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大汉帝国风云录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风云再起 第十四节

大汉帝国风云录 猛子 5601 2008.12.02 18:25

    青石岸上,杀声震天。

  文丑和陈好所率的四千人方阵率先被鲜卑骑兵攻破。这些士兵过去都是黑山上的黄巾军,没有经过正规训练,对巨盾和巨矛的使用非常陌生,对方阵的了解和合理运用就更加谈不上了。士兵们凭着自己的勇敢和对胡人的仇恨誓死奋战,经过一段时间的顽强抵抗之后,终于因为折损过大,被鲜卑人的铁骑突破了。

  鲜卑人蜂拥而入,纵马践踏,肆意射杀。

  文丑带着残余士兵向后侧方阵的左方撤退,陈好带人向右,且战且走。

  这是陈好第一次上战场,第一次参加大战,第一次指挥军队,第一次杀人,他经过了最初的恐惧和慌乱之后,刚刚勉强镇定下来,就看见方阵破裂了,看见成百上千的铁骑迎着自己冲了过来。

  他愤怒了,他被战友的鲜血和尸体激怒了,他在充斥双耳的惨嚎声、叫喊声、战鼓和牛角号声中迷失了自己,他陷入了疯狂,失去了理智,他挥舞着战斧,左冲右突,势不可挡,他在怒吼声中一口气砍倒了七匹战马,杀死了十四个敌人。他浑身浴血,高举敌人的头颅,举斧狂呼:“兄弟们,杀……啊……”

  负责指挥冲阵的匈奴屠各族小首领蒲云看到汉军军官悍勇无敌,带着一队人马誓死不退,而其余的汉军士兵正在他们的掩护下急速回撤,他再也忍不住胸中的怨气,带着自己的亲卫象旋风一般狂卷而至。

  “杀马……先杀马……”

  陈好临危不惧,一手拿斧,一手执矛,声嘶力竭地叫着,喊着,迎着漫天的箭雨,飞奔而上。士兵们被陈好的勇敢所激励,无不紧随其后,奋勇当先,酣呼求战。

  “杀……”陈好腾空而起,左手矛犹如厉啸的蛟龙,一头扎进了蒲云战马的腹部,同时间右手战斧凌空劈下,将飞奔在蒲云身侧的侍从砸得横飞而起,脑浆连同鲜血四射飘洒。

  蒲云的战马惨嘶长叫,庞大的身躯凌空飞出数丈,“轰……”的一声栽倒在地。蒲云连滚带爬地站起来,手中战刀狂舞,连斩三人。陈好高举战斧,瞪着血红的眼珠子,象一头咆哮的猛兽,追着他就杀了过来。

  蒲云咬牙切齿,挺刀就剁。陈好一路长啸,面对呼啸而来的战刀,视若无物,抡斧就劈。蒲云看到对方不躲不闪,大有同归于尽之势,手中的战刀不禁滞了一下,就在这电光火石的霎间,陈好再吼一声,犹如晴天一个霹雳,炸得蒲云骇然心惊。

  “杀……”陈好的大斧以雷霆万钧之势一击而下,顿时将蒲云和他手中的战刀劈成了两半,鲜血喷溅。

  “撤,快撤……”

  ===

  姜舞站在方阵前面,望着陈好拖着血淋淋的战斧消失在方阵侧翼,大声叫道:“好汉子!”

