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明悟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71 2019.07.10 21:50

  听了葛林的话,葛丹微微一愣,随后有些诧异的说道:“冯立居然是四年前的丹阳县令?”

  葛林点了点头:”冯立是去年卸任并且升迁为镇江同知的,前丹阳县令何丕也就是少爷你的前任知县是去年接任的,因为突然疾病向朝廷提交了辞呈,何县令在丹阳县也不过一年的时间,之前丹阳县一直都是冯立在做主的。“

  轻轻的点了点头,葛丹在自己的脑海里面将整个事情的脉络给勾勒了出来,事情果真不简单。

  整件事情的起因就是丹阳县,就是这个冯立,冯立请修九曲河堤作为开端,知府严立炳顺水推舟或者是这本身就是严立炳的想法,这些都不得而知,但是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那就是这两个人推动了四年前镇江府河堤整修的工程,而现在九曲河决口了。

  从冯立的反应来看,这里面就有问题,也就是说九曲河的河堤是豆腐渣工程,这里面存在非常大的贪腐。

  一旦九曲河是豆腐渣工程的事情爆出去,那么参与了四年前整修九曲河的冯立就首当其冲,疏通好了,冯立自己顶罪,疏通不好,整个镇江府彻查,那么整个镇江府的河堤案就会爆发,会牵扯整个镇江府的官场,甚至还会继续向上牵扯,说不定一抓就是一串。

  无论如何,冯立在劫难逃。

  想要抹平这件事情,那就只有遮掩过去,一旦遮掩过去,重修河堤,前面的危险也就没了,这就是为什么冯立会找到葛丹的原因。

  把整件事情想明白了之后,葛丹的脸色就变得难看了,冯立这次虽然走了,可是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即便自己的老爹是户部侍郎。如果这件贪腐案上面也有人牵连,那就还会有更大的人物出手,到时候自己就有礼也说不清了,事情变得非常麻烦。

  如果和他们一起欺上,鬼知道朝廷会不会派人来查,会不会有御使盯上这件事情,想要借此扬名。

  一旦事情败露,自己就彻底被牵扯进去了,影响仕途都是轻的,弄不好就是丢官罢职。

  葛林见到葛丹静静的思考着,他也没开口,他知道这事需要葛丹自己想明白了,也需要葛丹自己做决断。为官,很多事情都可以让人帮忙,但是主见必须是自己的,决断也必须要自己来下。葛丹沉吟了片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

  “林叔,我觉得我想的有些多了,很烦躁,念头不通达了!”葛丹有些感慨的说道。

  “少爷此话怎么讲?”葛林似乎也不诧异葛丹说出这样的话,只是淡笑着问道。

  葛丹没有回到葛林的话,心里面却知道自己的想法,而且是吓了自己一大跳,官场真的可怖,真的吓人。自己是穿越者,以前还想着自己会做一个好官还是做一个贪官。做好官,为的是什么?当然是为百姓做点什么,为国家做点什么,不负自己穿越一次的经历,不负自己的血脉传承。

  做贪官,当然是为了富贵一辈子,为了钱财,为了权势,可是自己想做贪官吗?葛丹不想。

  如果为了钱,为了权势,葛丹觉得有了光脑,不做官自己可以做的更好,甚至可以做一个大世家,毕竟没有千年的皇朝,但是有千年的世家。

  自己这才当了几天县令?可是自己考虑的都是什么?是得失,是升迁,是官场潜规则,自己独独没有考虑的是那些灾民,是那些嗷嗷待哺的灾民。如果不是冯立他们偷工减料,不是他们贪污粮饷,怎么会有这一次的水灾?怎么会有现在被欺压的灾民?

  可是自己考虑他们了吗?自己没有,自己考虑的是仕途,是得失,自己考虑到了方方面面,唯独没考虑到的是百姓。

  “林叔,你说我要是把这个官弄没了,我爹会不会很生气?”葛丹看着葛丹,语气平和的问道。

  看着葛丹,虽然葛丹的语气很平和,但是葛林却看得出来,葛丹的态度很坚决,显然葛丹已经做出了决定。葛林并没有干涉葛丹决定的想法,只要葛丹做出决定就好。至于葛丹的问题,葛林自然也想到了答案,于是笑着说道:“没了就没了呗,左右不过一个知县罢了。”

  “首辅下去上来都是常事,何况区区一个知县?再说了,即便少爷官没了,但是只要名声在,起复说不定还能有好处。”

  看着葛林,葛丹心里面叹了一口气,葛林开真是将大明官场看得通透,他早就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却不说,等着自己明悟。

  在葛林看来,将事情捅破,闹大,然后刷声望,这才是最合适的选择,是王道,得罪人的什么的不重要。官场又不是请客送礼,想不得罪人怎么行,关键在于得罪人值不值得。这一次就很值得,同流合污是不行的,一旦名声臭了,那损失就大了。

  名声最值钱!

  声望刷起来,官职丢了都无所谓,只要运作得当,起复还不是容易的事情,而且还能拿到更好的位置。反正葛丹有自己的老爹给运作,完全不成为问题,反而是名声臭了才不好办。

  葛丹没考虑到这一层,这是他对大明的官场认识不深刻,完全不知道刷声望在大明官场意味着什么。

  如果换做敏锐的官员,早就将声望刷的飞起了,这才是常规操作,为此得罪镇江官员,为此罢官,这都是小事,只要把声望刷的飞起,这些都不重要。对于葛丹能够领悟到这一点,葛林很欣慰,至于葛丹丢了官位,葛林都无所谓,左右一个县令罢了。

  事实上葛丹完全不是葛林想的那样,他并没有领悟,他只是想到了那些灾民,想到了大明,想到了大明的下场。

  作为一个穿越者,葛丹觉得惭愧,他不想这么憋屈,他也不想这样做这个官,自己要做点什么。同时葛丹也是被冯立他们给激怒了,你们一群贪官污吏,做了这样的事情,让老子背锅,老子不背,老子准备掀桌子了。

  “林叔,明日咱们去九曲江大堤上看一看吧!”葛丹脸上带着一抹笑容说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