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风云突变 第二十九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6784 2007.11.14 11:41

    大汉中平四年(公元187年),正月。

  ================

  正月初一。

  远古的颛顼帝和夏朝都以孟春正月为元,即使用建寅的夏历,以正月初一为元旦;商朝使用殷历,殷历建丑,以十二月初一为元旦;周朝使用周历,周历建成子,以十一月初一为元旦;秦朝使用秦历,秦历建亥,以初一为元旦;大汉朝前期仍使用秦历,汉武帝太初元年(公元104年)改用司马迁、洛下闳创制的太初历,又重新使用建寅的夏历,以正月初一为元旦。

  这一天人们要祭祖,迎喜神要到各家去拜年,要放炮。(爆竹是鞭炮的前身,最早是往火堆里扔竹子,竹子遇热爆炸,认为这样可以驱鬼。)

  正月初一还要占岁。占岁时民间以进入新正初几日的天气阴晴来占本年年成。其说始于本朝东方朔先生的《岁占》,谓岁后八日,一日为鸡日,二日为犬,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伟人,八日为谷。如果当日晴朗,则所主之物繁育,当日阴,所主之日不昌。后代沿其习,认为初一至初十,皆以天气清朗,无风无雪为吉。

  这一天人们最主要的活动就是拜年。拜年之风,汉代已有。倘若坊邻亲朋太多,难以登门遍访,一般官宦富豪人家就遣仆人用名帖投贺,当时称为“刺”,故现在的名片又称“名刺”。当时社会的上层人家都有用名帖互相投贺的习俗。这里所言的“名刺”和“名谒”就是现在贺年卡的起源。

  从正月初一至初五,多数家庭均不接待妇女,谓之“忌门”,妇女必须等到正月初六以后才能外出走访。

  拜年活动要延长很长时间,到正月十五灯节左右。傍晚时分到人家拜年叫“拜夜节”,初十以后叫“拜灯节”。

  正月正日这天,群臣进宫朝拜,君臣同乐,皇帝把稷(或者其他五谷)和羊肉烧成的羹汤赐予群臣吃。

  天子今天高兴,当着大家的面,盛赞了一番护羌中郎将李弘。还好,大概是因为过年的原因,没有人跳出来痛斥李弘。腊月二十六是弹劾李弘的日子,该骂的话大家都已经骂完了。李弘由太尉张温和宗正刘虞带着,给认识的和不认识的官僚拜年祝贺。

  张温笑容满面,问许相道:“听说许靖先生来京了?”

  “对,对。”许相高兴地连连点头道,“我们兄弟七八年没有见面了,他能来看我,我很高兴啊。”

  张温笑道:“你们兄弟重归于好,不容易啊。子侄大喜之日,许劭先生可来?”

  “听子休说,过完年后他就来。”许相乐不可支地说道,“子将一来,洛阳城肯定要轰动了。”

  “那是,那是。”张温笑道,“到时,恐怕司空府的门槛要被踩平了。”

  许相开怀大笑起来。昨天,他亲自到袁隗府上,把弟弟许靖接回了家,今天,他就深切感受到了自己做出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现在,同僚见了他,都要问一下许靖许劭(读shao)兄弟的事,都向他表示祝贺,包括天子都特意问了此事,还对他说:“如果许劭先生来了,朕一定要见见。”

  如果昨天没有去把许靖接回家,今天自己的遭遇恐怕就很难堪了。许靖许劭,那是许氏门阀的象征,也是许氏门阀的荣耀啊。

  张温刚刚离开,许相就看到了张让。

  张让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快,他脸无笑意,目露怀疑之色,郑重地看了许相一眼,缓缓问道:“公辅,你用什么办法把许靖请回府上的?他和许劭先生一向不喜欢你,为什么这次一反常态,兄弟和好如初?”

  许相此时整个身心都陶醉在许氏门阀的荣耀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张让的脸色和说话的语气,他兴致勃勃地回道:“我们都是兄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仅仅就是政见不同而已。抛开彼此的政见,兄弟照样还是兄弟嘛。”

  张让还想再问,许相已经被几个官僚围住问长问短了。

  段珪慢慢走近张让,冷笑道:“许相没有说真话。许靖许劭是什么人?他们会为了兄弟之情而抛弃自己的气节?许相不会被袁隗那个老东西拉过去吧?”

  张让冷哼一声,心里隐约感到不安。

  ===================

  刘虞抹抹头上的汗,指着人声鼎沸的宫殿,笑道:“子民,热闹吧?”