  他猛然回头,举手高呼:“齐射……强弓手密集齐射……”

  霎时间,万箭齐发。

  ===

  几乎就在同时,卧沙泉带领铁骑冲进了辛曾所领的方阵。双方士兵立即展开了惨烈的搏斗。

  “兄弟们,把胡人杀出去,杀出去……”

  辛曾呼声未落,却看见一支带着血肉的矛尖突然冲出了自己的胸膛,他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了几下,恨恨地骂了一句,扑到在地。

  卧沙泉抽回长矛,还没有等他再度抡起,身下的战马就被狂怒的汉兵剁去了四腿,轰然倒地。鲜卑人蜂拥扑而上,抢救自己的豪帅;汉兵蜂拥扑上来,誓死要杀他报仇。双方顿时在小小的方寸之地杀得血肉横飞,不死不休。

  鲜卑士兵抓住了卧沙泉的衣甲,拼死往回拽;汉军士兵抓住了卧沙泉的左腿,尽力往前拉。一个汉军士兵眼看卧沙泉要被救走,情急之下,飞身跳起,一刀剁下了卧沙泉的腿。四支长矛霎时洞穿了这名士兵的胸腹,把他牢牢地钉在了地上。

  还没等鲜卑士兵把卧沙泉拖出一步,汉军士兵又抓住了卧沙泉的另外一只脚。这时候汉兵再不毫不犹豫,大家刀枪齐下,硬是把卧沙泉的这只腿也斩了下来。

  鲜卑人非常顽强,连番杀戮之后,再次把卧沙泉拖出了两步。汉军士兵眼看自己人越来越少,现在即便放弃宰杀卧沙泉,大家也逃不出去了。

  “兄弟们,拼了,拼了……”

  “一命换一命,杀死他,杀死他……”

  汉军士兵蓦然发疯,大家再不顾生死,俱是以命搏命,奋勇向前。汉军倒下三个,剁开了卧沙泉的腰肋;又倒下五个,剁下了卧沙泉的左手;再倒下五个,终于一刀剁下了卧沙泉的头。

  最后一个汉军士兵一把抓起卧沙泉的人头,振臂高呼:“兄弟们,杀啊……”

  ===

  汉军的前列两个方阵全部被鲜卑人攻破,姜舞和张萧指挥中路的两个方阵随即开始了新一轮阻击。

  方阵侧翼山上的弩车对准鲜卑人的冲击骑兵,开始了第二轮疯狂齐射。

  ===

  鲜于辅把目关从战场上收了回来,他抬头看看天色,举起了右手。

  “点火!”

  早就等得火烧火燎的士兵们欢呼一声,纷纷把手中的火把丢到了木堆上。转眼之间,大火猛烈地燃烧起来。

  三柱黑色烟雾腾空而起,在湛蓝色天空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惊心夺目。

  =====================

  和连望着汉军后方燃起的大火,满天的烟柱,心中既吃惊,又有点疑惑不解。

  “难道豹子就在这青石山后方?”

  暮盖廷迟疑了一下,说道:“这是汉人的烽火求援。在长城要塞上,他们就用这种办法传递消息。”

  和连撇了他一眼,心想你说的都是什么废话,这谁都知道,还要你解释?

  “大王说的对,豹子的大军一定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暮盖廷指着青石山说道,“豹子想利用这些汉军先行消耗我们的兵力,然后再利用骑兵冲杀我们。”

  “豹子以为他能击败我,迟滞我们南下的速度。”和连指指泾水河和青石山,冷笑道,“这地形倒是不错,可惜他小瞧了我们。”

  暮盖廷同意地点点头,“目前我们人少,如果豹子的几万骑兵一起杀过来,我们难免有点损失,以我看,我们还是往后退一退,以暂避他的锋芒。”

  “不。”和连笑道,“这里地形狭窄,骑兵大军不易展开。豹子只想着利用这里的有利地形加强步兵的阻击能力,却忘记了这里根本不适合骑兵冲杀。哼,我要叫他自食其果。”和连指着前方战场说道:‘如果我们猛攻汉军的方阵,和汉人的步兵纠缠在一起,豹子的骑兵就杀不过来。”

  “难道大王想把豹子拖在青石山?”暮盖廷犹豫一下,皱眉问道,“大王,现在律日推演的大军还没到薄落谷,如果他迟迟不至,我们的损失就太大了。”

  “我立即命令律日推演和拓跋锋的大军加速赶来。”和连说道,“这个机会太好了,我们一定把豹子拖在这里。只要我们的大军一到,豹子就要撤军,然后……”

