎么来处理?好在出云子当初成立这个组织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个问题,靠着出云子当初在各国刮来的财富,道尊门有不少自己的实业。

  虽然出云子没精力来管理道尊门,但出云子在民间的威望是在是太高了,门下的弟子对出云子敬若神明,以至于出云子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做派,在弟子们看来更是一种高深莫测,一切尽在其掌握的架势,根本没有人想过要叛出道尊门。因此道尊门的事务一直按照当初出云子定下的规矩,按部就班的正常运行。

  三年前出云子就预感到自己的伤势可能要失控,便决定找人来代替自己,白七正好撞上枪口,还跟出云子扯了一大通天下大势,立刻就被出云子看上了,把象征尊主的位置戒指丢给了白七,由于怕白七不答应,也没有把真相告诉白七。

  白七听完许玉嫣的述说,总算弄明白道尊门是怎么回事了,也大致猜到出云子已经把道尊门丢给自己了。现在情况很清楚,道尊门的尊主,自己想不做都不行了。

  白七突然觉得命运一直在作弄自己,前世为贼,落了个被朋友出卖的下场,今生原本想过点安稳日子,可事情却不断的找是门来。在都梁时雪绯红苏想云纠缠不清,弄的自己要跑路,现在大哥白云帆那也还等着自己去帮忙,李益阳估计也在盘算着怎么让自己留在后魏效力吧?出云子玩的最绝,不声不响的就丢了个道尊门给自己。

  难道自己今生注定要做点是大事么?白七不住的这样问自己。罢了,该来的就让他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顶多脑袋掉了,再去投胎就是。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应当顶天立地,苟且偷安活着实在是太累了。

  白七在这里胡思乱想,脸色一直阴晴不定。看的许玉嫣一直没敢再吱声,半晌白七才道:“好了,你们以后就跟着我混吧,找个机会,你让几大堂主都来见我一面,今天就先到这吧。”

  一脑门子官司的白七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好好的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

  “尊主莫着急走,底子还有要事要禀报。”许玉嫣好不容易等到白七答应了,怎么肯让白七就此离开。

  “还有什么事么?”白七停了下来。

  “龙潜堂前任堂主去世快半年了,现在一直没有新的堂主,长期下去怕会生出事端,还请尊主早做决断。”

  “我知道了,这样,后天吧,后天你安排一下,我和几个堂主都见上一见,把这事定下来。”白七说完就出了房间,离开了天香楼。

  白七现在并不知道,从这一天气起,白七的命运与天下的风云已经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了。命运把白七逼上了一条没有退路的道路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