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帝国猛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六章:拜师礼

帝国猛虎 景以 3020 2019.08.25 17:00

  距离六营演武仅剩十天,对张宇和武北玄来说,要做的事才刚刚开始。

  一大早,他俩就赶往虎豹营,全营齐聚演武场,让张宇挑人。而张宇挑人的方法和之前一样,原地站立一动不动,动了直接淘汰。这个选择方式给了更多人希望,很多身体偏瘦小的士兵咬紧牙关坚持。不过两个时辰,七十四位士兵人选挑选结束,加上之前挑选的二十人和张宇、武北玄及魏星云四人,一百人正好。

  十天的时间同样紧迫,张宇铆足力气,训练这批人。

  与此同时,虎豹营在西郊拉练的时,也被其他五营获悉,除了骁骑营不屑去做,其他四营也派参赛士兵熟悉地理环境,以便于更好地作战。

  为了防止作战方式泄露,张宇和黄旗山沟通后,每天带人晨跑至北边的连翘山脉,那边的地形情况和西郊很接近。

  就这样,时间过得很快。

  而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张宇要拜师了。

  一大早,武北玄就命令下人去准备拜师用的物品,而张宇穿戴一新,踏着骄阳,在武北玄的陪同下前往孔府。

  孔繁星在京城有府邸,但他不喜欢住那,所以常年定居国子监。这次拜师,需要认师门,自然不能在国子监举行仪式。

  古人对拜师礼很看重,天地君恩师,从此以后休息相关,很多师徒情分比父子还要深,便是如此。

  孔繁星收徒,自然不是小事,他只是发了几道请帖,邀请几位好友观礼,但消息却在京城的儒学界中众人皆知。很多儒士未被邀请便亲自来了,其规模程度,比论道会的人数还要多。像上次论道会有过交集的欧阳烈、杜修等人,都悉数到场。

  为此,孔府大开府门,凡是不请自来的儒士,均全部招待,只不过他们进不了主屋,只能在旁殿等待。

  四月初十,巳时三刻,宜婚娶、动土、拜师。

  张宇已来到孔府门前,望着眼前的深府朱门,张宇突然有些感触。来京城一个多月了,自己要正式进入这个波涛汹涌的深海之中。原本自己是一只树叶,如今拜入孔门,就有了遮风挡雨的小舟。既然已经决定对这个世界做些什么,张宇就会抬头挺胸,一直往前走下去。

  此时孔府门前,孔繁星的长子孔期在此等候。他的岁数比张宇父亲还要大,但也得热情地称呼一声师弟。

  张宇回礼,然后在他的指引下,进入孔府中。

  穿过静谧而又雅致的院子,有很多观礼之人向张宇报以微笑,张宇挨个回应,嘴角扬起不敢放下。来到府中深处的一座宅子,孔期道:“小师弟,父亲在屋内等候,同在的还有几位京城大儒,你进去吧。”

  “多谢师兄。”张宇拱手回应,随即抬脚入屋。

  房间正堂上挂着孔圣人画像,底下是香案,摆放着祭品。

  案桌旁两把交椅,孔繁星端坐左侧,左右两侧是两排交椅,一共坐着六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有一人张宇认识,正是欧阳烈,其余大儒都不认识。看到张宇进屋,欧阳烈对张宇微微点头。

  张宇先是对孔繁星深深一鞠躬,然后对左右两侧大儒见礼,说道:“学生张宇拜见恩师和诸位夫子。”

  孔繁星点点头,笑道:“嗯,起身吧。”

  旁边的大儒们打量张宇,都纷纷点头,有一人道:“孔老头,你这弟子挑的好,模样好,懂礼数,文采还好。好宝贝都被你捡走了。”

  “是啊,怪不得你打破自己的誓言,再收弟子,这么好的弟子,我也不放过,哈哈….”

  “他在论道会上的儒家四言我看了,非常好,若无雄厚儒学积攒,是说不出那样的话的。老孔啊,你将来后继有人。”

  …….

  观礼的大儒们不吝言语的刮奖,让孔繁星高兴地抚须大笑。

  孔繁星高兴道:“来,玄黄,先给圣人行礼!”

