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因由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5 2019.08.02 20:18

  交接完成之后,李敛就离开了和州,这里已经没有他什么事情了,继续呆在这里,那也只能是碍眼了。葛丹完成了交接之后,自然是住进了知州衙门,从这一刻开始,和州知州就是葛丹了。

  葛丹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衙门里面溜达了一圈,别说,和州的衙门可比丹阳县的县衙大得多了。

  收拾衙门的事情自然有下面的人去做,葛丹根本就不用操心,这一点葛丹享了清闲。

  “有人送来请帖!”正在葛丹溜达的时候,葛林从后面追了上来,手里面拿着一份请帖来到了葛丹的面前,然后笑着说道:“是那位钱老爷,不过却是和州士绅的联名请帖。请少爷晚上赴宴,说是本地的士绅为少爷接风洗尘,同时大家也相互认识一下。”

  “这个钱瑜在和州的地位很高?”葛丹伸手接过了请帖,翻看了一下,抬头问葛林道。

  “是,很高!”葛林点头说道:“从陈宣斌那时候开始钱瑜就在和州经营,李敛任职的时候继续经营,现在算算有五六年了,钱瑜不说将整个和州经营的风雨不透,也没差多少了。”

  葛丹冷笑了一声,随手将请帖递回去,然后说道:”还不是仗着陈宣斌的势,这钱瑜名声如何?“

  这一点葛丹相信葛林肯定去了解了,所以葛丹才有此一问。

  “表面上很好!”葛林回答道:“修桥补路,灾年放粮,丰年减租,家里面算是不错。”

  葛林的话说到这里,葛丹也就明白了,点了点头,表面上不错,那就是说是私底下还是有些龌龊的事情。不用想葛丹都知道这家伙做了什么,青楼赌坊,放高利贷,逼良为娼,这些事情肯定都少不了这个钱瑜的。偏门来钱快,这一点谁都知道。

  加上正行不是谁都能做,但是偏门只有有实力就能捞,没什么技术难度,钱瑜做起来肯定是得心应手。

  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法避免,钱瑜不做也有其他人做,葛丹想要改变基本上不可能。即便改变了一地,那又如何?葛丹能在和州做一辈子官?葛丹走了之后,还不是和以前一样。三年的任期,葛丹能做的事情太少了,即便是再来三年,葛丹又能做什么呢?

  “这个钱瑜背后有陈宣斌,陈宣斌背后是万翼,何苦如此费心的巴结我?”葛丹想了想问道。

  事实上葛丹说的是实话,钱瑜应该也明白,只要他不坏了葛丹的事情,葛丹绝对不会和他发生冲突,因为不值得。

  “应该是有三个原因!“葛林想了想,随后开口说道:”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因为钱瑜的弟弟钱卞,这个钱卞比起他的哥哥钱瑜可是差远了,为人嚣张跋扈,喜好枪棒拳脚,前些日子在大街上打死了人,事情闹大了,李敛没有办法判了一个斩监候。“

  斩监候?

  听到这个判罚葛丹就是一皱眉头,要知道杀人偿命这可是律法铁条,当街斩杀人命,那就更是情节严重,罪无可逭,基本上判罚就一个,那就是斩立决。

  大明的死刑方式有两种,基本上就是斩和绞,其他的方式大部分已经废除了,像凌迟这样的刑法,除非是谋逆大罪,基本上用不到。地方上也很少会判罚凌迟,基本上就是斩和绞。这两种死刑方式又有斩立决绞立决和斩监候绞监候,斩立决和绞立决很简单,那就是死刑。

  判罚完成之后,文书呈递到提刑按察使司批复之后递到刑部,经过刑部复核之后,准许文书发回来,直接砍掉脑袋。

  斩监候和绞监候也是死刑,但是却不立即执行,而是监禁起来等候秋审或朝审复核,如果秋审通过,那么就会在秋后杀头,称为秋决。

  斩监候不像斩立决,斩立决就是杀头,只有准许和不准许这两种说法,但是斩监候的审核分为情实、缓决、可矜、留养承祀等几种情况。情实即罪情属实,立即执行。缓决即案情虽属实,但危害性稍小,留待下次秋审或朝审时再审核。可矜即案情属实,但情有可原,减死。留养承祀即情节虽重,但父母、袓父母年老无人奉养,免于死刑。

  李敛判罚的这个斩监候,显然不是为了立决的,也不是为了秋决的,而是为了免死去的。

  文书递到了南京的刑部,显然陈宣斌会想办法,甚至万翼也会出手想招,保住钱瑜的弟弟钱卞的命。

  李敛如果还在,自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葛丹横叉一杠子,这件事情怕是又起波澜,而且很可能会出现疏漏,所以钱瑜才迫不及待的想要交好葛丹。毕竟这件事情和葛丹没什么关系,葛丹只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这事了了也就简单了。

  当然了,这事还有后续,那就是一旦死刑免掉了,那就需要改判,这个改判就是葛丹来做。

  有些判罚虽然不是死刑,但是也会要了命的,钱瑜想不巴结葛丹都不行,为了保证他弟弟的命。

  “大概明白了!”葛丹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说道:“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就是钱瑜的生意了,钱瑜很多的生意都是与法不合的,他怕少爷找他的麻烦。”葛林继续说道:“一旦少爷找他的麻烦,那他的麻烦就大了。”

  破家的县令,灭门的令尹,绝对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这十个字道尽了县令和府尹的权力,葛丹虽然还没到知府的程度,但是也只知州了。如果葛丹觉得钱瑜不会做人,真的下了决心要和钱瑜为难,钱瑜也就不是头大那么简单了,钱瑜麻烦就大了。

  “第三个原因应该是在京城了!”葛林笑着说道:“说不定这后面就有万翼的影子,那个南京来的花魁,说不定就是万翼的手笔。”

  “此话怎讲?”

  这个葛丹是真的愣住了,不禁开口问道。

  “万安虽然为首辅,后宫里面得到了万贵妃的支持,朝中与南人结成朋党,但是内阁次辅刘珝也有一批人在,和他斗的很厉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