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风起云涌第三十九节(上)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3314 2006.02.12 10:46

    李弘的目的非常明确,以最快的速度,最强的阵容冲垮杨凤的阻击,迫使他动用包抄部队参加防守。

  李弘率领黑豹义从,玉石带着胡族骑兵,他们疯狂地沿着敌军阵地向纵深冲击。他们砸开敌人一个又一个的密集队列,就象一个巨人抡起大斧,劈倒一棵又一棵的大树,雷霆万钧,一击而成。

  杨凤已经忍受不了血腥的刺激,亲自带着亲卫营杀了上去。如果褚飞燕的部队再不赶到战场,他要把最后两万人投入战场了。

  风云铁骑,势不可挡。

  ===================

  五鹿一口气喝下一碗热气腾腾的稀粥,大手抹了一把胡子上的水渍,冲着白绕笑道:“现在可以拉上你的精卫营了吗?”

  白绕端着碗,一边摇晃着,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两万人打完了?”

  “当然没有。”五鹿看看淹没在风雪之中的战场,大声说道:“但总要让他们歇一下。现在你的人马精力充沛,正是发起凌厉一击的时候。”

  白绕瞥了五鹿一眼,轻声说道:“东门正在激战,我们是不是稍稍等一下,看看形势的发展。”

  “怎么,你怀疑燕子和九头鸟吃不掉豹子?”五鹿惊讶地说道,“十几万人,吃不掉一万多人?”

  白绕冷冷一笑,问道:“平原作战,最适合骑兵冲杀了。你见过骑兵冲杀吗?”

  五鹿摇摇头。

  “我见过,所以我知道厉害。十几万人?十几万人怎么样?他们照样来去自如。”白绕苦笑道:“九头鸟根本就没有准备,几万人首当齐冲,立即就会被冲垮,剩下燕子独木难支。豹子要突围,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他连夜奔袭,纠缠不休,无非要趁着下雪,解瘿陶之围。我看,为了大师的将来着想,还是暂时缓一缓吧?”

  五鹿看着他,脸上的神情有点不自然,“你不看好?为什么不看好?现在,无论是拿下瘿陶城,还是击败豹子,我们都算赢了。”

  白绕轻轻地喝了一口粥,望着面前燃烧的火堆,缓缓说道:“褚帅一直在北面做准备,他挖了数条壕坑,布置了上千辆大车的车阵,动用了巨型盾和排桩,准备用来对付豹子。结果豹子不上当,跑去打九头鸟。打折了九头鸟,这个合围的计划基本上就泡汤了。”

  “如果豹子的骑兵和他们在东门打到下午,今天我们就没有足够的人马攻打瘿陶。到了晚上,天冷上冻,城墙就会结冰。明天……”白绕苦笑道,“明天我们就没有办法攻城,只能撤退了。”

  “所以,这场战斗的胜负,还有三个时辰,我们就可以知道结果。如果豹子输了,我们赢了,我们至少还有十万人可以攻打瘿陶,天黑前就能拿下。但是豹子如果一直拖着他们,主力陷在东门,我们攻城的力量就不够,今天就无法打下瘿陶。今天打不下,明天就打不了,后天就没有口粮了,不撤退怎么办?”

  五鹿沉默不语,神情不安。

  “我们手上差不多还有四万人,大师认为你有把握拿下瘿陶城?城里的冯翊比谁都精,他好象把东门,北门的部队全部调过来了。大师难道没有发现,我们现在连城墙都上不去了吗?”

  “其实我们的战斗任务已经完成。我们用阵亡一万多人的代价吸引了瘿陶城大部分的防守力量。只要褚帅和杨帅参加攻城,东门和北门的防守力量不足,此城立时可下。你难道看不出来?”

  五鹿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假如这次我们失利,大师的部队打完了,大帅即使把大首领的位子传给你,你没有实力,没有部队,这个位子你能坐多久?大帅这一招以退为进的做法,无非就是希望你我合力,帮他打下瘿陶。将来他的实力恢复了,你还能做得住这个位子?”

  五鹿局促不安地捏着自己的手,两眼紧紧地闭着,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大帅的作战目的我们已经帮他完成,只要适当保持对城内守军的压力就可以了。我们无须猛攻,徒找伤亡而已。等吧,等到中午,形势就明朗了。豹子被消灭了,我们就可以继续保持攻击节奏,拖着防守敌人,攻城的活就让褚帅和杨帅去干吧。豹子如果还在和他们激战,我们就要适当减少进攻次数,保存实力,准备随时退回太行山。”

  五鹿慢慢睁开眼睛,叹了一口气,说道:“人老了,有时候也糊涂了。幸好还有你这个朋友在身边。”

  白绕出劲喝了一口粥,无所谓地笑道:“我没有武功,不能上战场杀敌,只好坐在这里胡思乱想。”

  那名浑身血迹的军司马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大声问道:“大师,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进攻?”