  李弘点头笑道:“大人,我现在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要到洛阳做官了。”

  刘虞爱惜地看了一眼李弘,苦笑道:“子民,你还不懂啊。将来,等你明白了官场的血腥,你就不喜欢待在这里了。”

  李弘似懂非懂的连连颔首,躬身受教。

  “这几天,你天天和陛下在御书房里讨论什么?”刘虞随口问道。

  “陛下有雄心壮志,他要拓疆扩土,要再建武帝的功业,要成为大汉最好的君主。”李弘笑道,“陛下最近一直在和我讨论怎么征服鲜卑人,他想把北方的万里草原纳入大汉的疆土。”

  刘虞先是目瞪口呆,接着狠狠地瞪了一眼李弘,大声骂道:“一对白痴。”

  李弘被骂得莫名其妙,他望着怒气冲天的刘虞,笑道,“大人,不要生气嘛,今天过年啊。”

  “你懂什么,那是亡国之论,你知道吗?”刘虞骂道,“陛下不懂,难道你也不懂吗?”

  李弘笑笑,说道:“老大人无须生气。过年嘛,总要让陛下开心才好,你说是不是?”

  刘虞颇为怀疑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真的懂?”

  ===================

  正月初二。大雪再起。

  上午,袁氏门阀的袁逢和袁隗两人赶到司空府拜年。不久,杨氏门阀的杨彪和杨秦也来向司空大人恭贺新年。

  下午,大将军府掾史赵歧,王允和孔融也来到了司空府,给司空许大人,名士许靖拜年。

  这时,太学的一帮学士慕许靖大名,联袂赶到司空府拜访许靖。许靖热情接待,和学士们高谈阔论,议论朝政。随即赵歧,孔融也先后被学士们邀请加入评谈,谈论达到了一个高潮。接着更多的太学学士闻风而来,司空府一时间人满为患。

  本朝这二三十年来,由于朝政极端腐败,外戚与宦官轮流把持国柄,造成国势日衰,亡国之兆逐渐显现,士人学子们无法安心书本学术,逐渐把精力转向了对国家和朝政的关切和议论。本朝原有学术论辩的风气,过去都是侧重于经学义理的论辩诘难,党锢之祸后,士人开始品鉴人伦,臧否朝政,谈论不仅连日达夜,而且规模越来越大,甚至扩大到六七千人。能言善辩被视为名士一项极富吸引力的才能。谈论在本朝已经蔚然成风。

  孔融才思敏锐,口才极佳,他看到司空府内聚集了大约五六百京城学士,更是精神兴奋,谈兴甚浓,他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逐渐把议论的主题引到了奸阉祸国,一时间学士们的情绪被他调动起来,大家神情激奋,讨伐奸阉的鞭挞之声响彻司空府。

  许相陪着两大门阀的人一直坐在屋内闲聊,没有发现这种情况,直到家人前来禀报,他才察觉事情闹大了。

  新年京城的第一场评谈在许靖,孔融,赵歧的主持下,通宵达旦,直到第二天才结束。

  赵忠和张让等中官闻讯后,勃然大怒,他们派人质询许相,问他是什么意思,想干什么?是不是要背盟弃义,要窝里反?

  大鸿胪曹嵩和少府樊陵受许相所托,连夜赶到赵忠和张让府上,极力解释其中的误会,但中官们已经感到了危机。

  ===================

  李玮正月初一就去给老师朱俊拜年了,但他没有见到筱岚。

  今天,太学好友陈好,唐云,尹思,余鹏四人来到了漳月台。

  “大斧,怎么样?”李玮把四人迎进屋内,也不寒暄,立即就问陈好道,“见到筱岚了?”

  陈好不到二十岁,高大矫健,粗眉大眼,圆圆的脸庞被冻得红扑扑的。他表字益谦,是益州CD人。父亲是益州府掾史,一个四百石的小官。他父亲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有出息,所以前几年托人把陈好送到洛阳的太学读书,指望他将来能光宗耀祖。陈好力气非常大,好习武,经人推荐,拜在文武双全的朱俊门下学习。

  陈好一口浓重的益州口音,他点头说道:“仲渊,筱岚马上要出嫁,她说不愿意见你了。”

  李玮心里一窒,脸显痛苦之色。

  “仲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你就看开点吧。”同样是益州人的唐云说道,“现在难道还有什么挽回的余地吗?”

  唐云表字文龙,是益州江洲人氏。他中等身材,较瘦,看上去沉稳刚毅。

  “筱岚心意是什么?”李玮看看四人,问道,“她还想嫁给我吗?”

