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测谎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62 2019.08.05 19:57

  葛丹有些不敢相信的转头看向了齐阖:“怎么这么多?”

  “回大人,天色不早了,家里面的人多数都回去休息了,因为大多数是女眷,更没什么能够证明了。”齐阖连忙躬身解释道。

  葛丹叹了一口气,自己有些想当然了,前世经验害死人,前世的人那是有夜生活的,大家白天忙碌,晚上放松。可是现在是大明,大明哪里来的什么夜生活,尤其是女眷,基本上也就是黑天就睡觉了,谁会没事出来晃荡。

  想到这里,葛丹将齐阖收集来的资料还给了他,心里面有些无奈的叹气。

  这些东西是没什么用了,想了想,葛丹说道:“行了,别让人外出,让咱们的人和钱家的人都去休息吧!”

  现在已经半夜十一点多了,在这个时候想折腾也没法折腾了,葛丹只好让大家去休息了。原本是一顿晚宴,结果搞出了一个命案,这叫什么事啊!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葛丹自己其实也有些累了。

  这一天晚上葛丹就留宿在了钱家,大晚上的再回去也不方便,加上钱家也有地方。

  第二天一早,葛丹起来之后也没练刀,在钱藩的陪同下吃了早饭,然后准备开始新一天的查案。钱藩是没法陪着葛丹了,钱家人需要搭灵棚,同时开门迎接祭拜的人,死者为大,钱藩不可能让自己的老爹就那么躺在那里。

  葛丹对此也没办法阻拦,现在也不像后世,不能将尸体扣下,这里也没有太平间,现在九月份,虽然天气已经凉爽了,可是尸体也放不住,放的时间长了就该臭了。再者说了,钱瑜的死因也没什么可疑的,留着尸体的作用也不大。

  钱藩离开之后,葛丹将管家钱福招呼到了身边,虽然丧事要办,但是案子也要查,钱藩就把钱福留给了葛丹。

  “齐阖,你跟着钱管家去把昨天你登记的那些人找来,本官要问话。”葛丹面容严肃的说道。

  不在场证明的排除问题已经没用了,现在只能是自己挨个过一便了,问一些问题,通过光脑判断一下这些人是不是撒谎了。找到撒谎的人,案子也就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幸好只有几十个人,如果要是在多一些,耗时可就更久了。

  对于葛丹的话,齐阖自然是不敢怠慢的,连忙说道:“是,大人,小人这就去办!”

  很快钱家就给葛丹准备一间屋子,衙役站在两侧,暂时布置了一个临时的衙门出来,葛丹坐在椅子上,面前摆着一张桌子,葛林不知道从来弄来一块方木头,算是给葛丹充当了惊堂木,公堂就算是立起来了。

  葛丹将一摞纸拿了过来,葛丹挨个的翻找,想要找找看有没有凶刀上的指纹在。

  想到凶刀,葛丹又想起了一件事情,转头问道:“齐阖,昨天让你去找人认凶刀,有结果吗?”

  “回大人,卑职找人问了,结果没人认识这把刀,厨房那边也没有丢失刀子,这把刀应该不是钱家的,应该是凶手准备的。”齐阖连忙回答道。

  葛丹点了点头,凶刀的线索又断了,这个凶手可真的是准备的充分啊!

  继续低头翻找这些供状,结果让葛丹更沮丧了,这些人全都按了指纹,结果没有一个和凶刀上得指纹相符合的。葛丹觉得有一种钻进了牛角尖的感觉,难道要从杀人动机方面入手?想到这个,葛丹就更沮丧了。

  钱瑜这样的大老爷,短短的几年间积累了如此身家,这身后得有多少想他死的人啊!

  不说外面,单单是这座大宅院里面,陈芝麻乱谷子的事情一大堆,什么事情没有,真的要追查起来,那肯定就是一团乱麻。不说其他的,钱瑜那七个小妾,那里面就不一定有什么事情,要去查,肯定又是一团糟。

  何况要查人的私隐,人家能痛痛快快的和你说?根本就不可能啊!

  “算了,先测谎吧!”见到有人进来了,葛丹只能将这些想法放到一边了。

  葛丹问话的人是从底层的丫鬟婆子开始的,葛丹问的问题也很简单,比如你在哪里,比昨天晚上做了什么。大部分人见到葛丹都很紧张,甚至语无伦次,但是基本上也没什么,光脑判断也都是紧张所致。

  当然了,也不是全然没有收获,有两个撒谎的,一个是小丫鬟,一个是一个婆子。

  葛丹一吓唬,一说要动刑,全都痛快的说了实话,一个跑去会情郎了,一个去偷情了,与凶杀案无关,倒是偷情的事情闹腾的鸡飞狗跳。

  揉了揉自己发胀的额头,葛丹看了一眼身边的葛林,然后开口问道:“林叔,问了多少了?”

  “少爷,问了一大半了,只剩下钱老爷的小妾和钱夫人,还有她们的贴身丫鬟。”葛林有些担忧的看着葛丹:“要不咱先歇一会儿?”

  葛丹摆了摆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然后说道:“算了,反正没剩下几个了,问完在休息吧!”

  很快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就在丫鬟的搀扶下走了进来,身材窈窕,面容俊秀,至于年纪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葛丹心里面不禁一阵腻歪,钱瑜你个老家伙,还真是人老心不老,老不修,老不要脸。

  “你就是钱老爷的小妾李氏?”葛丹看着比自己还小很多的小妾问道。

  一边问着,葛丹一边翻着手中的文书,李氏的指纹根本对不上,但是葛丹的目光依旧没离开李氏的,光脑开着,葛丹之前一直都是这么问的。只不过连续问了这么多,葛丹的消耗也有点大,不集中精力就会影响到光脑的运转。

  “回大人,妾身就是李氏!”李氏轻轻的扶了扶,轻声说道,语气十分的温和,声音也很好听。

  “李氏,本官问你,昨夜钱老爷死的时候,你在哪里?在做什么?”说完葛丹紧紧的盯着李氏。

  李氏看了一眼葛丹,开口说道:“回大人,昨天晚上妾身早早的就睡下了,没有外出。”

  “撒谎!”

  看着光脑给出的判断,葛丹一点都没激动,前面已经出了一个会情郎,一个偷情的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