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认罪书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5 2019.08.20 20:40

  钱藩黑着脸看着葛林离开,心里面暗恨,嘴里面咬牙切齿的,半晌才吐了一口气,点手将管家钱福招呼了进来:“刚刚的事情谁也不许外泄,尤其不能让后面知道!”

  听了钱藩的话,钱福顿时就有些尴尬,然后说道:“那个,大少爷,葛师爷来的时候,陈先生的随从,那个叫陈琳的就在不远处。”

  猛地将茶杯扫在地上,钱藩眼露凶光,气的直喘气,最后颓然的坐在椅子上,无奈的苦笑。此时钱藩的心里面是苦涩的,这就是任人鱼肉的滋味,人家想怎么磋磨你就怎么磋磨你。钱藩根本就没想过去后院解释,因为没用,人家根本不会相信你。

  此时的后院之中,陈敛正沉着脸听着陈琳的汇报,当陈琳说道葛林神神秘秘的时候,陈敛的脸色又难看了几分。

  “先生,这件事情怕是有些蹊跷吧!”陈琳说完了之后,有些迟疑的说道:“如果他们真的有勾结,那个葛师爷怕是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吧?”

  陈敛看了一眼陈琳,苦笑着说道:“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我们敢赌这个可能吗?如果不是呢?如果他们就是勾结了呢?如果那个葛师爷这一次来就是威逼利诱呢?如果钱藩忍不住答应了吗?如果葛林就是希望我们和钱藩闹翻呢?如果我们现在什么都不做,那我们就无法掌控事情的方向了!”

  沉吟了半晌,陈敛沉声道:“不能在拖了,我要去和钱藩谈一谈,开诚布公的谈一谈。”

  听了陈敛的话,陈琳有些迟疑的说道:“如果钱藩不知道那件事情,那我们岂不是自曝其短吗?”

  “你不说钱藩就不知道了?那个葛林不会和他说吗?我们现在首要的事情就是要弄清楚东西在哪里,最坏的结果是落在葛丹的手里面,如果落在钱藩的手里面,大不了还像以前一样!”说道这里,陈敛已经站起了身子,他是一个非常有决断的人,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犹豫,因为一旦犹豫就等于错失了机会。

  前院,钱藩正琢磨着这事该怎么办,钱福脚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有些急切的说道:“大少爷,陈先生来了!”

  来的这么快?钱藩在心里面直叫苦,不过还是不敢怠慢,连忙说道:“接进来!”

  很快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最后陈敛就面容严肃的迈步走了进来,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钱福,陈敛这一次也没客气,直接说道:“你先出去,我有要事和你们大少爷相商。”

  钱福没动而是抬起头看向了自己家的大少爷,见到大少爷点头,钱福这才转身退了出去,并且伸手把门给关上了。

  “陈先生,那个葛师爷!”钱藩见到陈敛这个样子,直接就准备开口解释了,信不信就是他的事情了,自己还是得把话说了。

  没等钱藩说完,陈敛一摆手打断了钱藩的话,直接开口说道:“这事先不急,我先和你说点其他的事情。”

  见陈敛的态度,钱藩索性就不说话了,坐下等着听陈敛说话。

  “这么多年钱家和陈家的关系你也应该知道,你的姑姑是我们老爷的如夫人,在府里面也很受宠,前几年还为老爷添了一个小少爷。”陈敛语气平和的叙述道:“所以咱们两家的关系我也就不多说了,你心里面应该明白。”

  钱藩点了点头,他自然明白,虽然父亲的事情他参与的多,但是家里面的富贵和地位是怎么来的,钱藩知道的一清二楚。

  “两家的关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这个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我和你说说李恒案!”陈敛也没有绕弯子,直接单刀直入:“李恒案当年是家里的大少爷做下的,这件事情想必你也知道了。你不用否认,这件事情你父亲没告诉你,你现在应该也知道了。”

  钱藩默然。

  “李恒案的具体经过就是你父亲安排了一个人顶罪,这个人就是李恒,只是李恒并不知道他要顶的是死罪,你父亲说的是伤人,挨几十板子就出来了。”陈敛叹了一口气说道:“为了保险,事后不被牵连,你父亲让大少爷写了一份认罪书,还签字画押了。”

  “我这一次到这里来,一来就是为了你父亲的丧事,二来就是为了这份认罪书。”陈敛说着转头看向了钱藩:“如果这份认罪书在你的手里面,那也就没事了,咱们还像以前一样。如果你父亲没来得及留下什么,这份认罪书也不在你的手里面,那我们就要将它给找出来了。”

  “那位葛知州到现在都拖着你父亲的案子,他想做什么不言自明,如果李恒案翻腾起来,你钱家也必然受到牵连,这里面的轻重,我想你应该能思量的明白。”

  钱藩当然能思量明白,电光火石之间一切都融会贯通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那这事就很紧迫了。现在钱藩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那份认罪书究竟在哪里!

  所有的事情都是围着这份认罪书展开的,如果自己拿到认罪书,那么陈家必然要保住自己,自己将来也前程无忧,如果这份认罪书被陈家拿到,那么自己的下场可就不好说了。没了这个把柄,陈家说不定会直接弄死自己,当年自己的父亲可是用这东西要挟人家来着。

  如果落到葛丹的手里面,他肯定会把这件案子翻腾出来,到时候父亲名誉受损,钱家地位一样不保。

  在短短的时间内,钱藩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理清了,那就是一定要尽快找到这份认罪书,而且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面。

  “陈先生,这件事情我可以和你说实话,我父亲去的非常突然,临走之前一句遗言都没留下。”钱藩看着陈敛,语气真诚的说道:“我父亲的为人你也知道,他也不可能将这些事情告诉我,所以别说那份认罪书在我手里面了,我以前连这份认罪书的存在都不知道。”

  陈敛点了点头:“原来如此,那我们就要小心了,一定要把这份认罪书尽快找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