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青春日常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是不是太把她当小孩子了?

长得太凶了怎么办 天明又一村 2444 2019.01.10 00:10

  “笨蛋...”

  看着陷入熟睡的青木司,穹坐在床边,轻轻伸出自己一向冰冰凉的手,轻轻抚摸着他仍自滚烫的脸颊。

  司的脸......比想象中的还要光滑呢。

  穹呆呆的看着青木司,此时陷入沉睡,因为难受而微微皱眉的青木司,表情再无往日的成熟冷静。看着他轮廓明显,却还带着一丝稚气的面容,穹第一次意识到,原来青木司也只是个还未成年的男孩。

  往日他的一举一动十分成熟,口吻也像大人也似,几乎让穹完全忘记了——但论年纪而论,青木司也不过只比她大上一岁,还只是个十七岁的少年。

  青木司此时也许是因为脸上穹冰冰凉的小手让他感受到了舒适,在睡梦中微微舒展了眉头,本能的朝着穹的方向伸了伸脸,就像是在撒娇一样。

  从来没有见过青木司这副模样的穹不自觉得露出了微笑。

  “我是不是......太任性了?”穹朝着青木司的方向挪了挪位置,身体几乎只和青木司隔着一床被子,甚至能感受到青木司身体随着呼吸的不断起伏。

  穹的手摩挲着他的脸颊,犹豫了下,做贼似的悄悄低下了头,把自己的小脑袋轻轻放在了他的心口。青木司的心跳声稳定而又有力,一股很像儿时曾在父亲那里感受到的安全感,让穹忍不住眯起了眼。

  司,是不是每天过得也很辛苦?穹趴在他的身上,嗅着青木司独有的淡淡味道,说不上是什么香味,却让她很是喜欢。

  是啊,在两周前,司才刚刚失去自己相依为命的父亲,他的心里又怎么会像表现的那样平静?穹的眼神有些愧疚,她在青木司的胸膛上抬起头来,有些痴痴的看着他:他也会常常有,整个世界里只剩自己孤零零一个人的感觉么?

  不,起码我还有父母可以依靠,司才是真正的一个人吧?穹一想到,自己之前对青木司故意冷落,甚至有些疏远的模样,就可以将心比心的感受到那让人无比揪心的难过:司....一定因此很受伤吧?

  “对于司来说......我是特别的吗?”穹小声的喃喃自语着,把平时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借着青木司昏睡的时候,一口气全都倾诉了出来。

  “司平时,也会感受到孤独吗?”穹缓缓起身,身子向前,小脸挪到了青木司的脸颊之上,青木司的脸颊在她眼中,连细小的毛孔都清晰可见。

  “司会因为我的疏远,而难过吗?”穹轻轻低下了头,将自己冰凉的额头抵在了青木司的额头上,逐渐感受着自己冰冰凉的额头也变得温热了起来:“可是司,是因为什么才能让自己表现的这么坚强的呢?”

  “是因为什么,才会对我这么好的呢?”穹一头银发垂下,落在了青木司的脸侧,鼻尖与唇瓣甚至能感受到青木司呼吸时炽热的气流,脸颊因为脑中混乱的想法而微微发红。

  “是因为......把我当做了普通的妹妹吗?”穹缓缓低下了脸,鼻尖也碰触着青木司的鼻尖。

  “还是和我眼里的司....一样珍贵呢?”

  闭上了眼,颤抖的眼皮暴露了穹不安的内心。她一只手还放在青木司的脸上,另一只手却不知不觉攥紧了裙摆。微微用力,宛若果冻的两片唇瓣向下轻移,在青木司脸上稍有碰触,自己也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就感觉浑身像忽然蹿过了一道电流一般。慌乱的抬起头来,发现青木司一动不动,穹才舒了口气,坐直了身子。

  将已经冷却的毛巾重新打湿,放在青木司的额头上。穹轻笑的模样,就像是个偷吃了糖果的小女孩,天真快乐。

  伸出手指点了点青木司的脸颊,穹温柔的注视着青木司:“对不起,没有经过你的同意。”

  “但你如果不说话,我就当你不介意了。”穹看着依旧陷入在沉睡中,一动不动的青木司,自顾自的点了点头:“不介意就好。”

  穹站起身来,将水盆费力的双手抱起,踉跄着走下了楼,为青木司重新打了一盆热水放了上来。

  她又开始了重复的为青木司在脑袋上敷着毛巾,换了四五次水,直到一小时后青木司的体温逐渐稳定,才疲惫的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关门前,看着沉沉睡着得青木司,穹表情复杂的轻轻开口:“笨蛋......好梦。”

  关上门,青木司的房间里又恢复了一片宁静。

  ------------

  不知过了多久,青木司才浑浑噩噩的睁开了眼,他只觉得嗓子里干燥的就像要烧着了似的,脑袋还是十分昏沉。兴许是这些天的疲劳和精神压力,在这一瞬间全都爆发了出来,他只感觉自己强健的体魄就像是纸糊的一样脆弱。

  这也难怪,青木司不仅每天早上五六点就起床开始做便当,晚上还要打拳,回家还要看书到十二点才能睡觉。睡觉时还要在梦境训练室里继续练习各种技能,有限的睡眠时间就这样被进一步压榨了。一天两天还好,这么一周两周的下来,对身体的负担的确不小。

  勉强坐起身来,青木司就看到了身旁的书桌上,一杯还冒着热气的温水。

  愣了愣,青木司嘴角慢慢挂起了微笑,伸手将水杯拿了过来,凑到嘴边。抿了一口,水温刚刚合适,也不知道穹碰巧做到的,还是下了苦心。

  将水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干得要冒烟的嗓子总算好受了些。青木司找出手机,上面的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六点半。

  糟了,穹还一天没吃饭呢吧!

  青木司急忙起身,推开了门,扶着墙一点点下了楼梯。

  厨房里竟然亮着灯光,还响起了咕噜噜煮着什么的声音。青木司惊讶的看去,只见穹一头银发扎成了双马尾,身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睡衣,而睡衣外,还套着平时青木司做菜才用的围裙。

  她微微踮着脚尖,费力的用勺子搅动着锅里煮着的粥,精致的小脸上两片粉嫩的唇瓣紧紧抿着,动作无比认真。一股淡淡的粥香味,让一天没吃饭的青木司觉得肚子忽然饿了起来。

  “穹?”青木司发出了呼声。

  穹扭头,对着青木司微微一笑:“坐着看会电视吧,一会就做好了。”

  青木司当然不会坐在沙发上去看电视,而是快步走了过来,看着她满头大汗的模样,急忙伸出了手:“还是我来吧,你快去坐着休息一会。你平时也不运动,今天突然做这么多事,会身体不舒服的。”

  穹不满的瞪了青木司一眼,没有丝毫要让开位置的意思:“只是煮个粥而已,我的身体还没有这么弱!”

  青木司表情有些难为情:“这,这....”

  “快!”穹表情似笑非笑的看着青木司:“怎么,觉得我做的东西不能吃吗?”

  “当然不会!”青木司急忙摇头。

  穹给他做饭吃他连想都没想过,别说好不好吃的问题,哪怕是这粥煮成了锅巴,他也吃得下去。

  “那就去坐着休息,如果不是因为司病了,我才不会这么做。”穹扭过头来,专心致志的看着锅里煮着的米粒。

  青木司张了张嘴,还是老老实实的没再多说什么,坐在了离穹不远的餐桌边,双手靠在椅背上托着下巴,静静地看着她。

  自己是不是偶尔太把她当做小孩子看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