  五鹿把手上的空碗递给他,微微一笑,说道:“再给我添一碗。

  ===================

  褚飞燕的阻击部队在阵前布下了两排车阵,又长又厚。车阵之后是用手臂粗的大树扎成的排桩,排桩的顶部都被削得尖尖的,一排排的凌空而立。排桩的后面是一排排的巨型盾,每个巨型盾的后面都是手执六丈长矛的士兵,长矛犀利的矛头架在盾牌的顶部,斜指向空。

  褚飞燕一马冲出,望向远处杀声震天的战场。

  杨凤那边的情况非常不好,战场混乱不堪,黄巾军根本没有阵形,已经全部给豹子的骑兵冲散了。士兵们在战场上鬼哭狼嚎,狼奔豕突,成片成片地被横冲直撞的战马肆意地践踏,冲撞。

  风云铁骑的威力的确不同凡响,杨凤的阻击部队三万人马在不到半个时辰之内就被打散了。阻击部队已经溃败,正在返身奔逃。原来准备包抄围歼敌人的部队,现在已经冲上来,以五千人一个的密集阵列防御敌人的冲锋。豹子的骑兵啃到了一个大大的骨头,速度明显降了下来,但他们紧紧压制着黄巾军的活动范围,杨凤想从容变阵,指挥部队实施包抄合围,已经绝无可能。

  褚飞燕抬头望望天空,缓缓伸出左手,十几片雪花晃悠悠地落到他的手上。

  豹子李弘再次占据了先机。这个人的用兵天马行空,无迹可寻,运气又格外得好,实在难以找到下手的机会。血战,又要血战。

  褚飞燕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收回手,看着手掌上的雪花慢慢地融去。

  “狗儿的部队还要多长时间赶到?”褚飞燕低声问道。

  “回褚帅,他们从北门战场上撤下,正一路急行而来,估计再有半个时辰就到了。”他的侍从大声回道。

  褚飞燕皱着眉头,凝神观望对面的马阵。

  “可知道对面是谁的战旗?”褚飞燕目不斜视,小声问道。

  侍从也不知道,立即找后面的斥候问。

  “褚帅,是幽州刺史府功曹从事鲜于辅的战旗。”

  褚飞燕点点头,脸上突然显出一丝笑意。把骁勇善战的骑兵当步兵用,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豹子李弘的骑兵这么富余吗?这是他的无奈之举还是别有用心?

  自己化尽心思设计的几套对付骑兵的办法,竟然不能用上,实在遗憾。李弘用骑兵冲击没有防御措施的杨凤部,却命令鲜于辅带着骑兵阻击自己的精锐步兵,都是以强对弱。战场上的事就是这样变幻莫测,瞬息万变,谁都决定不了形势的发展。

  “大军以蟹形布阵,互为支援,稳步推进。”

  “命令前军为蟹头,以重型防御器械为前队,强弓营随后策应,快速推进,向战场中间挤压敌人。”

  “命令后军和左翼部队,中军和右翼部队分别为左右大钳,快速向前直线推进。”

  “传令各部军司马,保持阵形,务必保持阵形。只要我们和杨凤的部队会合,依旧还有重击敌人的可能。”

  “擂鼓……”

  战鼓声轰然响起。

  ====================

  田重站在鲜于辅旁边,大声赞道:“好小子,这些东西都是对付骑兵的。我们在广宁训练的时候,也做过这些武器。这小子好聪明。”

  鲜于辅望着对面的黄巾军,神色凝重,大声问道:“骑兵怎么对付他们?”

  田重看了他一眼,笑道:“骑兵做步兵,就象你们的燕赵部曲。”

  对方的战鼓蓦然响起,鼓声震撼。随即各色战旗纷纷摇动,黄巾军开始进攻了。

  鲜于辅和田重立即拨马回头,飞速穿过马阵。五曲部队,三千人,早就列阵集于马阵之后,正在等待攻击的命令。郦寒,颜良,伏强,文丑,张郃五个军候站在队伍的最前列。

  “擂鼓……”

  鲜于辅在马上高举铁戟,纵声狂吼。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