  “然后我们就随后尾追,一直把豹子追到长安。”暮盖廷担忧地说道,“大王,这个办法是不错,但……”

  “不是追到长安,而是要追上豹子,把他合围击杀在泾水河沿岸。”和连毫不客气地打断暮盖廷的话,信心十足地说道,“九原王不要当心,律日推演很快就能赶到这里。这次我定要抓住豹子,把他挫骨扬灰,以泄我心头之恨。”

  和连随即派人催促律日推演立即率军南下围杀李弘,同时命令暮盖廷亲自率军攻击汉军方阵。几万大军挤在狭窄的攻击面上,向汉军的方阵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猛烈攻势。

  ===

  鲜于辅看到鲜卑人全部攻了上来,有点难以置信地对左彦说道:“和连是不是疯了?他难道没长脑子吗?”

  “大人多虑了。鲜卑人发起狂攻之后,虽然和我们的士兵纠缠在一起,等一下打起来很麻烦,但有一个好处。”左彦笑道,“鲜卑人一旦被包围,就无法迅速脱离我们的缠斗,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要说没有时间结阵防御了,就是逃跑都成问题。如此一来,鲜卑人的大军势必崩溃得更快,而我们也就可以减少歼敌的时间和损失。”

  鲜于辅勉强笑笑,指着激烈的战场说道:“只是这一下子,我们的损失太大了。”

  “如果我们能擒杀和连,这点损失还是值得的。”左彦叹道。

  ===

  李玮想到即将开始的大战,既激动,又有点忐忑不安。

  李弘一再要求他和宋文、谢明三人跟在筒子的后军,但三人都不愿意。宋文和谢明说,他们会武功,一般对付个把普通士兵不成问题,而李玮说得更干脆,他说黄巾军的士兵大都是流民,过去连饭都不饱,他们都能在前线打仗,为什么自己身强力壮的反而不行,难道自己当真是手无缚鸡之力?

  “八尺男儿当报效国家,血战疆场,即使抛头颅,洒热血,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李弘被李玮的豪气所感动,只好把他们带在身边,嘱咐弧鼎和弃沉几人小心保护。

  “仲渊……”李弘转头看看他,笑着问道:“你在想什么?”

  李玮紧张地笑笑,没有说话。

  “我第一次打仗,是在鲜卑国一个叫马嘴坡的地方。”李弘说道,“当时我非常紧张,那种大战即将来临的气氛令人窒息,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是跟在慕容风后面?”李玮问道。

  “对,跟在大帅后面。”李弘说到慕容风,心里一黯,一股愁苦蓦然涌上心头。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大帅呢?

  “他是我大汉国最可怕的敌人。”李玮大声说道,“总有一天,我们要和他血战大漠。”

  李弘心里一阵战栗,半晌无语。

  “大人,鲜于大人的信号……”庞德突然大叫起来。

  李弘猛然抬头看去。远处的天空上,三柱黑色的烟雾正在袅袅婷婷的随风飘荡,清晰可见。

  “吹号,命令各部急速前进……”

  =====================

  和连闭着眼睛,轻松写意地坐在马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要不是战场上的厮杀声太大,空气中的血腥味太浓,他也许会迷迷糊糊睡着的。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战马烦躁不安起来。

  和连慢慢睁开眼睛,向战场上望去。是不是豹子带着骑兵大军赶来了呢?

