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青春日常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保护费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天明又一村 2599 2019.01.03 00:10

  清晨,再次踏入校园的青木司,明锐的感觉到了周围视线的不同。

  与以往单纯的恐惧,厌恶,好奇的视线不同的是,青木司竟然感觉到了尊敬。

  一个不良少年也可以得到别人的尊敬吗?青木司哑然一笑,只觉得这都是自己的错觉。

  一如往常的来到班级里最拍一排的座位上,青木司打了个哈气,趴在了桌面上,闭目养神。

  “青木君?”耳边忽然传来了照桥心美的声音。

  青木司眨了眨眼,有些犯困的看着照桥心美,对她点了点头:“怎么了?”

  照桥心美好像还化了淡妆,原本就不俗的脸蛋更加的清丽脱俗,一头蓝发披肩,大大的眼眸中似乎也有些疲乏,只不过现在看着青木司,露出了开朗的笑容,一脸关切递过了手上的药瓶:“这是我家里的喷雾跌打药水,好像是妈妈从华夏的朋友那里收到的礼物,听说对外伤很管用呢。”

  青木司看着她,微微一笑:“没关系,身上的伤不算碍事,不过还是谢谢你了照桥同学。”

  照桥心美看着青木司对着自己笑起来的模样,心脏有砰砰的跳了起来,把药水放在桌上,便紧张的双手背后,不自觉得踮了踮脚尖说道:“有总比没有好,身上的伤不愈合的话,会很痛吧。”

  青木司摸了摸自己不知为何好像完全没有长头发迹象的光头,有些难为情的摆了摆手:“那个....”

  照桥心美不给青木司拒绝的机会,笑吟吟打断了他:“那就这样吧,我要去温习功课了。”

  说完,便转身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雀跃的脚步似乎显得很是兴奋。

  青木司叹了口气,还是把喷雾药瓶收了起来,看着周围男同学隐隐嫉妒的目光,感觉自己好像自己又拉了一把仇恨。

  “老大!”前田虎的声音总是那么充满朝气,青木司扭头去看,一脸伤痕的前田虎大笑着从门口走来,一屁股坐在青木司旁边的座位上,眼睛上的黑眼圈明显的吓人。

  “喂,你的黑圆圈是被人打的吗?”青木司挑了挑眉。

  前田虎摸着头嘿嘿直笑:“不是不是,昨天回家心情太激动了,正好《极道风云》的电视剧也播放了,就看完了电视剧以后又重温了一遍电影,一看就停不下来了。”

  青木司无语的捂住了脸:“话说那种完全不符合现实的电视剧,到底有什么意思啊。”

  前田虎有些激动:“怎么能没意义呢!里面的主角虎哥百折不挠,遇到任何危险也绝不退让,不知道鼓舞了多少人要鼓起勇气勇敢面对困难呢!”

  “而且他还那么酷!”前田虎说到这,竟然有些害羞的笑了起来:“就是比老大还差一点,不过也足够帅了!”

  他竟然像个小迷弟一样的感叹了起来:“要是能成为像虎哥或者老大一样强大的男人,那该有多好啊!”

  他说到这里,兴奋的唾沫横飞:“昨天我趴在地上,看着老大在十几个人的包围下一拳一个,打的那些人哭爹喊娘,真是酷毙了!”

  前田虎还摆出了裸绞的动作,张牙舞爪的比划着:“尤其是那个上野阳,简直太惨了!说实话,当时就是说老大是真的想杀了他,我都是信的。果然,老大就是老大,那种气势,我一辈子都学不来。”

  青木司沉默着微微一笑。

  他那会.....是真的想杀了上野阳....

