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毛坦厂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4 2019.08.08 22:32

  葛林看着葛丹,这个当然好,教化之功很重,基本上属于立功不得罪人而且还能够帮助人的功劳。当然了,这是能做好的情况下,可是如何做好?这么多年,大家都在读圣贤书,大家都在想着考科举,可是怎么考?如何考?

  谁不想考上,可是这天下有几个能考上的?很难啊!少爷不也才二甲吗?

  看着信心十足的葛丹,葛林都不知道该怎么泼凉水了,也不知道该怎么规劝了。

  以前自己家少爷做事,或许也天真,但是总有优秀地方,很多地方可以规劝,很多地方更是十分的可取,有的时候甚至堪称神来之笔,比如丹阳县假汪直的事情。可是这一次这是怎么了?怎么如此的假大空?

  在葛林看着,这事基本上就不可能实现,说白了就是异想天开。

  葛林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这么不可能的事情,自己家的少爷这是怎么想的?

  葛丹的想法当然很简单,说起来这事还是来自后世的启发,后世有很多的高考工厂,有名的很多,其中给葛丹印象最深的是毛坦厂中学。这个毛坦厂中学很多人都听过,很多人说那里不人性化,批评的声音也很多。

  不过葛丹了解了之后,能做的只能是竖起大拇指,真心的说一句了不起。

  要知道毛坦厂中学招收的不是尖子生,不是来自大城市的顶级生源,全都是来自农村的学生。从小接受教育资源差,生长环境差,没有什么钱去上课外补习班,兴趣班就更别想了,家里面没人没钱,没有当官经商的亲戚。

  在这样的情况下,高考就成了他们人生唯一一次改变命运的机会。

  很多人会说,高考不是全部,考不上还可以去留学,做海归,但是对于这些学生和家长来说,高考就是全部。

  考不上回家务农,要么就是进工厂打工,你做不了别的,人生很多时候就是这么残酷,这也就是使得他们将希望放在了毛坦厂,心甘情愿的被很多人成为灭泯人性的高考工具。葛丹曾经被他们给予了非常大的触动,现在葛丹自然就想到了这个主意。

  如果葛丹能够将和州科举的人数大规模的提高,那么和州就会出名,葛丹自然也就出名了。

  在了解过和州之后,葛丹心里面就有了这个主意,因为和州的基础差,想要出成绩容易。加上葛丹有光脑,这就是BUG一样的存在,加上后世的题海战术,绝对能够培养一大批狠人,到时候纵横科场。

  光脑或许弄不出惊艳的文章了,但是绝对能够弄出合格的文章来,流水线,标准的要命。

  这就像毛坦厂中学,顶级的成绩并不多,但是本科录取率能够达到百分之九十多。

  葛丹的光脑就能够做到这一点,或许教导不出状元,但是绝对能弄出一大堆的进士,这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一来这是功绩,二来这就是葛丹以后在政坛上的资本。葛丹如果教了他们,这就是师生关系。

  在大明的官场上,师生关系是非常牢靠的一种关系,像后来张居正的学生参合张居正,那都是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事情。门生故旧,门生排在最前面,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葛丹这就已经开始为以后准备了。

  葛丹在幻想着,在葛丹的身边葛林实在是没琢磨好该说什么,只能开口说道:“少爷,这件事情有把握?”

  如果论官场,论人情世故,葛林甩葛丹好几条街,可是论科举,这事葛林还真就不如葛丹。葛林虽然是葛奇的书童,但是葛奇早就放了葛林的奴籍,也让葛林去考过科举,结果是连个童子试都没考过。反观葛丹,十七岁中秀才,二十岁中举人,二十三岁中进士,开挂一般的存在。

  虽然葛林怀疑葛丹的教学能力,但是他不怀疑葛丹的科举能力,用自己家的老爷的话说,如果晚考两科,说不定就状元了,可惜了。

  葛丹看了一眼葛林,然后笑着说道:“当然有把握,现在距离下一科还有两年,过几天就弄一个培训班出来,到时候一定吓所有人一跳。”

  葛林见到葛丹如此有信心,也就不在说什么,点了点头说道:“少爷有信心就好。”

  葛丹是一个说干就干的人,当天下午葛丹就把教谕给找来了。

  教谕是县学的教授,相当于教委主任,有时是县学校长。“儒学”作为一种教育机构,始于两汉,兴于隋唐,盛于元明清,是这个时代社会官学的基本形式。授课以孔孟学说为主,所以称为“儒学”,分府、厅、州、县四级,供生员读书,多系官办。

  县儒学”,是一县之最高教育机关,内设教谕一人,另设训导数人。训导是指辅助教谕的助手,而嘱托则是约聘教员。府学教谕多为进士出身,由朝廷直接任命。府学训导以及县学教谕、训导、嘱托,多为举人、贡生出身,由藩司指派。学官与诉讼无关,以“奉薄俭常足,官卑廉自尊”自命。

  和州是直隶州,所以州学的教谕是一个进士,三甲出身,与府学教谕相比,还是要差一些的。

  关键是这位州学教谕周昌今年五十有二,属于升迁无望,这一辈子估计也就在和州州学干了。

  只不过虽然人不起眼,但是葛丹还真的不敢怠慢,如果真的遇到犟老头,葛丹还真的很难办。不过葛丹也不是没办法,这个周昌是和州人,官路不通,自然是想名流乡梓的,这些年他在本地的声望很高。对付这样的人,葛丹还是有办法的,葛丹相信自己有办法说服他,有绝对的信心。

  周昌得到葛丹的召唤也有些意外,这位新任的知州大人找自己做什么?给新的知州大人接风宴那天周昌也去了,新知州留给自己的印象只有一个,那就是真年轻啊!

  看着走进来的周昌,葛丹摆了摆手说道:“坐,上茶!”等到周昌坐下,葛丹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周昌,这是一个典型的儒生老头,一股书卷子气。

举报

作者感言

青橘白衫

青橘白衫

满地打滚求收藏,求推荐啊!!!!

2019-08-08 22: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