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权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9 2019.07.12 20:13

  汪直何人?

  无论是在后世还是在这个时代,汪直都是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名字,广西大藤峡瑶族人,明代权宦之一,自幼入宫,曾伺奉明宪宗万贵妃。历任御马监掌印太监、西厂提督。因监军辽东有功,总领京兵精锐“十二团营”,开明代禁军掌于内臣之先河。

  不过葛丹想到的不是这些,而是后世那个帅气扮相的陈坤,以及他的那一句“东厂杀不了的人我杀,东厂管不了的我管,一句话,东厂管得了的我要管,东厂管不了的我更要管,先斩后奏,皇权特许,这就是西厂!

  葛丹以前也想过自己会见到汪直,事实上他在京城的时候也见过,可是葛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早见到汪直。关键是在丹阳县见到汪直,这汪直跑到丹阳来做什么?葛丹看着走过来的葛林,迟疑着问道:“林叔,汪直来了?他怎么会到咱们丹阳来?”

  “据说到南方探查,听闻咱们丹阳受灾了,然后就到咱们这边来了!“葛林叹了一口气说道:“多事之秋啊!”

  “不光是如此吧?”葛丹想了想说道:”这镇江府受灾之地可不光咱们丹阳县,咱们丹阳县也不是最严重的,怎么说也不会到咱们丹阳县来。我估计这里面有人搞鬼,而搞鬼的人应该就是知府衙门的人,为的当然也就是九曲河河堤的事情。葛丹看了一眼手中的信,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发出去。

  葛林听了葛丹的话,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后说道:“事情应该是这么个事情,可是到了现在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躲肯定是躲不了了。”葛丹想了想然后说道:“对了,人到那里了?”

  “那边过来传话了,大概巳时会到咱们丹阳。”葛林回答道。

  大概就是上午十点多的样子,葛丹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抽调十名衙役,到时候咱们迎接出去,嗯,出迎三里吧!“

  虽然文官瞧不起太监,没事还大骂,但是那也分什么人,都察院的御使是职责所在,为了扬名他们连皇帝都骂。翰林院的官员们,那是清贵官,骂宦官那是政治正确,然后就是朝中的重臣,骂一顿问题也不大,基本上很少被打死的,更多的都是被贬斥回家。

  当然了,这个其实也是政治需要,你宦官不和大臣对立,那你和谁对立?难道和还想和官员同流合污,详谈甚欢?那是皇上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大明的确有过宦官和大臣相谈甚欢,相交莫逆,那就是张居正和冯保,这两个人最后什么下场,这是皇帝绝对不允许的。放太监出去就是咬人的,就是和文官掐架的,你不去和文官掐架,那要你何用?文官也将骂太监视为政治正确,背后就是君权和臣权的斗争。

  这种斗争也不是大明一代才有的,封建王朝的主基调就是这个,汉代以前是皇权与封国的斗争。

  到了隋唐则是皇权以世家门阀的斗争,结果藩镇崛起,天下分崩离析,有宋一代,世家门阀不见了,文臣将武臣彻底打倒,有宋一朝积贫积弱,臣权彻底压倒了君权。到了大明,为了缓解这种颓势,君权和臣权又进入了新一轮的斗争,大明的勋贵在土木堡之变之后,实力大损,文臣和宦官的斗争进入了主流。

  虽然各种各的说法,但是实际上就是君权不断加强的一个过程,汉代以前诸侯国何其强大,隋唐时期的世家门阀已经弱于诸侯国了。

  士大夫登上历史舞台之后,实力依旧很强大,但是却不像诸侯国和门阀一样了,整个政治生态就是如此。

  在这样的政治生态下,双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维持斗而不破的局面,只不过当出现不合适的人的时候,这种局面会向着某一方面倾斜,比如权阉。比如高拱张居正那样强势的内阁首辅,当然,还有严嵩。只不过无论向着那个方向倾斜,君权加强的整体的大方向是不会变的。

  像葛丹这样的县令,他们是实务官,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参与这样的争斗和角逐。

  所以面对汪直也要给予足够的尊重,否则就是藐视皇权,回头就弄死你,虽然对方是镇江府那边鼓捣过来的,但是葛丹还是要保持足够的尊重。

  吃了早饭,葛丹带着葛林葛武以及十名衙役就出发了,原本葛丹还想坐轿子的,但是却被葛林给拦了下来:“少爷,你还是坐马车去吧!”见到葛丹看向自己,葛林笑着解释道“汪直去年曾经上书陛下,言洪武永乐间人臣没有敢乘轿的,正统时文官年老的才可乘轿。”

  “自景泰以来两京五品以上无不乘轿者,乞严定文职三品年六十以上方许乘轿,武臣一概不许。”

  “陛下准了汪直所奏!“说着葛林看向了葛丹,然后说道:”这件事情当时闹得沸沸扬扬,现如今汪直到了下面来,如果少爷以县令之尊,乘轿前去接汪直,怕是少不了一顿呵斥。如果他是听了知府衙门的怂恿来找茬的,那么事情少爷说不定会被责罚。“

  听了葛林的话,葛丹有些瞠目结舌,还有这事?葛丹还以为大家都坐轿子,没想到不许啊!

  看了一眼周围的衙役,葛丹沉声说道:“既然有这个规矩,以后本官出行一律乘坐马车,轿子撤掉一些东西,然后拿出去卖了。”说着葛丹摆了摆手说道:“备车!”

  乘坐轿子是以人为畜,这是明太祖朱元璋的话,所以大明洪武之前不予许乘坐轿子,后来为了体恤年老的文官,渐渐才有了文官品级高年岁大可以乘坐轿子的说法。当然了,这也是文官拿回了一些权力的原因,在大明的洪武和永乐两朝,文官的地位实在是不怎么样。

  后来大名鼎鼎的内阁大学士,那个时候也真的也就是五品,而不是后来的无冠宰相。

  坐着马车出了城,颠簸的要命,葛丹也只能忍着,同时葛丹也下定了决心,自己得学骑马,不然早晚得痔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