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幸福的日子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6 2019.07.01 21:43

  看手当然是为了看指纹,当然了,这个是不能说的,不过指纹在这个时代也是可以当做呈堂证供的。最早使用指纹破案能追溯到战国时期,那个时候被称为“手迹”,秦朝以后,利用指纹破案的案例在史书上屡见不鲜。到了唐代,指纹已应用于文书契的上,而在宋代,手印已正式成为刑事诉讼的物证。

  只不过这个时代的技术有限,想要采集指纹才是困难的事情,比如死者脖子上的指纹采集就非常困难。

  葛丹有光脑眼睛,自然也就不再此列,葛丹甚至都想到了前世自己看过的一本小说,名叫黄金瞳,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和黄金瞳相比,谁更厉害。

  盯着孙鹤的手看了看,然后葛丹又拎着官袍走上了台阶从新坐了回去,看了一眼站在台阶下面的孙鹤,葛丹直接开口说道:”齐阖,你带着人去孙鹤家,将他的家里里外外给本官搜检一番,记住,要仔细小心,看看能不能搜出什么东西来!“

  “大人放心,卑职这就带人去!“齐阖自然不敢怠慢连忙带着人向外面走了出去。

  葛丹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葛武,吩咐道:“葛武,你也跟着去,好好找一找。”

  等到齐阖和葛武走了,葛丹这才能将目光转回到孙鹤的身上,此时的孙鹤跪在地上,冷汗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整个人都不自在,不时的搞一些小动作,葛丹知道这是恐惧的下意识反应。通过指纹葛丹已经确定了孙鹤就是凶手了,此时他已经不着急了。

  “孙鹤,本官问你,昨日子时你再何处?”葛丹继续盯着孙鹤问,他需要足够的证据才行。

  “回大人,小的,小的,昨天子时在家里面是睡觉。”孙鹤身子一颤,然后才开口说道。

  葛丹点了点头,拉长了声音说道:”在家里睡觉,好,很好,可有人证?“

  “回大人,小人一个人住,并无人证。”孙鹤再一次说道,只不过这一次脸色就更难看了。

  按照正常的办案程序,现在只需要将孙鹤拉出去打就行了,这个年代可没有什么不许动刑的说法,不过这是葛丹的第一个案子,葛丹那是要立人设的,严刑拷打这样的印象还是不能留下的。一定要干净漂亮的解决这件案子才行,大堂外面还有不少人看着呢!

  “那本官问你,今天早上你什么时候离开的家,可曾在家里用饭?”葛丹看着孙鹤,继续问。

  “你想好了再说!“葛丹笑眯眯的补充了一句。

  孙鹤眼珠子乱转,汗水滴滴答答的往下流,不断的咽着口水,这谁都看出他有问题了。

  “说!”葛丹猛地一拍惊堂木,大声的喝问道。

  “大人,大人,小的没有在家吃饭,也没做饭!”孙鹤连忙说道。

  葛丹继续问道:“那你早上是在什么地方用的早饭啊?”

  “回大人,小的都是到店里面吃早饭的,今日一早小人到店之后就遇到了命案,小人早上还没吃。”孙鹤又接着说道。

  葛丹点了点头,心里面也明白了,孙鹤昨天晚上杀人之后回了家,然后早上又跑过来的,在这个没有监控,没有各种鉴定技术的年代,想要破案可真不容易,这还是自己有眼睛,这要是没了眼睛,自己怕是真的遇到难题了,葛丹在心里面一阵庆幸。

  “来,你把衣服脱了给本官看看!”葛丹这一次的语气非常的轻,似乎很随意的说了一句。

  在钱氏的身上,葛丹看到了不少的伤痕,大大小小,有新有旧,根据李琦的供词,钱氏不但喜欢被虐,被打,还喜欢抓挠和打男人。原本自己还想通过不在场证明戳穿孙鹤的,现在看来没可能了,这家伙估计昨天晚上回去想了一整晚,早把自己编排好了。

  孙鹤一听葛丹这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了,身子也颤抖了厉害:“大人,大人,这!“

  “来人,把他的衣服给本官扒下来。”葛丹面无表情的对两侧的衙役吩咐道,语气很淡漠。

  衙役自然是不敢怠慢,冲上去直接将孙鹤的衣服给扒了下来,顿时大堂外看热闹的人就发出了一声惊呼。果然,孙鹤的身上也有不少伤痕,而且后背上还有不少血痕,一看就知道是被抓挠出来的。看伤痕的结巴程度,应该是新伤,孙鹤嫌疑陡增。

  “说说吧!“葛丹盯着孙鹤:“你身上这大大小小的伤痕怎么来的?这伤痕和钱氏身上的一样啊!“

  听了葛丹的话,孙鹤直接瘫软在了地上,虽然孙鹤昨天回去编排好了自己,可是现在也终于熬不住了,直接趴在地上就哭了,一边哭一边说道:“大人,大人,小的不是故意要杀她的,是她,都是她的错,她居然要赶我走,她居然不要我了,她把我的身体都弄坏了,她居然嫌弃我了。”

  额,被玩坏了?葛丹下意识向后挪了挪屁股,然后开口问道:“你究竟是如何与钱氏认识还勾搭成奸的,还不从实招来!“

  “小人两年前来到店里面的,刚开始没觉得,后来钱氏就总是不经意的挑逗小的,小的原本也没敢,勾搭有夫之妇可不是小罪。”孙鹤似乎也认命了,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的开口说道:“可是日子久了,小的也就有些把持不住了,有一天晚上钱氏把我留下来算账,还给小的准备了一壶酒,小的就知道怕是逃不过去了。”

  “那天晚上我就留在了店里面,和钱氏勾搭在一起了,开始还没什么,就是正常的男女之事。”

  “大概过了一个月,钱氏开始让我打她,我也挺害怕的,可是试过两次就越来越兴奋。”

  葛丹看着孙鹤,听着他的讲述,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面却想起了自己前世的硬盘,自己今生今世和它再无相见之日了,想想还挺伤感。

  “小的和钱氏更加的如胶似漆了,她也开始抓挠小人,还让小人也试试。”孙鹤露出一抹怀恋的表情说道:“那段日子是小人这一生最幸福的日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