  “仲渊兄,筱岚当然想嫁给你了。”尹思郑重地说道,“你到西凉后,许多大人都来提过亲,但都被筱岚以各种借口拒绝了,老师拗不过她,只好随她心意。你想想,筱岚今年都十六了,她在洛阳以才学出众,长相美貌而出名,如果不是为了等你,她会迟迟不嫁?你知道老师为了她的终身大事,头发都白了许多吗?”

  尹思表字仲志,荆州长沙人,长相灵秀,文质彬彬。

  “仲渊兄怎么能怀疑筱岚呢?”余鹏不高兴地说道,“这次要不是皇后开口说话,大将军亲自说合,老师能答应吗?”

  余鹏表字伯翰,是荆州新野人,他结实高大,说话斯文。

  “我要见她。”李玮说道,“我要亲自问问她。”

  “你想干什么?”陈好奇怪地问道,“现在就算筱岚愿意嫁给你,你也娶不到了,除非你去抢。”

  “对。”赵云突然出现在门口,笑着说道,“只要仲渊说一声,我们立即就去抢。”

  陈好和三个朋友惊愣地看着赵云,一个高大英俊虎虎生威的小伙子。

  “他是谁?”陈好望着李玮问道,“这是洛阳,你以为是边郡塞外啊,想抢就抢。”

  李玮看到赵云出现,气势更壮。他指指赵云,平淡地说道:“他叫赵云,六月惊雷就是他杀的。”

  四人面上的神色顿时由不屑转为崇拜,一脸的崇拜。

  =====================

  筱岚漂亮。

  筱岚皮肤鲜嫩白皙,眼睛清亮透彻,她静静地站在雪地里,婷婷玉立,犹若出水芙蓉,丽质天生。

  李玮默默地看着她,心里一阵战栗,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突然清晰而猛烈地侵入了他的脑海,李玮不堪忍受钻心的剧痛,张嘴发出了一声呻吟。

  筱岚睁大一双幽怨而痛苦地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任由泪水悄然流下。

  “我答应过你,我一定要娶你。”李玮缓缓说道,“没有人可以夺走你,我发誓。”

  李玮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仲渊……”筱岚眼含泪花,看着李玮高大的背影,一个劲地摇着头,悲痛地喊道,“仲渊……”

  李玮心神巨震,豪气顿时冲天而起,他面对满天的雪花,举臂狂吼:“天下谁能挡我?”

  ====================

  正月初五。

  正月初五俗称破五。民俗说破五前诸多禁忌过此日皆可破。这一天主要是送穷,迎财神,开市贸易。

  上午,袁绍和曹操相约到何颙府上小聚。三个人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傍晚时分,曹操醉得不醒人事,被袁绍送了回来。

  曹嵩非常心痛,围着曹操骂个不停。

  “爹,你能不能少骂两句。”曹操忽然睁开眼睛,哀求道,“爹,我都三十多岁了,又不是小孩子。”

  曹嵩吃惊地看着曹操,接着猛然醒悟过来,伸手就打,嘴里大骂道:“你竟敢骗你爹,我看你找打……”

  曹操吓得翻身跃起,连连告饶。

  “阿瞒,你和本初多少年朋友了,怎么还和他玩这一招?”曹嵩不解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曹操沉吟了一下,说道:“爹,为了保险起见,我看,你还是和宫中的侯爷们打个招呼,劝谏陛下取消这次回乡祭祖吧,否则……”

  曹嵩摇摇头,说道:“不可能,陛下根本听不进去,他铁了心了。”他抬头看了一眼曹操,问道,“怎么,听到什么风声?”

  曹操点点头,说道:“今天,伯求和本初劝我投到大将军门下,合力铲除奸阉,共扶天子。我看他们话中有话,就佯装喝醉了,和他们胡扯一起,结果被我套出了几句话。”

  曹嵩静静地听着。

  “爹,这次,大将军准备充分,是早有预谋啊。”曹操继续说道,“你上次说,张侯爷估猜大将军要弑杀陛下,扶立大皇子为新君,我看,张侯爷没有猜错,事实就是这样。”

  曹嵩神色凝重,缓缓坐下,他挥手示意曹操接着说下去。

  “我到洛阳之前,前太傅陈蕃的儿子陈逸到谯县来找我,他说冀州刺史王芬和他联络了一帮豪强士子,准备利用天子回河间国老家祭祖的机会,挟持天子,另立合肥王为新君。”

  曹嵩脸色变得很难看,他紧张地问道:“他找你干什么?王芬竟敢做这种事?合肥王?合肥王是找死啊。”

  “陈逸劝我参加他们的行动,但被我拒绝了。”曹操说道,“爹,先不要说合肥王的事,我们先说挟持天子的事。他们在冀州挟持了天子,洛阳呢?留在京城的朝中各方势力会做出什么反应?王芬难道一点都不考虑后果,随便就立合肥王为君?”

