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乡党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7 2019.08.14 22:39

  葛丹抖了抖手里面的银票,开口对葛林问道:“那这个呢?”

  “朝廷有宝钞,所以商人私下里面是不敢大规模的制作交子的,这些交子就是欠款凭证,当然了,这些是不记名的。”葛林看着葛丹手里面的交子,然后说道:“见票即付,很好用。少爷手里面的这一张出自山西会馆,是晋商的产业,只要有山西会馆的地方,全都能兑。”

  看着手中的交子,葛丹心里面非常的怪异,这玩意弄出来一方面是为了方便晋商之间做生意,另外也是方便行贿的吧?

  这就是后世不记名的债券,谁都能兑出来,真的很隐秘,尤其是在这个时代,没有账户,根本就无据可查。见票即付,说明取钱的人也不会作登记,山西会馆那边也不知道这钱是谁兑换的。了不起,真的了不起,葛丹甩了甩,笑着说道:“他们也不怕有人作假的,做点假的可就发财了。”

  一边说着,葛丹一边还抖着,同时将银票朝着阳光看过去,仿佛在鉴别假钞一样,当然了,只能是过过手瘾。

  在光脑里面搜索了一下,葛丹很快就发现了这玩意不止晋商弄,徽商也弄了,这都是有史料记载的。最早是受科举制度的吸引,各地方学子纷纷捧书苦读,以图功名。每年考试之间,成百上千的各地举子纷纷来到京城。

  他们大多家境一般,有的还很贫寒,又加路途遥远,人地生疏,乡音难改,在租住客店和一些日常生活小事上,常受一些店家的欺凌,举子们迫切希望这些问题能有人帮助解决。

  随着这些问题出现得越来越多,得到了先期来京做官和做生意的一些当地人的重视,出于同乡友情,他们相互邀请,筹措资金,购置房产,供来京的举子和其他来京谋事的或旅居者住宿之用,会馆由此而生。因为主要是为接待举子来京考试而为,所以这些会馆也叫“试馆”。

  在葛丹看来,这玩意就是给同乡人抱团用的,官场的人希望能够提携后辈,同时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结党,乡党乡党,这个词应该就是这么出来的。

  商人的目地就更简单了,他们需要当官的关照,有了会馆这么一个地方,哪怕是他们投一些钱,也是心甘情愿的。无论是结交已经在朝为官的同乡之人,还是进京赶考的仕子,他们至少也是举人,日后的进士和官员,这里面的好处就多了。让葛丹感觉有一种后世唐人街的感觉,只不过是地方至于京城。

  当你在京城科举之时,落魄没人帮助,同乡照顾了你,那是什么感觉?日后求你帮点小忙,你帮不帮?葛丹心里面还知道,这玩意发展到最后就是朝廷之中的齐党、浙党、楚党、晋党,以及赫赫有名的东林党。

  “五千贯!”葛丹将手中的交子放下,笑着说道:“钱家怎么想的?五千贯小气了一些了吧?”

  葛林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少爷,心里面略微有些迟疑,自己家少爷的胃口现在这么大了吗?

  葛丹却不以为意,想了想说道:“明天让人把这个五千贯给钱家送回去,告诉钱家人,本官为官清正,怎么能收人钱财呢?即便是这兴教化是要花钱的,是要花很多很多钱的,但是本官不能因为兴教化花钱就收受贿赂。”

  看了一眼自己家的少爷,葛林将那张五千贯的交子接过来,然后说道:“少爷,你想多了,这钱是给我的,我的。”

  葛丹看着葛林,这还真是大手笔啊!

  看着葛林将那五千贯收起来,葛丹突然的有些心疼,想了想问道:“他还说什么了?”

  这钱葛林拿的是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自己的妻女要来了,这钱正好置办一套院子,这几年在和州的花销也足够了。估计以后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所以葛林直接就把钱揣起来,听到葛丹问,葛林这才说道:“钱福说钱家的那个大少爷,愿意为少爷捐建一座书院。”

  捐建一座书院?

  葛丹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才对,送点礼可不行,一座书院的试探,还挺大手笔的。”

  “那少爷咱们接下来?”葛林看着葛丹,迟疑着问道。

  “接着等!”葛丹笑着说道:“你没答应什么吧?”

  “没有!”葛林果断的摇头,做下属的最不能干的事情就是替上司做主,哪怕上司原本就准备这么做,你做主了,他也会改主意,这种低级错误葛林怎么可能会犯呢?葛林笑着说道:“我说要少爷做主。”

  点了点头,葛丹将身子靠在摇椅上,然后笑着说道:“这就行了,先等着吧!别着急,慢慢来。”

  不过葛丹也开始思考建书院的事情了,事实上大明现在是成化年间,在往下是弘治,然后是正德,这应该是书院发展的最佳时期了。因为到了嘉靖、隆庆、万历三朝,朝廷就开始收拾书院了,应该是觉得书院结党的痕迹太明显了。甚至到了天启年间,魏忠贤还大规模的捣毁过书院,甚至连东林书院都没能幸免。

  即便是如此,葛丹也不敢保证自己建书院能行得通,稍有不慎就会被当权者所忌惮,结党永远是禁忌话题。

  自己现在做的事情,说白了是提携后辈,兴教化,这事自己做官做到哪里弄到哪里,可是如果建书院,那就不行了。如果放在和州,自己调走了怎么办?让书院自己发展,那就不一定是自己的书院了,发展出什么来,这就不好说了,弄不好还会受牵连,这事不行,不能干。

  葛丹在心里面不断的反转着,虽然书院的好处很多,但是绝对不是葛丹想要的,稳妥一些,慢慢来。

  自己需要的官场助推器,不是一群捧臭脚的,最终葛丹还是放弃了书院这个诱人的想法,或许将来位高权重了,可以试一试,现在不行。至于钱家说捐书院的事情,书院可以不要,但是钱得收下,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不过这事现在不行,还得继续拖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