  散布在河堤四周的鲜卑士兵也察觉到了战马的异常,他们习惯性地趴到地上,侧耳细听。几个听觉敏锐的士兵率先站起来,向和连飞奔而来。

  “大王,我们的援军来了。”

  “大王,有骑兵大军从薄落谷方向赶来。”

  “大王,一定是律日推演大帅。”

  和连大喜,他抬头看看天色,笑道:“这头老牛,总算赶了一次早。”

  “吹号,告诉兄弟们,我们的援军来了,我们要击败汉人了。”

  ===

  鲜卑人的号角声响彻了青石山。

  鲜于辅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擂鼓,擂鼓,擂响得胜鼓,告诉鲜卑人,他们已经完了。”

  ===

  大地在抖动。

  轰鸣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猛烈,惊天动地,气势磅礴,即使没有亲眼看到,也能让人感受到它无坚不摧的庞大威力。

  和连策马扬鞭,和士兵们一起狂呼乱叫,兴奋不己。

  ===

  一杆大旗突然从天际之间横空跃出。

  接着数不清的铁骑士兵从地平线上涌了出来。

  铁骑大军如同滚滚洪流,以雷霆万钧之势奔泻而出,其巨大的咆哮之声,犹如惊涛骇浪一般,裂石穿云,催人心肺。

  ===

  鲜卑人的呐喊声越来越小,越来越无力,渐渐的,整个泾水河畔突然没了声音。

  鲜卑人越来越惊慌,越来越恐惧,渐渐的,开始向后退缩。

  鲜卑人的牛角号忽然消失了。

  和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眼睛瞪得越来越大,他就象看到魔鬼一样,霎间失去了灵魂。

  正在方阵内厮杀的暮盖廷猛然回头,顿时面无人色,如遭重击,他再也不理会身边飞舞的武器,血腥的厮杀,他慢慢地转过身来,目瞪口呆地望着以江河溃堤之势奔泻而来的大军,眼睛内尽是绝望和无奈。

  ===

  和连心如死灰。他什么都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都给他说对了。豹子把他诱进了陷阱,再给了他致命一击。他现在只想知道一件事,他只想知道豹子把铁骑大军藏在自己身后什么地方。他败的毫无道理。

  鲜卑人的号角蓦然响起,惊慌而恐怖。

  “结阵……结阵……”和连声嘶力竭地叫着,一遍又一遍地叫着,叫声掺杂着他的愤怒,他的恐惧,他的无助,叫声凄厉而惨烈,令人不寒而栗。

  ===

  鲜卑士兵都挤在方阵前面,茫然失措,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背后怎么会突然出现一支汉人的铁骑大军?

  他们还在厮杀,还在策马狂奔,还在进攻,他们既没有可能退出战场,也没有可能调转马头重新集结。他们只有进攻,进攻。他们只有进攻才能冲破汉人的方阵,只有冲破汉人的方阵,才能逃出天生。

  ===

  百面战鼓同时擂响,如雷的鼓声直冲霄汉。

  汉军士兵突然发出了一声震天欢呼,其巨大的叫声震撼了青石山。

  “杀……杀死鲜卑人……”

  颜良高举战刀,一马当先,率先杀出了方阵,文丑、姜舞、陈好各举武器,紧随其后,士气如虹的两万汉军将士犹如潮水一般呼啸着,向鲜卑人席卷而去。

  “杀……”

  ===

  “呼嗬……呼嗬……呼嗬……”

  四万汉军铁骑吼声如雷,其锋芒所指,无人敢当!

  鲜卑大军霎那间崩溃了。士兵们一个个肝胆俱裂,狼奔豕突,四散而逃。他们或者坠落泾水河,或者逃上青石山,或者被铁骑肆意践踏,或者弃械而降,再无抵抗的意志。

  ===

  和连被弹汗山的亲卫拼死护住,狼狈不堪地向青石山上逃窜。

  豪帅魄虏带着几千士兵断后阻击,但随即就被风云铁骑和长水营杀得丢盔弃甲,死伤殆尽。魄虏带着一群士兵杀出重围,弃马上山。何风带着长水营士兵紧追不舍,连追十里,硬是砍下了魄虏的头颅才收兵回营。

  暮盖廷在一队侍从的护卫下,冲破重重阻击,总算杀出了一条血路。他们原以为可以逃的一条性命,结果跑错了地方,被一阵密集的弩箭射死在了山下。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