  “大将军。”曹嵩惊骇地说道,“大将军就是他们的主谋,是他们的内应?王芬在冀州挟持天子,而大将军在洛阳手握兵权,可以诛杀中官,立大皇子为帝。如果洛阳没有权势人物稳定局面,把持国政,王芬挟持一个天子有什么用?”

  “对,爹说得对,但王芬和大将军没有任何关系,这谁都知道。”曹操紧皱浓眉,慢慢说道,“那么,是谁在背后替大将军主持这事?这个人主张立合肥王为新君是什么意思?大将军耳目遍布冀州,肯定知道这事,那他为什么不出面阻止这个人再立新君?大将军目的何在?”

  “何进为人谨慎,非常谨慎,做事喜欢瞻前顾后。这么大的事,如果他没有想好退路,他绝对不会贸然行动,这也许是何进故意设计的退路。”曹嵩想了一下,说道。

  曹操摇头失笑道:“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做这种翻天覆地的大事,如果没有破釜沉舟的决心,没有一往无前的气势,岂能成功?”

  曹嵩看看曹操,冷笑道:“都象你那样做事不用脑子,早死了。”

  曹操笑笑,说道:“我不正在用脑子吗?爹,你现在看出来许靖到洛阳的目的了吧?”

  曹嵩苦笑,说道:“听你这么一说,大将军想在洛阳干什么,自然一清二楚了。他想彻底铲除中官,获得京中所有门阀世族官僚的绝对支持,有惊无险地扶立大皇子为新皇帝。他要想干净利落地诛杀中官势力,首先就要削弱中官势力,分裂和离间中官势力。许靖许劭兄弟到京,无非就是离间许氏门阀和中官们的关系,削弱中官的力量。许劭还没有来,仅仅许靖一人,就已经把许氏门阀和中官们的关系弄得一团糟了。”

  曹操叹道:“许氏门阀势力庞大,如果能够把他们拉到大将军一边,对中官们来说,的确损失巨大,失去了一只胳膊啊。”

  “我们和许阀多少年的交情,彼此非常信任,岂是许靖许劭兄弟两人可以破坏的。”曹嵩说道,“虽然几个侯爷对司空大人有点意见,但我们的关系还是非常牢固。”

  “马上就要断了。”曹操恨恨地说道,“许家和朱家的这门婚事是谁撮合的?”

  曹嵩迟疑了一下,想反驳自己的儿子,随即感觉自己的理由太牵强,把话又咽了回去,他无奈地叹道:“大将军府高人甚多,所设计谋一环套一环,天衣无缝,实在让人惊叹。”

  随即他非常欣赏地望着自己的儿子,赞道:“但我的儿子更聪明,一顿酒,就让他们计谋尽泄。”

  曹操摇头道:“爹,你太抬举我了。如果不是陈逸找到我,泄露了他们的一部分计划,我就是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来啊。但猜出来又如何?我们没有证据,没有军队,什么都干不了。”

  曹嵩思考了一下,说道:“阿瞒,立即派人回谯县,把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都叫来,让他们从家里带一百家丁来,要快,初十之后,一定要赶到洛阳来。”

  “爹,你要干什么?”曹操说道,“如果要避祸,还是早点辞官回家吧。”

  “你说什么丧气话。”曹嵩笑道,“我去张侯爷府上,和他商量商量,你在家想想,怎样才能反败为胜。”

  ====================

  正月初七。雪过天晴。

  今天是人日。传说女蜗初创世,在造出了鸡狗猪牛马等动物后,于第七天造出了人,所以这一天是人类的生日。本朝开始有人日节这个习俗。每到这一天,皇帝赐群臣彩缕人胜(人胜是一种头饰,又叫彩胜),又登高大宴群臣。如果正月初七天气晴朗,则主一年人口平安,出入顺利。

  下午,大将军何进邀请三公九卿以及部分京中官僚到大将军府赴宴。

  大将军何进陪着太尉张温,司徒崔烈,司空许相,太常刘焉正在闲聊,何颙推门走了进来。

  “大将军,护羌中郎将李弘来不了了。”

  “哦。”何进诧异地说道,“陛下反悔了?他不是允许李中郎到大将军府做客吗?”

  “他在永平街被刺,伤势严重。”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