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王朝争霸 衍尊记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如隔了三柄九霄剑

衍尊记 市人隐 2068 2018.10.11 23:33

  石凡的意识仿佛进入画中世界,感受着其中的荒凉与孤寂,心里也忍不住升起一丝悲怆之情。

  沉思不知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只瞧见一张苍老的面容正在细细打量着他。

  四周的灵院士子也已消失不见。

  石凡初是一惊,转之又是一阵疑惑,自己到底沉浸在画中世界多久,那些士子又去了哪里。

  “老前辈?”

  被青光包裹着老人,脸上一直挂着笑意,此刻见石凡醒来,也收回了身子笑道:“那些士子都去参加离院考核了,至于你,因为是武体的缘故,那考核对你来说也是无用,自不必再参加了。”

  石凡下意识的点头,对老人看透自己的想法算不得吃惊,毕竟这么一位活了不知多少年岁的人,就是做出再匪夷所思的事,他都可以接受。

  梧桐叶落,随着漫天的荧光在天地间飘忽着。

  似一叶扁舟,在星河中飘荡,散发着独特的光彩。

  老人右手虚抓,却瞧见那片梧桐叶已经落入他的手中。

  “太玄秘境中,姜小子的化身你应该见了吧,”老人捏着梧桐叶,置于胸前。

  石凡轻轻点头。

  姜小子,难不成说的是大齐圣主。

  尽管心中吃惊,可他却不敢隐瞒,手中的九霄剑亦在此刻轻鸣。

  锵!

  九霄出鞘,如同受到感召一般。

  下一刻,老人握着九霄剑细细端详着,口中轻声道:“他倒是舍得,竟把九霄传给了你。”

  一声轻笑之后,老人看着石凡继续道:“这把剑是昔年姜小子采九天神石所铸,耗尽了无数心血。剑成之日,天地恸哭,饮了无数人的血才剑华内敛,最终平息了天地之怒。”

  古朴的剑身,难见一丝厉芒,很难想象这把剑会是一把凶剑。

  石凡并没有在意九霄剑的来历,毕竟武器现世的那一刻,注定会染血,既然染血,又何来凶剑和仁剑之分。

  这不过是世间那些道德君子,为自己的杀戮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罢了。

  “老前辈说这些,究竟是何用意?”

  老人将九霄还与石凡道:“你既得了九霄,便算是与姜小子结了因果,日后若是违背所诺之事,这九霄便是背主之剑。”

  “而这也算是姜小子留给你的考核。”

  石凡不置可否的笑了,若说违背与大齐圣主之间的承诺,那是断然不可能。

  不说姜怜,便是萧长青那里,他也会去竭尽全力守候,想要违背,倒是有些难度。

  这考核也太简单了。

  “谢前辈提醒。”

  轻抚着九霄剑,感受着上面粗糙的质感,石凡也越发平静下来。

  三年来的朝夕相处,九霄剑早已成了他难以割舍的一部分。

  那一式式藏于剑中的剑法,也已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又看了一眼老人递来的梧桐叶。

  叶子就是那种最普通的梧桐叶,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这梧桐叶是那棵不知寿元的梧桐树上落下。

  “这梧桐叶你拿着,便算是你离开太学,我赠予的一件太学的凭证。”

  这份士子凭证贵重了。

  但石凡没有拒绝,光是看士子居内种满的梧桐树,他便知道梧桐在太学中的意义定然非凡。

  凤栖梧桐。

  太学是把他们这些士子看作了凤凰,这足见太学的深厚期望。

  “谢谢老前辈。”

  石凡躬身一拜,郑重而自然,当起身时,老人已经消失不见。

  只留下一声长叹,回荡在这里久久不散。

  洒脱而自然,从见到石凡的一刻起,老人所行之事便全凭心性。

  至少以前是先考核,再立誓。

  今次,却是恰恰相反。

  梧桐树又是一震,粗壮的树干内出现一个洞口,不断有士子从中走出。

  那是这次参加离院考核的灵院士子。

  此刻的他们,一个个看上去有些狼狈,却显得神采奕奕,显然成功通过了考核。

  当看见早已在外面等候的石凡,他们俱是一愣,准备上前询问时,已经被萧长青抢了先。

  微紫长袍一尘不染,不像是经历过大战,与眼前那些士子比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萧长青临近时,便开始打量着石凡,眼中亦有疑惑,他可以毫发无损,那是因为修为的缘故。

  难不成这个师侄的修为也达到了他这种高度。

  有心去试探,可终究还是止住了这个想法。

  “师叔,没事吧,”石凡礼貌一笑,也主动贴上了萧长青。

  萧长青回之一笑,道:“没事,倒是你,看上去气息比我很平稳,难不成一下就解决了。”

  他竟然不知道自己没有考核。

  石凡一愣,瞬间有了自己的想法,怕是他们这群人的誓言刚刚立完,便被老人送去考核了。

  只有他因为武体的缘故幸免了。

  对此,石凡并没有隐瞒,坦诚的说明了缘由。

  他不想因为此事,与萧长青再产生隔阂。

  萧长青暗暗松了一口气,与石凡一同望向梧桐树上的洞口。

  还有人没有出现。

  若是都出现了,梧桐树的洞口也该消失了。

  不需细数,二人都知晓是谁。

  姜怜不知是何原因,竟然拖了这么久还没有出现。

  石凡情不自禁担忧起来,有心进去去寻,却被萧长青拦了下来。

  萧长青只是摇了摇头,阻止了石凡的行动。

  又等待了一会儿,出来的士子已经离开大半,仅余几人因为好奇,留了下来。

  始终平静的洞口终于起了一丝波澜,一只白皙的手掌先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

  紧接着便是一位俏丽佳人,神态平和的走出来洞口。

  洞口随着她出来的一刻,蓦然消失。

  “不愧是长公主殿下,参加完考核竟然毫发无损。”

  没有离去的士子忍不住赞叹,毕竟此刻姜怜的状态,比萧长青出来的时候,表现的还要好。

  姜怜朝那些士子礼貌性一笑,没有多言。

  作为皇女,她必须在外人面前展现最完美的姿态。

  这种姿态也算是生活在帝王家的一种无奈,至少她并不是很喜欢。

  石凡盯着姜怜,长舒了一口气,难怪师叔不让自己进去去寻,原来是有这层深意。

  “你刚刚在担心我,”姜怜走到石凡近前,轻声开口。

  石凡笑着轻摇头,转过身,“我那是一日不见,如隔了三柄九霄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