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灵魂网络:反攻纪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06 叔叔最后的期许

灵魂网络:反攻纪元 黄色梧桐叶 2162 2021.11.19 22:00

  “叔叔,对不起,我真的尽力,但是我还是没能做到,没能……”

  最后一个词明明已经到嘴边了,但李兴文却迟迟没办法把他吐出来。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去面对叔叔,毕竟他没有真正做到找到救治叔叔的方法那件事。现在讲出来却是有一种你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努力但我还是失败了,请安慰我的味道。

  他会和叔叔讲很多他曾经做到的事,他现在做的事,但是就是没办法把自己已经失败的这件事讲出来。

  叔叔已经非常的虚弱了,讲不出半句话,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没有半点责怪的。

  哪怕是已经到了人生的最后一刻,他依旧是那样温和,用他那双会说的眼睛讲出了这样的话:“我不怪你,我知道你做一件事一定会做到自己能够做到的极限,你就是这样的人。”

  李兴文从叔叔的眼睛里读出这样的话,眼泪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在学校也没有交到什么朋友,每天一个人独来独往。叔叔是他人生中的一道光,把他带到身边,言传身教,教了很多很多……

  见到李兴文在哭,叔叔的眼神又带上挥之不去的担忧。

  这个眼神,李兴文看到过,那还是在两年前他刚刚高中毕业的时候。

  ……

  ……

  “兴文,你觉得你的未来要做什么?”

  山村里,李存礼一身农民的打扮。今天他要去为自己的果园看看,看看还有哪里可以改进。在李存礼身后还跟着一个沉默着的高中生模样的稚嫩男孩。

  男孩穿一身黑,黑色上衣,黑色裤子,黑色袜子,黑色鞋子。他的脸似乎也沉进了这黑色,有些看不清。

  “不用这么安静嘛,开朗一点嘛,想讲什么就讲什么!你不是才高考过嘛,讲讲自己考试的情况也好……”

  “我觉得我考的还行,都很顺利的做完了。”

  “那就是肯定能考上一个大学的意思吧。准备读什么专业啊,到哪里上学呢?我听说那个XX大学是个一流大学,你肯定能考上吧。”

  “太远了。”男孩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不想离开这,不想离开叔叔,我就想在这里读书。”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男孩子就是应该到远一点的地方去嘛。老是和我这样的老年人待在一起像什么话!你兴武哥就跑到离我很远的地方读书去了,现在毕业了直接就在当地工作了。你乐妹妹成绩不怎么好,也总说自己要到中央美院去,未来当一个大画家。”

  李存礼砸吧砸吧嘴,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过了好一会,似乎是组织好了语言,他又说道:“如果没有目标那就现在立一个嘛,那样人活得才有激情,才有意思嘛。你也不要老是不说话,遇到问题就自己蒙着脑袋往死里干。一个人的力量终归还是有限的,要学会找人求助!”

  “你看你体重也有些重了,养成好的习惯还是很重要的嘛,跑步不要放弃了。”

  时间在李存礼的絮絮叨叨中过去。

  时间来到一个月后,李兴文收到了大学的快递。那不是阳城本地的学校,是一所北方学校,离阳城至少千里。

  他立刻找到叔叔:“叔叔你把我的志愿改了。”

  “对啊!”

  李存礼的目光没有半点闪躲。

  “你也要到外面去看看,不能总是待在我们身边,沉默的性子也得改改。嗯,最近有坚持跑步?看起来瘦了不少嘛。”

  “我不喜欢,不喜欢到那里去,不喜欢离开这。”

  他的语气笃定毫无起伏,像是在说一件一定不会改变的事。

  “不要这样嘛。”

  李存礼砸吧砸吧嘴,又不说话了,不过眼神里却存在着一抹挥之不去的担忧。

  看到李存礼的眼睛,李兴文犹豫了一下妥协了,说道:“好吧,我去。”

  “这样才对嘛!”李存礼嘴角绽放笑容,“在外面好好靠自己,每个月给你打一千五的生活费。不够了再找我要。”

  ……

  ……

  时间再回到一年前。

  李兴文再一次回来是听说叔叔病了,连果园都卖了。

  “不要哭丧着脸嘛!我好得很!果园什么的,我好了还能再包回来!”

  李兴文一进病房就听见叔叔活力十足的声音。

  “是兴文啊!我之前还说让你钱不够了找我要呢!看来现在没办法了,只能暂时靠你自己了!”

  看到李兴文,李存礼笑眯眯的说道。

  “嗯。”

  “怎么还是这么沉默,来,跟我一起,笑一笑!”

  “嗯。”

  李兴文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他在进来前就已经和李兴武他们交流过了,知道叔叔得了什么病。

  “真是,我最担心的就是兴文你,明明都已经到外面去这么久了,身体看起来都健康很多了,怎么感觉就是没变多少呢?人生不一定又有多成功,但一定要开心,一定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不要老是压抑着自己嘛!”

  “嗯。”

  李兴文扯出一个笑容,这个笑容比之前看起来更加自然。

  “算了,算了,你先出去。”

  听到这话,李兴文又出去了。

  一出去,他又听见李兴武他们再聊天:“医生说一定要让病人保持健康的心情,这样对他的病情有利。你们也知道,这个癌症患者大部分都是被自己吓死的,但也有不治自愈的情况存在。”

  那是医生的话。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医生。”

  李兴武的声音。

  李兴文什么也没说,只是回到学校以后主动找了一个同学聊天,又参加了两个社团。也常常打电话回去,和叔叔讲自己在学校交了什么朋友,谁谁谁帮了自己。当然,电话结束之前他一定会说一句:“叔叔多多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了。”

  ……

  ……

  李兴文想起了这些画面,它们越来越清晰让他明白了叔叔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明白了叔叔的良苦用心。

  “我一直都是知道的,知道叔叔你到底想做什么……”

  李兴文擦了擦脸上的泪,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好……”

  李存礼发出干涩的声音,把手伸出想要抚摸李兴文的脸。

  李兴文一把抓住李存礼的满是老茧的手:“叔叔,你不要说话了,省点力气。”

  听到李兴文这话,他又摇了摇头用那干涩的声音说:“一定……要…成为……自…自己……想要……成为的人!”

  李存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勉强将手从李兴文的手上挣脱,然后摸了摸李兴文的脸。李兴文能够感受到那手上厚重的茧子与茧子摩挲自己脸颊的触感。

  终于,手掌再无力气,就那样直直地落了下去。旁边的心电图也在一阵长鸣之后彻底变成不再起伏的水平直线。

  “不要……”

  脑海里有关叔叔的画面不停地冒出来,而且越来越清晰。

  豆大的泪珠流了出了,滴落在衣服上,滴落在被子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李兴文无声哭泣,将叔叔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脸上,很久很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