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横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部书剑飘零(1)

横行 断刃天涯 3254 2006.02.22 15:49

    灵冰雨依依不舍的说道:“也罢,你我兄弟若是有缘,他日自会相逢。”说罢端起酒碗,二人一饮而尽。

  再次来到官道上,路上的行人又多了许多,白七朝灵冰雨拱手作别道:“哥哥,小弟就此别去,预祝哥哥此行都梁,一切顺利。”

  “且慢。”灵冰雨拦住白七,猛的打了个呼哨,一会的工夫,只见那路边的树林内奔一匹马来,见了灵冰雨,更是飞快的奔来。此马一看便不是凡品,外形雄健一身枣红,比起这南方常见的马儿,足足高出一个马头。见了灵冰雨这马儿就是一阵耳鬓厮磨的亲热,灵冰雨拍拍马头,从马背上取下一柄长剑道:

  “白兄弟,我见你武艺不凡,剑法也精奇,只是手上没有趁手的兵器,威力也大打折扣。此剑是哥哥偶然得来,哥哥嫌这东西太轻,使来不爽快,可又舍不得这把好剑,便一直带在身边,今日赠与兄弟你,也算是哥哥的一点见面礼。”

  灵冰雨说完便把宝剑塞到白七手上,白七也确实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现在是逃跑,今后免不了要与人打斗。白七晓得,灵冰雨这样的性格,若是要推托他必然不快,当下也不推托,接过宝剑抽出一看。

  只见那剑如秋水,寒气逼人,剑身上刻了两个篆体字“斩愁”。

  说一声“珍重。”道一句“再见。”两位萍水相逢的兄弟就此挥别,人生总是聚少离多,即使是快如“斩愁”般的利剑,又真的能斩断离愁么?望着消失在远处的灵冰雨,还有灵冰雨在马上频频回首的身影,白七的心头泛起一句古诗“挥手自滋去,萧萧斑马鸣。”

  一周后,都梁城,长宁公主雪绯红的闺房内,苏想云和雪绯红无精打采的坐着,窗外已是乌云压顶,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姐姐,都过去这些天了,还没寻到那家伙么?”雪绯红对着镜子里的花容月貌,自怜低叹。苏想云若有所思的反问道:

  “你说,他能往哪跑呢?”

  “还能去哪?不是张楚,就是北秦。”雪绯红想当然的回答。

  “不对,这梅花令一出,通往张楚和北秦的路口,都有门派的弟子把守,怎么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该不会是…..”

  “后魏!”两个女的一起喊了起来。

  “都怪父王,说什么这是儿女间的私事,不好下那海捕文书,不然他往哪跑?”雪绯红埋怨道。

  苏想云突然站了起来,异常坚定的说:“四妹,我决定了,亲自去后魏。”

  “要去一起去,死白七,别让我找到你。”

  江南好啊!有三秋桂子,有十里荷塘,有渔歌互答,有吴语醉人。后魏都城余州城内浣沙湖中,采莲姑娘用那甜美醉人的曲调,唱来了浣沙湖的又一抹残阳。

  湖心亭内,翩翩少年,衣袂在微风中轻摇。未见采莲人,先闻采莲曲,兴之所致,少年放声和那采莲姑娘道:“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一曲唱罢,引得那花朵般的采莲姑娘自荷叶中探出头来,朝那亭中抛来新采的莲蓬,旋又羞笑着缩了回去,一串串嬉笑声在湖面摇荡开去,羞红了整个浣沙湖的黄昏。

  “好曲,好词,好个风liu的少年!”一声喊罢,一艘画舫已朝这湖心亭快速划来,转眼间停靠在亭畔。画舫上下来位三十许的男子,朝那少年道:“这位小兄弟,游湖听得好曲,忍不住想过来结识一下,看看是哪家儿郎如此风雅,只是没想到,如此绝妙曲调,竟出自如此少年之口,实在是令在下佩服。”

  “不敢!不敢!在下段七,大齐人氏,见此间美景,有感而发,兄台过誉了。”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那逃出都梁,游荡江湖的白七。

  “呵呵,在下李一,余州人氏,今日得见公子,实在是三生有幸。”

  白七见那李一相貌清矍,举止风雅,想来也是此间名士,自己初来乍到的,还是低调点为好。于是白七客气的回了一礼道:“得见李兄如此雅士,实在是大慰平生。”

  “好好,今日后你我就是朋友了,来人啊,摆上酒宴,我与段兄弟喝上两杯再回去不迟。”李一高兴起来了,大声唤来手下。

  白七也不矫情,大大方方的上座,酒过三巡之后,那李一指着这浣沙湖道:“这浣沙湖因当年西子在此浣沙而得名,千年过去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工夫,昔日的美人已不在,只留得这晚风中的荷叶在低唱。”

  白七听得这番感慨,心下一动,不由出口就道:“既是那西子浣沙于此,为何不叫西子湖?”

