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在乱世求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物伤其类

我在乱世求存 吃瓜围观群众 2002 2020.09.16 17:39

  余疏汶选择小路这一点好是好,可是就是路变的难走起来,甚至就连晚上都只能露宿野外。

  索幸的就是那贵如油的春雨还没有下,不然的话无论是行走在“水泥路”上还是露宿野外都变成了一种折磨。

  山路大多是人根据地形所走出来的一条曲曲折折的小路,有的地方甚至坎坷到独轮车都是推不上去的高度差,余疏汶走在山上,被冷风一吹,整个人就是浑身一激灵。

  而更让余疏汶激灵的就是在最后一抹黄昏中见到了一只狼!

  黄昏去的很快,万幸的就是余疏汶吃的肉食还算不少,起码是没有这个时代普遍的夜盲症。

  可就是如此,余疏汶也只能看到那大致的模样以及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这自然是吓了余疏汶一跳,手赶紧就是摸向了腰刀把,只是刚刚碰到刀把,余疏汶又是想到“一寸长一寸强”的道理,赶紧就把一直当做登山杖的长矛横了起来。

  可是手忙脚乱了有一会,余疏汶横起长矛给自己一些信心之后马上又是意识到一个问题:

  这是群狼中的一只还是孤狼。

  前者意味着附近还有这种野兽;后者则是意味着数量虽然少,但是能在野外活下来的孤狼单体实力怕是比起狼群中的狼还要强!

  反正就是不管情况怎么样,余疏汶面对的都是一个难题。

  一念至此,还没有正式动手,余疏汶的头上就是冒出了一层细汗,万幸的是手上经过训练没有多少汗水。

  只是余疏汶在这站了这么久,那团逐渐变成一团黑影的狼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那双绿油油的眼睛时不时会瞥向其他的方向。

  余疏汶不知道那狼是怎么想的,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赶紧找到一个能够躲避狼的地方。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自己的任务是联络小墨关的余疏淮,虽然余疏汶心里有信心能够把这狼干掉,但是作为一个孤身路人,谁知道之后还会不会其他的困难?

  要是在这受伤了余疏汶可不敢保证村民不会趁火打劫!

  野外自然是没有什么荒废的房子能够给余疏汶躲避,眼下最好的选择就是上树。

  余疏汶瞧了瞧四周,嘴里不由得一苦:礼山县和中原虽然隔着一座桐柏山脉,但是到礼山县刘店镇这边已经是余脉,更多的是丘陵。

  而丘陵上本来就没有扫码高大的乔木,余疏汶眼光所及的黑暗之中只能看到一个个的木桩子,有的地方连木桩都被挖了,留下一个个坑。

  联想到之前一直躲避的几个山村,余疏汶是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是那些村民砍了树木还挖了树根去做柴火,南方树木少,大家都习惯充分利用,连树根都要挖走。

  这一下子就让余疏汶只能是借着月光往远处望了过去。

  这一望还是真让余疏汶望到了一团灌木之中有一棵比较高的树,只是远远的还真是望不太清楚,不过上面的鸟窝格外的显眼。

  那就证明这是一棵高大的乔木。

  余疏汶心中马上就有了决断:丘陵之中灌木不少,可是高大乔木不多,所以一般鸟做巢的树都是选择高大的乔木。

  虽然总是会有一些例外,但是余疏汶心中还是只能选择赌一把了!

  余疏汶在心中下注,手脚也是立马行动起来,手中的长枪一直保持不动,但是脚却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树那边挪。

  步伐相当缓慢一是为了不刺激到狼,二来则是因为没有火把的照明他也是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有被旺盛的草木遮掩住的沟、塘,这要是掉坑你可就真是会被狼落井下石。

  余疏汶朝着树木小步腾挪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喘上一下,生怕是落了怯,可是等来到树木边上,用身体硬顶开四周的灌木丛之后,背后靠着大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是这狼怎么不进攻,就在那儿梳理毛发?

  余疏汶心中的疑惑就在一瞬间,立马就被按了下来,眼下更重要的是赶紧上树,脱离狼的攻击范畴。

  余疏汶手忙脚乱的上了树,心里这才是稍微有些安生,又拿起一边的长枪准备等狼到了树下就捅过去。

  只是余疏汶再次把目光对准那只孤狼的时候,心态已经从最初的慌张变成了稳坐钓鱼台的心态,甚至就连原本一直往外冒的细汗都没有了,被也分一吹分外冰凉。

  只是这么一看却是让余疏汶直接就是亡魂大冒。

  那狼之所以对余疏汶不感冒是因为这畜生身后正有一具尸骨!

  看着那皮包骨的手脚余疏汶分辨不出男女,但是那畜生偏偏就在这个时候舔了舔嘴边的血迹,又用鼻子拱了拱那尸骨的脑袋,半个脑袋已经是被啃食干净了,偏偏那双空洞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余疏汶。

  那种带着些血肉的同类头骨旁边又是一只畜生在啃食,冲击力岂止是错愕吃惊?

  余疏汶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脑子里一下子就是完全放空了,在缓过神来却是感觉喉咙一阵蠕动,张开嘴对着底下就是一顿呕吐!

  余疏汶到后面就变成了完完全全的干呕,直到嗓子都传来了剧痛之后余疏汶才算是稍稍缓了一阵子!

  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那具死不瞑目的尸骸,余疏汶只能是把眼睛飘向远处。

  还好余疏汶所在的丘陵已经是附近的最高处,视野清晰的可以看到远处正北方刘店镇的方向多了许多火光,仔细睁大眼睛可以大致看出来那是火堆而不是灯光。

  初春的天气还算是寒冷,冻饿的人更是扛不住寒冷更是需要火堆。而最中心有一些微弱的火光围成一圈,仔细看过去应该就是刘店镇的火把。

  想到火光,余疏汶哪怕是一身细汗刚刚被冷风一吹,心里却是感受到一丝温暖。

  只是一想到那孤狼脚边的尸骸应该就是那火堆边的流民,余疏汶的心又是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都是生而为人,余疏汶心中不禁有些物伤其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