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县令来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疑点重重

县令来也 青橘白衫 2047 2019.08.04 19:55

  葛丹迈步走了进去,径直来到了钱瑜的身边,扫了一眼钱瑜的尸体,葛丹觉得这个基本上也用不着怎么验尸了。胸口插着一把刀,这死因在明显不过了,从流血的情况来看,这不是死后留下的,明显就是死前的伤势。开启光脑扫描了一下,果然胸口的刀伤就是致命伤,死因无可疑。

  扫描了一下刀柄上的指纹,上面的指纹有不少,但是大多都是覆盖的指纹,所有的指纹葛丹都做了备份。

  葛丹站起身子之后开始扫描整间屋子,窗户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显然对方不是潜入的,从门走进来的,钱瑜给对方开的门。对方应该是钱瑜的熟人,那就是熟人作案了,到是刀自下而上的插进钱瑜的胸口,这事葛丹绝的有些蹊跷,如果按照这个姿势插进去的刀,那么这个人的身高得多矮小?

  钱瑜本身就不高,甚至都不到一米七,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刀的话,对方应该也就是一个孩子。

  葛丹心中不禁有些纳闷,难道是孩子作案?这个不应该啊!想到这里,葛丹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葛丹先扫了一下钱瑜的二儿子,结果指纹对不上,刀柄上的指纹不是他的,大儿子钱藩的指纹也对不上,也就是说这件凶杀案与钱瑜的这两个儿子没关系。葛丹转头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女眷,会不会他们之中有人做的?葛丹想了想,决定还是先询问一下。

  葛丹点手招呼钱家的管家钱福,等到他走到身边之后,葛丹开口问道:“是谁第一个发现尸体的?”

  “回大人,正是小的!”钱福连忙答应了一声,然后哭丧着脸说道:“老爷今天原本是要庆丰楼的,因为能见到大人,所以老爷格外高兴,小的见时间差不多了,便来请老爷,结果叫了半天门,没人答应,小的推开门之后就发现老爷躺在地上了,胸口插着一把刀,大人,你一定要抓住凶手啊!”

  “本官看了一下,你们家老爷所在的这个院子似乎是独门独院的,你离开的时候,谁在这里伺候?”葛丹四下看了看,然后继续问道。

  葛福想了想,然后说道:“大人,这里是后宅,仆役是不能进来的,除了小老儿我,进出这里的也就是两位少爷和夫人小姐,伺候着的也就是几个丫鬟。小的离开之后,老爷没有招呼其他人进来这里伺候,因为这里是书房,平日里老爷多是一个人呆在这里,没有老爷的允许,大少爷也不能进出老爷的卧房。”

  听了葛丹的话,葛福一皱眉头,凶手选择的时机和下手地点都非常的合适,这个一定对钱家对钱瑜这个人都很了解。

  “你把府里面能进到这个院子里面的人全都找出来,本官要询问!”葛丹想了想开口吩咐道。

  暂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先从指纹和是否说谎来判定一下了,如果在这些人身上找不到什么线索,那么这事就麻烦了。到时候可能要将搜检范围阔大到整个钱家,葛丹现在只想尽快找到凶手,根本不想在发生一点意外。因为发生意外意味着更多的麻烦事情,现在葛丹最怕麻烦了。

  很快这些人就被集中过来了,包括钱瑜的夫人和七房小妾,还有他的那些小妾给他生的孩子。

  加上伺候这些人的丫鬟婆子,还有书童,葛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黑压压的一群人,脸上的表情很难看,好家伙,七个小妾,十几个孩子,这个钱瑜也不怕把自己累死。现在好了,人死了,这一大家子估计也要散了。另外葛丹也觉得这个钱瑜肯定没少捞钱,不然怎么会有钱养活这些人。

  “你们今天谁进过这个院子,谁来这里找过钱老爷?”葛丹目光扫过众人,缓缓的开口问道。

  结果不出葛丹的预料,没人开口,没人说话,葛丹点手招呼过了齐阖,然后直接说道:“带着人询问,问清楚他们从现在开始往前一个时辰都在做什么,可有人证,把没有人证明的人给本官筛选出来,对了,别忘了让他们把手印按上,告诉他们,按上手印就是认了,如果发现撒谎做伪证的,按照阻挠朝廷办案处理,本官绝对不轻饶。”

  这样做当然是为了收集指纹,人太多了,葛丹也不可能挨个去看人家的手,加上这里大部分都是女眷,这样做很不妥。

  “是,大人!”齐阖答应了一声,然后去招呼和州的衙役们了,这事齐阖不是第一次干了,他自然是驾轻就熟,很快他就把该怎么做交代了下去。

  葛丹则是背着手开始在院子里面溜达,想要找一找有没有翻墙之类的事情,结果让葛丹失望了,院子里面没有发现任何的痕迹,显然这人不是翻墙进来的。葛丹走回到屋子前面,仵作已经验尸完毕了,尸格也填写完了,尸体已经被抬了出来,钱家的人又是一阵痛哭,显然钱瑜的死对钱家人的打击不小。

  伸手将杀人的凶器拿了起来,葛丹发现这应该是一把剔骨刀,而且应该有些年头了,刀身磨损的很厉害,但是看得出来,这上面有很清晰的摩擦痕迹,凶手应该杀人之前磨过刀。

  这是蓄谋杀人,而且是准备了很久的,没有丝毫的犹豫,提前准备好了凶器,到了之后直接下手,杀完人关门离开,这个凶手胆大心细,准备充分,显然这是一个棘手的案子。如果指纹那边没有收获,那就真的要花费一些时间和心思了。点手将葛福叫了过来,葛丹吩咐道:“让人认一认这把刀,尤其是厨房里面的人,看看有没有人认识。”

  如果能够找到凶刀的来历,那么就能够找到能够接触到这把凶刀的人,也就能够缩小凶手的范围。

  整整忙碌到半夜,齐阖那边终于完成了问话,一摞口供也给葛丹送来了:“大人,能准确说出自己在哪里做什么的,有人证明的,有十七个,说出自己作什么却无人证明的,有二十四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