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南京来人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8 2019.08.11 21:29

  将事情交给了周昌,葛丹一点也不担心他办不好,因为这事在这个时机是最好操作的。不提周昌的声望什么,单单是葛丹的威慑力已经足够了。本地的最高长官要做事情,你不支持?你怎么想的?

  何况这是好事情,无非就是花点钱,花点钱就能和葛丹攀上关系,多少人求不来的。

  尤其是那些举人,先不说葛丹的父母官,单单是能得到葛丹的指导,这就能值回票价了。再者说了,葛丹是什么人?户部侍郎葛奇的儿子,葛奇是谁?内阁大学士刘吉的学生,可以说这刘吉这一派的中坚力量。

  现在支持了葛丹,去葛丹那里上几天课,虽然不说什么师徒名分,但是师徒之义总是有了吧?

  这以后要进入官场,不说加入刘吉一派,但是这都是人脉,你知道你做官的时候,葛丹能做到什么位置?说不定就能帮上忙。

  加上现在钱瑜死了,和州人心惶惶,大家都是六神无主,现在葛丹倡导这个,那是肯定要支持了,不支持都不行。在这么多的条件综合下,这事肯定会好办很多,而且是非常的好办,葛丹不相信办不成。

  这件事情交代下去也就是了,剩下的就是葛丹自己的事情了,和州是一个不怎么发达的地方,除了衙门里面的琐事,基本上也就没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葛丹不想搞什么特殊,萧规曹随也就是了,衙门上下见葛丹没有新官上任三把火,顿时松了一口气。相处下来也发现葛丹没有高高在上,也没有太过平易近人,处理了几个衙门里面手脚不干净的人,展现了一下自己的手腕,树立了一下自己的威严。

  不过也有消息传出来,比如这位知州大人对账本很敏感,凡是拿到他手里面的账本,只要扫一眼就能看出差错了。前面几个人就是这么处理掉的,这让葛丹的威望提升了不少,衙门里面的人也不敢在搞什么小心思糊弄葛丹。

  这对葛丹来说就足够了,葛丹也没想着改什么,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官场里面摔打着。

  局部的改革是没意义的,只会引起其他人的反弹,这一点葛丹心里面在明白不过了。即便葛丹现在在和州改了什么,等到葛丹离任,一样被人改回来,做不做意义不大。有那个功夫,还不如在自己的生意上下点功夫。

  葛丹这边日子过得不错,但是有人的日子就过得不那么好了,钱家这边就来人了。

  这人一看就是远道而来的,而且走的还很急切,行色匆匆的样子,为首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一身儒生打扮。带着人祭拜了钱瑜之后,这个人就被引到了后宅,后宅的会客厅之中,此人坐在主座上,喝着茶。

  在下首坐着的是钱瑜的长子钱藩,另外一侧还有管家钱福,无论是钱藩还是钱福看起来都有些拘谨,显然这个中年人给他们的压力很大。

  将手中的茶杯放下,中年男人开口说道:“老爷接到你们的讣告之后,我就带着人赶过来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心里面也说不清楚,你们和我说说吧!”说完中年男人的目光就在两个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这个男人叫做陈敛,来自南京,是钱瑜大靠山南京吏部文选司陈宣斌的心腹。

  钱瑜现在一死,钱家和陈宣斌的关系自然就变得微妙了起来,虽然两家名义上是亲戚,可是谁都知道,钱瑜活着,这关系自然是好的,钱瑜死了,这关系怎么样就不得而知了。这些年钱瑜在和州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如果陈宣斌那边不出头,钱家的日子怕是不好过。

  打死估计不可能,但是钱家的那些产业怕是要让出来,钱家也不可能是和州第一大户了。

  当然了,最关键的是新任知州葛丹的态度,如果钱瑜活着,有陈宣斌的照看,或许葛丹还会容忍着钱家,可是现在钱瑜死了,如果陈宣斌不出头,葛丹还不一定怎么对付钱家呢!不说其他的,单单是财帛动人心,这就了不得。

  现在陈宣斌派了心腹陈敛过来,钱藩自然松了一口气,听了陈敛的问题连忙说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从葛丹到任钱瑜给葛丹送女人开始,葛丹拒收,然后钱瑜请葛丹吃饭,然后怎发现的尸体,葛丹怎么查的案,事无巨细,全都说了一遍。陈敛听得也很认真,刚开始还没觉的有什么,可是当听到李恒案的时候,陈敛的脸色就是一变。

  钱福和钱藩全都发现了这一点,钱藩有些不觉明历,这个李恒案是怎么回事?不由的转头看向了身边的钱福。

  作为管家,钱福自然是钱瑜的心腹,虽然李恒案的细节他知道的不多,但是多少也知道一点。看陈敛的反应就知道了,这个李恒案是怎么回事,根本就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这里面肯定有事,水很深。

  陈敛自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实在没想到这件案子居然还会被翻出来。

  钱藩说完了,屋子里面的气氛就凝重了起来,陈敛不说话,钱藩和钱福就更不敢开口了。

  半晌陈敛才缓缓的开口说道:“那这些日子案子进展如何了?”

  钱藩有些迟疑的说道:“这些日子府里面办着丧事,也就没刻意盯着,不过人都抓到了,想来也不会出什么纰漏吧?”

  看了一眼钱藩,陈敛心里面暗骂,岂止出纰漏,麻烦大了,这事真的要是掀起来,还不知道怎么死呢!不过钱藩明显不知道李恒案是怎么回事,陈敛相信钱瑜也不会把这件案子到处说,不过他还是看了一眼钱福。

  现在钱瑜死了,一切都死无对证了,老爷派自己来不就是担心这边出纰漏,没想到果然还是出纰漏了。

  “你父亲被人杀害,怎么能不闻不问?”陈敛沉吟了片刻,开口说道:“派人去衙门口打听一下,问问案子进展怎么样了,你们钱家这点事情总能做得到吧?”

  以钱家在和州的势力,当然做得到,即便是钱瑜死了也没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