  那李一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道:“西子湖,好!好!今后这浣沙湖就叫西子湖了。”

  白七一听,心道:此人好大的口气,谈笑间指点江山。

  白七还在想着,那李一又道:“我听公子作的好词,明日那度芳阁的秦玉书姑娘为花魁大赛公开求曲,公子也是风雅之人,何不前往一试,那秦姑娘是这余州城内的上届花魁,据说如今还是处子之身,段公子如能得那秦姑娘的青睐,也许就此成了秦姑娘的入幕之宾也未可知。”

  白七听了赶紧谦虚道:“李兄过奖了,想这江南之地,才子无数,如何有我段七的一席之地。”

  天色见暗了,那李一笑道:“段公子实在是过谦了,以我看来,公子如是我后魏男儿,今年的考个状元,倒也不是难事,明日这热闹我是要去看看的,到时候你可一定得来。”

  白七听了好笑,都道天下文人一般的风骚,如今看来不假,前世的历史上,柳永、杜牧、钱谦益、侯方域之流数不胜数,如今眼前这位李一,也应是这青楼楚馆的常客了。

  白七笑道:“在下来此,只为流连山水,倒不是为那美人来的,既然李兄执意相邀,在下去见上一见,倒也无妨。”白七这话倒有点言不由衷了,自己跑路到这后魏,还真是因为女人的缘故。

  李一听了大喜,拱手作别道:“如此,你我不见不散,记住了,那度芳阁在那西子巷内。”

  李一挥手而去,白七也不再多留,唤来船家,登船朝那岸边靠去。回到客栈,白七游了一天,多少有些乏了,想想自己如今流落江湖,要在这余州城内住下倒也不错,只是要住便得有事可做,不然就得坐吃山空,总不能再去做那登堂入室的梁上君子吧。

  中隐于市,这繁华的余州城,也许是自己栖身的最佳所在吧,白七不再多想,唤来小二,打来热水,洗洗便睡去了,只等明日去见见那名满余州的秦玉书姑娘,看看到底生的如何动人。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白七急忙收拾妥当,要那小二唤来一马车,朝那西子巷而来。到了那西子巷,远远就见那李一在度芳阁的门口那转悠,想来是在等自己,白七赶紧下车,快步上前道:“李兄,小弟昨夜睡的太死,几乎误了时辰,还望李兄见谅。”

  李一见了白七,顿时笑逐颜开道:“哪里哪里,段兄弟是那谦谦君子,本不好这风月之事,我还真担心你又去游湖,把这事给忘记了,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里面还没开始呢。”说着李一拉起白七就往里进。

  进得度芳阁,只见那院子内已是济济一堂,想来这余州城内的词曲名家都到齐了,北面的二楼上布了一张桌子,上有一琴,想来是那秦玉书见客的所在。

  这李一看来是贵客,在东面的二楼上,早以安排好的位置,就等着他和白七前来。二人刚刚落座,就听有人喊到:“秦姑娘驾到!”度芳阁内顿时掌声四起,就连那李一也兴奋的朝着那北面的位子上看去,还拼命的拍着手掌。

  白七思量道,这后魏富庶,却民风孱弱,当今国主也只好风雅,不重刀兵,如今这天下局势微妙,万一日后天下风云突变,这后魏国兴许就是头一个灭亡的国家。

  “玉书来迟,让各位久等了。”一道珠圆玉润的声音如天籁般的从那位子后的门帘内传出,众人听了立刻静了下来,眼睛都集中到了同一个焦点上。白七看看李一,只见李一的眼睛里此时跳动着一种难以压抑的躁动。

  真没想到,一个青楼中的女子,竟然有如此的影响力,看来比那前世的娱乐天后也不遑多让。白七惊讶的想到,这真要是成了这秦姑娘的娇客,还不让这余州城里男子们给撕了。

  声停人到,有道翠绿色的身影出来,娉婷的坐到那位子上,白七凝神一看,这秦玉书难怪有此号召力。

  PS:《皇帝怎能不风liu》,书号49730大家去看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