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上任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63 2019.07.31 19:52

  作为底层的官员,有几个位置是大家痛并快乐的位置,比如附郭县令,痛是因为你要伺候很多的大人,大家都在一个城池里面,什么事情你都要管,稍有不慎就要吃挂落,好处却并不是很多,快乐则是因为这个位置升迁有望,所以大家都想上。

  在上层之中一样有这样的位子,比如顺天府,所谓京官见人大三级,加上勋贵勋戚,顺天府尹也是经常顶雷挨坑的位子。

  这个位子也是有好处的,干的好了,下一步就能直升中枢,入六部,至少也是一个侍郎,甚至资历够得可以直达尚书。

  当然了,这样的位子是痛并快乐着,但是有的位子就是光剩下痛了,比如直隶州下属县的县令。赵彦炳就是这样的一位知县,作为南直隶和州下辖的含山县的县令,他是苦不堪言。要知道整个和州只有一个知县,这个知县就是自己,也就是说知州老爷只管着自己这么一个官。

  知府管着三个县,甚至更多,可是知州只管着自己一个县,有什么事情都是自己的。

  干不好吃瓜落,干好了也没什么好处,想要升迁还是不行,赵彦炳可以说是非常的痛苦。

  前些日子到任了之后,赵彦炳好不容易送礼请客的,算是和知州李敛搭好了关系,可是谁想得到,这还没到半个月,李敛就升官了,直接跑去镇江府做了同知。和州的知州换人了,据说是换了一个镇江府的知县,因为假汪直的事情立了功,朝廷给升上去的。

  据说才当了四个月的丹阳知县,赵彦炳心里面写满嫉妒,那个假汪直怎么就没跑到自己这里来了?

  站在路边吹着热风,抬头看了看马上就要毒起来的大太阳,赵彦炳心里面直叫苦,这回怕是又要花费不少银子了。

  看了一眼站在自己前面的两位官员,赵彦炳心里面叹气,这两位怕是又要郁闷了,这官场上三年又三年,越向上出缺的难度就越大,谁都赖着不想走。到了中枢,想赖着的人就更多了,比如葛丹老爹的老师刘吉。事实上这种人是招人恨的,你做内阁大学士做十八年,其他人怎么办?

  上不去的人估计恨不得吃你的肉了,这一点谁都知道,下面也一样,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断人官路呢?

  一位通判,一位同知,每一次知州出缺,这两位怕是都想着自己顶替上去,可是这一次又没戏了。通判赵彦炳不知道,可是同知钱彬赵彦炳是知道的,两任知县之后升了和州的同知,这一干就是两任,这一次如果上不去就要等下一次机会了,鬼知道下一次机会什么时候来。

  两任和州同知,如果在和州上位不成功,下一任就不可能在留在和州了,估计会任一任知府同知?反正想升知府难度不小。

  虽然大家都严肃得路边等着,顶着大太阳,一点也看不出焦急的模样,但是大家心里面怎么想的,谁都不知道。

  站在前面,同知钱彬目视前方,脸上带着笑容嘴唇微张着说道:”彦甫,南京那边已经传来了消息了,咱们这位新到任的知州大人可不简单,咱们的想法需要改一改了。不但不能与之为难,还要尽力配合,最好让他接纳咱们,咱们才算是未来可期。”

  被称为彦甫的人名叫王乐,彦甫是他的表字,是和州的通判,听了钱彬的话,王乐笑着说道:“钱大人能咽的下这口气?”

  “有什么咽不咽的下的,难道咱们还能赶走了上官不成?”钱彬眯着眼睛,理所当然的说道。

  王乐心中冷哼,你原本可不就是这个打算,不过王乐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拆穿钱彬,王乐也不傻,既然他现在和自己说这些,自然是有原因的。王乐便笑着问道:“那就要洗耳恭听了,还请钱大人赐教!”

  “咱们新来的这位知州大人,那是户部葛侍郎的之子,户部葛侍郎可是内阁刘大学士的学生。”

  “这事现在还没传开,但是南直隶南边已经有消息了,这对咱们或许是一个机会啊!”

  王乐看了一眼钱彬,怪不得他会如此说,如果是这样,那这件事情就不奇怪了,户部侍郎的儿子,这个户部侍郎还有一个内阁大学士的老师,这怎么看都是前途无量。自己两个人想要找一个靠山,还有比这位更合适的吗?一旦被他接纳,那还愁升官?

  事实上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奇怪,如果葛丹的老爹是阁老,那么情况会更严重,巴结的人也会更多。

  阁老儿子之中最有名的就是严世藩了,父子二人同朝为官,人称小阁老,声势权威都非常大。

  葛丹完全不知道自己这还没到,自己下面的人就开始准备巴结自己了,甚至连准备和自己对着干的人都调转了枪口。不过经过丹阳县的四个月锻炼,葛丹也大概摸清了一些事情,现在这些事情基本上也吓不到葛丹,可以十分淡然的处置了。

  谈话很短,但是却意味着很多的事情,两个人很快就停了下来,没有在继续的意思。

  马车很快就出现在了官道上,葛丹挑着车帘看向外面,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淡漠,这里将是葛丹大展身手的地方。

  “少爷,和州迎接的人已经到了!”葛林骑着一头毛驴来到葛丹的身边,开口说道。

  葛林这头小白驴可是他花了大心思弄的,据他自己说,修道之人骑驴那是有说法的,葛丹也懒得问。不过此时看到他骑在毛驴上,葛丹就想笑,只是这车里面太热了,又没有空调,葛丹坐在马车上汗流浃背,实在是没心情笑葛林,便摆手道:“终于要到了!“

  葛丹来和州任职,自然也是要交接的,和州的知州在等着葛丹,葛丹原本以为和州本地的官员不会来迎接自己,毕竟老上司还没走。

  经过葛林的讲解葛丹就知道了,通常这种情况老上司是不会介意的,如果是升迁的老上司,那么人家也希望到地方有人迎接自己。如果是贬斥的老上司,谁会管他,官场上的茶可是凉的很快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