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乌云盖顶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65 2019.08.19 21:32

  钱府。

  这几天钱府的气氛颇为诡异,下面的下人也都感觉到了,大少爷的脸越来越黑,连一项和善的管家这两天都黑着脸,甚至动手处置了几个下人,这很吓人。

  大少爷钱藩的房间里面。

  钱藩看着钱福,皱着眉头说道:“知州衙门那边没什么消息传出来?”

  “回大少爷,没有!”钱福果断的摇头:“这位葛大人很有些手段,这些日子在衙门里面上下敲打,恩威并施,很多人不太敢给咱们传消息了。另外就是实在是打探不到什么消息,应为这位知州大人做什么事情都只带着那个师爷。”

  “另外就是他的那个两个随从,一个叫做葛武的,还有一个叫做齐阖的。”

  “这两个人咱们也接触不到,即便是接触到了,咱们也不敢贸然打听消息啊!”

  钱藩沉默了半晌,最后无奈的说道:“咱们现在是危如完卵,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说着钱藩抬起头看向钱福,脸上的表情很严肃:“福叔,你也是钱家的老人了,这些年我们父子都待你不薄,你要是知道什么,告诉我吧!”

  听了钱藩这话,钱福都快哭了,哭丧着脸说道:“大少爷,这些年钱家的确是待我不薄,可是我也对老爷少爷忠心耿耿啊!我要是知道,我能不说吗?”

  钱藩最后无奈的苦笑:“福叔,即便是你瞒着我,我也多希望你知道点什么。”

  前面这一对主仆一筹莫展,后面陈敛也一脸严肃的和自己的两个手下谈话。陈敛现在的心情很坏,事情向着糟糕的反向滑了下去,想了想,陈敛说道:“陈东,你明天回去一趟,我写一封信给老爷,你务必亲手交给老爷,明白吗?”

  站在右侧的男子连忙躬身道:“先生放心,我一定将信完好无损的交到老爷的手里面。”

  其实陈敛的信很简单,将和州的情况和自己家的老爷说一下,另外就是希望自己家的老爷在葛丹的身上想想办法。如果能够和葛丹达成了协议,那么钱家还不是任由自己搓圆捏扁?葛丹不过是想要好处罢了,那就给他。

  在陈敛看来,一方面争取搞定葛丹,另外一方面搞定钱家,只要把那件东西拿到手,即便是与钱家翻脸都在所不惜。

  “陈琳,东西查的怎么样了?”陈敛转头看向自己的另外一个随从,开口问道。

  “回先生,没什么进展!”陈琳果断的摇头说道:“这几天我在钱家溜达,也悄悄的潜入了钱瑜和钱藩的书房和卧房,结果一无所获。”陈琳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在钱家下人之中打听了,钱瑜那一天的确是死的很突然,没有留下什么遗言。”

  点了点头,陈敛开口说道:“那现在的情况就明白了,要么钱藩将东西藏了起来,假装不知道。要么就是钱藩真的不知道,钱瑜就没告诉钱藩,他甚至连有这件东西的事情都不知道,可是总该有人知道啊!”

  说到这里,陈敛的声音越来越低,半晌才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先拖一拖,你看住那个钱藩,别让他搞鬼。”

  两方人马各怀鬼胎,在这个时候葛林来到了钱府,消息很快就传出去了,毕竟葛林可是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得。

  进入会客厅之后,双方简单的寒暄了几句,随后葛林就开始和钱藩扯一些有的没的,什么学问,什么风月,反正看起来就是闲聊的,没有丝毫的说正事的意思。听得钱藩直皱眉头,尤其是在会面开始的时候,自己还接到了这位葛师爷的暗示,让其他人全都退出去了。

  你还没法说,以为葛林并没有开口,他只是用眼睛示意,剩下的都是自己脑补的。

  当然了,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说机密之事必然是要将下人打发出去的,葛林的那个模样明显就是告诉自己,我有秘密要说了,你得把人弄出去,然后钱藩就照办了。只不过他没想到自己把人打发出去了之后,这位葛师爷居然开始绕弯子了。

  想了想,钱藩心里面一沉,不过语气还是很平和的说道:“葛师爷,有什么事情但讲无妨,凡是钱家能够帮上忙的,绝无二话。

  看了一眼钱藩,葛林心里面叹了一口气,全都不是省油的灯,随后便开口说道:“钱少爷,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过还真的是有事情。”说着葛林左右看了看,还站起身子打开窗户检查了一下,看看外面是不是有人偷听。

  打开门向外探望了一下,随后又缩了回来,然后将门给关上了。

  钱藩被葛林的做派给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这是要说什么事情,怎么搞的这么严重?不是要密谋造反吧?

  从新回到椅子上,葛林面容严肃的说道:“其实我是代替我家大人来传话的,我家大人说了,这世上的事情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所以想要站得住,那就得找准风向,否则会被风吹走的。”

  钱藩听得很认真,心里面也在不断的琢磨,随后没了声音,钱藩抬起头看向了葛林,见他不说了,反而是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完了?”

  理所当然的点头,葛林有些疑惑的看着钱藩:“完了!”

  钱藩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僵住了,看着葛林,此时在钱藩的心里面,葛林已经被戳了无数刀,然后五马分尸。

  此时此刻,钱藩算是明白了,这个葛师爷跑过来根本就不是来和自己说什么机密事情的,摆明了就是来做这一套事情的。从进屋的示意密探到东拉西扯,从检查门窗到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这都是他故意的。

  “现在消息应该传到后院去了吧?”钱藩心里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很气又很没办法的样子。

  葛林见自己来了一会儿了,生怕这位钱家的大少爷气的发飙,果断站起身子道:“话我带到了,钱少爷好好想想,我就告辞了。”走了几步,葛林又听下了道:“那个钱少爷,我粗通相术,看钱少爷乌云盖顶,怕是近日有血光之灾,要多年小心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