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交锋 上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2 2019.08.17 22:11

  和州的事业进行的如火如荼,但是也有私事需要葛丹来操心,第一件事情就是家里面的人要到了。存在葛丹记忆深处,但是却从来没见过的娘子,第二件事情就是葛丹的人手有消息了,有人从葛丹的老家来了。

  这个老家指的不是葛丹的京城父亲那里,而是葛家的老家饶州,葛丹自己需要帮手,那边也的确派了人过来。

  信到了,这些人来还得几天,葛丹要处理的是眼前的事情,看着自己手中的帖子,葛丹脸上没什么表情。伸手敲打着拜帖,葛丹转头对身边的葛林说道:“林叔,没白等,人来了!”说着葛丹伸了一个懒腰:“准备一下,明天咱们见一见这位。”

  第二天衙门内外都像往常一样,但是后宅的气氛就很凝重,一大早葛林就在葛丹的房间外面等着了。

  除了葛林之外,还有葛武和齐阖,两个人怀里面都抱着刀,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推开门,葛丹看了一眼外面的三个人,微微一愣之后笑着说道:“这是做什么?”说着葛丹对葛武和齐阖说道:“该干嘛干嘛去,这事用不着你们掺和!”说着葛丹转头对葛林道:“林叔,你把他们找来做什么?”

  “以防万一!”葛林看着葛丹,面容非常的严肃,丝毫没有被葛丹的揶揄影响到:“这个世上太多不讲规矩的人了,尤其是狗急跳墙的情况下,小心驶得万年船,有些事情不得不防,或许少爷觉得这样少了一些锐气。”

  “可是这样才足够安全,因为一旦一些事情出了一次,那么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原本葛丹的确觉得葛林的做法有些小题大做了,现在葛丹却觉得是自己太大意了,葛林说的没错,只要遇上一个,那么自己就没什么机会了。最合适的做法就是绝对不能给人这个机会,虽然显得不够意气,但是足够安全。

  “是,林叔说得对,我明白了!”葛丹的面容也严肃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

  事实上葛林也不是非要带着葛武和齐阖,他就是想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告诫自己家的少爷,不要骄傲自满,戒骄戒躁,稳妥办事。少爷的官路还长着,以后说不定会遇到什么事情,官场上明枪暗箭,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小心使得万年船才是王道。

  葛丹自然也听懂了葛林的话,同时也告诫自己,少一些穿越者的优越感,戒骄戒躁,躺下了就没有在站起来的机会了。

  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前厅,陈敛也被带了进来,葛丹坐在椅子上等到陈敛给自己见礼之后,葛丹这才开口说道:“听你自称学生,可见也是一个读书人,可有功名在身?”

  陈敛听了葛丹的话,心里面微微一愣,想到外面的传言,心里面暗自道:“果然是真的,这位知州大人果然是只看重有功名之人。”

  心里面虽然腹诽,但是陈敛的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只是笑着说道:“有,侥幸中了举人,考了几次都没能中进士,也就熄了这个心思了。”

  “还是要考啊!”葛丹看着陈敛,一副老学究的派头:“我辈读书人当报效国家,举业不可荒废了啊!”

  陈敛直接就懵逼了,这位真的是自己觉得老谋深算的知州大人?怎么看都像是读书读傻了呢?不过陈敛的心还是提了起来,如果他是装的呢?官场上什么人没见过,有的人看起来憨直,心里面可是鬼的很。

  有的人看起来人畜无害,对谁都笑眯眯的,但是背后下起阴手来,那可是比谁都很。

  “葛大人,学生乃是南京吏部文选司陈大人的幕僚,这一次到和州来主要是为了钱瑜的事情。”陈敛决定不绕弯子了,直奔主题:“想必知州大人也知道陈大人和钱瑜的关系,冒昧来访,也是为了这个案子。”

  “学生想要问一问,这个案子进展如何了?”陈敛一边笑眯眯的说着,一边盯着葛丹:“如果葛大人方便,还望告知。”

  看了一眼陈敛,葛丹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葛丹发现最近自己装逼的时候都喜欢端着茶杯,这个习惯不好,得改。轻叹了一口气,葛丹这才开口说道:“人命大于天啊!人命案,事关重大,不可不慎。”

  葛丹一副悲天悯人的做派:“钱老爷横死,本官自然是要详细查问,不查问清楚了,怎么断案?人命大案,岂可轻忽?”

  此时此刻,饶是陈敛精明也有些迟疑了,这位葛大人是真的精明,还是真的就是一个迂腐之人?稍稍想了想,陈敛猝然而惊,这位是怎么升迁到和州来的?假汪直何其轰动,如果只是迂腐之人,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大手笔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陈敛觉得自己背后冷汗都下来了,这位葛大人真心了的,自己差点都被他给绕进去了。

  “案子本身没什么,只不过本官还有一件事情没弄明白!”葛丹看着陈敛,一脸疑惑的说道:“李氏是钱瑜的小妾,刚进门不久,本官也找人查问过,钱瑜对李氏可以说宠爱有加,要什么给什么。”

  “财物就不说了,要知道钱瑜有七个小妾,可是自从李氏进门,钱瑜每个月有半个月都宿在李氏那里。所以本官就有一个疑问,这李氏为什么要杀钱瑜呢?这不和常理,本官也有小妾,如果本官像钱瑜一样,本官的小妾肯定对本官百依百顺。”

  “别说对本官不利了,那还不得对本官俯首帖耳?这不符合常理啊!”

  虽然葛丹一脸疑惑的说着,语气也非常的真诚,但是陈敛却心中大惊,自己果然猜对了。

  钱藩曾经说过,在李氏被捕当日,李氏曾经在大庭广众之下喊出了李恒案,这位葛知州难道就没找人查问?那个李氏既然都已经喊出了李恒案了,又岂会什么都不和这位葛知州说?这位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啊!

  “那大人可查到一些什么?”陈敛收敛着心神,小心翼翼的问道,目光之中全都是期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