  拜师第一步,拜祖师,也就是孔圣人,表示对儒学的敬重,表示从业的虔诚,同时也是祈求圣人“保佑”,使自己学业有成。

  张宇跪在香案下,焚香祭拜。

  行礼后,张宇起身退到门前,请孔繁星上座,然后三叩首行礼,双手跪献红包和投师帖子,这是第二步。

  孔繁星接过红包和投师帖子,语重心长道:“既入我门,我这里有几言需要告诉你,第一是尊师重道,第二是无愧天地本心,第三当以天地为己任,正如你的儒家四言,立天地立心,为百姓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万太平,它们很难办到,但只要金诚所至金石为开。你为人聪慧,师父要告诫的东西就是这些。”

  张宇点点头,随即又献上六礼束修,包括芹菜、莲子、红豆、桂圆、枣子和干瘦肉条,然后双手献茶。

  孔繁星接过茶水喝一口水,连忙将张宇托起来。

  孔繁星从怀中取出一枚玉婵,巴掌大小,乃是上好的昆仑白玉,玉中有一道血色玉髓,只听他说道:“我一生爱好古玩,但仅有此物一直放在身上。婵生于初夏亡于秋,不见春冬,只争朝夕。我将此物送与你。”

  张宇双手接过,长者赐,不敢辞。

  孔繁星起身,笑道:“从现在开始,你正式拜入我门中。诸位,请一同用餐。”

  随后是酒宴,众人喝得热闹,孔繁星拉着张宇挨个认识人,不仅儒学大家,就是身兼重要官职,人家关系瞬间铺开,张宇也混个脸熟。

  下午时分,孔繁星不胜酒力,疲惫了,众人才告辞离去。张宇也辞别恩师,坐车回武府。

  马车里,张宇闭目养神,中午多喝了几杯,此时有些头晕。摇晃的车厢更催人困,刚想躺下歇息,马车突然刹住,惊醒了张宇。

  “马车内可是张宇!速速下来!我们是京兆府的捕快,奉命抓你归案!”马车外响起男子声音。

  张宇眨了眨眼睛,确定自己没听错,连忙掀开帘子,看到马车前站着三名捕快。

  张宇走下来,问道:“抓我?我所犯何事?”

  “刺杀灵亲王!莫要抵抗!不然让你好看。”三民捕快握着刀柄,冷冷喝道。

  张宇哭笑不得,随即指着马车,问道:“你们知道这是谁的马车吗?”

  三名捕快转头一瞧,马车上硕大的“武”字招摇,只要不眼瞎,都能看清楚。而三名捕快忽略了这个字,等张宇提醒时,三人脸色阴晴变换。

  “还要抓我吗?”张宇笑着问道。

  三名捕快互相对视,中间的人咽了咽口水,语气变得低调了:“就算你和武家有关系,但你刺杀亲王是实情,光天化日之下我们依法执行,除非你反抗拒捕,我们还是要带你回衙门!”

  “没错!我们只是听大人的命令办事!”另一人特别强调道。

  张宇靠在马车上,问道:“你们到底知不知道我是谁?”

  一名捕快说道:“你叫张宇,来自金陵,是一名文采不错的普通人。你在红楼得罪了灵亲王,灵亲王大人有大量,没有责罚于你,而你心生歹意,竟然夜里刺杀灵亲王,物证人证具在,你可有话说?”

  张宇算是听明白了,灵亲王派人去京兆府报案,把收拾张宇的任务交给了他们,但是很显然没啥沟通,就派了三名捕快前来拿人。

  “谁派你们来的?应该不是府尹大人吧!”张宇问道。

  京兆府尹是次三品的重臣,而且还是当今陛下的信任重臣,还被允许参知政事,相当于内相,他是女皇的人,捉拿刺杀灵亲王的杀手这么大的事,不可能不告诉他。所以张宇敢肯定,派这三名捕快前来的主,并非京兆府尹,而是另有他人。他也没把张宇当成刺客,而是当成灵亲王要教训的对象,因为牵扯武府,亲王府不方便出面,所以只派了三名捕快前来。

  捕快道:“是路参军指派!”

  张宇点点头,果然和自己的猜想差不多。灵亲王的手下也真会省事,真以为随便什么人就能动现在的自己吗?

  张宇回头对马夫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少爷,就说我被京兆府人抓走了,让他别急,告诉我老师一声,也告诉黄将军一句,嗯….冷幽那边能告诉,也告诉吧。总之别让他们担心,别让人家少爷胡乱行动,记住了吗?”

  马夫认真点头,记住了张宇的每句话。

  张宇笑着对三名捕快说道:“我安排好了,走吧。还需要带手铐吗?”

  三名捕快对视一眼,他们来时,路参军只是说抓捕归案,并没交代其他,原本以为是小喽啰,如今看来有内幕啊。他们常年做捕快,脑袋很灵活的,看到张宇如此配合,而且有恃无恐,在京城地界,别欺负有恃无恐的人,所以其中一人忙道:“我们遵令行事,你这么配合,随我们走一趟就可以,手铐带不带无所谓。”

  张宇点点头,如果真让他戴手铐,他还真不愿意。

  就这样,张宇随三名捕快前往京兆府。

  而马夫赶忙回武府禀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