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在乱世求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情面

我在乱世求存 吃瓜围观群众 2092 2020.09.19 15:03

  礼山县的早上依旧是雾气缭绕,余疏汶虽然不知道具体时间,但是树下有狼生死未卜,路边有山民敌我未知,更外面还有一些流民更是虎视眈眈,余疏汶在树上这一觉自然是睡的不够踏实,眼角刚刚感受到一丝光明就苏醒了。

  苏醒过来的余疏汶第一反应自然是看看地上的那只狼。

  雾气虽然让余疏汶看不见多远,但是树下的情况还是能够看清楚个大概:

  那狼的尺寸快有一个人的体型,只是毛色却是并不油滑,像是被狼群赶出来的孤狼。

  此时这匹孤狼正是四仰八叉的躺在树下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是死了一样。

  余疏汶当然是不可能见到这样就放心大胆的下树,别看那孤狼好像是死了一样,可是昨晚余疏汶在黑夜之中射出来的箭可是没有一根射中目标,四周又没有其他伤口。

  总不能昨天晚上余疏汶一枪就直接从孤狼的嘴里插进大脑了吧?

  余疏汶可不相信自己运气能这么好,只是向下挪动到长枪够的着的地方又捅了捅,却是不得不面对这个尴尬的事实:

  他还真是一枪毙了孤狼的命。

  那孤狼的身体都是已经硬了。

  余疏汶犹自不死心的用长枪敲敲打打,但是那孤狼却是哦一点反应都没有。

  大着胆子的余疏汶只能是摸着腰刀从树上跳了下来,一只手拿着腰刀对着孤狼的身体,一只手摸了摸孤狼,这才是彻底确认孤狼已经死了,连身体都已经凉的不能再凉了。

  “这也算是自己杀掉的第一条活物?”

  余疏汶相当新鲜的摸了摸,算是明白自己的运气为什么这样好了。

  光是从这孤狼基本上快要磨光的牙齿之中余疏汶就能判断出这畜生年纪不小,就是余疏汶不捅上一枪也是没有几天好活的。

  也难怪这孤狼见到余疏汶之后最开始站定不动,后来向余疏汶走来的时候也是慢慢悠悠的。

  余疏汶之前以为是这畜生有恃无恐,胆子经过吃人之后变大了,现在看来也是有年老力衰的原因。

  也难为这孤狼之前那几次扑腾跳跃了。

  余疏汶顺着这孤狼想到了那具遇难的流民,虽然经过一夜时间消化这个消息,但是现在去看心里还是有些直犯恶心。

  可偏偏余疏汶心中的道德底线逼着余疏汶过去看看,好赖也是一个同类,不说帮着入土为安吧,稍微去看看总比不闻不问强一些。

  余疏汶抱着这种想法一点一点硬着头皮朝着那尸骸的方向走了过去。

  虽说心中早就是已经有了准备,但是余疏汶在看到那死不瞑目的同类尸骸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明白了什么叫做“如鲠在喉”。

  眼前所见的不是上辈子见过的白骨标本,孤狼这种畜生吃的自然不会是那么干净,黑色的、红色的、白色的东西再一起,余疏汶一时之间也是分辨不清,更是不敢下手让这些尸骸入土为安。

  捂着口鼻后退了几步,余疏汶注意到那尸骸中有一根手臂还是腿脚的没有被孤狼糟蹋,但是那种皮包骨中没有一丝肌肉却是让余疏汶明白孤老狼这种畜生为什么能够得手。

  “但是为什么没有同伴帮助驱赶猛兽?”

  余疏汶心中还是有一丝疑惑,只是眼下四周也没有人能提他解答疑惑的,就只能是把这一丝疑惑留在心里。

  余疏汶转头看向孤狼尸体,一想到这只孤狼之前啃食过人类,余疏汶也没有兴趣去管那只狼的尸体。

  不过想了想余疏汶决定还是废物利用,虽然有些恶心这头狼,但是狼皮之类的还是能卖上一个好价钱,索性就是把孤狼的尸体拖到尸骸附近,又是用小刀在附近折下来的一根树枝上写了一段话之后插在路中间就走。

  不管这流民有多惨,这孤狼有多畜生,余疏汶归根到底是没有忘记自己这一次冒险东行的目的是什么,没有去一趟小墨关一切都是等于白来的。

  清晨的山村老百姓起的很早,一方面是马上要春耕了,一方面也是因为最近流民比较多,这些饥饿的可怜人可是不会去管你种下的种子怎么样,只要能吃,他们有时候连野外的小孩都不会放过。

  普通人可能不会去想今天的收成怎么样,只是村长担心的更远。

  礼山县境内大部分是聚族而居的小村庄,村长也是族长,都是族人自然是没有方法舍弃,可这些见识眼光更高的人也是明白:

  今年的春耕就是不耽误,秋收的时候恐怕也是没有多少收获。

  村民们就是有再多的田地在流民的威胁下也是守不住多少,而守下来的田地也是养活不了这么多族人,内卷之下有人惨死有人搬迁;而更少的人能守住的田地又是更少。

  这是一个钝刀子割肉的过程,有的族长就因为这熬过去了能占有更多的“无主之地”,可是人口少了之后和其他村子争田争地又是一个很大的劣势。

  “怎么了?怎么不去春耕?”

  虽然事情很艰难,但是此刻山村的村长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应该上山的流民不多”驱使着族人去耕种。

  “这是我路上捡到的一根木棍,上面好像有些字,您看一看。那字旁边是一个被豺狼吃了的流民,旁边……”

  递过来的村民还想细说,但是一边的媳妇却是拧住了他的手臂。

  村长把一切看在眼里却是没有管,只是拿起木棍解读下来:

  “哦,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过路人杀了一匹吃人的狼,把狼的尸体放在大路上,谁家要是好心把那流民埋了就把那狼拿走。”

  族长心中有一丝好奇是谁写的,但是马上就把注意力注意到那孤狼身上,这也是礼山县的村长族长大多选择读书识字的关系,如今知道了有一只狼的尸体在这家人手上,中午过去连吃带拿的也不错。

  族长解读完之后心中有些小高兴,蚊子再小也是肉,荒年里面老百姓能不能活就看平日里的积累。

  不过村长也是没有把这根木棍交回去,在马上到荒年了还有这种同情心,不管是中原南下的还是本地的,家里都有钱,以后没准还能结下一点情面: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你就挖个坑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