  想到这,青木司叹了口气。当时他真的是打红了眼,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练习室里,要不是前田虎叫了他一声,没准真的要出大事了!好在现在已经清醒了过来,下次绝对不轻易去跟梦里那群小太郎的亲戚们玩命了。

  从包里掏出一罐热咖啡,喝了一口,青木司觉得自己精神了很多:“好了,别谈那些事了。又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

  前田虎这才有些不甘的停了下来,却依旧对着青木司眉飞色舞:“昨天我手机上收到了很多想要跟着大哥混的人发来的信息,大哥,你怎么看?”

  “宁缺毋滥。”青木司撕溜溜的喝了一口咖啡,又甜又苦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反正,只要是跟着我混的,都按着那什么......五戒录来吧。”

  话说有那么个东西还挺好使,起码不用费劲巴拉的解释半天。

  “噢,对了,大哥。”前田虎嘿嘿一笑,对着青木司挑了挑眉,把一沓厚度不菲的钱递给了青木司。

  青木司惊讶的看着他:“你这是干嘛。”

  “保护费啊!”前田虎理所当然的说道:“现在我们是舞阳高中的话事人了,理所当然要收保护费啊?这些都是早上那些人主动交到我手里的,大概是一个礼拜交一回吧。”

  “把钱都退回去!”青木司义正言辞,声音严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收保护费了?我当时跟你说过什么?从不持强凌弱!以后谁也不许去收保护费!”

  “呃...”前田虎皱着眉,竟然反驳道:“老大,这是规矩啊。如果我们不收,那些交保护费的人也不会安心的。”

  青木司有点生气:“放屁!谁还喜欢主动把自己的钱交出来吗?”

  “呃...”前田虎一时哑然。

  但很快,他又解释道:“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收保护费就是不对的行为。”青木司看着前田虎,表情有些冷酷:“你觉得这是正确的举动?”

  前田虎看着青木司沉着脸,话语斩钉截铁,便也没敢再和他顶嘴,只是叹了口气道:“好,那我把它还回去。只是,我估计他们还会来找你的。”

  青木司瞥了他一眼,不想搭理他:“你们谁也不准在学校里欺负人,打人不行,收钱更不行。你也替我告诉其他不归我管的不良学生,谁要是欺负人,或者去做什么坏事,就等着我去找他吧。”

  前田虎摇了摇头,没多说话,他觉得,事实会让青木司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的。

  在霓虹的社会中,等级制度的明显应该是世界范围里都数一数二的。

  不说前后辈的等级制度,单单在学校里,学生之间也有非常明显的等级差异。

  不良少年不用多说,自然是最被人畏惧的那一种,是等级金字塔中的顶端。

  第二等级中则是艺体能方面比较出众的学生。

  第三等级则是以上这些学生的小跟班,或者是学生社团的成员。

  第四等级,是那些孤僻的人,运动能力差又没什么特长的人,或者是干脆奇怪的人。

  而在这等级金字塔的最低端,还有一些动漫里或小说里最常看见的一种人——被霸凌,被排挤的人。这群人可怜到吃饭甚至都躲到厕所里去吃,以免被人霸凌,连午饭都吃不好。

  如果这些最底端的人,想要不再被欺负,不再被霸凌,不再被孤立,该怎么做?

  改变自己?别开玩笑了,如果他们有这样的能力,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反抗?如果他们能有勇气抬起头来反抗,又怎么会被人一直欺负?

  这些人,想要避免被欺负,就只有一条路——要不然混进什么小团体,找到什么愿意为他说话的朋友。要不然,就只有去攀附不良少年。

  交保护费,自然是最简单的一条路。主动去找那些不良学生递交金钱,宁愿用自己被剥削,换取学校生活的安稳,这是他们最容易摆脱当前困境的方法。

  前田虎明白这些道理,但好像,青木司并不懂。

  就算青木司让全校的不良学生都不再去欺负同学,那又有什么用?

  会霸凌人的,又不是只有不良少年。

  前田虎叹了口气,看了一眼明显生了自己的气,扭过头去不愿搭理自己的青木司,决定还是让青木司自己看着办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