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巴结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62 2019.08.02 19:41

  李敛的这一句“请葛大人多多在府尊大人面前美言几句”,其实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了,那就是不会搞事情,也告诉葛丹你放心,我是绝对没有恶意的。你们的事情我不参合,我马上就要去镇江上任了,你也不用为难我,我只是替人办事而已。

  听了李敛的话,葛丹端起了酒杯,笑着说道:“我相信知府大人一定会知人善任的。”

  两个人酒杯一碰,然后相识而笑,简单的交锋之中,两个人已经达成了默契,双方也都知道对方想做什么了。

  酒宴并没有持续的太晚,散场了之后双方就各自回去了,回到驿站之后,葛丹用冷水洗了洗脸,这才让自己清醒一些。葛丹看了一眼葛林,然后开口问道:”林叔,这个钱老爷什么来头?看今天晚上的出手,似乎来头很大啊!“

  “我找人打听了!“葛林笑着说道:”这个钱老爷名叫钱瑜,原本就是和州人,前些年巴结上了和州的知州陈宣斌,将自己的妹妹送进了陈宣斌的房里面,给陈宣斌做了妾。原本钱瑜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地方财主,但是有了陈宣斌的支持之后,这些年做的风生水起。“

  听到陈宣斌的名字,葛丹就是一愣,随后有些迟疑的说道:“南京吏部的那个陈宣斌?”

  “是!“葛林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陈宣斌从和州知州的任上调任到了南京吏部,干了一任文选清吏司主事,然后升任了文选清吏司的郎中。“

  “这是走了谁的门路?”葛丹带着笑容的说道:“能耐可是不小啊!”

  这个连葛丹都要感叹了,虽然吏部的文选清吏司主事也是正六品,与葛丹的这和州知州品级一样,但是事实上可是差远了。吏部的文选清吏司,那可是实打实的实权衙门,而且油水还是最丰厚的地方,管的可都是官帽子,了不得地方,简直就是牛到爆。

  从和州的知州调任到南京正六品吏部文选清吏司,这一步的跨度不可谓不大,如果没人在背后伸手,根本就不可能。

  何况这个人只是干了一年的正六品的文选清吏司主事就升任了文选清吏司的郎中,一般人是绝对难以做到的。

  “走的是万翼的门路!“葛林笑着说道:”算是巴结上了一个能人!“

  葛丹顿时就愣住了,走的是万翼的门路?这个万翼的官职是南京的礼部侍郎,这个官职听起来不怎么样,但是万翼这个人却是了不得,因为他爹也是当官的,而且比葛丹这个当官的爹,那是要牛的多了。万翼的老爹是谁?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首辅万安。

  万安是谁?大明的首辅大学士,纸糊三阁老之首,更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只不过他不谋国只谋己罢了。

  万安的为人从一件事情上就能看得出来,成化五年,万安兼任翰林学士,入内阁参赞机务。万安巴结宦官永昌的养子、同榜进士李泰,李泰年龄比万安小十二岁,万安以兄事之,得其欢心。李泰每次升迁,必然推荐万安在自己之上。所以推荐阁臣时,李泰再次推荐万安说:“你先入阁,我还担心不能入阁吗?”于是万安得以入阁,而李泰突然暴病去世。

  从这件事情上就能看得出来,万安这个人是没什么节操的,没什么下限的,拥有权力,老谋深算,同时还没节操,没下限,这样的人简直就是最难对付的了。

  另外就是为了权势,这位更是什么都能做的出来,要知道大明的万贵妃宠冠后宫,万安献殷勤,自称自己是万贵妃的侄子。万贵妃曾经对自己无门阀家族而羞愧,听到万安的巴结十分高兴,于是就认下了万安这个侄子,也算是万贵妃在宫外势力的延续。

  万贵妃的弟弟万通与万安两家来往密切,万安也就成了外戚,可见其底线之低,堪称毫无底线。

  万翼是万安的长子,任南京吏部侍郎,这个陈宣斌居然走通了万翼的道路,可见其本事不小。

  葛丹看着葛林,迟疑着问道:”林叔,你这是怎么查出来了?这不应该算是机密吗?“

  “机密?”葛林笑着说道:“那个钱老爷巴不得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他巴结上陈宣斌用的是钱财和女人,而陈宣斌巴结上万翼,用的自然也是差不多的招数。陈宣斌有一个寡居的妹妹,被他送去给了万翼,据说很得万翼的宠爱,陈宣斌自然就得到了重用。”

  苦笑着看着葛林,葛丹有些无奈的说道:“林叔,官场上这么流行送女人吗?“

  “那送什么?”葛林奇怪的看着葛丹,笑着问道:“送财送色,这本就是最简单方便的了。“

  这一下轮到葛丹无奈了,和州有钱老爷这么一尊大佛,这事还真就不好办了,不过葛丹也没太担心,如果自己和万翼对上了,怕是凶多吉少,可是不过是什么钱老爷,不过是什么陈宣斌,葛丹暂时无所谓。在说自己和这个钱瑜未见得和自己有什么冲突,只要双方相安无事就可以了。

  “行了,林叔,天色也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葛丹想了想,站起身子说道。

  第二天一早,葛丹起得很早,他已经保持了很久的早起习惯了,生物钟就是这样,懒床反倒是有些不习惯了。随着葛武去练刀,最近葛丹已经练习到腰马合一了,算是几步飞速。练完了刀,吃了早饭,葛丹就出发赶奔知州衙门了,葛丹今天要在这里完成交接。

  整个流程倒是没什么复杂,首先是账面,葛丹翻看了一下,账面都是平的,库房里面的钱粮也都对的上。

  刑名案件也都结了,没什么需要反复的地方,葛丹不禁对李敛刮目相看了,时间不长就能整理的这么顺当,可见这位也不是省油的灯。不过葛丹又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个李敛的升迁会不会那个钱老爷用的力?这都不用万翼出面,那位吏部文选清吏司的郎中陈宣斌出手一下就可以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陈敛要在葛丹面前给钱瑜说话话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