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在乱世求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滑铲杀虎

我在乱世求存 吃瓜围观群众 2006 2020.09.17 23:28

  当所有的情绪都是一股脑的随着那一阵子呕吐过去,余疏汶别过脑袋却是感到肚子里传来一阵恶意。

  本来初春就不是太热,一路上走下来又是耗费不少力气,余疏汶这个时候饥寒交迫下就是再恶心也是只能先吃口干粮喝口水再说。

  余疏汶强迫自己吃着干粮,心里却是逐渐有了一个计划,目的只有一个——这狼不能留。

  哪怕对方仅仅是从没有见过面的陌生人,但是余疏汶一想到他惨死在畜生之口,心中还是决定替他报仇。

  他出身的小地方一直有一个说法就是“咬人的狗不能留”,只要不是咬的是小偷强盗,哪怕事情起因是酒鬼闹事还是其他的原因在被咬的人身上只要家里的狗咬了人没有受到惩罚,狗就会知道人没有那么可怕——以后被这狗咬伤的可能性就是大大增加。

  这种说法虽然有失偏颇,而且还是相当得罪“爱狗人士”的举动,但是在大部分情况还是相当适用,而余疏汶就是打算这么做!

  喝完一口水把干涩的干粮冲下咽喉,余疏汶只能是强忍着心中的恶心开始寻找杀死这只狼的办法。

  首先余疏汶自然是不乐意下去近战,太还有去小墨关查看余疏淮情况的任务,下去近战受到任何伤势对之后的行动都是一种阻碍;

  其次是长矛够不着的问题。

  余疏汶考虑到这两点只能打算先是用弓箭对狼造成一定的伤势,在吸引狼到树下用长矛捅死它!

  心下定计之后余疏汶朝着树下稍微挪动到了一根足够粗壮有不会被狼咬到、扑到的树枝上,哪儿余疏汶自己捅长矛还是能够着狼的身上。

  接下来余疏汶就是拿起弓箭朝着狼的身上比划比划,只是黑夜的掩护下那狼的全身都是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唯一能定位的就只有那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余疏汶射出去几箭之后也是只能承认他这三脚猫的功夫确实没有什么用处。

  只是惊喜总是随时出现。

  余疏汶射不中狼,那匹狼却是朝着余疏汶的方向走了过来!

  这一走倒是让余疏汶一愣,这不是惊喜而是完全出乎余疏汶的所料。

  礼山县是山区不假,却更多的是丘陵,人口虽然不多但是分散,大的虎豹没有见过,最多的也就是狼。

  而山区之中的人本就是彪悍,婚丧嫁娶也都是局限在附近村庄,谁家要是出了事情隔壁村庄一算辈分亲疏也是会过来帮助。

  余疏汶就曾经不止一次听说过有一匹狼或者一群狼因为伤了人被一个个村子接着围追堵截,最后不是累死就是被杀。

  久而久之,礼山县的狼按理来说都是怕见到人。

  余疏汶一想到这就想到那个被狼咬死啃食的流民,心中一面是对上辈子人们对家养狗的处理表示赞同一边也是大致在心里有了数。

  这个情况和米利坚南北战争之后野兽伤人的案件激增一样,都是野兽对人类失去了敬畏之心。

  米利坚南北战争时期大量的尸体被遗弃在野外,喂饱了野兽的同时也是让野兽明白人类不过如此,对人类失去敬畏之心下自然会尝试狩猎狩猎人类。

  这么说来,那个第一个把死去的人类埋葬在土里,让野兽压根吃不着人的人目光这么远?还是单纯的误打误撞?

  余疏汶脑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累,开始了东扯西拉。

  不过那狼却是一点都不会让余疏汶多发呆一下,几次跃起尝试着袭击余疏汶不成反倒是成功的把余疏汶的思绪拉到了现实。

  那狼在把余疏汶拉到现实之后却是明白这个时候伤害不到余疏汶,有些沮丧的准备离开。

  余疏汶看着那团黑色的轮廓瞧不见绿油油的眼睛,心中不由得有些可惜:

  刚刚要是趁着狼跳起来的功夫刺下去一枪,这个狼就是不死也是受了伤!

  只是余疏汶伴随着思绪稍微在树枝上活动了一下身体,那声音传到狼的耳朵之后本来还在移动的黑影就立刻绕了一个弯,速度飞快的朝着余疏汶扑了上来。

  说时迟那是快,余疏汶本来就是可惜失去了一个好机会,见到狼又扑了上来那还会去想其他,整个长枪就是朝着黑影一刺!

  那畜生之前几次扑腾跳跃都是没有跑步助跳还好,这一次跑步助跳之后一下子就是跳了上来,虽然高度依旧是够不着树枝,但是够着余疏汶骑在树枝上的两条腿却是足够了。

  只是余疏汶下意识的动作刺下去,很快就是从长枪枪身上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险些就是让余疏汶握不住枪把。

  “我这是刺中了?”

  余疏汶先是死死的抓住枪身,眼睛立马看向枪尖。

  这一看余疏汶却是先愣住了——自己的枪尖正好就是捅到了狼的嘴巴里面,一股血气直接就是熏到了余疏汶的脸上,本来就有些恶心的余疏汶一想到这血气来自一个可怜的倒霉蛋,立马恶心的甩起长枪想要将狼甩开。

  这一甩余疏汶注意到一个细节:作为一个有大半个体型的狼怎么在这个过程中一点反应都没有?

  余疏汶心中的疑惑马上随着长枪甩的狼软趴趴的跌到地上解开了。

  那狼死了?

  夜晚的星光下余疏汶看不到狼到底是怎么了,本来想着弯下腰抱着树干拿着长枪桶桶看看这狼是真的死了还是装死,但是一想到这畜生之前一直装着离开余疏汶再猛的杀回来一个回马枪,余疏汶立马就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明天太阳升起来了再看看什么情况。

  余疏汶本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想法放弃了现在去看看的想法,又朝着狼的尸体射了几箭下去却在树下的灌木丛的掩护下压根就是看不着中没中。

  “算了,还是先上去睡一觉,可别让山民看到我了。”

  一直没有什么收获的余疏汶自言自语了两句,显然是压根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巧一枪正好捅死狼,这不是跟“滑铲杀虎”一样不切实际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