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案子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68 2019.08.07 21:22

  “本官说的没错吧?”葛丹看着李氏,有些无奈的问道:“其实你不应该和本官说李恒案的。”

  “如果你不说,本官或许就连想不到李恒的一双儿女,或许也就想不到是你们姐弟作的案。这样一来,为了给上面一个交代,本官或许就会让你一个人认罪,而不会牵连到你的弟弟,你们李家也算是有后了。”

  李氏抬起头看着葛丹,露出了一抹惨笑:“你抓不到了,他已经跑了。”

  “钱瑜死了之后,趁着钱府大乱,我就让他离开了钱府了,一晚上过去了,白天也没封城,他早就该离开和州了。”李氏说的很笃定。

  “那你怎么不走?”葛丹看着李氏,笑着问道:“那样就能活!”

  李氏看着葛丹,嘲讽的说道:“活?活着还不如死了,死了我还能去见我爹,我现在可以告慰我爹的在天之灵了,我死了也可以去见他了。和你说我爹的案子,是我知道你拒绝了钱瑜送给你的花魁,我觉得你和他不是一路人。”

  “既然不是一路人,那就赌一赌,万一你想做点什么,我也能间接的替我爹报仇了。”

  葛丹看得出李氏的仇恨很深,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说的有道理,那你说说看,你爹的案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是三年前的冬天,我记得天特别冷,但是我爹的混沌摊子却卖的很好,爹还说过年的时候给我们姐弟一人做一身新衣裳。原本这也没啥,我们还能过一个好年,可是我受了风寒,卧了床,家里面那点钱给我看病全都花光了。”

  “亲戚能求的也都求了,能借的也都借了,可是数九寒天的,又都是穷亲戚,借了你人家就得饿肚子。不过也还好,没人看着,多少都借了一些,可是这些钱怎么可能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李氏说到这里,语气更加的悲戚了:“就是在那个时候,一个人来到了我家,这个人就是钱老爷。”

  “钱老爷说知道我家里面困难,给我爹找了一个赚钱的活,事成之后答应给我爹一百两银子。不但能够治好我的病,还能盘下一个小店,卖点小吃食,说不定还能做成一个前饭店后客房的大买卖。”

  “我爹当时也不放心,于是就问是什么差事,要知道这一百两可难得的很。”

  李氏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没有哭,但是神情很悲切,看得葛丹心中异常的沉重。

  “钱老爷说事情的确是挺麻烦,不然他也不会花这么多钱,钱瑜给我爹找的差事就是替人定罪。用钱瑜的话说,有人犯了事了但是这事不大,只是简单的伤人,这个人身份特殊不能去认罪,否则麻烦很大。”

  “衙门口已经打点好了,只要我爹去认罪,判一个杖责外加罚银,罚银钱瑜会出。不过有一点,这事要任就得任一辈子,不能反悔。”

  “当时家里那个样子,我又有病,我爹明知道钱老爷没说实话,但是也去了。即便判罚的重一些,有了这一百两银子也足以了。我爹当时就和我们姐弟说,哪怕是判了徒刑,他也认了,让我们好好过日子,等他回来。”

  葛丹默然,李恒想的挺好,可是谁能想到这一去就不可能在回来了。

  “我爹去了衙门,结果只有了两天就被定了一个杀人,供认不讳,斩立决!”李氏说道这里转头看着葛丹,双眼血红:“我爹就因为这个丢了自己的命,这个钱瑜他该死,一刀杀了他已经是便宜他了。”

  看着李氏,葛丹点了点头:“是啊!该死,你爹死的很惨,你知道吗?听了你的话,我回来就查了关于你爹案子的卷宗。”

  “结果是卷宗被烧,物证被毁,人证更夫两年前死了,苦主一家不知所踪,做的干净利落,一点可查的余地都没有。”说到这里,葛丹自嘲笑了笑:“本官原本还想着做一个清官,为你伸冤扬名,结果无从下手。”

  “我知道,我知道我申冤无望,所以我只能一命换一命了,我李家人的命贱,一换一,不亏。”李氏用平和的语气说出了最悲凉的话。

  “你知道你爹替顶罪的那个人是谁吗?”葛丹看着李氏,沉声问道,他很想知道这事。

  李氏看了一眼葛丹,惨笑着说道:“原本我是不知道的,可是到了钱家之后,我做了钱瑜的小妾,我真就知道了。葛大人,你知道钱瑜最早是怎么巴结上还是和州知州的陈宣斌的吗?要知道当时钱瑜可没有这么丰厚的家当。”

  “人家知州是什么人?你想往知州身边送个女人,那可没有那么容易,不说其他的,单单是大人你,钱瑜给你准备了秦淮河的花魁,虽然是两年前的,但是也是颇为难得,多大的手笔,大人你收了吗?”

  “大人连一个这样的女人都不可能收,何况是正经的侍妾?这事很难办。”

  葛丹点了点头,当官的虽然有贪财好色的,但是逢场作戏可以,你让他娶进门,哪怕是一个小妾,这件事情的难度也很大。

  “钱瑜最早巴结的不是陈宣斌,而是陈宣斌的儿子陈礼,这个陈礼就是一个纨绔子,钱瑜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陈礼,带着陈礼吃喝玩乐。虽然不知道钱瑜用了什么手段,反正陈宣斌娶了钱瑜的妹妹做小妾,而钱瑜也就巴结上了陈宣斌。”

  “那一年案发的时候,陈礼就在和州,如果说是能够让钱瑜如此用心,那也就是陈礼了。”

  “当时的和州知州已经是李敛了,钱瑜虽然有钱,但是钱绝对不足以让堂堂知州大人做这样的事情。一旦事情暴露出来,没得恐怕不光是官帽子。可是这位知州大人不但做了,而且做得还很彻底,这背后怎么可能没人?”

  葛丹知道李氏的意思,整件案子直指陈宣斌,他儿子陈礼因奸不允,怒而杀人,钱瑜为了保住陈礼,找了李恒这个替死鬼。

  陈宣斌虽然恼怒,可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那也不得不任下,李敛为了巴结上官,为了升官,这样一个丧心病狂的案子就被定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